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有人看就有后续,没人看就没有。

之前的浪子无忧黄少天脑洞拆成剑客黄少天为总攻的单cp文,本篇是黄叶,不拆不逆,别的与黄和叶有关的人际关系顶多友情亲情向。

2000字的开头试试水,后面的我继续琢磨OTZ



第一剑  

 

黄少天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长剑捅穿眼前这个和自己素不相识的人,涌出的血,刺入肉体的触感,莫名的感受顺着手臂渗进血液传递到全身。黄少天以为自己会怕,会后悔,他看过很多杀人以后惊恐的表情,也知道有很多人惧怕尸体,可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没有这种恐惧。感受很复杂,黄少天纵然善于表达,也没法完全描述这种感觉,但是其中最明显的一部分他是可以说出来的——

“我有一天,也会被人杀死。”

黄少天的话一直很多,从前是,现在也是,不同的是,现在他手里多了一把剑,这也许和他说话很多没有关系,但是旁人会或有意或无意小心一些,他们不知道黄少天什么时候会拔出这柄剑,正如他们不知道黄少天的话什么时候说完。要是黄少天突然不说话了,他们会更加紧张,因为黄少天可能要把剑了。

可没有人真的看过冰雨出鞘,正如没有人会真的注意去听黄少天在说什么。见过冰雨出鞘的人,恐怕都已经死去。甚至有人传言,冰雨是神兵,一旦出鞘必定会见血。黄少天也听过这种传说,大笑着和不熟的人随口谈起,说了好多话,但是没有人去听,他们都盯着黄少天的剑,生怕他拔出剑,却又好像期待着他拔出。黄少天也没注意他们听没听,而是打量着,这里有没有需要他拔剑的人。

好在那次是没有。

人们恐惧黄少天是有原因的,黄少天杀的人和他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但是都是有过错的人。比如哪个庄主害死了自己的兄弟,谁家的少侠出卖了朋友,如果黄少天觉得你该死,那你早晚都会死。可是江湖浑水一池,谁又说自己完全干净呢?

而这天,客栈里的人却不怎么怕黄少天杀自己,尽管黄少天就坐在客栈一楼中间的桌子边喝酒。因为他们知道黄少天要杀什么人。

这个人叫叶秋,江湖上没人不知叶秋的名字。叶修是嘉世镖局的第一镖头,手里拿着长矛却邪,矛锋所扫之处,无人可近。他曾经是很多新入江湖的小辈的榜样,很多人都渴望他的智慧,英武,可这都是曾经。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嘉世镖局发江湖令,指叶秋带着嘉世镖局的镇门之宝叛离嘉世,打杀好多同门,甚至抛下和他出生入死多次的义妹苏沐橙,悬赏黄金十万两取叶秋的人头。

一时江湖众人震惊,好多人不信,可是铁证如山,叶秋是不是背叛嘉世没过两天很多人都不在意了任谁都想要那十万两黄金,有些自知没法拿到的,就开始猜谁会拿到。是和叶秋结梁子多年的霸图总镖头韩文清?还是永远和叶秋不对盘的百花公子张佳乐?或者在江湖一战成名被大家认为是想要赚取更多名声的周泽楷?甚至有人猜雷霆山庄的肖时钦会为了挽救门下的生意去夺这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第一个拿着兵刃出来的,却是黄少天,那个话很多,杀人很快,手不离剑的黄少天。

黄少天出来杀叶秋,大家就估摸着叶修叛变的事情确实不假,否则只杀恶人的黄少天怎么会去杀叶秋呢?

叶秋这次绝对死定了。

胡说,我觉得黄少天可能会栽。

十万两黄金啊,不是小数目,会有人怕叶秋死在黄少天手里而先杀了黄少天。

你脑子不好吧,谁特么杀得了黄少天?

好似有一阵邪风刮过武林,各大赌坊纷纷开起了赌局,究竟叶秋和黄少天谁会死,十万两黄金最后会归谁,好不热闹。

黄少天喜欢热闹,可他今晚却安静地很,独自躺在客栈的床上闭着眼睛。

周围安静的很,窗户大开着却听不到一丝风声,连蜡烛都没有摇。可一个人已经无声无息地进了黄少天的房间,走到他的床边,手刀几乎就要对着黄少天的脑袋劈下去。

“老子千里迢迢跑过来想救你,你就这么招呼我?”黄少天忽然睁开眼睛略带怨念地看着这个俯视自己的人。

“你救我?为什么要救我?”那人轻笑收了手,依旧看着黄少天。

“嘉世镖局下重金要叶秋的命,难道你不知道?”黄少天问。

“我知道,可是十万两黄金,也算是重金?”那人说。

“很多人为了这笔钱要杀你,还有很多你以前的仇家想趁着你落单的时候解决你。”黄少天说,“你不知道?”

“我知道。”那人回答。

“那你还问我为什么救你。”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叶秋。”那人笑道,“重新认识一下吧,黄少天,我的真名是叶修,除了别的都没骗过你。”

“什么?!”黄少天蹭地一下坐起来,眯着眼睛看眼前人,“不是吧,你为了躲仇杀,连名字都改了?”

“别……我本来就叫叶修,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我之前一直拿来当假名用。”叶修解释道。

黄少天狠狠一拍床,急道:“这敢情好,我一直躺床上抱着喊的名字都是你弟弟啊?”

叶修听这话身体不自禁一抖:“说什么呢,你……你那时候都喊我老叶的。”

“好了,不说这个。”黄少天甩甩脑袋,“你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我来找你是要你跑,跑得越远越好,一定不要让任何人找到你。”叶修现在笑不出来了,很严肃地说,“嘉世知道了你杀第一个人的事,他们真正要杀的是你。”

黄少天一愣,却又笑了出来,这一天到底,还是会来。

过了好一会,黄少天才开口:“我是该杀之人,如果他们为了这件事声讨我,也是我的罪。我杀的第一个人,的的确确是不应该死的人。”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叶修一屁股坐到床上,差点儿就要坐到黄少天的腿,“可我不想你死,你得听我的,反正你已经不要命了,不如给我,接下来的事情,就按照我的安排来。”

“谁说我不要命了?”黄少天苦笑。

叶修很得意地笑了,仿佛就等着黄少天这句话:“你要是要命就更应该听我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欢迎评论讨论但是不谈人生。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