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短甜一发完,全程对话讲相声

OOC,有点傻……

背景是天启里老万离开学校之后。

 


“嘿~”

听到熟悉的声音,埃瑞克就知道他的教授又进入了自己的脑子,他并不感到意外,查尔斯肯定会想要联系自己,可没有想到第一通讯息来得就这么早。

“查尔斯?”埃瑞克哭笑不得,“我才离开三公里,甚至没有到最近的百货商场,你就开始脑我了。”不去冒被人脑着一边开车的危险,埃瑞克随便找个路边车位停下,摇下车窗吹风。

“我就是……嗯,想问你一下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需不需要准备你的晚饭。”查尔斯说。

“所以你的技能是当电话用的么?”埃瑞克笑说,“现在才上午十点,查尔斯,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问问我回不回去吃中饭。”

“对,所以你吃吗?”埃瑞克隔着脑电波仿佛能看到查尔斯耸肩的样子。

埃瑞克揉了揉眉头:“查尔斯,我觉得我走之前说的话里并没有很快就会回去的意思。”

“我很高兴你用‘回去’这个词。”

“只是相对于‘走’而已。”埃瑞克感到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妙,“如果你不想让我走的话,刚才就应该说,而不是让我白走三公里远,你才暗示性地告诉我要回去吃饭。或者你刚才就应该像这样脑着我让我哪儿也别去。”

“哦不,埃瑞克你在发什么火?”

“你不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做任何事吗查尔斯?回去吃晚饭?或者回去吃中饭?在学院里做你的小木偶?”埃瑞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如此火大,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对查尔斯发火,可这份情绪没来由地侵占了他的脑子。冷静,他对自己说。

“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想法。”查尔斯的轻言细语安抚埃瑞克的情绪。

“该道歉的是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埃瑞克试图描述自己的情绪但是似乎失败了,“脑一下我吧,查尔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我试试。”查尔斯集中精力深入埃瑞克的思绪。

怒气始于早上埃瑞克出门的时候,确切的讲是还没出门之前,埃瑞克期待自己被查尔斯挽留,可是并没有。

好像……就这么简单。

“哈哈哈哈,埃瑞克,有时候你像个小孩子。”查尔斯毫不压制情绪地在埃瑞克的脑子里笑。

埃瑞克也不反驳:“我是小孩子的话,可以撒娇吗?”

“你想做什么?”查尔斯饶有兴趣地问。

“我想去百货商场那边的一个披萨店,上次镭射眼那小子说味道不错。”埃瑞克说,“你能过来吗?”

“你把我的车开走了我要怎么过去?”不是质问而是暗示,聪慧如埃瑞克立刻就明白查尔斯的意思。

“我来接你。”埃瑞克说,“你觉得我是开车回来比较快还是飞回来比较快?”

“你可以帮我买回来,这样我就不需要出门了。”

“查尔斯!”埃瑞克觉得自己几乎要发今天第二通火。

 

埃瑞克很快就回到了学校,查尔斯正坐在门口。

“嗨~”查尔斯还没反应过来,埃瑞克就迅速地打开车门,挥挥手就把查尔斯“送”到副驾驶。

“哇,有点刺激。”扣上安全带,查尔斯便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等等,轮椅。”

“就今天,不需要它。”

事实证明,埃瑞克认为的不需要在查尔斯看来还是需要的,尤其是被控着手表飞出车子然后被对方一把捞仔怀里的时候。

“好甜啊。”

“是情侣吗?”

突然和埃瑞克贴近而慌张的查尔斯不自觉地启动了能力,便听到周围姑娘们的心声。

天大的误会。

收回思绪,查尔斯试图以正常的状态摆正自己,然而这对他而言比知道别人脑子里想什么还要难的多。“埃瑞克,现在你要怎么办?”

“你喜欢被背着还是抱着?”

“啥?”查尔斯愣住的片刻已被埃瑞克打横抱起——这个状态真的有点令人尴尬——查尔斯想。

“这种体验特别吗,公主殿下?”埃瑞克坏笑着问,健步如飞完全没有抱着一个成年男人应有的吃力。

“够特别。”查尔斯觉得埃瑞克的心理年龄可能比自己原本估计的还要低,“但我们只是去吃个披萨而已。”

“这是约会,查尔斯。”埃瑞克很认真地说。

查尔斯翻了个白眼:“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他发誓,被埃瑞克这种恶作剧摆弄绝对是最后一次。

店里的客人有些多,毫不意外——披萨大概需要等段时间。

“打发打发时间,”埃瑞克伸手越过桌面轻轻碰了碰查尔斯的太阳穴,“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我不需要猜,准确说是了解你在想什么,”查尔斯莞尔,“不如你来猜猜我在想什么?”

“好啊。”埃瑞克装模作样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查尔斯现在一定在想只有埃瑞克这么傻的人才会在这么多人又吵的披萨店里约会,这儿的红茶味道好淡,刚刚为什么要放任埃瑞克点披萨的时候要多两倍芝士?”

“全中。”查尔斯忍俊不禁,“我开始怀疑你有和我一样的能力了。”

“该你了。”埃瑞克抬抬手示意。

“我不知道,你今天有点……和平时不一样。”

“脑一下?”埃瑞克表示不介意。

“你今天好像很想被我脑一脑?”查尔斯说着进入了埃瑞克的思想。

“哦不,你的脑子够丰富的。查尔斯今天的领带颜色很好看,查尔斯没头发的脑袋仿佛在发光,埃瑞克你等着,我等下就脑你跳脱衣舞。”查尔斯佯装生气。

“这都不是重点。”

哦?还有重点吗?

——想要吻查尔斯……?!

“咳咳,我觉得披萨可能快要好了,是不是应该催一下。”查尔斯撩了撩不存在的头发,掩饰尴尬地说。

“别装,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埃瑞克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表白有点……奇幻?

“你不做我怎么知道呢?”

“读心人,我彻底被你看穿啦。”埃瑞克站起身前倾,轻轻拉住查尔斯的领子,缓缓地贴下自己的唇……

“先生,您的披萨好了。”

埃瑞克猛地坐回椅子,对面的座位竟忽然没有人,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查尔斯,在搞什么鬼!”埃瑞克自言自语地骂道,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是被查尔斯控制的幻觉。

“嘿!”对面的查尔斯又突然出现,埃瑞克一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脸。

“我还以为你耍我耍了半天……”

“不不不,刚刚Pietro把我带回去拿了个东西又回来了。”查尔斯喘着气说。

“有这么快?”埃瑞克惊讶。

“当然是骗你的,我在桌子下躲了一下。”

埃瑞克刚要发作,查尔斯却伸出一只拳头:“手伸出来。”

埃瑞克不解地摊开手,一对戒指就落在他的手心。

“哦天哪,我觉得这个环节应该由我来,或者选个更好一些的地方,查尔斯,我很高兴,但是你知道的这真的好突然,我不知道该说什……”

“这是储存器,可以记录我脑你时的对话或者场景什么的,无聊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翻翻记录。”

“只是储存器?”

“它长的样子是个戒指,这不需要我说,埃瑞克,其实,”查尔斯顿了顿,“我早就知道你想什么,也许现在最合适。”

“没有更合适的了。”埃瑞克搂过查尔斯的后脑勺,重重地亲吻。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