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遗憾,没写到叶王,本章喻王回忆杀乐王回忆杀加糖醋黄王加酸辣?喻王

tag占黄王和喻王吧~



第二十话  梦随往事雪莹莹  剑啸竹林追鸟鸣

 

“快走呀,别待在这儿了。”男孩觉得自己被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拽着胳膊。这个男孩子长得白白嫩嫩,像个小馒头。

男孩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缩在这个灌木丛里,身上脏兮兮的全是血,却没多少是他自己的。雪夜的树林里,男孩浑身冷飕飕的,只有受伤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勉强算是温暖。

小馒头拉住他的手,小馒头的手比自己暖和一点,男孩下意识地握紧了。“走吧,”小馒头说,“再不走他们就会来杀死我们。”

“谁要杀我们?那些人是谁?”男孩问小馒头。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师父说那叫轮回。”小馒头压低声音说,“快走吧,我们先逃走,然后再找你父母。”

男孩站起来:“我父母不在了,我要去找我师父。”

“你师父是谁?”小馒头拉着男孩的手在林子里快步走,积雪踩得咯吱咯吱响。

“林杰,林大侠。”男孩说到师父就很自豪。

“哦,我刚刚见到他了。”小馒头渐渐从走变成了跑,他似乎对林子很熟悉,一路上他们跨过很多人的尸体,有的是同道的,有的是那个叫什么轮回的,还有的干脆连衣服的颜色都看不清,分辨不出是什么人。小孩子不懂太多,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死人,小孩子看死人,多少都有些害怕。

“你……怕不怕……?”男孩问,他觉得自己手有点抖,这让他感到难为情。

小馒头咧嘴一笑:“怕极了,我生怕我也突然成了一具尸体。喂,要是我变成死人,你一定要带我出去,别让我死在这鬼地方。”

小男孩撇撇嘴:“你要是死了,我多半也活不成。”

小馒头突然停下脚步看着他,弄得小男孩差点栽在他身上。“你生得好看,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胡说什么……”小男孩红了脸。

跑了很久才看到林子的边缘,小男孩不禁怀疑,来的时候有这么远吗?小馒头吹了声口哨,远处又有人回了一声。不一会就看到一个人影向他们靠近。

“师父!”小馒头招手。

“小子受伤了吗?”小馒头的师父是个胡子都不好好修理的大叔,看上去有些滑稽。

“没有。”小馒头拽着师父的袖子,“师父,这个孩子受伤了,还没找到他师父。哦,他师傅是林伯伯。”

“希希~”大叔还没来得及回话,一旁就跑过来一个小孩儿,一把抱住刚才的男孩子,“你师父和我师父已经在那边等我们了。”

“原来你有伴儿啊。”小馒头摸着不存在的胡子,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重新打量男孩,“没关系,我回去了也有我的师弟。”

男孩子走到小馒头身边:“今日得阁下相救,不胜感激。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小馒头把不小心落在额前的发带往后撩去,笑答:“我是蓝雨的喻文州。”

“希希,我们快回去吧,前辈们还等着呢。”

“他为什么叫你希希?”自称喻文州的小馒头歪着头问。

“关你什么事?”刚跑来的男孩像担心自己的同伴被抢走似的警惕地看着小馒头。

“不稀罕。”小馒头说着松开牵着男孩的手,拉着大叔的衣摆,往和男孩去路相反的方向走远。

 

王杰希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忘记这些事情,没想到会在梦里回到小时候的情景——那个拉着自己的手,把自己从死人堆里带出来的小馒头喻文州。那之后,王杰希一行没有顺利直接回程,而是又遇到了“轮回”的人,林杰在那段战斗中受了很重的伤,而与红树林里的混战不同,这一波人似乎是以不想让人离开红树林而截杀他们。王杰希隐约还记得他听到了“一个都别放走”之类的话。

当时只有王杰希和张佳乐逃出来,天黑,小孩子又矮,躲过了激烈的战斗。接着,浑身是血的林杰也跟上了他们,身后再无声响,寒冷的雪夜静得可怕。

“喻文州他们也会遇到追杀的人吗?”王杰希记得自己当时问林杰。

“喻文州?”林杰一下没反应过来,“哦,你说魏琛那个老鬼吗?他们那边恐怕比我们更严重,东西在他手里。”

林杰没来得及说是什么东西,就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王杰希和张佳乐拖着昏迷的林杰,直到走到空积城,才遇见熟人,是微草堂的马夫。后面的事情王杰希记得很模糊,好像就是林杰被马夫带回微草堂,自己陪着张佳乐回百花谷,那时太累了,时间也很久远,林杰中途醒过来还对他说过什么,可是完全想不起来。

那是王杰希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师父。

做这种梦令王杰希感到不安,天还没全亮,可是已经毫无睡意。仔细收拾了一下,王杰希穿了件厚一点的外披出门去。

清晨的蓝雨阁飘着细细碎碎的鸟鸣,行早课的弟子已经开始拿着扫帚打扫道路。

“王公子好。”穿着朴素蓝袍的蓝雨弟子向王杰希打招呼。

“少侠好,在下平日起得迟,诸位都是这么早开始行早课的吗?”王杰希随口问。

“是,黄少说打扫也是修行,所以大家都起的比较早,他自己就更早,现在应该在竹林练剑。”弟子回答。

“这里的人真是勤奋呢,看来我以后也该起早些。”王杰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说。

“也不是,阁主就会起的迟一点,这个季节太冷了,阁主一般要到巳时才出来。”弟子说,“阁主武艺高超自然可以随意,我等小辈,不敢怠慢。”

“那在下先告辞,去看看少天。”

和小弟子聊聊天,王杰希觉得心里舒服了点,轻步小跑到竹林,还未见着人就听见了剑声。这声音如呼啸的风一般凌厉,却又短促有力,听上去招法灵活迅捷,不需见到就已经觉得精彩。

“少天。”

黄少天收了剑,转头看去就见到竹子后面探出小脑袋的王杰希。“起这么早?昨晚睡得好吗?”

昨晚确实是发生些事,中下同心蛊之后,就被黄少天看穿,王杰希现在想起昨晚黄少天哭泣的样子都还觉得心疼,可眼前人却一脸开心的样子。

“我睡得很好。”王杰希抬起手轻轻碰黄少天的脸,“眼睛有点儿肿了。”

“怎么,杰希心疼我?”黄少天问。

“是啊,”王杰希小声说,“哭肿眼睛,就不帅气了。我昨天真没想到你会那么伤心。”

“我自己也没想到。”黄少天说,“昨天你说好了和我一起包饺子,但一直兴趣缺缺,提到文州你就很开心,他一喊你,你忙不迭地就去。结果居然还中了同心蛊……我就想,是不是我在你心里,当真不如文州,你情愿他让你疼,也不愿我让你笑。”

冬日早晨的风很冷,王杰希却觉得心里有什么火热的东西爆发出来,仿佛第一次被被爱的温暖所包裹,仿佛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渴望一个人。王杰希冲动地抱住黄少天。

“不是,我就是不爱干活儿,以前和小……小朋友们在家乡的时候,就爱偷懒,而且也很不擅长做这个。”王杰希差点儿说出刘小别的名字。

有些反常,黄少天没有立刻接王杰希的话,而是轻轻地搂过他的后背,好半天才说:“你心跳得好快。”

“嗯?”王杰希和黄少天拉开了距离,望着他的眼睛,“我没感觉啊……有点头晕倒是真的。”

“你去我房里躺一下,可能是同心蛊的副作用。”黄少天把王杰希抱起来立刻就往自己的屋子去。

“谢谢。”王杰希笑说,“你太紧张了,我觉得倒没什么。”

“身体是习武的根本,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小心。”黄少天认真地说,“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我是说我们,会照顾你的。”

“你躺这儿,我去找文州和景熙。”

“少天真好。”

“别着急夸我,要是等会得喝药,好话求我,我也不会纵容你的。”黄少天说着溜出门去找喻文州。

王杰希的不适用他自己的感觉来说就是想睡回笼觉,可这一躺下,昨夜的梦,或者严格说是回忆,又不禁回到脑子里。

是不是应该去探望一下张佳乐?还得给不知道在干啥的林杰写信。王杰希想着这些,随意地看看黄少天的卧房。东西有点多,看上去竟不太乱,待在这儿很舒服,这个房间很有黄少天的感觉。除却陈设,屋里还有一股橘子的香气,稍微注意就看见窗子上挂着一串棉线穿着的橘子皮。

 

“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就会来找我。”喻文州似乎早就起来了,坐在门边和跑来的黄少天打招呼。

“文州,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和杰希中同心蛊?万一这事被外面的人知道了,岂不是很危险?而且你明知我也喜欢杰希……”

“对不起。”喻文州低下头,“但是我没办法,这么多天了,你能试出他什么吗?我很在意他,没办法和他一刀两断,可是容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留在蓝雨,你不觉得很危险吗?万一他来自轮回,或者微草,或是一直以来都不安定的兴欣,等他做什么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你就是为了试他?”黄少天不可置信。

“少天,你还记得江湖传说的三大奇宝是什么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皱眉:“怎么突然说这个?我记得是我们蓝雨的同心蛊,失传多年似乎只存在于传说里的双生秘籍,和能够调遣轮回的轮回密令。”

“以目前的情况看,同心蛊是我们的,轮回密令确有其事,眼下多半就在周泽楷手里,那么双生秘籍也不会是假的。以前有人说王不留行所练的折草诀是双生秘籍中的一半,但是王不留行的武艺看上去太过多变,以至于完全看不出像是只有一半的残品,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件事。可倘若这个传言是真的,就意味着王不留行身边有一个和他一样强的高手,而且是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已经对周泽楷树敌,和叶修的关系也僵着,微草的隐患不得不防,何况多年来暗地里他们一直不是省油灯。”喻文州一口气说了很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和王杰希中同心蛊,一方面是为了试探他的身份,把他绑在身边,另一方面是准备对付王不留行?”黄少天恍然大悟,“可是文州,这实在太冒险了。”

“没办法呀,为了重要的事情,冒险也是必须的嘛。”喻文州说,“你匆忙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杰希头晕,心跳的有些快,我担心会不会是同心蛊的副作用,就来问问你。”黄少天这才说明来意。

“照理来说,要是同心蛊的副作用,两个人都会有,我没什么感觉,就应该不是,你去陪陪他让他多休息,我去睡回笼觉。”喻文州说着伸个懒腰,“中午吃饭见。”

“那我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也要赶紧去找景熙看看。”黄少天道了别,就赶紧往回走。

见不到黄少天的身影,喻文州才放松下来,慢悠悠地回屋里躺下,床边的水盆被鲜血染红,是今早吐的,根据祖辈传下来的秘籍,应该吐过就会好些。口里还有些血,喻文州觉着有些泛甜,但是不太难受。同心蛊的秘籍中所记,两个中蛊的人中,先中者承受的痛苦会更多一些。正所谓世界上没有完全对等的事情。

如果能替王杰希多承受一些痛苦,喻文州会很开心,一般是出于喜欢,一半是填补不坦诚所带来的愧疚。有的人觉得痛苦是折磨,有人感到痛苦才能安心。

 

“黄少说你不舒服,我就过来看看。”进来的是徐景熙,蓝雨阁里习医的弟子,喻文州黄少天的师弟。

“劳烦了,其实不严重。”王杰希起身迎上,给对方挪出凳子。

“严不严重,王公子说的可不算。”徐景熙煞有介事地把药箱打开,拉过王杰希的手开始切脉。

“怎么样?”王杰希眨眨眼睛。

“恭喜王姑娘,有喜了,不知道是我们阁主的,还是副阁主的?”徐景熙很夸张地说。

“胡说八道。”王杰希不怒反笑,“我是男子。先生快说正经的。”

“对不起,刚刚是开玩笑的,不过你现在和女子害喜感觉是有些像,用习武的说法就是体内有两股完全不同的内息,一个是一直以来有的,一个是新来的。你觉得不舒服,就是没有调节好,这也不宜总躺着,练练功或者多运动就会好一些。”徐景熙解释道。

“看完没看完没?完了就把手拿开别在这儿揩油啊景熙小弟。”黄少天这时回了,就见着徐景熙摸着王杰希的手絮絮叨叨,一面给自己倒了杯水喝着,一面伸手弹开徐景熙的手。

“少天,”王杰希摆出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看着黄少天,“景熙说我有喜了……可怎么办……我还没准备好照顾一个新的小孩子?”

“噗!”黄少天差点被自己一口茶呛死,水杯一放就揪起徐景熙的领子笑骂,“你个庸医!”

“别……黄少,你的腿还是我救回来的,不能翻脸不认人。”徐景熙理直气壮。

“行,那就今晚答谢你一块红烧肉吧。”

“只有一块吗?”小郎中一脸贼笑。

“别逼我……”黄少天假装生气。

“好好好,我先走一步,你们慢慢你侬我侬……”徐景熙说着还给王杰希使了个眼色,被黄少天无情地踹了一脚。

“不许眉来眼去!”

“你的醋有满满一坛子,什么飞醋你都能吃到,嘴里不嫌酸的慌。”徐景熙走后,王杰希才揶揄黄少天。

“那你过来尝尝,我嘴里是不是酸的。”黄少天反将一军,“小人得意”地笑着看王杰希的反应。不料王杰希竟毫不扭捏地凑过来吻了他,虽然只是轻轻一啄,却还是令他心花怒放。

“果然酸的厉害,要是吃饺子,你这都不用蘸醋,还得多喝点水。”

“别贫了,”黄少天捧着王杰希的脸,在额前回吻,“你不爱包饺子,那你爱做什么,我陪你。”

王杰希想了一会,才道:“什么都行?”

“当然。”黄少天拼命点头。

“我觉得你练剑很帅气,不如你就练给我看。”王杰希提议。

“你站在风里光看着怕会着凉,不如这样吧,我教你,你跟着我练。”黄少天说做就做,立刻从柜子里拿了把木剑出来,却将自己的冰雨剑解下来递给王杰希,“你用这个,冰雨很轻,但是非常顺手,我一直觉得它有灵性,是认主的,现在它也应该认认你。”

“这可是多次居兵器谱榜首的冰雨剑,你就这么随便地让别人拿着?”王杰希疑惑地问。

“你不是别人,”黄少天看着王杰希,甜甜地笑道,“是我心里的人。”




之前你们一直心疼黄,现在应该心疼喻了,我在努力写喻的矛盾挣扎,但是感觉效果还是出不来QWQ喻的感情在后文会有升华和改变。

黄少变坦率了,但是黄王现在还是不会开车,我会把那个宝贵的夜晚留给最甜?的时候。

景熙那段是我的恶搞,老派武侠不能搞生子这种玄幻的东西真是遗憾啊哈哈哈哈

开个玩笑,本文最违背科学的东西应该就是同心蛊了,不会比这个更不科学了,大家放心。

王杰希到蓝雨的目的随着剧情基本上已经交代给大家了,梳理一下,就是拖慢蓝雨的发展使江湖人不要认为微草落后可欺,寻找红树林的真相,找东西,谜面到这里已经写完,后面就开始解谜了。

对于红树林的事情,王,喻,乐,周看到的版本是不同的,现在还没有讲叶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以及还有很多往事需要交代,比如百花谷是怎么消失的之类。

下章杰希会因为梦境的不安而启程去探望乐乐,而在见到乐乐之前,会发生一些事。

争取能按照计划写啊我想捶自己OTZ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么么哒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