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本章大量黄王,有糖有醋,所以叫糖醋黄王,一点乐王,一点喻王,一点叶王,于是tag就只打了all和黄的

时间线上省略了一部分,把七夕中秋秋分冬至的蓝雨日常省了,不影响主线,以后补番外吧。

第十七话  青柳偏是恋红妆  白雪未落扰心伤

 

“学易容术其实未必要把自己易容成另外一个人,”王不留行拿着小毛刷给徒弟柳非上妆,“很多时候你只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就行了。重要的是做到无我,才能去扮演别的什么人。”柳非严格来说不是王不留行的弟子,而和袁柏清同出于方士谦门下,可收柳非入门下不久方士谦就隐居了,于是柳非跟着王不留行学功夫,师叔这称呼就改成了师父。

“嗯……那师父……”柳非要说什么却被王不留行打断。

“别动,还没好,动的话就白做了。”又弄了好一会,王不留行才放下小毛刷,把铜镜递给柳非,“看看。”

柳非皱眉道:“这不好看啊。还不如我自己好看呢。”

王不留行笑道:“像你这样的姑娘在外面,要是好看就会特别惹眼,大多情况都需要扮得平庸些。想要扮得好看也不难,你自己多练练就行。不过千万要记住,扮成不同的人最重要的不是皮,而是骨,着装举止言语性格都是要素,还有身高体型等等,都需要注意。”

“好,知道了。”柳非回答道,依旧拿着镜子看自己的脸,比划半天,又转头问王不留行,“师父,你为什么每天都要换不同的脸呢?”

“秘密。”王不留行把食指竖在唇边,遂笑着站起身,离开了屋子。

“不说就不说呗。”柳非跟着王不留行也跑了出去。

刚出门走两步,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喊:“师姐。”

柳非一回头就看见高英杰和乔一帆结伴走过来。

“师姐学了易容术?”高英杰凑近看,“好厉害,简直天衣无缝,不过还是师姐原本好看些。”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柳非伸手往高英杰的额头上弹了一记,明明初见的时候这小子还比自己矮些,现在已经长得比自己高半个头。“你们怎么一下子就认出我?”

“看背影就知道是师姐。”乔一帆说,“你回头对我们笑的表情和原本的脸也并无不同。”

柳非一怔,这才理解王不留行刚刚说的话,人们不是单靠脸认人的,还有很多别的因素,如果只是脸易容,就会很简单被看穿。“我先告辞。”仓促道别,柳非不顾两个师弟在后面问她怎么了,赶紧跑回自己的住处。

需要练习,不仅仅是易容术和武功,还有很多细节。柳非似乎有些懂王不留行为何总是换脸,重要的是做到无我,所以连长相也要屏蔽,这么一想,王不留行扮演的角色确实重要而扮演起来的确艰难。

那么师父原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柳非偶尔会这么想,又赶紧停止思考这个问题。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微草,是王不留行,是他们所有人要做的事情。柳非不经意看到屋子外厅的小木桌上放着个插着雾里香的小瓶子,也不知是谁给她放在这儿的。

也许我们都是微小的草吧,即使师父也是,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柳非想着,从抽屉里拿出了几日前刘小别给他的信封,信封里只有一张纸片和一个玉坠。还有十天,也只有十天,她就要离开微草去完成信封里的任务。

纸片上写着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

沪地周宅,周泽楷。

 

天气越来越冷,冬至时还不太冷,却眨眼已经到了小寒,蓝雨阁里上到阁主和副阁主,下到小杂役竟已经开始早早地准备春节。这种忙碌的场景在王杰希看来很新奇,以前在微草堂里,这种事情会晚一个月开始,而且都是交给刘小别和袁柏清去打理,不仅是节日事宜还有微草名下商铺武馆的一年清账,每到这种时候,刘小别会抽空到他屋里喝酒,一边对着他诉苦说累,还不如去打架云云。明面上骂袁柏清不配合他,徒弟们不懂人情世故办事蠢,实质上是在怪王不留行偷懒,把活儿都丢给他们。这时候王杰希就装作听不懂刘小别的意思,喝着酒保持微笑,甚至装醉。这事搞多了,刘小别直接躺倒他榻上撒手不干,王不留行才没办法放弃偷懒。

这种琐事真的好累啊。

王杰希正回忆过去感慨着,听到黄少天喊他。

“杰希杰希,我们去包饺子吧。”黄少天提着面粉袋子小跑过来,一点大侠的样子都不见,宛如一个伙房师傅。

王杰希点点头,说实话他一点儿也不想干活,蓝雨阁的冬天比微草堂暖和,但是还是算凉的,他只想缩在被子里睡觉。可王杰希看见黄少天兴致勃勃的样子就不忍心拒绝。

黄少天生火把厨房烤得暖暖的,又熄了火,清开桌子打扫好,洗干净手便开始做馅。

“杰希喜欢吃什么馅的饺子?”黄少天指着一堆食材。

“猪肉白菜?”王杰希说,“其实香菇和韭菜都不错。”

“那就一样做一点吧。”黄少天把菜放进水桶里洗,王杰希凑过来帮忙。“别,水冰。我一个人洗很快的。”王杰希见状点点头退到一边,黄少天做事很熟练,可王杰希是真的不太会洗菜做饭什么的,包饺子的手艺不怎么样也是被刘小别逼着学的。黄少天让他不用动,正合他心意。

“我也喜欢猪肉白菜馅。做馅的时候放一点酒会好吃一点,你介意吗?”黄少天问。

王杰希没什么讲究,也不懂这些,谁知道以前刘小别在饺子馅里放了什么呢?“没关系。”黄少天应了声好,继续忙活。王杰希这么杵着,有点儿无聊,找话说,就问:“文州喜欢什么饺子?”

“他啊,”黄少天有点意外王杰希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不挑,饺子的话他什么馅都吃,比起饺子他更喜欢汤圆。”

“那我们等会是不是还要做汤圆?”王杰希没见过做汤圆,以前吃汤圆都是到微草堂外不远的市集去买一碗吃,极少在家里做,有些好奇。

“嗯。”黄少天点点头,“也要做的。你喜欢汤圆?”

“一般般,”王杰希想了想,“就觉得圆圆的很可爱,桂花馅和芝麻馅都不错,但是太甜了,吃不了几个。文州喜欢的话,等下做给他吃呗,我还没有做过汤圆呢。”

黄少天莫名觉得心里有些乱,随口答了句:“好啊。”

两个人做事总会快些,馅一会儿就剁好。黄少天嘴一刻不停地和王杰希聊东聊西,心里却还想着刚才的对话。

“揉面很费劲,但是不做到位就不好吃。”黄少天说着,抡起袖子继续干活。

黄少天手臂的形状很好看,手指骨节分明,揉面的姿势很有力,认真做事的黄少天特别帅气。但是王杰希根本没注意欣赏,他在手上糊了点面粉,黄少天还以为王杰希要帮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王杰希沾了面粉的冰凉的手就贴到黄少天脸上。

“啊!”黄少天被冰得尖叫,脸上被面粉糊得一塌糊涂,“杰希好坏。”手上还沾着结成块的面粉,黄少天也来了兴致,往王杰希脸上抓了两把。“闹这一下很开心嘛?那我就陪你玩。”黄少天说要玩就不是虚的了,王杰希立刻就变成一只花脸额小猫。

王杰希不甘示弱,抓起干面粉往黄少天身上胡乱拍。“哈哈哈哈,我要把你变成雪人。”

“你这要是把我裹好面粉炸了吧?”

“别啊,我怎么忍心……诶呀——”闹腾着没注意,王杰希被椅子绊了一下,来不及站稳扑倒进黄少天怀里,手里的面粉撒了一堆。黄少天连忙接住他,心说幸好没摔着。

“你看,就像真的下雪一样。”黄少天突发奇想。他拍了拍王杰希被面粉搞脏的衣服,越拍越脏。

“雪才不是这样的。”王杰希正反驳,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道,“蓝雨阁这边是不是不下雪?”

“对啊,这儿冬天从不下雪,冬天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待在阁里,所以没怎么看过雪啦,上一次好像是三年前去平荨办事,来去匆匆,没有玩雪。”黄少天有些失落,“杰希以前住的地方会下雪吗?”

“会,雪很大。”

王杰希自然而然想起了过去的冬天他是怎么过的。微草堂在冬天总是下很大的雪,无论雪下的多大,高英杰和乔一帆都还是坚持练武,中途休息的时候他们会喝一碗烫过的甜酒。甜酒是柳非和袁柏清做的,方士谦传的手艺。但王杰希从来不喝,他在堂里只喝苦酒,他很怕冷,这种酒不知为何,尤其令人发暖。

雪更大一些的时候,叶修会来,王杰希就把陈年的老酒拿出来,骗叶修喝,然后笑这人喝一口就烂醉的样子。有时候方锐也会来,那就叫上刘小别一起,在空地烤红薯,刘小别会坏心地把刚烤好的滚烫的红薯抛给一旁非常无辜的袁柏清。

往往后来就不知道为什么演变成一场雪仗。明明都是武艺高强的人,打雪仗的时候就如小朋友打架一样,没有章法。

到了晚上雪也不停,就在雪地里放烟花,过年的时候尤其玩的开心。微草堂里有一池小湖,天冷了就结冰,叶修喜欢凿开冰钓鱼,但不怎么有收获,就算钓了几条,也不怎么好吃,但是为了好玩还是会去。

想到更早之前,还没有成为微草堂堂主的时候,冬天都是和张佳乐一起过的。

百花谷下雪的时候,路会变得很难走,那时候功夫不如现在好,走山路累的慌。可每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张佳乐一定会拉着他去采新雪。

“新雪煮茶或是酿酒都非常好。”张佳乐是这么说的,于是王杰希就不情不愿地被这家伙从被窝里拖出来,背着几个瓶子,在山谷里干活,直到日落西山才回去。

身上头上都淋着雪,怪冷的。王杰希怕冷,即使练到内功深厚之时也还是怕冷,当时就更不必说。张佳乐这时候就掏出一个暖炉,点了火丢进去,让王杰希捧着。

“背着这东西不累吗?”王杰希捧着暖炉往回走,手心贴着这份热度,便没有那么冷了,雪落在暖炉上立刻就化成水珠,亮晶晶的,仿佛王杰希把星星捧在手心里。

“隔着布拿,别烫着了。”张佳乐却没有答这个问题。

王杰希如今回想,依然觉得有趣,可他永远不会知道张佳乐并不是特别想要新雪煮茶,而是想和王杰希一起看雪,往后雪下得更大,王杰希怕冷就更不会出门了,所以在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拉着他出去。

而张佳乐也不会知道,王杰希在这个季节忽然想起他,忽然想看到雪。

“少天想看雪么?”

王杰希问。

“和你一起吗?”黄少天反问。他期待王杰希的答案,这份期待看起来太过明显,即使黄少天已经故意控制自己的语气和表情,眼底的期盼却欲盖弥彰。

王杰希刚要回答,就听见门口一阵惊呼:“我的天哪,你们俩在干嘛?”

郑轩一脸无奈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

“王公子,师兄请你过去。”郑轩是来给喻文州传话的,顺便看看要不要给黄少天帮忙,这一看确实够忙的。

“哦好,我换个衣服就去。”王杰希连忙转过身来抖抖自己的衣服,见不那么容易弄干净,决定去换一件。

“估计不用换衣服了,师兄要你去温泉那边。”郑轩递了个你懂了的眼神给王杰希。

不想喻文州久等,王杰希匆匆洗了手就离开厨房。黄少天也似闹够了,低头收拾桌子上的残局,继续干活。

“黄少要帮忙么?”郑轩洗干净手过来干活,“账目的清理已经差不多了,剩下一点景熙在处理。”

“请便。”黄少天挤出一个微笑,“辛苦了。馅准备好了,做了三种。早知道饺子吃那么快,冬至那会就应该多包一点。”

“开玩笑,冬至多包一点也留不到现在啊。”郑轩在手上拍了点干面粉,拿起擀面杖,“对了,我前段时间忙,没来得及问。这个王公子在我们这儿是什么身份?客人?还是阁主夫人?要是师兄的人,总住在客院也不合适啊。而且我看这事情有点儿奇怪,黄少,你是不是也喜欢王公子?”

黄少天手里动作一滞:“我非常喜欢他。”

停了停,他又补充道:“一点都不比喻文州少。怎么,你看不出来吗?”

“我肯定是看出来了,否则也不会问你啊。但是这王公子不是非师兄和王不留行不愿卖身的花魁吗?他怎么……”郑轩没心没肺地说着,瞥了一眼黄少天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黄少……对不住,我就是觉得想不通……”

“我也想不通。”黄少天放下手里的东西,“抱歉,我有点不舒服,等会再做吧,也不急吃。”说完黄少天就匆匆出去。

郑轩有点想打自己,王杰希来了有段时间,他却还搞不清状况,刚刚的话无疑是给黄少天添堵,可自己却后知后觉地看见黄少天变脸色才意识到。真是该打,郑轩心里过意不去,但也不知道追过去找黄少天能说什么,于是继续擀饺子皮。

黄少天知道自己的不高兴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越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就越是堵得慌。他看得出来王杰希在他面前有些心不在焉,很多时候似乎是在想喻文州,凭什么呢?明明他爱的一点都不少。

仔细想想,王杰希怎么会喜欢自己呢?黄少天现在不得不认清这个问题,前段时间坠入爱河,被突然到来的喜悦冲昏头脑,可事实上,王杰希显然是冲着喻文州来的,一开始花魁之名是为了喻文州,现在来到蓝雨也是为了喻文州,无论他是有求于喻文州,还是爱慕喻文州,还是有什么阴谋,这一切的中心,都是喻文州而不是他黄少天。

就算喻文州嘴上说不介意黄少天也喜欢王杰希,可王杰希的心里,明显是有偏向的。黄少天早就知道,可不愿意承认,累积了这么多天,不但没能习惯,反而更加痛苦。黄少天不禁自嘲,想来人总是贪心的,一开始只想他能和自己独处一会就好,现在则奢望他爱上自己。之所以会难过,是因为想要的太多。黄少天因为这份贪心而自责,郁结心头的情绪却无法消除。

第一次觉得蓝雨的冬天可以这么冷,仿佛等会就会下雪似的,黄少天知道冷不是真的,会下雪也不是真的。他坐在桌边心不在焉地玩杯子,满脑子都是王杰希。

“文州喊杰希去温泉,不喊自己去,应该是他们俩要做什么吧?用脚想都知道是要做什么……这么想的话,好像杰希和文州本来就比和他亲近些……”黄少天越想心里越乱,索性脱了外衣裹进被子里睡觉,让自己别想了。

说不定睡一觉醒来,杰希就会来找自己呢?

说不定会梦到杰希说喜欢自己呢?

 

“您回来了。”少女推开门,迎接周宅刚回家的主人们。

那日和蓝雨阁的人分开之后,周泽楷他们并没有马上回周宅,轮回等于周宅的事情已经对蓝雨和烟雨楼暴露,如果喻文州有心,这件事情恐怕已经传给很多人知道。周泽楷不在意这个,原本就已经到了挑明身份的时候。伤好一些以后,他就与江波涛、孙翔、吴启分头四处打点,原计划不会这么早回来,可周泽楷发现自己被盯上了。

盯他的人不止一个。已经可以确定的是有一位是叶修,这个人根本不在意隐藏自己的身份,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跟随监视。而另一方,至今没有现身,周泽楷甚至不确定这一方是几个人,是男是女,被跟踪只是一种明显的感觉,而没有什么实质的可以反推出对方身份的蛛丝马迹。

这太危险了,周泽楷擅长审时度势,不会贸然遭遇这种风险,于是提前召同伴们回去。说不定逼他早点回去是跟踪者的目的,但无论如何,早点回来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小红,我们不在,家里有什么事么?”江波涛问那个少女。

少女来周宅的时间不长,估摸着不到一年,聪明伶俐,又会些功夫,所以被周泽楷安排在园子里管事。

“没什么大事。小寒节,师傅们在准备冬粮,有些伙计染了风寒,隔离着安排休息了。弟子们都有练习,前儿有三个告了假,提前回家去了,留了书信给周少爷。”少女答道。

“南院关着的人怎么样了?”江波涛捋了捋马绳,随口问。

“南院的人,江少爷您说过不要管,我就没在意。”少女有些不安地回答。

江波涛蹙眉:“饭送了吗?”

“这不清楚,往日我也不是管这些的。”少女低下头。

江波涛满意地点点头,正要开口和周泽楷说话,却看到提前翻墙进园子的孙翔匆匆从南院的方向跑来。

“不好,那两个丫头不见了。”

才写完黄王48h的甜有点没缓过劲来就转虐233

小红就是柳非,取自叶下红。杰希安排的卧底,杰希的安排会一步步揭开,已知的是他自己卧底蓝雨,一帆去了兴欣,柳非去周宅轮回,那么还有什么安排呢?比如许斌?

下一话喻王温泉,撩撩希怎么安慰天天?搞事的楚姐姐?

我会尽快更新。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祝你小寒节快乐!武汉下雪了喔。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