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本章喻王,黄王,

还是熟悉的吹黄王配方2333

第一次细写了江波涛的心理,我真的越来越喜欢涛涛了,他真的好可爱。




第二十八话  痴心尚有情可痴  悲歌无声何人知

 

 

蓝雨阁山上留守的弟子们手忙脚乱地处理着这件事。徐景熙已经安排弟子们回收所有“揭发王杰希”的信件,可这件事还是传的沸沸扬扬,几乎蓝雨阁每一处有人的角落,都在议论。

“这事真的假的?”

“我看八九不离十,微草堂的人承认这是他们的卧底,要是假的,那微草长老何必承担这种罪名,虽说各门各派都有派出去的,可明面上终究还是很难看。”

“可信里说王公子把蓝雨的事情传信给周泽楷。”

“我觉得这句话绝对是假的,你想想,当初阁主和黄少是怎么和周泽楷打架的,王公子没少拼命啊,退一万步,就从阁里没出事,我们就可以相信王公子没有对周泽楷出卖我们。”

“阁里是没事,可山下呢?黄少和轩哥现在还在城里打架,你说原本一城都应该是我们的人,哪来这么多店铺老板,卖花姑娘突然摇身一变成武林高手对我们兵戎相见?”

“说什么呢,黄少不是为了保护王公子在和微草堂打吗?山下打架和王公子勾结周泽楷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傻!微草堂哪儿来了那么多人,我看,一多半是轮回的。”

“我还是不信王公子会对不起我们,你们想想,阁主和黄少对王公子那么好,就算他一开始是微草堂派来的卧底,现在也应该被感动得投靠我们,怎么会为周泽楷做事?更何况轮回不是什么好东西,王公子聪慧,怎么会看不出?”

“轮回十五年前就不是好东西,现在落在周泽楷手里,也不是好东西!”

话题转移,一群十几岁的少年,竟言辞凿凿地骂起十五年前的轮回来。

今天,卢瀚文没有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玩,徐景熙不许他下山,他便在院子里练剑,越练越烦,直到摔开剑,一屁股坐在地上。地上凉,卢瀚文也懒得起来坐到房里去,心里头乱的很。“杰希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是来害师父们的?”卢瀚文不愿意相信,却总忍不住往这方面想,又因为自己怀疑王杰希感到羞愧。

正在卢瀚文想不清楚的时候,院外传来伙伴的呼声:“小卢,大师父他们回了。”

大师父他们……这个他们,是不是包括杰希——他回来了!卢瀚文开心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出去看,情景却不是他想的那样。

喻文州受了伤,袍子被血染透,也不知多少是自己的,多少是别人的。他怀里抱着昏迷未醒的王杰希,不顾弟子们的问询,喊上徐景熙,径直往自己的里院走。

 

“先不管我,看他受伤没。”喻文州着急地催促徐景熙,后者摇摇头。“他没伤着,只是晕过去,倒是师兄你……”

“你仔细看看呀。”喻文州不依。

徐景熙拗不过他,解了王杰希的衣裳,却意外看到袖里口袋掉出一根碧蓝色的发带。

这不是信中所说的……徐景熙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点点头,从袖子里取出白底红叶的小包袱:“这是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拿着的,他应该是被迷烟熏倒,没什么危险,你不管这些,快看看他受伤没有。”

徐景熙沉默着检查完,给王杰希盖上被子才再度向喻文州开口:“这和信中所言一致,师兄以为如何?”

“此事不宜声张,”喻文州说,“等他醒了,我自己问他。以及发带包袱这种东西太容易伪造诬陷,就算此刻还没问,我也觉得那微草长老是一派胡言。”

徐景熙点点头:“此事需要谨慎,王公子身份特殊,于情于理,都不能有差错。”如果和阁主结同心蛊的人是不可信的,那后果不堪设想,徐景熙只要一想到有这种可怕的可能性,就浑身不自在。

“话说师兄,你一路把人抱回来,没有先检查伤势吗?还有这些东西实在太容易令人误会,万一刚才被弟子们看到……”徐景熙洗了条干净的手帕准备给喻文州处理伤口,话没说完,却被喻文州突然开口打断。

“我没法检查。”

“你说什么?”徐景熙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给喻文州把脉。这一看不得了,他完全没想到同心蛊的反噬会有那么严重。“你去那边躺着放松身体,但是千万别睡着了,我先给你止血。”

“好。”喻文州应了一声,小心地躺到王杰希的身边,偏过头看着心上人沉睡的脸,手指动了动,略微犹豫还是悄悄伸过去,握住王杰希随意放着的手。两人中同心蛊时留下的伤痕轻微摩擦,贴合在一起,喻文州突然感到喜悦,即使没能同心,同命也不错,即使不能心相连,手心相贴也不错。

喻文州忽然觉得就这么永远地睡过去也没什么不好,每天想着王杰希到底有什么目的,到底要做什么,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自己要怎么做才能争取到他,真的好累啊,如果就这么死去的话,至少可以同眠。

“可是杰希肯定不想死吧?重要的是蓝雨怎么办呢?过了春天,一入夏就是武林大会,难道要黄少天一个人去打英雄榜吗?轮回虎视眈眈,如果我不在,大家可以应付吗?和烟雨楼的约定也还没完成……哦对了,马上就是春节,师父要回来了……”喻文州想着还是觉得活着好,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看清周围。眼冒金星,头晕得厉害,身上的痛苦在被放大,喻文州有些想不通,同心蛊的反噬为什么会这么强,但现在没办法研究,只能咬牙等着徐景熙的治疗。

 

黄少天跨进蓝雨阁山门就倒下了,遍体鳞伤令他连保持行走都做不到,但他终究还是从以一杀百的局面里活下来了,这就是强者的证明。可黄少天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他只想快些见到王杰希,确定他平安无事。

“杰希回来了吗?”黄少天见到守门的弟子就赶紧问。

“刚才和阁主一起回来了,阁主受伤,王公子晕倒,徐师兄已经去医他们了。”弟子一边扶着黄少天一边回答,“黄少你怎么伤成这样?”

“一点皮肉伤不要紧。今晚让伙房多做点肉吃啊,杀了人以后特别饿。”黄少天半开玩笑地说,“他们回了我就放心了,我得赶紧去看看他们伤得重不重,不然好不放心。”

“黄少,你自己都快站不稳了,还管别人呢。”弟子说。

“嘴皮子真不会讲话,”黄少天嘴上这么说,心里倒也不在意,转而问道,“哦对了,你看着面生,是不是之前冬至招人的时候新来的?蓝雨阁过年很热闹的,可以年前同我们玩几天,除夕前再回家。”

“黄少对人真好。”弟子笑着说,“没想到精于谋划城府颇深的喻文州,会有你这样的师弟。”说着,匕首从腰间出鞘,极近的距离,眼看便要刺入黄少天的胸口——

可是他没有做到。

匕首不知何时已经被黄少天夺在手里,轻而快地一划伤了守门弟子的手腕。黄少天狠狠地把匕首丢到一边,对人胸口猛踢一脚,冰雨的剑鞘抵着人的脖子,问道:“你刚刚犹豫了,在犹豫什么呀?你要杀我是不是,那动作怎么不再快一点呢?说吧,你是谁的人?”

“我是谁的人……”

“谁?”黄少天凑近听。

“你猜不到吗?”

“说吧,老实交代给你留条全尸。”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轮回啊,告诉你也没关系。”

“果然是周泽楷派来的吗?嫌在外面杀的不爽,还进山门来送命?”黄少天拔起地上的匕首,一刀割了对方的喉咙。

“守门弟子”彻底断气,黄少天才松了口气,真的太累了,伤口流了很多的血,但凡他还有一丝多余的力气自保,刚才也不会非杀了此人不可。用剑撑着地想站直,却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黄少天苦笑,再次试图站起来。

还好,还能走,看来伤的不是特别重嘛,黄少天乐观地想,一步步缓慢地往前走。刚才的守门弟子是假的,那他说的话便不可相信,喻文州和王杰希有没有回来,伤得怎么样,黄少天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去。

如此想着的黄少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危机,他因为疲惫和心乱太过大意,以至于短剑近身才意识到不妙,可再想躲闪,哪里来得及?即使黄少天的速度足够快,还是被划伤了手臂。

是江波涛。

练武的人都知道,兵器一寸短一寸险,长剑往往锋芒毕露,而短剑则暗藏杀机。江波涛手里的天链,就是一把短剑。

“你亲自动手啊?”黄少天被划伤的左手臂痛的发麻,索性用牙齿咬住冰雨的剑鞘,一甩头,冰雨出鞘,“行吧,我陪你玩玩,那之前我先问你,怎么会让这么菜的人来杀我啊,本剑圣在你眼里究竟是怎样的……”

“来杀你的是我,不是他。”江波涛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

“我说的,”黄少天已经挥出冰雨,势不可挡地冲上,“就是你啊!”

黄少天从来没有输过,之前的树林小道上的打斗,即使十分狼狈,他也没有在对方任何一个人手里落下风,这一次,他也有把握活下来。

只要活着见到王杰希,就是胜利,哪怕站不稳了,血流太多了,伤口特别疼,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活下去,站在王杰希的身边,保护他,维护他,让他开心,黄少天无论如何都想做到。那日空积城小巷和王杰希相遇,在刘小别的刃口下收剑是为了王杰希,今天黄少天拔剑,想的也是王杰希。仿佛想着一个人就能充满力量,仿佛为了陪伴一个人可以变得更强。

江波涛抬起天链挡下这一击,兵刃相碰,划出火花。

一百零一,算上刚才死的那个,就是一百零二。按照江波涛的计划,削弱蓝雨阁,让微草堂被孤立,围杀黄少天和喻文州,已经死了一百零二人。虽然杀了郑轩的巡夜队不少人,破坏了蓝雨阁城下的情报系统,可那又怎么样,江波涛不能说这一百零二人的死是完全值得的。他与周泽楷是奉命行事,牺牲掉别人的生命,同时也在被另一个人利用。可一句奉命行事,就可以为自己开脱了吗?江波涛还记得出发之前,跟手下兄弟们说,做完这件事,就可以过个好年了,那时候他已经知道没有几个人可以回来,兄弟们也知道。然而行动依然按照原计划开始,即使在剑圣毫不留情地杀伐之下,也没有退后的人。江波涛忍不住想,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忠诚吗?效忠于自己和周泽楷,还是效忠于那个轮回背后的魔鬼——周泽楷的父皇?

可是不管怎么样,江波涛没有办法看着那么多人死掉而无动于衷,那么就至少杀掉黄少天来偿命吧。迷晕王杰希,引喻文州来找人,喻文州伤得不轻,又关心则乱,一定会急着带王杰希会山上,郑轩的队伍又被另一队人引走,重伤落单的黄少天,在天链之下必死无疑。

而江波涛终究还是想错了。

黄少天真的很强,重伤却好像比在擂台赛上见到的更强大,他的剑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快,每一招都直指要害。他足够清醒,也足够坚强。

即使如此,江波涛也不是想着玩的,他比此时的黄少天更能忍耐,诱导对方的猛击,即使自己受伤也没关系,黄少天很快就会耗尽体力,到那时江波涛就可以以蓄积已久的力量反击。

终于,黄少天真的站不稳了,剧烈的打斗让伤口崩开,流了更多的血,他握着冰雨的剑鞘,勉强撑着地面维持站着的姿势,另一只手臂,艰难地试图抬起冰雨剑再次攻出。

这是江波涛的机会,只见天链宛如流星一般晃过黄少天的眼前,左右来回挥开,击飞冰雨剑和剑鞘。没有剑的剑圣,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吗?

天链的剑刃离黄少天越来越近,黄少天苦笑。是不是一切都要结束了?下一次闭上眼睛就不会再睁开,这一剑被击中,就再也见不到王杰希……

“杰希……”

居然死到临头,还惦记着王杰希吗?这次苦笑的变成了江波涛。黄少天,一个用剑的天才,从初入江湖至今几乎一路顺风顺水,师门豪强,自己也有夺天下第一的本领,他就像阳光,已经足够光彩而强大,居然还有一个值得惦念的人……实在太刺眼了。如果有来生,江波涛也想换一种活法,是不是也会出现一个住进他心里的人?

“少天!”

黄少天没有想到王杰希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天链砍在王杰希的肩头,鲜红的血液在单薄的白色里衣上晕开。

江波涛抽回天链,他知道杀黄少天的时机已经不在,王杰希赶到此处,蓝雨阁其他人说不定也会过来,只能走为上策。很遗憾,可江波涛不知为什么却觉得松了口气,飞身离去,山门小路上只留下黄王二人。

“你撑住,景熙马上就过来。”王杰希把冰雨捡过来放在黄少天手里。

“你怎么穿一件单衣就跑出来?”黄少天责怪地说,微微蹙眉,气也喘不顺,看样子十分痛苦,“你被他砍伤了,疼不疼?我听说天链淬毒,等会让文州看看是不是中毒了怎么解……微草的长老来了,他说……他说你是微草派来我们这儿的谍者,又叛向轮回,所以要和阁里联手杀掉你……文州和我都不信……那微草长老出言不逊……我就杀了他……他们好像真的……非要杀死你不可……你平安无事真好,杰希,我好开心……”

“少天为什么觉得我不是奸细?”王杰希简单地为黄少天止血,焦急等待徐景熙。

“我不是觉得你不是奸细……”黄少天温柔地看着王杰希,“我是觉得,无论杰希是谁,我都不能让你受伤。”

王杰希手里的动作顿住,怔怔地望着黄少天,好一会儿才开口:“谢谢你。”

“我的天哪黄少!”徐景熙带着几个小弟子匆匆跑过来,“忍着点啊,我马上把你抬进去。喂,你们两个,把王公子带到阁主院里去关起来等阁主的命令,另外的帮我抬你们黄师兄。”

“你们要对杰希做什么?为什么要关起来?”黄少天这下慌了。

徐景熙挠挠头:“黄少你先治伤。这是阁主的命令啊,刚才王公子一直晕着,一醒来就要去找你,阁主说有很多问题要问他不许他出去,王公子说他要去看看你好不好,看完以后被关多久都没关系,就跑出来了,现在要带他回去。”

“那你们不要为难他……”黄少天说。

“我才不会为难他呢。”徐景熙避开王杰希受伤的肩膀拍拍他的背,随手把外披丢给他穿上,“阁主也不会,就是这事闹太大了,多少得做做样子,你就放心吧。”

黄少天点点头,看着王杰希,没有再说话。











29会尽快出来的,已经写了2000了,

预告一下,喻王股将迎来目前为止最大的暴涨(和跳楼

就不碎碎念太多啦,请大家做一下那个关于青草蝴蝶的问卷哦

谢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2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