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2019心愿:黄攻火起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吴邪妹粉腐粉,邪all爱好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是重启漫画吴邪
头图是寒杪太太的
  • 被自己脑的原作if燃爆,但是if太过头了怕写出来被打

  • 情人节黄方出门约会,与此同时,老叶被迫相亲。


    叶修一觉醒来,关掉手机闹钟,看了眼屏幕——二月十四日七点三十分。这是和黄少天分手以后的又一个情人节,经历过浪漫的仪式感,这种日子很难被当做普通周末对待。曾经叶修每天都过节,如今第一天都普通,也许普通是正常的合理的,所有的特别都会归于普通,但叶修很感慨,也有些不甘心,毕竟他曾经的的确确拥抱过那份幸福和浪漫。

    还记得分手那时,那是他认识黄少天以后,对方沉默得最久的一次。所谓沉默并不是不说话,是言语里回避了所有激烈的情绪。这两年来,叶修不是不知道黄少天想要复合,他使劲浑身解数和自己对黄少天的渴望作对,回避对方的感情。叶修已经不是爱做什么,就要去做什么...




  • 蝉鸣声穿透力特别强,老王只觉得脑子里有根粗弦来回锯。一两个月前染的金发,底端早就长出黑色新发,汗湿又风干结成一缕一缕,油腻腻地,怎么看怎么碍眼。水泥路晒了一天,隔着鞋底都觉得烫,好在已经日落,是降温的时候了。

    “买烟吗王叔?”小学生这会儿已经放学了,三年级的小凉回家以后就在爸爸的铺子里帮忙卖东西。他认识几乎每天都会从这儿路过的老王。这小孩讲究的不行,这么大热天的还带个贝雷帽,头发是银色的,也不知道是染的还是什么病。

    “叫王哥。”老王的大手狠狠在小凉的头顶摸了一把。

    “才不,你都这么老了。”小凉蹲身躲开,隔着柜台,纵使老王手长也够不着他。

    老王也不和他贫:“戒了,拿个冰棒。”说着,他指了指冰柜的...

  • 本章只有黄方

    好久没写了很菜


    要完要完,黄少天心里大呼不妙,他并不是一个特别有定力的人,尤其是在被叶修一再回绝之后,“和叶修已经不可能了”的想法在黄少天心里渐渐扩散开,他的热情、坚持,被一点点击溃。

    这时候拒绝方锐显得特别难。

    “可以了吧?”黄少天扶住方锐靠得越来越近的身体,手握着他的腰侧微微用力,却没有主动推开,“你要是喜欢这件衣服,我可以买一件送给你。”

    方锐缓缓地拉开和黄少天的距离,低着头没有说话。“方锐?”他不说话,黄少天就有些不安了,叫了两声,对方还是没有反应,黄少天轻轻拍了拍方锐的脸。

    好烫。

    “喂,你怎么了?”黄少天问,“说话呀?”

    好一会儿方锐才抬起头,满脸通红,眼睛里湿湿的。黄少天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