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元宵左右三更达成。

 这篇本来想虐,写完觉得处处是糖。本来想写困难显英雄,结果写成逆境见真情……

钢铁微草同门情,喻王,乐王,一句话黄王(但我相信你们会很喜欢)

和杰希同框的只有乐乐所以还是单cp只打乐王。







第二十六话  热血当报重义士   清泪付与痴情郎

 

“刘小别你让开,我要找堂主!”袁柏清正在气头上,从柳非回来开始他就一直生气,而且是越来越气。这事搁谁身上不气呢?师妹在周宅卧底,要是被周宅的人伤了也就罢了,居然是已经和微草堂结盟的烟雨楼下的手,这还了得?

“袁柏清,你别喊了。”柳非捂着伤口从自己屋子里追出来,“我都跟你说了,这事舒姑娘有苦衷。”

刘小别拦着袁柏清不让他去王不留行的院里已经很头疼,现在看到柳非出来更是担忧。“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不能下床吗?”

“柳非都下不了床了!我们还要和楚云秀结盟吗?”袁柏清看到自己同门虚弱如此,心里愈加气愤,“就算有苦衷,那也是楚云秀御下无方,周旋不当。反正这盟我是不结了。”

“你怎么这么小孩子脾气,堂主定下的事情,我们说改就改怎么行?”柳非劝道,”再说了,我这不是没死吗?“

“堂主现在闭关,什么都不知道,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再和烟雨楼结盟。”袁柏清大声说,“你说说看,要不是那个神秘人救你,你是不是就没命了?因为你没事,我们就和烟雨楼继续结盟,那要是真出事了,可没有后悔药吃。”

“你说的有道理,”刘小别虽然拦着袁柏清,想法和他却是一样的,“但是堂主在闭关,我们不能闯进去。叫上高英杰,东院议事。”

到了东院议事的时候,却不止有他们四个,多年不出山的微草堂长老,居然在此时出面,一个个脸色都难看的很。

“王不留行呢?”为首的长胡子老头捋了捋他的胡子。

“堂主在闭关。”刘小别心里不悦,“前辈虽然年长,但是也应该尊称堂主,而不是直呼其名。”

“直呼其名又怎么样?微草堂走下坡路,他躲在院子做缩头乌龟,直呼其名而已,没骂他两句都算不错了。”另一个掉了几颗牙的老头说。

“不得无礼。”刘小别喝道。

“小别啊,你可不要在这里狐假虎威,”长胡子老头悠悠地说,“我们是得听王不留行的,但我们未必非得听你们的,现在王不留行不在,就是身为长辈的老夫我等说了算。”

刘小别还欲再辩,却被柳非拦住:“那前辈说说,要怎么样对付?”

“老夫听说王不留行在喻文州身边安排了一个叫王杰希的小倌。”老头说。

刘小别心头纳闷,为什么这种事堂主会告知这些平时都不管事的长老们,他继续听着老头的一番说辞,渐渐从纳闷变成了气愤。

“胡说八道!”刘小别拍案而起,“柳非被烟雨楼的人伤了,你们不准备找烟雨楼说理,周宅即是轮回,我们却不攻轮回,反而要对我们自己的弟子下手,你们终于老糊涂了吗?王杰希是奉堂主之命探查蓝雨阁才混到喻文州身边,现在他状况正好,万不能因为你们的不智之策牺牲。”

“小别说得对,那个王杰希,虽然是小倌,却怎么说也是堂主安排的人,也就是我们自己人,怎么能这么利用他?”袁柏清也跟着说。

“牺牲一人之命,换取门派大利,有何不可?”老头振振有词,“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们都会这么行动,烟雨楼已不可信,叶修勾结周宅轮回,微草堂必须找个有力结盟,否则岂不是任人鱼肉?”

“那前辈怎么就肯定,蓝雨一定会因此和我们结盟?”柳非问。

“这个不用担心,蓝雨阁阁主副阁主都以君子自居,与君子共伐小人,是道义所使,他们不会拒绝的。”老头自信满满地说。

“好一个共伐小人。”柳非冷笑。

坐在一旁的高英杰直到东院议事结束都没有说话,几位老前辈走了很久才对刘小别开口:“我们动手吧。”

“怎么动手?”刘小别猜不出高英杰的心思。

“今晚把几位老前辈除掉。”高英杰仿佛在说晚饭杀只鸡。

“你疯了?这可是残杀同门的罪过。”刘小别吓了一跳,柳非和袁柏清却看上去很平静。

“你记不记得,王杰希公子给你的信和师父闭关前的留书都说王杰希是一招密棋不可伸张?”高英杰分析道,“那师父怎么会把这事告诉一直不管堂里事情的老前辈?维护密棋之密,保护师父的计划,有必要这样做。更何况他们刚刚对师父不敬,按堂主令罪可致死。”

“不行,不能意气用事。”刘小别赶紧劝阻高英杰,“堂主不会允许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这对你对门派都没有好处,而且有损道义,万万不行。”

“那我们就看着那帮老头子害死无辜的王公子吗?”袁柏清反问。

“我去找王公子,劝他逃跑,然后去找许斌。”刘小别说,“堂主不在,我们事情还是要做的保守些,尽量保证就算出错,堂主出来了也有回旋的余地。刚才杀人之法绝对不可,你只凭你我,不可能一夜之间杀死他们,这事又不能去找其他弟子,而且柳非还受着伤,万一他们倒插一刀,我们就得不偿失。”

高英杰点点头:“是我冲动了,你路上小心。”

 

而见过王杰希以后的刘小别,却恨不得那晚就杀死那群老东西。他想过王杰希是王不留行在外面的朋友,以前包养的情人,甚至可能是私生子,却万万没想到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本人。这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刘小别在心里决定,同时决定的是要坚定地执行王杰希的命令。

 

周泽楷则在与王杰希分别以后就遇到了自家兄弟江波涛。

“不懂。”两人正在酒楼包间里喝酒,周泽楷却冒出这两个字。

“你是说不懂我为什么要捏造王杰希的身份以及和微草堂的老匹夫们密谋?”江波涛自顾自地开始解释,“王不留行闭关不出确有其事,眼下是微草堂最薄弱,我们有机可趁的时候。如果喻文州不在乎王杰希,就会弃其死活,我们可以趁机得到王杰希,把他交给叶修,加深我们和他之间的盟约。如果喻文州在乎王杰希,保不齐蓝雨微草两边就会闹得很尴尬。那到时候,微草堂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军奋战。再加上他们一直老少不合,我们以后便多得是机会。”

“你怎么知道王杰希来自微草?”周泽楷问。

“我本来是不知道的,我随便猜了猜,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要是他不是,我也有办法让他坐实。”江波涛回答。明明是一招盲棋,却下的精妙无比,江波涛恨不得就要怀疑是不是神在帮助自己。

“高明。”周泽楷夹了个鸡腿到江波涛碗里。

“还有更高明的。”江波涛打开手边的布包,里面竟是基本武功秘籍和心法书,“虽然不是最顶层的微草堂武学,但也有些用处,那些老东西为了牟利,什么都可以出卖。”

“你到底拿什么和他们做交易啊?”周泽楷忍不住又问。

这次江波涛的回答很短:“我画了个饼。”

 

江波涛的计谋,远不止如此,数日前,另一边的烟雨楼也被搅成一锅粥。

“楚楼主,你年轻主事,原本就有许多帮众不服,现在更是有理有据,你要不退位让贤算了。”

“是啊,莫名其妙让手下处死三个长老,你怎么解释?”

“和蓝雨阁结盟之前,有没有与长老们商量?”

“我看,我们还是应该和周宅的人好好相处,这次舒氏姐妹能平安回来,说明周宅的人并不憎恨我们,不如接受他们的结盟邀请。”

楚云秀嗑完最后一粒瓜子,把装瓜子的瓷盘重重地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众人识趣地安静下来。

夸张地拍了拍手,楚云秀扬声问:“诸位说够了没啊?”

“你今天必须给个说法!”有个不怕死的开口多说一句,然后他就死了,楚云秀不知何时已经执起长鞭,只一鞭,就精准地打断那人的喉管,一声没喊完的惨叫过去,就再也没有动静。

“此人欺上瞒下,把我楼的构造图卖给了江波涛,我清理一下门户。”

没有人敢问楚云秀要证据,没有人再说一句话。离楚云秀上次治他们已经隔了太久,他们似乎忘记这个女人的武功有多高,下手有多狠辣。

“周泽楷绝非善类,不可再被蒙骗。”楚云秀站起身,摆摆手,“没什么事,就散了吧。”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楚云秀干了一杯酒,对桌子对面的喻文州说,“比脑子,我自认是玩不过江波涛,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可以。”

刚才回客栈没看见王杰希,出门来找却遇到楚云秀和苏沐橙,喻文州就先坐到酒楼里和她们聊事情,没想到一大早就开始喝酒。

“江波涛的确不好对付。”喻文州附和,又提醒楚云秀,“听你说的情况,你那边很不安定,你回去先安抚帮众,敌不动我不动,守牢壁垒,不要让他们有可趁之机。”

“就这么简单?”楚云秀有点怀疑。

“现在局势不明,最好如此。”喻文州压低声音,“你们知道叶前辈被周泽楷追杀的事情吗?”

“你说啥?”苏沐橙差点喷出口里的酒。

“你不知道?”喻文州把昨日见到叶修等事挑拣了说给两个姑娘听。

苏沐橙没心思吃东西,玩着头发听喻文州说,喻文州全讲完了,她才开口说话:“他恐怕不是真的追杀。你们遇到叶修哥是在下午集市最热闹的时候,如果追杀,为什么会杀到街上还没引起骚动,恰好让你们发现打斗?很有可能是有意为之。而且你说的伤口位置,也不像一般情况下叶修哥会伤着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叶修哥用千机伞,就算追杀逼的再紧,也万万不会让自己落到窄巷这种不利于发展身手的地方。”

“你是说,叶前辈和周泽楷合起来哄我?”喻文州哭笑不得。

“我觉得,叶修哥可能是在利用周泽楷。”苏沐橙猜测道,“既然叶修哥利用周泽楷,我们就想办法利用叶修哥,说不定能通过他找到对付周泽楷的方法。”

喻文州看着苏沐橙,开始怀疑她和叶修的表面兄妹情。

“别这样看我啊,我只是利用他,又不是害他,他也经常要我煮面跑腿,彼此彼此啦。”苏沐橙补充道。

喻文州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说服了。

他也想过周泽楷和叶修有什么勾结,苏沐橙说到的只是一部分,最可疑的是周泽楷夜晚躺在原本应该躺着叶修的地方。可他更担心王杰希,他不在屋里,究竟去哪儿了,难道被周泽楷抓去了?不可能,客栈里有蓝雨阁的人,不可能王杰希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那他难道是自己离开的?但是手下人说王杰希没有从楼上下来……喻文州想到了那扇大开着的窗户,会不会王杰希从窗户出去了?是因为什么事情,非要从窗户走呢?他立刻就想到了昨夜跳窗而出的周泽楷……

“你们说,叶前辈为什么会利用周泽楷呢?”喻文州抛出一个疑问,“他好奇周泽楷的身世?还是想要利用轮回的力量。”

“恋爱中的男人,”苏沐橙感叹,“他多半是为了王不留行。”

“这事能细说吗?”喻文州问。

“只可意会。”苏沐橙回答了还不如不回答。

三人再次确定了交流情报的路线,交换关于周泽楷的信息,便分头离开酒馆。喻文州急着去找王杰希,心想着他会不会已经回屋。一进客栈门,喻文州却看到里面坐了两桌绿衣服的微草堂弟子。他们见到喻文州,走上前来。为首的一个行礼后道:“喻阁主,敝堂前辈在雅间相候,有要事相商,望屈尊一聚。”

喻文州跟着他们来到雅间,见到几个上了年纪,武功平平的微草堂长辈,礼数周到地打了招呼,才入席相谈。“不知老前辈有何指教?”

“我等有一事非常惭愧,特地来向阁主赔不是。”

“无妨请讲。”

“我们堂主曾派一人接近阁主你,潜入贵派,打探消息,我们几个老人家没有想到小辈会做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最近此事更加恶化,那个奸细居然把堂里的事情出卖给周泽楷,甚至卖了基本不外传的武学秘籍,实在罪不容诛。老朽特来此地向阁主坦白此事,并一同商量如何伐此宵小。”

喻文州皱起眉头:“请问这宵小之辈叫什么名字?”

“他就是让阁主错爱的小倌王杰希。”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话,雅间的门却被一脚踢开,一柄长剑指着刚才说话的老头,拿剑人大骂:“他娘的胡说八道!”

黄少天这个人平时很有风度,一生气就忍不住爆粗口,现在是真生气了。

 

王杰希在城里已经转了有一会儿,却还不见张佳乐的身影只好一家店接一家地打听。

“你要找张佳乐?”一个男人站到王杰希面前说,“你跟我来。”

王杰希跟着男人走到客栈三楼的一间屋子,里面一股草药的苦涩味道,混杂着一点不太明显的花香,王杰希走进去绕过屏风,看到纱幔内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就是张佳乐。

“他吃了药,睡得有一会儿。”男人对王杰希说,“你就是他的心上人?”

“啊?”王杰希一头雾水。

“你是王杰希对吧?张佳乐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有些意外。

“你可能误会了,他从来没说过这事……”王杰希回答。

“那我帮他说了,张佳乐这人就是不肯开口。他喜欢你,即使小命都快没了,昨天也非要去见你。”

“你等等,”王杰希急道,“什么叫小命要没了?”

“要没了不是真没了你别紧张,有我在他暂时还不会有事。”

“你就是他说得神医张新杰?”王杰希问。

“不是神医,但的确是张新杰。”张新杰回答,“张佳乐做梦都梦见你,你来找他,他肯定高兴坏了。”

“张佳乐喜欢我?这怎么可能?”王杰希心想,“小时候搂搂抱抱都要被推开,自从双修之后张佳乐更是有意和我保持距离,甚至连练功落下疾病都差点瞒着不让我知道……他哪儿喜欢我了?”迷惑不解之间,从小到大种种相处的情景又浮上心头,王杰希突然觉得张佳乐喜欢自己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一直以为微草堂是自己的家,是自己早晚应该回去的地方,现在才猛然意识到,张佳乐在的地方才是最初的家,和他一起长大,一直包容他,互相扶持着的张佳乐,是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柔软。

“乐乐他会不会有危险?”王杰希问张新杰。

“有可能这一觉就醒不来了,也有可能能够一直活下去,不光凭我的医术,也凭他自己的造化。”张新杰回答,“不过你别担心,张佳乐特别惜命,他每天都想着多活一天,就能多想你一天。”

听到这句话,王杰希终于忍不住眼睛酸痛湿润,泪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喻文州没有想到知道王杰希身份的那一天,第一反应是要维护他。

黄少天没有想到为了维护王杰希他可以做很多自己也想不到的事。

张佳乐没想到自己喜欢王杰希这件事会给王杰希这么大的鼓励。

爱和被爱使他们改变,成为离幸福更近的人。

大概30话或者再多两话,从青楼到蓝雨阁的第一卷就可以结束了,好想啥也不做只写文啊,可是看文档久了又好累233

谢谢你们的支持和爱,让本文的热度能勉强维持在五六十,不定更却没掉粉真的好感动!

但愿能让你们早日见到下一话。

谢谢你看到这里,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评论(2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