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这章写的很纠结,这也想写那也想写,写不下……

要不我还是放慢剧情进度多写一些情节【这样下辈子都写不完……

本章叶王事后,剧情需要的群众演员甲乙丙,喻王。

tag占叶王、喻王。

 

第二十三话  公子情痴情难取  美人心真心莫猜

 

“你醒……”话还没说完,叶修就被王杰希迅速地点了穴道,“怎么?做都做完了,你还害羞起来了?”

“你闭嘴。”王杰希起身穿衣服,有些害羞地借着蜡烛的微光粗略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有没有留下什么不该有的痕迹。

“里面要洗干净,否则会发烧的。”叶修坏笑着说。

“我突然想到一个让你闭嘴的好办法,我居然刚才没想到。”系好腰封的王杰希忍着身上的酸痛站直了,瞪着叶修。

叶修饶有兴趣:“你说。”

“割了你的舌头!”王杰希说。

“你刚刚亲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这下好了,叶修的哑穴也被王杰希点上。

王杰希没好气地匆匆穿好鞋子,随便梳了梳头发,临出门前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问叶修:“没扯到伤口吧?”

叶修翻了个白眼,示意哑穴都点了还怎么说话。王杰希稍微回忆一下刚才的动作,似乎没什么大碍,这一回忆可不得了,觉得脸上更烫,遂赶紧出门,不再管叶修。

糟糕透了,王杰希心想,这事要是给喻文州知道肯定很难解释,喻文州一定要难过的,要是黄少天知道了,过年的饺子就真的不需要蘸醋,等等,过年还能吃到饺子吗?不会留着过年了吧……光是想想就觉得浑身发冷,该死的叶修,仗着自己对他下不了杀手做这种事情……王杰希在心里逃避地腹诽,想把责任都推给另一个人,可自己心里也清楚他那时候到底有没有主动。如果不和喻文州说,那他也太可怜了,要不干脆坦白从宽……王杰希赶紧停下自己越跑越偏的思路。

客栈楼下零星坐着几个喝酒的客人,看来饭时已经过了,差不多是不算太晚的晚上,也不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回来,王杰希下楼随便找个桌子坐,要了一壶不太烈的酒,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想着要不要出去找喻文州。

或者周泽楷。

“王公子。”一个衣着朴素的青年男人和他打招呼,“我是阁主的手下。”

“你好。”王杰希请那人坐。

“我带句话就行,阁主说王公子要是出门一定要小心,门口挂着三个小灯笼两边亮中间不亮的店铺就是我们的人,其他的都要当心。”青年说。

“谢谢。文……我是说阁主,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王杰希问。

“这个没说,估计今晚不会回来。”青年琢磨了一下才回答。

“那你们有多少人?”王杰希又问。

“郑师兄带我们来的,大概十来个,客栈里有四五个人,其他人还在街上。”青年仔细地交代了,看得出喻文州在部下面前似乎把王杰希说成了什么很重要的人物。

“你什么都告诉我,没关系吗?”王杰希笑问。

青年突然行礼,再道:“蓝雨阁的事情,蓝雨阁的人都应该心里有数才行。这种话王公子千万不能再说。”

“谢谢兄弟。”王杰希起身回礼,“如果我没记错,周泽楷的碎霜,最远直出二十五尺。如果你们遇到了,千万小心。”

“多谢王公子。”青年正说着,客栈门口跑进来一个毛毛躁躁的小子,见了青年赶紧开口激动地说:“没想到啊,李兄,我刚刚居然看到阁主去了香袖庄,你说万一王公子知……”

刚跑进来的小子没说下去,因为他已经注意到了正在喝酒的王杰希。

“真该让徐师兄给你吃点哑药!”青年怒道,转而赔礼地对王杰希说了声失陪,就拉着那嘴快的小子出去。

香袖庄?

王杰希记得来的路上好像见过这家店,是个看上去不算很大的青楼,路过的时候有看到几个样貌还蛮不错的小倌和姑娘在门口和客人说话。喻文州不是去和烟雨楼的人交换信件吗?为什么会去这种地方。心里觉得奇怪,便悄悄跟着那两个人出去,躲在墙边放轻呼吸偷听。

“你嘴巴怎么这么快?”青年还在骂刚才那个毛小子。

“我哪知道王公子和你在说话呢……”被骂的小子很委屈。

“阁主是香袖庄的常客,我们阁里和这周围的店家都有往来,去走动走动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又不是去做什么。”

“你不知道,我刚刚本来想趁着今天难得有时间下山,给小玉笛打个招呼,没想到进去就听老板娘说阁主进去不久,今天一去就点了前两日新来的公子,茶都没喝直接把人抱进南厢房。”

“不是吧?”青年不相信,“这王公子才接回来没几天啊,而且我前些日还听说要趁着过年给王公子办个喜宴,阁主不会这么花心吧?他以前接小倌进阁里的时候可从不会再往外面跑。”

“不是我瞎猜,以前的小倌,哪个在阁里住到两个月了?”小子有模有样地分析,“不过说的也是,王公子谈吐样貌都不凡,会武功,还救过阁主性命,阁主总不能那么无情。”

“对啊,那你就别瞎说话了,万一让王公子多想怎么办?”

“可是说不定阁主是顾及黄少也喜欢王公子,自己去另谋新欢呢?”

“快别说了,说的跟真的似的。再管不住嘴,小心阁主废掉你的武功,把你赶下山。”

“呸呸呸,这是惩罚叛徒的,阁主才不会赶我。”

“说到这个,老七现在怎么样了?”青年突然转移话题。

“不好,他以前在阁里的时候,和外面的人结过些仇,现在被赶出山,没了武功还要被到处追打,我都好久没收到他的信,寄给他哥哥嫂子的钱也被退回来了,说是没脸受我们照顾,你说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同门,好歹也是哥们,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这下他们说的似乎是很严肃的话题,王杰希有点犹豫该不该继续听下去。

“不值得啊,那个紫风,当初就是冲着我们蓝雨阁有钱有势才攀上阁主,后来背着阁主和老七往来,害得老七被赶走。就算是小倌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没风度气质的,要不是阁主看他可怜,也不会把他收进来,回头想想就觉得生气。”

小子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别气了,那个紫风也没好下场啊,被按照底货的价格卖到香袖庄,不到两个月就被玩死了,这么说来,阁主也蛮绝情的。”

王杰希听地后脑勺发冷。

“你要是阁主,被人骗成这样,你不绝情?”青年反问,又转话题说,“这一比,王公子真的很好,希望这次阁主不用再换人了。”

“那黄少怎么办?说真的,这些天看下来,我是真心疼黄少。”

“你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开春比武不合格,黄少的十八层地狱训练!”青年吓唬他。

“别提这事行吗?!”小子从地上跳起来惊叫。

“咳咳。”王杰希咳嗽两声示意自己在,“不好意思啊,我就是好奇阁主的事情……在后面偷听了一下。”

两人显然有些尴尬,想了想才堆笑说:“没事没事,也不是秘密,能在这儿闲聊的八卦被听到了也没事。不过王公子,你别往心里去,阁主肯定是待你好的,去香袖庄是生意的事情。”

王杰希觉得好笑:“我已经受宠若惊,怎么敢要求更多啊。不过我还是好奇,香袖庄来了怎样的美人,能让阁主这么着急去见,我也想见一见。”

“别啊,你要是去了,我们哥两会被罚早课的。”

“我保证不和阁主说是你们讲的。”王杰希说完,抄着轻功就遛了。

 

香袖庄比星草园小得多,看上去来的都是熟客,老板娘见到王杰希好不惊讶,愣了一下才陪笑迎上来。

“这不是王公子吗?找公子还是姑娘啊?”

王杰希没想到老板会认识自己,很配合地说:“找公子。”

老板娘面有难色,不知道该不该给阁主的男人找男人。王杰希看人犹豫,连忙补充:“我找喻公子。”

老板娘立刻笑逐颜开:“阁主和新来的在南厢房,王公子不介意的话,从这边的楼梯上去就是。”

“谢谢。”王杰希噌噌噌跑上楼。之前是听小卢说喻文州精通嫖赌,没想到这人居然背着自己急着到这种地方玩,王杰希倒要看看喻文州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文州,我进来了!”王杰希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也不等喻文州回答,就推门闯了进去。推门看到的情景却吓了王杰希一大跳,喻文州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地躺在地上,身旁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尸体,胸口插着喻文州的银针。

“文州!喻文州!你怎么样?”王杰希轻声问,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叫人,万一喻文州受伤的事情传开给周泽楷知道,恐怕大事不妙,可是自己不通医理,眼下只能先想办法找来自己人。

“快走!”喻文州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我不要紧,已经吃了解药,就是还没恢复过来。”

“那我背你下楼。”王杰希说着赶紧把喻文州架到背上。

“天哪,这是怎么搞的?”老板娘惊呼。

“不好意思,老板娘,上面还有个尸体,你得处理一下,今晚不安全,要小心些。”王杰希快速地说。

“尸体?你是说新来的死了?”

“对,他毒害阁主,被阁主杀死。”王杰希根据自己的判断说。

“这……这怎么可能……”老板娘也是见过世面的,没被吓傻,“赶紧带阁主去找郎中,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不好办。”

王杰希点点头,背着喻文州一路小跑,回到刚才的客栈。

“你确定毒解了?”王杰希把喻文州放到床上,自己揉揉酸的要命的腰部。

“是啊。”喻文州微笑,“你放心。”

“我说你……怎么会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倌暗算?”王杰希给喻文州倒了热茶,又用毛巾给他擦脸。

“我以为他是烟雨楼派来传消息的,结果没想到他是毒人体质。”

“毒人体质是什么?”王杰希对这个不太了解。

“就是用毒养大的人,他的皮肤汗水头发唾液血液都是有毒的。”喻文州解释道,“幸好我有针对毒人的解药,否则就麻烦了。”

王杰希用手绢给喻文州擦脸,看他脸色恢复了一点,才放心了些。“让你抱他,吃点苦头也是活该。”

“对不起啊。”喻文州也不解释他只是逢场作戏,老老实实地道歉。

王杰希握住喻文州的手,轻声道:“别说对不起,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喻文州偏头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我也有对不起你的事情,”王杰希下定决心,“我和叶修……”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就被喻文州揽进怀里,用吻封住嘴唇,姿势别扭,腰更酸了,可无暇顾及。

“别说,我不想听。”分开唇舌带出的银丝因为喻文州讲话而断掉,“我可以帮你杀了叶修,你不用说对不起。”

“不不不,我不是要你杀他,我……”

“那就别提他了。”喻文州捂住王杰希的嘴,“乖,去随便洗洗,然后躺到我身边来。”

王杰希点点头,这次他没有再说话。

 

喻文州从床上坐起来,随便理了理衣服,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有些走火入魔,才会面不改色地对王杰希撒谎。

今天晚上死掉的那个小倌不止是毒人,还是周泽楷的部下,喻文州一开始也没有傻到把他认成烟雨楼的信使。

“喻阁主,是聪明人,我就直说了。”小倌衣衫不整,脸色却傲慢无比,“是周少爷派我来的,倘若喻阁主能和周少爷化干戈为玉帛,蓝雨与轮回共谋大业,红树林不为人知的秘密可以和你们分享,你们一直看不顺眼的微草堂,轮回也可以帮你除掉。”

“呵,条件还真不错,要我做什么呢?”喻文州假笑。

“我们就问喻阁主要两样东西,一个是你新买回来的小倌王杰希,他明明是个下作之人,却打伤周宅弟子,这口气必须出,还有一个是当年贵派老阁主从红树林带走的东西。把这两样交出来,我可以给你毒人之毒的解药,蓝雨和轮回会永远修好。”

“你有没有想过,我有可能有毒人之毒的解药?”喻文州问,“或者我足够珍惜王杰希,不可能把他交给你们?”

“毒人之毒的解药只能从毒人身上炼出来,不可能另有解药。”小倌信心满满,“至于你喜欢王杰希,我可一点儿都不信,你们这些流连花丛的人,对别人不过就是玩玩而已,你要是真喜欢他,怎么会让他去陪叶修睡?”

“你说什么?”喻文州拍案而起。

“啊?我在外面听到了一些声音。不是你命令的吗?那就是他自愿的了。若是如此,我还真的很同情你。”话说至此,小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惹来杀身之祸。

以至于喻文州的针刺进他心口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傲慢的笑容,笑容没有平复就直接变得扭曲,定格为丑陋的死相。

喻文州心乱如麻,却在这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上楼的声音,便将计就计,装作中毒,对王杰希隐瞒真相。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王杰希却主动和他道歉。喻文州真的不想听,有些事,如果装作不知道,是不是就可以当作没发生,如果努力回避一些事,是不是就可以逃离不想遇见的厄运?

至于王杰希,他到底有多少爱自己呢?喻文州突然觉得,自己的障碍并不只有王杰希未知的身份和目的,和自己同样爱着王杰希的同门师弟黄少天……还有王杰希那颗,好像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心,永远不知道何时才会属于自己的心。

 

清水洗着,冷静下来,王杰希才发觉自己刚刚做的有些太过火,仗着喻文州的喜欢或是同心蛊的羁绊,他变得有些有持无恐,没有以往的谨慎。回想刚才的对话,王杰希觉得背脊发凉,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面对喻文州变得想说就说,要是刚才喻文州发火,或者因此不再信任他,或者冲出去杀了叶修……

冲出去杀了叶修?

王杰希心里一惊,叶修还被他点着大穴和哑穴躺在床上,要是喻文州动手,或者周泽楷寻进来,叶修不是必死无疑吗?王杰希快速地穿好衣服,顾不得完全擦干,赶快跑出浴房去推叶修的门。

果不其然,喻文州站在床边,已经抬起手,似乎马上就要发出暗器。

“别,文州,你误会了,我和叶修没什么,你不必要杀他,我就是说了一些话,然后……”王杰希慌忙地解释,开始编造新的谎言,他来不及仔细思考,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认识时间不算短的损友,不能就这么因为自己死了。

“你说不杀就不杀。”喻文州放下手,屋里的蜡烛快要烧没了,隐隐约约王杰希依稀能看到他那似乎永远也看不穿心思的笑容,“我和他说话,他不回答,你是不是点了他的穴道?”

“是的。”王杰希连忙走到床边,光线昏暗他看不清叶修的脸,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赶紧动手要帮叶修把穴道解开,没想到一出手却被躺着的人死死地扼住手腕,来不及挣扎。

王杰希瞪大眼睛,那人脸上胡乱搭着头发,他看不清,但清楚这人不是叶修。“你是谁?”

“周泽楷。”

床上的人轻轻地说,仿佛是很礼貌的招呼。

  

  

  

  

  

  


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啊王杰希~

心疼床底下的叶修?



我流叶修是一个非常洒脱又特别执着的人,原著里他离家出走说走就走,从旧嘉世说走就走,兴欣说建就建,做事情充满了信心和果断,所以我想他爱上王杰希的时候,这份爱也会成为他执着果决的力量,直接的摊牌表白把人拉着睡……这里叶修的想法中完全没有想过王杰希可能会不喜欢自己,觉得自己只要用力追就可以抓紧这个人。可是爱一个人并不是打游戏呀。

这章喻文州的忍耐和让步开始变得有些过分了,为后文的忍无可忍爆发做铺垫吧,先心疼喻。事事想着王杰希,王杰希说什么是什么,努力让自己不怀疑他,喻文州就如同爱上蝴蝶的玫瑰收起自己的刺一样渴望他,又带着愿者上钩的无奈。痴情深情,当这一切付之东流的时候,当心变得冰冷,喻文州会懂到底要怎么做。【非常期待那一刻呢!】

杰希在感情上很不成熟,对叶友情爱情分不清,对乐亲情爱情分不清,在文州和少天之间不懂得选择,随着剧情的推动,他会收获真爱,做出选择,这个过程必定是很艰难而且会遭遇痛苦的。以及一起慢慢等周boss【?】

本文设定里的小周非常不幸,而遇见王杰希是他最幸运的事情,不管他会不会因此变得更加不幸。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恋与毫无悬念的坠机,心凉凉,只能指望梦百月歌欧起来惹……米娜桑有玩游戏的祝你们都欧欧的哟

评论(1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