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本来会早点写完,结果电脑坏了一下,搞到现在,这一话想了很多可能,纠结到底写成什么走向,最终还是决定按照一开始的大纲来。

喻王,乐王,黄王,以及还没有开始走恋爱线的江王的嫩芽……






第二十七话  蝴蝶将死花将败  盼君常青人长在



“剑圣好风度啊。”老前辈纹丝不动地坐着,语气还算平稳,额头却已有细密的汗珠,“这就是你们蓝雨阁的待客之道吗?”

“不请自来,血口喷人,你们就是这么做客人的?”黄少天的剑离老头的脖子更近了。

“贵派有细作,老身好心提醒,剑圣如此怨我,意欲何为?”老姜再怎么不济也是有些辣的。

喻文州低头又倒了杯茶,慢悠悠地问:“老前辈说杰希是细作,请问你是否有证据?”

“这……我的耳目见过他与周泽楷有私下往来。”

喻文州笑问:“是吗?哪一个耳目?”

王杰希私会周泽楷这件事原是江波涛今晨和这老头说的,自然没有所谓的耳目。老头随手指了个他知会过的微草堂弟子:“就是他。”

“是我。”这弟子从小是偏院里跟着老头长大的,这种时候自然配合的很。

“那你说说看,”喻文州一手撑着下巴,一脸期待地看着这名微草堂弟子,“王杰希何时何地与周泽楷往来?”

“就昨天晚上,他独自离开了你们住的客栈。”微草堂弟子根据老头告诉他的说辞向喻文州说。

“哦?”喻文州故作思考状,皱眉道,“可是昨晚打更以后?”

“是。”

喻文州继续细问:“他是否手里拿了什么东西出门?”

“王杰希那厮似乎是拿了个白底红叶花样的包袱。”

“你当真看清楚了那是王杰希?”喻文州的表情满是惊讶,“他可有束着一根碧蓝色的发带?”

“正是王杰希没错!”微草堂弟子赶紧肯定喻文州的怀疑。

喻文州脸色一沉,重新坐正,好一会儿没说话。而黄少天心里紧张得很,万一喻文州真的要和王杰希反目,那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会发生。难得,黄少天此时一肚子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期待喻文州开口维护王杰希,又害怕喻文州开口说的是处置王杰希的命令。黄少天甚至在心里怀疑,自己一心想要维护王杰希是否已是对蓝雨阁的背叛。

终于,喻文州说话了,黄少天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我们蓝雨阁与贵派向来只有些意气之争,并无深仇大恨,敢问老前辈,为何要出言污蔑我蓝雨阁中人?”

老头怒道:“老夫何曾污蔑?这是好心来提醒阁主,阁主切莫被奸人蒙蔽。”

“可是昨晚,”喻文州脸上已没有表情,“我们家杰希出门的时候没有束发,也没有带东西,那根碧蓝色的发带,在此之前就被周泽楷抢走。不知道这位小弟子,看到的是何许人?”

老头哑声干笑:“我早就听说过喻阁主是重情重义之人,没想到你真的能为了美色颠倒黑白。阁主伶牙俐齿,老夫年事已高说不过你,不如让王杰希出面对证,看看是否是阁主所说的那样。”

老头已经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冷静,谎言被喻文州戳穿,自己答应江波涛的事情恐怕就无法完成。什么“以共伐奸人为名和蓝雨阁结盟”当然是哄孩子的说辞。如今江湖风云变幻,不论是兵器谱,英雄榜,还是武馆营生,店铺买卖,微草堂都明显的在走下坡路。堂里年轻人当家做主,以老头为首的长老们原本可以背着堂主从买卖里抠出的油水,现在几乎拿不到分文,早就积怨已久。这次江波涛许诺了这么大的好处,无论钱财还是地位,那些梦寐以求的东西似乎都能得到,以后就不用在王不留行严格的管制下受气,自己和子孙能在江湖里大富大贵。跟了轮回这么强大的组织,区区堂主令有什么好怕的?即使被喻文州当面打脸,老头还沉溺在梦里。

“我的人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吗?”喻文州站起身,“方才看你有些客气,所以敬你是个老辈,可你拿不出铁证,却污蔑我的爱人,我倒要问问,你在微草堂算得上老几?来我蓝雨阁撒泼?”

“你!”老头没想到喻文州竟会如此不敬,“喻文州,你好歹也是一派门主,如此长幼无序,包庇奸人,好在老夫已将此事传书你蓝雨阁各部,你去和你的帮众们解释吧。”

“老匹夫你有什么资格传书给蓝雨各部?”黄少天骂道。

“说明此事的信函抄写数百份,混进今早上山的粮柴车里,想必现在,贵派弟子已经都知晓了这个奸人的秘密。”老头有恃无恐。江波涛告诉过他,轮回的人会提早潜进城里,即使喻文州和黄少天要杀他,轮回也有办法保住他的性命。

可是老头没有想过,自己的命究竟值不值得救。

微草堂的年轻弟子们,看到冰雨入鞘,才意识到自家的前辈已经死了——老头脸上留着还没能完全从得意变成惊恐的扭曲表情。

“你杀我前辈,即使你是剑圣,我也要报仇。”年纪小一些的微草堂弟子已经哭着抽出兵刃,却被黄少天用剑鞘便打断了刀刃。

“回去问问你们堂主,你究竟应该为什么拔刀。”黄少天不再理会闲杂人等,拉着喻文州出了客栈,“杰希在哪?”

“从早上就找不到他。”喻文州说了出去买食物,回来没见着王杰希的事情,“我也不能确定他在哪里,你让郑轩的巡夜组在城里找,只要他跑掉了,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杰希若是没跑呢?”黄少天忧虑地问。

喻文州一时没有回答,紧握拳头触碰到中同心蛊时的伤痕,隐隐作痛却又热辣辣地感到暖意。他心里知道,自己早就有了答案,他们的心是相连的,他想要相信王杰希。那个奋不顾身保护他的,说对他仰慕已久的,愿意陪伴他死去的,相信他不会毒害自己的王杰希,怎么会做伤害他的事情呢?就算王杰希来到他身边是因为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也一定从未想过伤害他。

“那杰希就是相信我,一定会保护他。”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醒了,哑着嗓子问:“我这是……快死了吗?”

“瞎说什么?”王杰希见他醒来连忙凑近。

“否则的话你怎么会握着我的手,在我床边哭。”张佳乐抽出手,抹掉王杰希脸上的泪水,“张新杰这个人喜欢小题大做,我就是晕倒了一下,他就路也不赶了,要停下来休息,什么安神固气的药啊,一大堆,我也不懂,挺难喝的。我是因为喝了药才这么睡着的,其实本来精神好得很,你不要担心我。”

“我不担心。”王杰希打起精神来,“你好好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张佳乐撑着床做起来,仿佛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似的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昨晚我走的急,因为……”张佳乐试图编造一个像样的谎言:“因为张新杰的大哥,催着我们年前赶回去帮忙。来不及和你说就走了,留的东西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那些发带我都好喜欢,所以急着想谢谢你。”王杰希赶紧给张佳乐穿上衣服,免得他着凉,“所以你要去霸图镖局?”

张佳乐点点头:“以后恐怕跟着张新杰他们东奔西跑,就不能常见你了。”

本来也是不常见的,王杰希遗憾地想。

“霸图那边气候和花城很是不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听神医的话,药苦也得吃。”

“我知道啦,你这个喜欢喝苦酒的人,当然不怕苦,我只能捏着鼻子,忍着它喝下去。”张佳乐一脸不高兴。

“张新杰刚才和我说,你……”王杰希看着张佳乐的脸,想了想还是转移了话题,“说你情况不错,你要早点好起来。”

“都说了你别担心。”张佳乐伸手去刮王杰希的鼻子,却因为鼻子冰冰凉凉的,转为轻轻地抚摸。

王杰希觉着痒,握住他的手放下来:“我这边有一些变故,不过都在计划以内,无论你听说了什么,都别轻信,也不必来寻我。”

“那……”张佳乐想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却被示意不要讲话。

“等我搞完那些事情,我就去找你,”王杰希紧紧地握着张佳乐的手,“那之后我们就不分开了,好不好?”

张佳乐瞪大眼睛,不可抑制的欣喜在俊美的面容上泛出笑意。

“好呀。”

“那你要趁早好起来,我到时候想和你饮酒对诗,想去放风筝,还想抓鱼,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在谷里抓鱼。”王杰希认真地说。

“那你一定要来找我。”张佳乐伸出一只小拇指。

“我一定会来找你。”王杰希肯定地勾住他的手指。

又多了一个谎言。

王杰希想把自己打一顿,他一直在说谎,谎称自己闭关,谎称自己不是王不留行,谎称自己和微草堂毫无瓜葛。可他从实行计划的第一天起,从没想到过有一天会对张佳乐说谎,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在沙漠里行走的干渴旅人,只因为相信前方会有绿洲就能活下去,绿洲是否真的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杰希想要张佳乐活下去,他说不清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这个与他修行双生功法的人,就如同他的另一半灵魂。好像即使王杰希不在了,只要张佳乐还活着,王杰希就不会真的死去。是最初的依赖,最终的归途,是缘起少年时却陪伴余生的芬芳。

可是真心却只能被捏造成谎言,王杰希不确定他能不能活着完成他要做的事。喻文州心里未消除的怀疑,周泽楷不知何时会再对向他的利刃,谜团重重的红树林,背叛了王不留行的半个微草堂,危险围绕着王杰希,倘若走错一步,都会走向死亡。十有八九,他没机会去找张佳乐了。如果他死了,张佳乐还能坚定的求生吗?王杰希相信张佳乐的坚强,可反求诸己,他难说如果张佳乐不在了,他可以毫不动摇。王杰希不介意玩命,可不想让张佳乐冒险。

“其实我有一件最想做的事,”张佳乐说,“你猜猜是什么。”

“猜不到。”王杰希摇摇头。

“治好了以后,我想重新练功,让我们俩的名字一起写在武林大会英雄榜的顶端,最好我还在你上面。”张佳乐说。然后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了——后一句,张佳乐没有说出来。


和张新杰又说了些话,王杰希才和他们道别。又变成独自一人行路,刘小别方才说的话自然而然地回到王杰希脑子里,他仔细琢磨着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微草堂长老去找喻文州商量一起除掉自己,就算喻文州不立刻答应,也一定会起疑心,王杰希想着,心头浮现喻文州微微笑着的脸,不免有些难过。

至少同心蛊在身,喻文州不会杀死他,王杰希认为真正的麻烦有二。首先,微草堂内部已经明显地有了分歧,王杰希不知道自己的伙伴和徒弟能不能顶住压力,会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一直以来,教他们武功,教他们怎么应对武林各派,却偏偏没有教他们如何对付自己人。师父林杰刚离开的时候,王杰希镇住一整个微草堂,决不能说做的轻松。现在刘小别高英杰他们会怎么做?和长老们打起来?服从长老们的决定?还是假装视而不见等待时机?王杰希知道,他的同伴渴望他以王不留行的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像以前每一次那样,引导他们面对困难。可如今,王杰希分身乏术。

其次,倘若失去喻文州的信任,王杰希要怎么样才能探知蓝雨的秘密。喻文州不杀他也有很多办法对付他,王杰希非常清楚这一点,他想过可能发生的种种惨状,想到喻文州恐怕会爆发的愤怒。黄少天也会生气吗?他会不会伤心更多一些……王杰希不敢想多,同心蛊的伤口似乎有点疼,身体好像还有被黄少天拥抱的暖意。

一回到蓝雨山下的城里,王杰希就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是被人盯着看一般。

是要杀他的人吗?

王杰希打量街边的卖布小贩,面馆食客,端茶的店小二,推着板车走过去的汉子……

是谁要动手?还是所有人?

“公子,要不要买串糖葫芦?”一个因为天气冷而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看不见脸的男人凑近王杰希。

“买一根吧。”王杰希说着低头掏钱袋。

“要哪一种?”卖糖葫芦的商贩问。

“山楂加马蹄的。”王杰希说,他已认出这人是谁,“少天?”

“嘘,这一整条街都是要杀你的人。”黄少天压低声音,语速飞快地说,“你从后面往北的小路跑,回到放飞行翼的地方找文州。你轻功好,应该没问题。一直跑过去,看到什么都不要停下来,也不要回头。”

“你呢?”

黄少天没有回答,用力把王杰希推开,藏在叉糖葫芦棒子里的冰雨剑已经拔出,只半招,血花飞溅,王杰希脚边倒下一具尸体。尸体还瞪着眼睛,仿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跑!”黄少天大喝一声,已然向和王杰希相反的方向挥剑而去。

“为什么黄少天要我跑?他应该已经知道我是卧底,为何要救我?”心里有许多问题和怀疑,可王杰希已经跑起来了,这一次没有权衡利弊,他选择相信黄少天。

王杰希想回头看看,黄少天是不是还好,可回头却看不清黄少天的身影,只有一排排倒下的人,渐在屋棚上的血。

原来这个人的剑已经快得看不清了吗?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快剑,使死亡也没有那么痛苦。江湖传言蓝雨阁剑圣黄少天,不轻易杀人,现在,他却没有一丁点犹豫和手软。王杰希没有见过这样的黄少天,与曾见到的打斗不同,这是屏蔽仁慈的杀戮,是为达目的不得不做的罪孽。也许这些人受人所制,只是奉命行事,可剑圣给不了他们多余的宽容,唯一的怜悯就是用足够快的剑来减少痛苦。然而,越来越多的人涌上街头,王杰希没跑出多远也被卷入战局。

这些人究竟是谁?看这功法,难道是微草堂的弟子吗?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王杰希就没法下手,作为堂主,他怎么能杀死自己的弟子?可倘若不打,自己就会死在这里,会见不到张佳乐,会回不到微草堂,会害死喻文州……

“跑!”黄少天又喊了一声,他挥着冰雨,踏过温热淌血的尸体,走到王杰希身边,“你不要杀他们,不要你动手,你只要跑就行了,再往前走,越快越好,去找喻文州,千万不要回头。”

“那你呢?”王杰希又问一次这个问题。

黄少天开心地笑着,脸上还挂着别人的血。“我跟在你后面跑。回去给你煮饺子,三种馅的都煮。”说完黄少天搂过王杰希的腰,轻功腾起把他送上沿街房的屋顶,停也不停回身而去,再次扑入人群之中。

王杰希快速地往喻文州的方向赶路,凛冽的冷风带着血腥味像刀尖一般刮着他的脸。既然黄少天不惜涉险也要救他,喻文州至少也是需要他的。王杰希不再去想要怎么维护喻文州对自己的信任,要怎么为自己争辩,他只要活下去,不想因为自己不慎死去而害死喻文州,又辜负黄少天。

“喻文州那么害怕死去,怎么可以害死他呢?黄少天对生活那么有兴趣,怎么能不好好活着呢?”

“我只想与你们同生,不想共死。”

“如果能开开心心的话,我别无所求。”

远远地,王杰希已经看见了后山竹林和那一汪湖水,喻文州应该就在那里等他。他急切地加快脚步,想要快一点见到喻文州。

“如果喻文州知道真相,一定会恨不得杀死我吧。”王杰希这么想着,跑向喻文州的脚步却愈坚定。

砰砰砰,三支短箭扎在王杰希跟前,是荒火的箭,却不是周泽楷,而是江波涛。

“你到底想做什么?”王杰希伸手就要打起来,却被江波涛挡下一击。

“喻文州知道了,你此番回去,只怕凶多吉少。”江波涛说。

“与你何干?”王杰希估摸着既然荒火在,周泽楷多半就在附近,一打二胜算不多,抽身要跑,却被再次拦住。

“你死在喻文州手里,怪可惜的,不如我把你捉给叶修,也算买他个人情。”江波涛笑着说。

“没工夫跟你废话!”王杰希绕过江波涛要跑,那人却又伸过手来,这次是递来一个白底红叶花样的包袱。

“拿着吧,叶修给你的,也不知道你们什么交情,他倒是痴情的很。”江波涛说完便不再拦王杰希,自己走了。

王杰希哪有功夫管那么多,随手拿着小包袱就继续赶路,一想周泽楷江波涛都来此处肯定做的不是小事,刚才与黄少天打斗的,恐怕混了不少轮回的人,也不知道黄少天现下怎么样,喻文州是不是也和人打起来了。王杰希一面想着一面匆匆跑进竹林,穿过竹林到湖边空地,就能见到喻文州了。

忽然眼前变得烟雾缭绕,王杰希怕烟雾有毒,赶紧屏息,却还是晕了过去。


评论(2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