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本章喻王,叶王。一点点提到的黄王,乐王。

tag打了喻王和叶王。

输入法失忆了,码文很痛苦。

结尾高能预警。

第二十二章  斜阳柔情分暖语  烛火悲声梦旧人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王杰希回过神来才看见喻文州在自己眼前晃了几个来回的手心。

想着喻文州以前的事情……怎么就走神了呢?王杰希在心里反省,这要是出什么意外,反应慢了可不好办。不过那时候喻文州在赌坊里真的很厉害……差点儿又陷入回忆的思绪,王杰希赶紧把自己再次拉回来,免得等会忍不住直接开始对喻文州叙旧。

叙旧……这个词真好啊,正感叹着,转而一想又觉得惋惜,喻文州不认识以前的王杰希,说明身份更是绝对不合时宜的。王杰希总忍不住会想象,和喻文州是某种单纯的,没有阴谋和目的的关系,然后觉得自己想的真美,最后便停下来,让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可是种下同心蛊之后,王杰希前所未有地觉得这种想象是可以实现的,有朝一日,可以对他敞开心扉……

“杰希你听!”喻文州忽然急促地轻声唤道。

听?他们已经走在热闹的街市里,人声吵杂,按理说听不到什么特别的声音……但是王杰希的的确确听到了,是兵器相碰的打斗声。忽而不远处传来嗖的一声,王杰希心里一惊,他不会听错,和叶修比武很多次,这是千机伞撑伞的声音。可这儿除了他自己走着的这条路稍微宽敞,别的都是一人宽的窄巷子,叶修和人打架为何要撑开千机伞,这岂不是缚手缚脚对自己不利?

王杰希立刻就想到最接近真相的可能——叶修受伤了,而且没法躲闪,只能用千机伞去挡。是谁和他打架已不必再猜,另一件兵器的声音太过特别。

细锁链的摩擦声,虽然微小,但王杰希还是捕捉到了。

“周泽楷。”喻文州低声说。

“他为什么来这儿?对付我们的?”王杰希没说自己听出了千机伞的声音。

“不像,他来找我们为何跟别人打起来了?”喻文州回答,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抓紧王杰希的手,“能躲就躲,你那时受的伤,并没有完全恢复,而且刚种下同心蛊的几天,内息不容易调整,我们不能和他硬碰硬。”

王杰希点点头,正要回答,却听一阵脚步声急促地近了,忙道:“人来了,文州小心。”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人从几步远处的巷子口跌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叶修。

“叶前辈?”喻文州有点意外。

王杰希想过去扶着叶修,想到喻文州前些日和叶修打过一场有些不快,便不动作,保持被喻文州牵手的姿势。

即便蛛丝马迹和那日对峙时的神情都说明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叶修也没法完全相信,尤其是现在看着王杰希和喻文州牵着手的时候。

“好巧,喻大侠,王公子。”叶修回应了喻文州的问候。

“叶前辈这是怎么了?”喻文州问到。

“和周泽楷闹些过节,被追打了好久。幸亏遇到你们,他就不继续追了,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身。”叶修回答。

“杰希,你带叶前辈去前面那个客栈,找间上房休息,我去找郎中。”喻文州说着掏了些银两给王杰希,这会儿才松开牵着的手。

“可是万一……”王杰希刚要问万一你遇到周泽楷怎么办,就被喻文州打断。

“没关系,这儿几乎就算我自家门口,我很熟的。”喻文州说着拍拍王杰希的肩膀。

 

叶修伤得不轻,王杰希把他拖到客栈门口时,店小二见了他两吓了一跳,差点要往外赶。好歹说清,才去了一间上房。

王杰希撕开叶修伤口处的衣服,用清水和金疮药给他简单处理,一句话也没说,自上次那尴尬的分别,这是他们第一次重逢,他不知道叶修对自己的真实身份的猜测有多大把握,还是说已经有切实的证据,而至于该不该在叶修面前说明身份,王杰希也很犹豫。

瞒着他会多一大堆麻烦,说清楚可能会更麻烦。

“柳非被打伤了。”叶修忍着疼从牙间挤出这句话。

王杰希手上动作一顿,思绪飞转,立刻有了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你说的柳非,可是微草堂的女弟子?”

叶修一愣,这才发现,原来这几日他自己心里一直想着王不留行就是王杰希的事情,忘记了这人根本没承认。

“喻文州又不在,你装给谁看?”叶修冷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杰希听到柳非受伤,心急如焚,可眼下又不可在叶修面前表现出来。

“王公子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我就不说了。”叶修推开王杰希还在给他处理伤口的手,大大咧咧地躺倒在客房的床上,“我先睡会儿。”

王杰希想把叶修提起来打一顿。“你不说也行,我自己去问周泽楷。”王杰希说着就要往外走,叶修不顾伤口被拉扯,嗖地弹起来拉住王杰希的手腕:“你去哪里?”

“周泽楷还在附近吧,我刚刚听到荒火碎霜的声音,你不说,我自己去问。”

“你以为他会好声好气地告诉你?”叶修急了,他不知道王杰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

“难道你会好声好气地告诉我?”王杰希挑眉反问,叶修这才发现王杰希是在激他说出详情。也罢,这么闹下去,喻文州回来了就更麻烦。

“柳非受伤了,根据江波涛的说法是舒氏姐妹中的一个把铜钱打入她体内。”

王杰希惊讶地问:“用铜板做暗器的是舒可怡,柳非没说自己的身份?”

“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叶修描述说,“我到周宅的时候,柳非已经受伤,她和舒可怡离的很近,很像是对方突然出手。舒可怡说着对不起,江波涛用兵器抵着舒可欣从内院走出来,要舒氏姐妹回去对楚云秀和喻文州带话。”

“等等,这说不通。”王杰希打断叶修,“柳非是易容着待在周宅的,你怎么认出她来?”

“原是不知道,后来听江波涛他们说话,猜了个大概。”叶修回答,停了停又忍不住问,“你怀疑我认出了柳非,却没有阻止别人伤害她?”

王杰希一怔,叶修这人平时很随便,但是这种时候却非常敏感。“我没有,我就是奇怪。还有个问题,舒氏姐妹的武功我见过,近距离动手,柳非不可能只是受伤而已,她……”王杰希不敢往下说,怕问出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性命无忧,这点我也很奇怪,可能是舒可怡受江波涛的威胁,本不情愿杀柳非,所以没用全力,也可能是那个神秘人动手护了柳非一招。”叶修说。

“神秘人?”王杰希问。

“我不知道他是谁,轻功似乎比你还好,众目睽睽之下,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带走柳非,我和周泽楷江波涛孙翔,还有四面围墙上的一群弓箭手都没有看见他是怎么来的怎么走的。那个人一路上从空积城附近开始就在跟着我,这一点不确定,我也不知道他是在跟我还是在跟周泽楷。”

王杰希倒吸一口凉气,良久没有说话,他已猜到这人是谁。张佳乐的身体已经不能用武功了,这一点王杰希心里很清楚,他迫切地想见到张佳乐和柳非,确定他们身体无恙。他想了一会,觉得这事拖不得,起身说道:“我得回家一趟。”也不知是对叶修说,还是自言自语。

客房的门却在此时开了。“杰希急着回家做什么?”喻文州领着一个江湖郎中站在门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杰希惊问,他还没来得及转换不同身份的心境。

“啊?”喻文州觉得莫名其妙,“我刚回啊。”见王杰希不再说什么,喻文州把郎中引到床前道:“叶前辈好好休息,就麻烦先生了。”说罢便转身,牵着王杰希出去。

“杰希怎么了?”喻文州皱着眉赶紧问,“是不是叶修欺负你了?”

“没有的事,你怎么问这个?”王杰希很意外。

“你刚刚一脸担心地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脸色好差,我还以为……”喻文州没再说下去,他突然发现自己患得患失的有些过分了。

王杰希摇摇头:“你看他伤成那样,能对我干什么?”

“那你怎么这么不高兴?”喻文州握着王杰希因为天气而发凉的手。

“我想到一些事情,叶修说天气冷受伤,特别难受什么的……我就想到乐乐,啊,就是张佳乐,他身体不好,冬天花城又冷,我担心他。”王杰希话假情真。

“那你写信让他来阁里住几天,我们这边暖和。”喻文州说,“不行,写信太慢了……我派人去接。”

“你想的周到,我这两天就去接他。”王杰希说。

“行,”喻文州轻轻把王杰希揽进怀里,“张公子身体不好我们就一起照顾他,但是你在我身边想他,我会不高兴的。”

“怎么你也爱吃醋?”王杰希笑道,“一个打翻醋坛子的黄少天就够了,现在你也说这种话。”

“少天怎么了?”

“那天,就是昨天,不是中同心蛊么,后来和他聊天被他发现了,他特别不高兴。”王杰希想了想没说黄少天哭的事情,“今天早上练剑时问,他说昨天你一喊我我就不管他去找你了,他不高兴呢。”

“哦……我那时候没想到你们正在一起。”喻文州面带歉意地说,“以后你和他在一起时别想我,和我在一起时别想他,这样就不会不高兴了。”

“喻阁主教的对。”王杰希阴阳怪气地说,“反正我被你们买回来,就是让你们高兴的嘛。”

喻文州再次皱眉,认真对王杰希道:“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瞧你这么紧张。”王杰希恢复了笑脸。

喻文州却还是郑重地说:“我刚刚说错话了,我是说,我们两都喜欢你,你和我们相处的时候,随意就好,不用太顾虑……这个意思不好表达,更重要的是你开心。”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的眼睛,觉得自己糟糕透顶,他带着阴谋和目的接近他们,却遇到了看似是温暖和真挚的喜欢,他为这两人感到不值,又心存侥幸,万一有一天不用隐瞒,可以坦诚相待,这些易碎的幸福都会变得扎实可靠。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眼神,觉得移不开眼,这眼神仿佛要将他看穿,又似乎要把他拽入深海。

好一会儿王杰希才回过神,连忙转移话题:“你刚刚出去,没遇到周泽楷吧?”

“没遇到,你担心什么,我又不是打不过他。”喻文州笑说。

“哦,我忘了你那时候是受伤……”王杰希才想起来那时候在林子里打架,喻文州是因为有伤才稍占下风。

“我没来得及去找烟雨的信使。”喻文州说,“等会还得再去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王杰希道。

喻文州摇头:“不行,分身乏术,你在这里看着叶修,关于周泽楷的事情,我回头还得问他。”

“那……买东西?”

“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逛。”喻文州笑着拍拍王杰希的脸,“等会记得吃晚饭,我会派几个人到客栈里来,要是叶修对你做什么,你可以喊他们救命。”

“我打得过他。”王杰希说,“那你呢?现在就去?”

“对,没想到周泽楷会来这里,时间越久烟雨楼的信使就越不安全。”喻文州说,身后的天色已经变暗许多,楼下的餐桌边开始忙碌。

“你自己小心。”王杰希说,又立刻补充,“等一下。”

“嗯?”喻文州丝毫没有思想准备,就被王杰希吻上嘴唇。

“一个祝福。”王杰希脸色微红,或许是夕阳的缘故。

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醉得这么厉害,眼前的王杰希仿佛是不可求的幻象,却实实在在就在他的身边轻语。像遥不可及无法触碰的星星,这份细小却又饱满的快乐闪耀在他心的深处,仿佛能驱散日后所有的黑暗。

 

王杰希提着装饭菜的小木箱再次进屋时,郎中已经走很久了,叶修还躺在床上,面对着墙那一边。

“你这样睡小心压到伤口。”王杰希说。

“不会。”叶修没睡着,背对王杰希躺着,听到木盒子打开的声音,紧接着饭菜的香气喷涌而出,抵挡不住地冲进他的鼻子里,立刻肚子六发出不争气的咕咕声。

“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知道你受伤了,胃口不好,给你买了白菜粥。烤鸭,红烧肉,炸藕夹都是你爱吃的,你现在吃不了,我可以吃给你看。”王杰希说着把盒子里的菜摆到桌子上。

“谁说我吃不了?”叶修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啊啊啊啊,疼!”

“蠢死了。”王杰希一脸嫌弃,“逗你的,过来吃吧。多大点伤,别装了。”

“死小子,不知道疼人。”叶修捂着腹部的伤起身,坐到桌边,“真香。”

“喻文州在客栈里留了人,说是为了保护我。”王杰希低声说,“你不要说错话。”

“他周全得很啊。”叶修就说这么一句,不再言语,低头吃肉,仿佛被饿了一个月。

“你这么饿?”王杰希劝道,“你慢点,吃快了等会不舒服。”

“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香。”叶修嘴里塞着菜,含糊不清地说,“而且花喻文州的钱吃饭,想想就特别爽。”

“出息!”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过了一会,王杰希觉得自己被什么盯着看,一抬头考见叶修忽然不吃了,就这么看着自己。

“看什么?”

“你比之前更好看了。”叶修没头没脑地说这么一句。在叶修心里,王不留行也就是王杰希,一直是美丽的混蛋,很混蛋的美人,可现在看着王杰希,叶修觉得他没有一点儿混蛋的地方,怎么看都觉得真的足够美。叶修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如今却羡他人家里月更圆。

“你这是被喻文州疼爱多了,变得更有风韵了?”叶修调笑道。

“你无耻!”王杰希听这话,脸刷的就变红,他知道叶修一直没什么顾忌,没想到这人什么令人害羞的话都讲的出口。

“和我睡吧。”叶修平淡地说,像在说“快吃吧”。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王杰希怒道。

“你放着你的微草堂堂主不做,当小倌被喻文州买回去,是不介意让他上你吗?”叶修冷笑,“那你应该也不介意我啊,我肯定比他好。”

“你脑子不清楚了吗?”王杰希没料到叶修会说这种话,“我接近喻文州是有目的的,你……”

“有什么目的?”叶修质问,“有什么目的你不能用别的方法一定要这样?”

王杰希说不出话来,这个问题他一直回避去想,仿佛如果回答了就会暴露他不能为人所知的隐秘渴望。

“你刚才和喻文州讲话,我隐约听到了。”叶修的语气恢复平静,可话题依旧沉重,“你说你那些都是装的,你自己信吗?”

王杰希不说话。

“我爱你,我那天分开之前就对你说过。”烛光摇曳,叶修的脸上有说不清的神情,仿佛是要笑,又好像要叹息,“我不是求你也爱我,是愿你爱你自己。可以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为什么要作践自己?”

“我没有!”王杰希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在他听来,叶修的话太过刺耳,一直悬着的羞耻心被刺激得发抖,他不要叶修再说下去。

“那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叶修走到王杰希身前抓起他的手腕问,“这不像打架伤的,是自己割开的!你到底在喻文州身边做什么?”

“没什么,练功不小心。”王杰希心里警铃大作,心说绝对不能让叶修知道同心蛊的事,天知道这人现在这么发狂要做出什么来。

“喻文州手上也有这样的伤。”叶修说出的话让王杰希心凉半截,“是不是同心蛊?”

王杰希猛地抽回手,又一击探出,起身揪住叶修的领子:“不许说出去,否则我杀了你。”

“你杀了我?”叶修觉得很可笑,不知是笑王杰希还是他自己,“好呀,你知不知道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比死还难受?”

王杰希张张嘴有梗在喉,表情恢复平静,渐渐松开揪紧叶修衣领的手指。“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话。”他停了停,仿佛鼓足勇气说:“好吧,我……服侍你。”他选了一个不那么露骨的词语。“相对的,求你不要把同心蛊的事情说出去,也不要告诉别人我的身份。”王杰希微微低头说完这些话,穗发垂在脸前,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

王杰希不愿意低头求人,他宁愿打架,阴谋诡计,谎话连篇,也不想低头。可是这次他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杀不了叶修,也知道如果让外人知道同心蛊的事,对喻文州和他来说是多大的灾难。他觉得腹部有什么在翻滚灼烧,仿佛快要吐出来。

忽然,叶修拨开他的头发,捧起他的脸,王杰希感觉对方手心的温暖,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我不该逼你,我的不是,我应该更加相信你。”叶修看着王杰希布满担忧紧张愠怒的复杂表情,觉得自己才是混蛋。“你刚刚说喻文州派了人在客栈里,那你可得忍住了小点声,别被听到。”

“什么?”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迅速精准地隔着衣服再下身抓了一把,刺激得他差点儿叫出来。

“不用做交易,我什么都不会和别人说。”叶修努力让自己笑出来,“但是睡你还是要的,一想到你服侍喻文州的样子,我就来气。”叶修故意强调服侍这个词,仿佛在嘲笑王杰希一般。

“不要……”王杰希刚要推开叶修,顾及他的伤口而收手,却被叶修更肆意的抚摸腰股等处。

“你要不要再叫大声一点?”叶修亲昵地在王杰希耳边用气声说话。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完全可以拒绝叶修,可他没有。他看着叶修笑脸里裹挟的悲伤和苦涩,与叶修相处的往事如同幻影在脑海里依次飘过。

好像现在做的事情被烘托成了“未尝不可”的事。

事前的准备好像没有太久。蜡烛不知何时熄了一根,屋子变得更加昏暗。叶修进入的时候,王杰希不知道是疼还是舒服是开心还是难过,竟不自觉地淌出泪水,用朦胧的泪眼看到叶修的深情。

王杰希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判断的,那一瞬间,他觉得叶修是真的喜欢他,便丝毫不怀疑地闭上了眼睛。


论王杰希的直觉与逻辑【不对】

结尾的拉灯……嗯,字数比之前预定的超了一千,就不开完整车了,以后再说吧233

这章非常心疼杰希,可是从叶修的角度,也没法怪他。

杰希为何会接受叶修这个问题,逻辑一点的回答就是,知道你的两种身份,还完全爱你,为你痛苦和担忧,这种被爱感不同于喻的那种令杰希觉得不安,随时会失去,也不同于黄的不深究不推敲。缺少了神秘感却更为可靠,各有各的feel,我也不知道我写清楚没有。

对不起大家,这一更等了很久,月歌真好玩【?】

【在客栈,王杰希和叶修发生关于身份的争执——】

【1、出去找周泽楷问柳非的事——发生下面的事】【2、留下来听叶修说——我写的剧情】

【周泽楷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王杰希落入陷阱被绑架,提前进入轮回篇【不对】

心疼喻,前脚你侬我侬,后脚就被绿,你们想看捉奸修罗场还是杰希多守一个秘密?

谢谢你看到这里,期待【越来越少】的红心,【可能不存在】的蓝手,【对我而言堪比表白】的评论。

评论(2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