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突发掉落,第十九话!本章没有杰希,基本都是周宅里的事情。

我叶终于出现啦!叶王一句话,没有单cptag。


第十九话  百般计谋慧公子  不识君面闻兰芷

 

“不好,那两个丫头不见了。”随着这喊声传来,孙翔匆匆地从南院跑到江波涛身前。

“去看看。”江波涛抬脚往南院走,却嗖地一回身点了那名叫小红的少女的穴道,“你解释一下吧。”

“江少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少女争辩。

“那为什么人会不见呢?”江波涛笑着,仿佛一位性情温和的邻家哥哥。

“我不负责管南院,什么都不知道。”少女坚持说。

“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吗?”江波涛接着问。

“蛛丝马迹……”少女想想才道,“这倒是有,两日前,哦不,是三日前,送米的来了,换了个新来的车夫送,那人一脸胡子,看着年纪好像有点大。我那时不在前院,他就走错往南院走了,被我叫着才回来去东院。”

“那肯定是有人混在装米的车上进了南院。”江波涛说。

“为什么不是那车夫不对劲?”小红耐不住好奇心问。

江波涛看着她慢慢地说:“因为我就是那个车夫。”

少女瞪大眼睛,又赶紧整理好表情:“江少爷才智无双,我完全没看出来。”

“我只是在脸上贴了点胡子,做了些皱纹而已,”江波涛说,“和柳姑娘的易容术可没法比。”

少女浑身僵硬,深呼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知道是哪位柳姑娘能得江少爷青睐。”

江波涛笑了,拍拍周泽楷的肩,不再和少女说话:“小周,翔翔,我们去南院看看。”

周泽楷点点头,对少女道:“照顾好。”周泽楷所指自然是马车里的吴启,其实吴启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照顾好的意思另有其他。吴启之前一直作为轮回的刺客,不曾正式进入周宅,下人不认识难免怠慢,周泽楷随口三个字,小红就立刻会意。

孙翔三人快步到南院,解锁推开关着舒氏姐妹的屋子门,里面空无一人。江波涛走到桌边,转动壁柜上的花瓶,墙面缓缓开了个入口。

“待在这儿闷不闷啊?”江波涛用火折子点上蜡烛,昏暗的光勉强点亮这间密室,“两位舒姑娘?”

“哼,我还以为江波涛把我俩忘在这儿,没想到还知道来看看。”舒可欣说。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他死在外面了。”舒可怡用手指卷了卷头发,又松开,往后一甩,站起来走到江波涛身前,“什么事?”

“见我们活着回来,你是不是很担心你主子?”江波涛问。

“我的主子?”舒可怡挑眉,“你说楚云秀啊?她可不是我的主子。”

“这话和前些日子见到的不一样啊。”江波涛走近了一步,“她不是的话,你怎么不愿意入周宅呢?”

舒可怡咯咯地笑了,仿佛听到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是周宅还是轮回啊?”

江波涛微低头摸了摸鼻子:“对舒姑娘来说,这有什么区别呢?”

“且不说于我们而言有没有区别。”舒可欣接过话茬,却没有看江波涛,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抛铜板玩,“江少爷敢不敢用我们可是个问题,你就不怕我们是楚云秀派来给你捣乱的?”

江波涛摇摇头:“有什么好怕的,你现在就是楚云秀派来给我捣乱的。我很好奇,楚云秀这个女人,虽说不上有喻文州那样心眼多,倒也是个狠角,为什么会让你们两明目张胆地到周宅来亮身份,让我知道你们已经知道周宅和轮回的关系。这对我而言没有实质的坏处,自然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

“果真如此?”舒可欣怀疑地说,“如果不是楚云秀杀了与周泽楷勾结的烟雨楼长老,让我们来挑破这窗户纸,你们怎么会去截杀喻文州?你们做事情婆婆妈妈的,云里雾里看不清,又不是一点半点碍事,楚云秀等不及了,只好推一把,借机在楼内清除异己。”

“为什么楚不愿意与我结盟?”这次说话的是周泽楷,实话说,他真的很疑惑,周宅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一席之地,轮回虽是江湖传说般的存在,但是也没人敢小觑,实力并不高的烟雨楼,或者说,底子不稳的楚云秀,为何胆敢冒着风险拒绝他,而与蓝雨阁勾结?

“楚云秀不想和任何人结盟,至少我看来是这样,连苏沐橙都多次被她拒绝过。”舒可欣说,“这是因为,她痛恨轮回,而江湖门派,没人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十几年前的轮回,也没人能证明是,这么多年几乎所有门派都在相互怀疑。可你周泽楷,聪明自信,觉得挑明身份也没关系,你就是轮回的主人,当楚云秀确定这一点的时候,你就成了唯一的敌人,她当然会和喻文州结盟,或许还会去找王不留行,找韩文清,甚至多年不出山的肖时钦,一旦他们的利益统一,你,周泽楷,就会是整个江湖的靶子。”

前段时间只是隐隐觉得,但今天周泽楷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步棋走错了。他相信当年红树林和白塔的惨案不可能是上一代轮回所为,因为轮回是他父亲的部下,而他的母亲当时很有可能就带领着轮回,他们是去缉拿犯人的,怎么会滥杀那么多人?周泽楷认为当时除了母亲带着的轮回和聚集的武林各派,还有一股他所不知的隐秘势力,滥杀无辜还害死母亲。所以,他带领现在的轮回不仅仅是因为他父亲的命令,更重要的是,他想知道更多真相。他认为和相信的事情有太多疑点,而他也愿意如他父亲期望的那样,把江湖人收为己用。

可自己这么久做了什么呢?周泽楷头痛,他是想打探清楚各派势力,在江湖上建立武学和财力都位于巅峰的一门,令他人信服。面对烟雨楼,他却拿错了主意,楚云秀软硬不吃,现在甚至正面和自己横。这绝不是周泽楷的本意。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想过要当天下第一,每个门派都期望自己是最强的。”舒可欣正视周泽楷,“不瞒你说,我跟着楚云秀,就是为了成为更强的人。如果能成为强者,在烟雨楼,或是别的什么地方,都不重要。但我不会跟着你,我没有办法信任你。”

“我也无法信任你。”周泽楷回答。

“我说,”孙翔在一旁忍了很久,“你又不愿意背叛楚云秀加入我们,又逃不掉,为什么讲这么多废话。怎么,是遗言吗?”

“遗言?”舒可怡反问,“孙翔你等不及要杀我们了?我还以为你们至少会用我们和楚云秀谈谈条件。”

“挺看得起自己的嘛,”孙翔装模做样地对两个姑娘竖了个大拇指,“你觉得你们能用来谈什么条件?”

姑娘们这回不说话了。蜡烛的火光摇摇晃晃,石室似乎比刚才更昏暗。

江波涛也没想把这两个女孩子怎么样,周泽楷之前和烟雨楼的长老们合作,是为了在生意上分一杯羹,并在烟雨楼里加入自己的势力,以扩大轮回的影响,现在杀烟雨楼的人质没有任何用处,而谈条件,也实在没什么好谈的。烟雨楼固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江波涛没有太多兴趣,对周宅也谈不上帮助。

“杀了你们没什么用,”江波涛说,“但是放了你们,谁知道是不是放虎归山呢?”

舒可欣正要说什么,却觉得喉咙被扼住。江波涛一个箭步冲上前掐住她的咽喉,转而对舒可怡道:“楚云秀软硬不吃,可你们俩未必。我听说双生之子,把对方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你一定不希望你的姐妹死在这里吧?”

“江波涛,我还以为你有多高明!”舒可怡怒道。

“不敢当。”江波涛莞尔,“第一件事,回答我,你知不知道那个管事丫头小红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你的丫头,却问我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你要是料定我认识她,我否认又有什么用呢?”

“好,那你现在去杀了他。”江波涛指示,“孙翔,给她吃化功散的解药。”

“江波涛你疯了?要我杀你的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就是觉得有趣,不行吗?”江波涛有把握那小红绝非善类。她的功夫并不浅,不可能是寻常武馆学出来的,却有意遮掩,多半是哪个门派派来的细作。从身法轻功来看,极有可能来自微草堂。王不留行会易容术,说不定就会教给徒弟,而根据探子的情报,许久未见的女弟子柳非,最为可疑。江波涛认为小红就是柳非,即使没有足够的证据,在轮回就是周宅这个消息传开的时候,一个可疑的人在周宅里绝对是致命的。

“你有病。”

“难道一个不认识的人没有你的姐妹重要?”江波涛掐着舒可欣的手加重了力道。

舒可怡最后看了眼自己的姐妹,接过孙翔手里的解药吃下去。头一次,她心里埋怨起楚云秀来,这个平日看上去对她们不错的楼主,为什么不来救她们呢?为什么这个聪慧的女人,没有想出更稳妥的谋划?

她往外面的光明走去。上一次在阳光下的时候,舒可欣牵着她的手,她们一起敲开周宅的门,按照楚云秀吩咐的那样宣战,按照被交代地不反抗,静观其变,可最终迎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她看见小红的时候,这个姑娘正在院子里采花,见她来了,满眼惊讶。

小红压低声音说:“你是……舒姑娘?我是微草堂的柳非,我可以带你出……”

话音未落,舒可怡手里的铜钱已经打入柳非的胸口,鲜红的血液立刻侵染了衣服。柳非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舒可怡。她的线报告诉她,微草堂接到烟雨楼求合作的书信,确保可行,她就要去救舒双子。几位少爷没回来的时候,南院一直有侍卫看守,比他们在家时还要严,柳非无从下手。这会儿看见舒可怡出来,还以为她从江波涛手里杀出来,却不想她是来杀自己的。

“对不起……”舒可怡噙着眼泪,往回跑,正看见江波涛用刀抵着舒可欣向自己走来。

“干得漂亮。”江波涛称赞道,“第二件事,你们回去告诉楚云秀和喻文州,如果他们想知道红树林的事情,就化干戈为玉帛。”

“真厉害啊江波涛,我都忍不住要称赞你了。”挑衅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江波涛抬头看去,逆光之中一个撑着伞的男人站在屋顶上。

伞是千机伞,男人是此刻江波涛最不想见到确是意料之中的叶修。

是,从他知道周泽楷感觉被跟踪开始,江波涛就谋划着引蛇出洞,他要引的当然不是叶修,而是另一波跟踪着却不留痕迹的人。他猜测,这波人有可能来自微草堂或者烟雨楼,也不排除是蓝雨阁的,但是从那日交手的结果来看,蓝雨阁不会有人特意这时候盯着自己。怀疑烟雨楼是因为楚云秀很有可能会来救她的部下,怀疑微草堂则是因为这个门派本来就可疑。

所以让舒可怡和柳非交手,一定能引蛇出洞,可他不愿意看到首先引出来的是叶修这家伙。叶修不会猜不出江波涛想干啥,这摆明了就是要作对。

周宅的侍卫立刻嗖地举起弓箭和各种远程兵器对着叶修,只等主人一声令下。

“别啊,我就是围观。”叶修转着伞,一副很悠哉的样子。

孙翔看出来江波涛的心思,抢道:“你就不能躲着看吗?”

叶修被这句话逗得笑呛着口水,咳一会才说:“小朋友看不出来蛮有幽默感哈。”

“谁是小朋友啊?”孙翔怒道。

叶修摆摆手,不和孙翔继续扯皮:“我很好奇,周泽楷,你这周宅,或者说轮回到底是做什么的?不会就是卖布卖兵器吧?我们兴欣,那客栈,每个月的月钱,还不如让方锐去赌场过一圈赚的多,穷哦。”

孙翔想翻白眼。江波涛忍着笑,对叶修说:“怎么?前辈想分一杯羹?”

“结盟?”周泽楷补充两个字。

“是啊,这样,你们先把几个女人放走,外人走了,我们才好合计合计。”叶修说着跳下屋顶。

江波涛估摸着这么一闹腾,他要引出来的人不会明目张胆地进周宅,于是冲一队手下使了眼色,让舒双子出门。忽然听叶修惊道:“那个躺地上的呢?”

转头一看,哪里还有柳非?

“怎么可能……”周泽楷喃喃说。虽说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叶修身上,一院子的侍卫也都对着叶修,可自己明明有留意周围,怎么可能完全注意不到一个受伤快死的人跑掉?要说有人救走柳非,就更加不可思议,这人有什么样的轻功和身法,能带着一个受重伤的人从这么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

说不定刚才那人杀了我,我也无法反抗,周泽楷想。

“绝对是微草堂!”孙翔气急,“还有什么人有这么变态的轻功?说不定就是王不留行本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觉得丢面子。

“怕不是闹鬼?王不留行我见过啊,哪有这么厉害。”叶修走上前,套近乎的样子和孙翔勾肩搭背,“你说,你们刚刚是不是杀了个鬼,鬼死了就会魂飞魄散,不留痕迹。”

孙翔刚要反驳你才撞鬼,江波涛却抢道:“叶前辈别搞错了,可不是我们杀了谁,是舒可怡为了和自己的姐妹逃命,杀了柳非。”

叶修知道江波涛这么强调是什么意思:“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前辈屋里请。”周泽楷抬手一引,好像很认真的要和叶修谈结盟的事情。

江波涛不会被闹鬼这种鬼话给驴到,他也觉得是微草堂所为。眼下烟雨楼和微草堂就算有盟约也应该不稳固,他已经成功制造如有危机烟雨楼的弟子会攻击微草堂弟子的例子,不说重创盟约,多少会给他们带来一些打击。让舒双子回去给楚云秀和喻文州传话,当然不是真的傻傻地认为他们俩会来和轮回结盟,而是让那个令人感到有趣和可疑的王杰希知道这个消息。这也是周泽楷的意思。他们分析过,王杰希这个人跟着喻文州肯定是有目的的,那日激战,他不怕死也要保护喻文州,若说做戏,未免太真,那就不是想谋喻文州的性命,除此以外,王杰希图的恐怕就是蓝雨阁的秘籍宝物,或者是关于往事的秘密。

江波涛抛出一个直钩钓鱼,愿者上钩。

至于眼前的叶修,江波涛宁愿和鬼讲话,也不想和叶修说话。

“我就想找个赚钱的道儿,你不知道我们老板好扣的,再说了在客栈里烧洗澡水扫地能有几个钱呢?跟着周少爷走,跟着财神走!”

“而且啊,我和王不留行关系蛮好的,我入伙了,还可以介绍他也来,虽然他的徒弟在你们这儿受伤了,不过是他丫的先插卧底嘛,扯平扯平,赚钱的事情,肯定好商量的。”

“我们可以一起接压镖的活计,霸图镖局太火,那种有钱还摆架势的样子我特别看不惯,我也想变成那样的。或者我们去劫霸图的镖也行啊,我的徒弟们,还有那方锐,武功都蛮好,可以试试呀。”

江波涛选择性无视这些话,孙翔却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自己被耍了,一拍桌子对叶修吼道:“慢走不送,出了门把你脑子里的水倒干净!”

“小屁孩儿怎么讲话呢你!”

“你是不是要打架?”孙翔把却邪往地上一咚,站起来就要开打。

“吵死了你,孙翔。”江波涛按住孙翔,他不好说叶修,只好教训孙翔,却看见周泽楷居然在一旁偷笑,顿时觉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参禅悟道,想想人生。

 

蒙面人一路轻功疾走,到了野外小路的一处废弃木屋才把柳非放下。

“你是谁?谢谢你救我。”柳非捂着伤口,艰难地说。

蒙面人用力抚按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在顺气调息,没回答柳非的问题,反而问他:“你是王……王不留行的徒弟?”

“是。”柳非回答,见对方没反应,又补充道,“严格来说是师侄。”

那人对此似乎不太感兴趣,站起身说:“给你点药和盘缠,铜板取出来了,不会有大事,你进屋涂药换身衣服,没问题就快速回你师门。”

柳非点头,又赶紧问:“恩人怎么称呼?在下惟愿答谢恩人。”

蒙面人摆摆手,拂袖而去,甩袖带风泛起一阵若有若无的花香。







解释一下,上一章的喻在骗杰希的时候写的有点偏激,会导致这种结果是因为我想达成看文的大家知道喻在演,但杰希当真了的效果,结果emmmm有点砸。

上一章是糖,真的很甜的呢。本章是过度,写江波涛真的好爽,有一些劣势却有必须达到的目的,于是努力谋划的样子很热血啊,期待江王的场合哟。

舒双子有点傲慢的性格拿捏不准,台词还是根据剧情和剧透需要写的。感情表达也有些不足。但是一定不要怀疑舒双子对楚云秀的信任,她们希望被她救,是希望被在乎,也愿意为她死,这章里说的话,是不愿意在江/周/翔面前低头。女孩子的傲骨呀。因为文章主要是all王,所以女孩子的戏份会比较少,配合剧情发展写,喜欢她们请回原著重温这份魅力呀~

我很喜欢柳非,但是这一节为了表现出在卧底这件事上王杰希的得道和高明,我弱化了柳非的实力,因为角色最高智商小于作者智商嘛……没办法,希望能原谅我。柳非这里确实是经验不足,她很机智地没有给江波涛正面搞死自己的证据,却对于意外没能好的处理。如果剧情时间线能拉长一些,后期柳非会被教育地很厉害~

关于柳非怎么活下来这个问题,写的时候想了三条,一个是自己跑,这个被直接打掉,那样轮回的实力就太不符合,第二是许斌救她,但是许斌初出场我想篇幅做更多一点,最好是能直接连上杰希。第三条就是最后写的这样,也为林王番外里乐乐出现在霸图做铺垫。

这章的叶修我写的很开心,心里有痛苦有想不通的事情,但是会笑着去处理这些,自信满满,意气风发,又充满幽默感,有一种洒脱和坚持在里面。

下一章叶王有希望见面。

我想看肖时钦和小戴出场啊……还不到时候心好焦……

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谢谢你的陪伴。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p.s.18有个伏笔,希望你能发现。

评论(1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