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没看前文或不记得前文先看前文。

前文戳tag

写到这里,这一篇应该是all王最明显的,因为cp线好像是结合最近的?

喻王,叶王,乐王均有感情进展,周王在发芽(?)

tag打喻,叶,乐的。楷楷正式落水再打(?)



第二十四话  风飒飒名利引人逐  星灼灼痴情使人妒



显然,王杰希并不是第一次见周泽楷,可这一次与前一次情况非常不同,他不意外这人会出现在这里,但他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会这么躺着,难道就等着喻文州或者自己走过来突袭吗?不,如果是那样的话,刚刚周泽楷不会扼住他的手腕,而是直接下杀手。

“你想做什么?”王杰希问,“你把叶修怎么样了?”

“手很冰。”周泽楷答非所问。

“什么?”王杰希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周泽楷自顾自地轻声说:“紧张吗?因为叶修?”

王杰希刚刚才沐浴过,不应该如此发凉,周泽楷一语戳中他的心思,不免使他担忧喻文州会不会多想。“不关你的事,你到底要做什么?”他不顾周泽楷掐住他脉门的手势就欲运气。

周泽楷叹了口气:“欸,可怜。”也不知道这话是在说谁。周泽楷手一抬坐起来,顺势把王杰希勾到怀里,浴后的美人衣衫有些松散,如此一幕难免让一旁的某人心里醋意翻腾。

喻文州再度抬手,三发银针,砰地扎在周泽楷耳边的墙板上。即使灯光昏暗,喻文州也不会掷偏,这一下是警告,他不准备对周泽楷下杀手。

喻文州杀人之前会有所犹豫么,还是说他留周泽楷一命有用?王杰希倾向于后者,轮回可能有喻文州想要得到的东西或是想知道的秘密。那么这也有可能是自己想要的。

今天,王杰希不会杀周泽楷,即使有一瞬间他想到柳非可能因为轮回的缘故已经不在了。

周泽楷感觉自己手指似乎被刺了一下,以为是静电,一回神发现自己竟松开抓住王杰希的手……不,不是松开,他还保持着扼住手腕的动作,但是王杰希竟然已经抽手退开两步。

“他是怎么挣脱的?”周泽楷不可置信地想,他确定自己没有松手,“难道王杰希会软骨缩骨移穴之术?不可能,如果他会,为什么上次打斗的时候没有用出来?还是说是这几日喻文州或者黄少天教他的?可也没见喻文州会缩骨之术啊。莫非王杰希隐藏自己的功力?一个人的招式可以隐藏,但内力却很难藏起来,王杰希分明内力单薄,修为尚浅。可刚刚的王杰希,缩骨移穴之巧妙,身法之迅速,别说脱身,把周泽楷杀死都并非不可。”周泽楷和江波涛聊过王杰希这人,很神秘,而且有趣,想要知道他在喻文州身边的目的,或是通过他来利用蓝雨阁,可现在看来,王杰希似乎还兼具着危险性,像一只斑斓美丽的蝴蝶,扇动翅膀时撒着有毒的粉末,却愈发吸引你去接近他。

“叶修在哪?”周泽楷并没有表现出对王杰希刚才动作的惊讶。

“他本来应该在你现在躺着的地方。”王杰希回答。

周泽楷从床上坐起来,慢悠悠地下床,仿佛毫不担心喻文州和王杰希会突然出手。

“后会有期。”喻文州做了个请的手势,却不是指向门,而是敞开的窗户。

周泽楷微微一笑算是回答,跃出两步跳上窗台,却突然回手一勾,扯下王杰希的发带。王杰希没来得及抢回,那人已飞身而去。

“什么意思?”这下头发全散了,王杰希有点生气。

“周泽楷到底还是年轻,一点小事情就不服气,你刚刚从他手里脱身,他就一定要再向你表现一下自己功力高强才肯作罢。”喻文州用手指时轻时重地梳着王杰希的头发,“反正要睡了,不必再扎起来。”

王杰希的头脑勺特敏感,被喻文州摸一下,浑身激灵。“文州,用手掌心揉一下,啊对,就是这里。”

喻文州的手很温暖,手法温和,恰好让王杰希感到舒服,两人本是坐在床边,王杰希却忍不住往喻文州肩头倒。

“困了?”喻文州问。

“不困。”王杰希回答。“你刚才不杀周泽楷,是要利用他做什么吗?要是下次见面能套出话来,确实是不错的收获。”

“不是不想杀,而是不能。”喻文州解释道,“他不是一个人来的,现在有一群

轮回的人在蓝雨阁山下,贸然做什么都很危险。而且我现在没有把握能杀死他。”

“毒人之毒没有全解?”王杰希担心地坐起来看着喻文州。

后者摇摇头。“不,是同心蛊不稳定。你也有点气息不稳,自己能感觉到吗?我们还有最后一步没有做。”

“是什么?”王杰希眨眨眼。

喻文州挥手灭了蜡烛,搂着王杰希的腰跳出窗子,踏进隔壁屋里。“那床被别人躺过了,我们在这里睡。”

王杰希好像明白喻文州要做什么了,对方将他压在床铺上用力地亲吻,让他确定喻文州要做的事。

好像不坏——他为自己这么想感到惶恐,又立刻排除了这份惶恐。

如果可以不去想这些事的前因后果,王杰希会很享受喻文州的对待。不论是此时,还是前数次,喻文州都是个温柔体贴的恋人,敏锐而又细心。

 

“冷……再抱会。”喻文州抱着王杰希,轻言细语吐在怀中人的耳畔,弄得王杰希又麻又痒。

“哪儿冷了?你跟个暖炉似的。”王杰希有些窘迫地推开喻文州,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我去洗一洗,你先睡吧。”

喻文州跟着坐起来:“我和你一块儿去。”

“不了,你留在这儿,免得等会回来被窝不暖和。”王杰希把喻文州按回去。

“那你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喻文州便由着他,忽然想起件事,“你那时候从周泽楷手里脱身,是缩骨术吗?”

“那个啊,不是什么高明的伎俩。”王杰希边穿衣服边说,“以前刚入行的时候园子里的姐姐们教的,遇到不情愿侍奉的客人怎么脱身的招数。”

喻文州低低地笑了,没有说话。

 

王杰希出了门才发现现在已经很晚,楼下只有守夜的伙计,客栈里的客人都休息了,交代伙计烧点热水,他便离开客栈。冬夜的星空灿烂美丽,王杰希却连抬头看的心情都没有,他想找到周泽楷,取回他的发带。

那是以前张佳乐送给他的,张佳乐这个人购买欲旺盛,每次上街大大小小的东西都忍不住买一堆,除了布料点心小玩意,就是每次一定会买一根发带给王杰希,然后不顾王杰希嫌麻烦,亲手给他束好头发。

可如今张佳乐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运功就会有生命危险,却在周宅众目睽睽之下用极快的轻功救走柳非,万一……王杰希不敢往下想,这么贸然出来找周泽楷的行为也非常幼稚,琢磨一下,王杰希还是决定回去,等明日就启程去找张佳乐。

突然,安静的街道传来石子落地的声音,王杰希竖起耳朵仔细听周围的动静,便又听到了一声,循声找去发现一个男人站在小巷子里似乎是在等他。

“王公子。”这声音是周泽楷。

“巧了,我正要去找你。”王杰希说,“把发带还我。”

“不给。”周泽楷的回答很干脆。区区一根发带,这王杰希却如此宝贝,难道是喻文州送他的?或者哪个不为人知的小情人?周泽楷猜测着,玩心大起。

“你拿着有什么用,不给我就抢了。”王杰希不肯定自己现在能打得赢周泽楷,但是以他的轻功抢回发带应该不是难事。

“帮我个忙。”周泽楷说着,也不管王杰希同不同意这桩交易,就自顾自地往更深的夜色里走。

“做什么?”周泽楷不准备动武于王杰希而言不是坏事,他跟上去看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脚步突然停下时,王杰希已经明确地感到了第三个人的存在,他没想到会是叶修。周泽楷带他来见叶修,那岂不是说叶修被周泽楷追杀,其实是假的,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要我做什么?”王杰希问,语气已是非常不悦。

“叶前辈要见你。”周泽楷回答,把发带递给王杰希,“还你。”

王杰希连忙抢过来,对叶修道:“你怎么回事?”

“你到我这边来,你想要什么我帮你抢,想知道什么我帮你查,你不必孤身待在蓝雨阁涉险。”黑暗中,王杰希看不清叶修的表情,却反而觉得不远处的灯笼太过晃眼。

“不用了,我自己都能解决,这是我自己的事。”王杰希拒绝叶修。

“就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叶修又问。

“要你帮忙的事情,我一开始就拜托你了。”王杰希回答,看了眼周泽楷,又补充一句,“祝你们合作愉快。”说完便飘然而去,不再听叶修还会说什么。叶修扰得他心烦意乱,王杰希在叶修面前总会疑惑自己究竟应以什么身份对待他,是老朋友王不留行,还是一个绝不能和叶大侠相提并论的小倌。而叶修口口声声说的喜欢,喜欢的究竟是谁呢?闭关“沉睡”的王不留行,还是出身风尘的王杰希?

“等一下。”追上来的是周泽楷。

“怎么?”王杰希停下脚步。

急着追上来,周泽楷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以后还能见面吗?”

“你嫌命长,要我们赶紧杀了你啊?”王杰希反问——这周泽楷怎么莫名其妙的?

“方才喻阁主也没急着杀我……”这话说的居然合情合理。

王杰希想着张佳乐和叶修的事情,已经足够头痛,一点儿都不想和周泽楷再聊下去:“这不马上要过春节了吗?你来拜年吧,说不定我们阁主能给你包个红包。”

周泽楷愣了一下,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说。“好。”

好你个头啊,王杰希真的累了,要不是喻文州似乎有意不杀周泽楷,他可能已经和眼前的后辈打起来了。没好气地说了声告辞,王杰希趁着轻功跑回客栈。

“客官您可回来了,水烧好了,搁在浴房。”伙计见王杰希回来连忙说。

“辛苦了。”王杰希说着就往浴房走,却听一旁有人喊他。

“希希?”

除了张佳乐,谁会这么喊他呢?大半夜坐在客栈一楼一脸开心的样子喊他名字的男人,可不就是张佳乐吗?

“乐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王杰希坐到张佳乐桌边。

“你先去洗澡吧,别一会儿水凉了。”张佳乐玩着杯子,不管王杰希在问什么。

“别啊,你先说呗,我才和文州商量要接你来蓝雨玩呢。”

“哦是么?”张佳乐仿佛喜悦地笑着,“那我先和我的弟夫喻阁主叙叙旧,你快去洗吧。”

“弟夫是什么称呼啊?他都睡着了,你先和我说说你怎么过来了呗?”王杰希看到张佳乐平安无事的开心藏都藏不住,刚才的烦恼一扫而空。

“我可一点都不想和你说话。”张佳乐用手指在茶杯里沾了点水,写到桌上给王杰希看——“柳非平安”。

这是怕隔墙有耳,王杰希立刻会意,拂袖把桌上水渍擦了,哄着张佳乐问:“可别,你怎么就不愿意和我说话了?”

“你们离开不久,我就听说你们和周宅的人打起来,还受了伤,我担心死了,你倒好,平安到了蓝雨阁一封信都不写给我。”张佳乐这句话的怨气明显不是装出来的,他真的有点生气。

写信给张佳乐保平安这件事,王杰希不敢说自己想都没想到,只好任由张佳乐数落他。

“你快去洗吧,我先睡觉去了。”张佳乐站起身来,“晚安。”

“晚安。”

“这你还留着呀?”张佳乐才注意到王杰希攥在手里的发带。

“别提了,差点就丢了。”王杰希回答。

张佳乐从衣襟里掏出一根新的发带:“又给你买了根。”

 

王杰希洗完澡再出来时,一楼的厅里已经没有张佳乐的影子,便去问客栈伙计:“刚才那位爷住在那间房?”

“刚才那位没有住店。”伙计回答。

“那他走了多久?”王杰希不明白张佳乐怎么刚来就走。

伙计陪笑:“你一进去,那位爷就走了,他留下点东西嘱咐我给你。”伙计说着,拿出一封信,两坛子酒和几个纸包。

“多谢。”王杰希提着东西回到和喻文州同住的客房。

“回来了?”喻文州似乎是被开门声弄醒,含糊不清地问了句。

“嗯。”王杰希走过来帮喻文州掖了掖被子,“刚才乐乐来客栈里,可是一下就走了。”

“乐乐?你说张佳乐……睡吧,明天再找他。”喻文州甚至没有完全睁开眼睛。

王杰希想想也是,这么大个人又丢不了,于是决定拆开信看一看就去睡觉。

“知君平安即可,预祝新春喜乐。

愚兄乐留。”

“什么嘛,说了和没说似的。”王杰希有点不高兴,他明明和张佳乐说了要他在蓝雨阁玩几天,这人却这么急着走,又看张佳乐留的那几包东西,估计是花城特产之类,便不一一查看,脱了衣裳,伴着喻文州睡去。

 

“走吧,”白衣先生牵着马绳,招呼迎面走来的张佳乐,“你行不行,要不要叫个马车?别等会路上走一半摔下马。”

“说笑了,我好得很。”张佳乐跃上马背,“他都没看出来。”

“你这么高兴?他给你蜜吃了?”白衣人笑话张佳乐说。

“差不多。”张佳乐笑得很开心,也不掩饰,任由对方笑话。

“你说你的那个希希,有什么好啊?让你心甘情愿为他去死,又强忍艰苦也要活下去?”白衣人摇摇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张新杰你废话真多。”张佳乐骂道。

“我本来话不多,看到你这傻样,心里感慨而已。”张新杰摇摇头,“你快走,我在你后面跟着,免得你摔下马我都不知道,抄小路三四天就可以回去了。”

“好。”张佳乐也不闹了,驾马启程。

“话说你真的想好了?回霸图之后你会不会和大哥相处不来啊?”张新杰没话找话地问张佳乐,他本不是话多的人,可是真怕张佳乐身体扛不住,在马背上睡着。

“我是那么不好相处的人嘛?”张佳乐怒道。

身体不适让张佳乐连普通的骑马都非常辛苦,刚才在王杰希面前掩饰就已经十分费神,怕被发现身体状况糟糕拉着张新杰连夜“逃走”让他更加吃不消,这些细节都没有逃过张新杰的眼睛。

“还是歇息一下。”张新杰建议,抛给张佳乐一个水壶。

“不要,太冰了。”张佳乐把水壶抛回去,“要歇息你自己歇息,我走了。”

“你逞强有意思吗?”张新杰连忙追上去,“医者父母心,爸爸我很难过啊。”

张佳乐懒得和他开玩笑,认真地说:“我不能停下来,即使很艰难也要继续走。”张佳乐勾起一抹笑,不知是开心还是苦笑:“我怕我一旦停下来,就会忍不住回去找他。”

“那他知道吗?”张新杰这下也笑不出来。

“他……”张佳乐迟疑一会,才道,“还是不知道的好。”

冬夜星光璀璨,像痴情人心里静静流淌的河。痴情人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表情举止,害怕这河水的声音被人听到,却又忐忑不安地期望心头的那个人能知道自己的心思。那如星的河就这么流淌着,仿佛是伤痕累累的心最后的润泽。








爱他,想要留住他,

爱他,想要帮助他,

爱他,想要取悦他。

阴谋诡计再复杂,江湖再怎么猜不透,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也是纯粹而美好的,真正爱过的cp不会be,相信all王相信爱(?)

人民的好兄弟张新杰。我不知道为啥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小张是那种很负责严格又好说话的类型,这里的描写关于严谨不是很多,重点放在细腻上,emmm张新杰开玩笑的画面有点美,我就是皮这一下,他是严肃的人,可小伙伴心情低落强颜欢笑的时候他不介意出来当一秒钟的谐星(?)

这里的乐乐,不利用感情求人,不把私情强加给心爱的人,为爱付出不求回报,让对方幸福又给对方自由,尊重对方的选择和安排。这里乐王和叶王有很明显的对比,叶修舍不得杰希做危险的事情,他认为不好的事情,他希望杰希接受自己的帮助,觉得杰希信任自己才是更好的选择。两个人的感情没有对错之分,都是发自深情的值得被好好珍惜对待的。写出区别是因为我流人物性格理解,和文的丰富。

这一话的周泽楷非常可爱,他不是狠毒的人(涛涛也不是!),有可爱的一面,年轻气盛的逞强,对感兴趣的人吐露自己的在意,周王会慢慢开始~

周和叶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不知道这种合作能持续多久?可能说不定比蓝烟联盟还稳定?

之前的林王番外应该在这一张的时间线后面,但是应该是平行世界存在的,不要较真时间问题OTZ

这一话的喻王又被窝拉灯了,我不会写车,你们就脑补一个温qi柔da体huo贴hao的喻文州就行了。鱼鱼在努力攻略希希,他认为就算希希真的有什么对他不利的目的,只要希希信任他爱上他,他就可以完胜,真是自信满满的鱼鱼呢!为你加加油~

最后提一下,本话的题目是来自新萧十一郎的主题曲逐鹿的歌词。

名利引人逐,

江湖几杯羹,

为胸中豪情风雨都兼程。

痴情使人妒,

狭路再相逢,

刈鹿只为世间不再起纷争。


目前为止感情线交代的差不多了,要回到武侠这个重点上,我私心认为武侠的侠比武更重要,后面的剧情就是各位攻君的人格魅力对杰希造成的潜移默化影响。

如果说从前王不留行的侠名是他的师门和武功带来的,那么没有师门武功的小倌王杰希,会怎么成为一个大侠呢?

谢谢你看我的文还看我啰里啰唆

评论(1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