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华山男少侠程霜X点香阁花魁蔡居诚

划重点:花魁游街以后,蔡居诚要被梁妈妈卖身。武功也基本上……回不来了。少侠全敏加点(暴击然脆)多情超然邪恶。

两情相悦,痴情少侠。

接受以上就往下。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司马相如辞赋·凤求凰。

 


“你小子今天又要上哪儿去?”高亚男一把拎过少侠的领子,嘴上发狠,心里却没有太生气。本想趁着师姐不注意悄悄往外溜,岂料这门还没出,就被高亚男逮个正着。

“好师姐,我就下山玩玩呀,你看着花朝节金陵城肯定热闹,我要是不去玩玩,多可惜。”少侠好声好气地向高亚男撒娇,“先不说这些,我得赶紧走了,要是被真真师姐抓住,可就走不了了。”

“你出去可别闯祸,再要让我听到你又和谁武斗闹事,可有你好果子吃。”高亚男松手放少侠走,不忘给他屁股上踢一脚长记性。

 

少侠此番下山,当然不是只为了花朝节,心里算盘打了多日,此时已多半到了阴谋可成之时,出了山便骑马往金陵赶。

为什么不坐车?

穷,这是真的。虽说华山弟子倒不至于穷得连车夫都雇不起,可少侠的家当全都倒进点香阁,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那武当二师兄蔡居诚,见一次就要花不少宝石翠玉,更不要说赎身了。也怪不得梁妈妈,谁叫蔡居诚一去点香阁就成了个摇钱树呢?

少侠赶了半日路,早上急着出门,兜里只有风师兄随手给的包子,还是菜馅的,吃下去也不抵饿,只好牵马到路边的面摊坐坐。

“老板,拿你们这儿最便宜的面。”少侠把剑放在桌上,给自己倒了杯不要钱的粗茶,咕咚咕咚喝完。心说要不是美色误人,他现在身上带的钱可以把面摊吃空。

“哟,这位少侠,一看就是华山来的吧,你们华山的人,每次就点我们家最便宜的,还要白喝不少茶水。”老板没好气地小声嘀咕。

少侠也不在意,面端上来道了声谢,就埋头赶紧吃。快吃完快点走,若是去晚了……少侠无暇细想,大口吃面。可邻桌坐下两人,聊着聊着,话语就传进少侠的耳朵。

“这次梁妈妈算是赚大发了,花魁初夜,拍了九十九万两黄金,那位爷出手也是够阔绰。”

“什么花魁初夜,方莹不是早……”

“呸,谁跟你说是方莹。前几日花魁游街你没看到吗?原来的武当二弟子蔡居诚是现在的花魁,身价贵的很,游街的时候,沿路不少恩客给他洒钱呢,更别说每日去点香阁看他的了。”

“就是他被拍了九十九万两?”

“对啊……”

少侠再也坐不住,拿起剑往隔壁桌上一拍,喝道:“胡说八道!蔡居诚不是不卖身吗?”

“你小子凶什么?消息不灵通了吧?昨天晚上刚刚拍卖,今晚那位金主就要和蔡居诚共度良宵了。该不会你个华山穷小子也想睡蔡居诚?那可是想得美咯。”

少侠气极,面也顾不上吃完,骑着马就往金陵赶。

今晚?今晚几时?少侠心急如焚,心里胡乱地想着蔡居诚的事情。

 

头一次见到他是蔡居诚刚进点香阁不久的时候,少侠那几天刚好攒了点钱,想去点香阁逍遥一回,听闻新来了个小倌,就赶忙去见一见。

“你就是蔡居诚?”少侠也不让小倌给他倒酒,自斟自饮,猛下一大口,没想到点香阁的酒竟这么烈,差点给呛着。

“你是谁?”明明是个小倌,却穿着武当弟子的衣服,仿佛怕谁不知道他是武当叛徒似的,少侠心里觉得好笑,随口回答:“我叫程霜。”

“无名小辈。”

“是是是,我是无名小辈,我是程霜,可蔡大侠你要承欢啊。”

“你……!”

那日,程霜是被蔡居诚从屋子里丢出来的,转头见着梁妈妈,还被好好安慰了一番。倒是少侠心里也不恼火,只觉得蔡居诚有趣的很。

不知不觉,抢劫盗墓贼,杀采花贼,对发丘铁锤痛下杀手,攒的钱全都买礼物送给蔡居诚,多来几次也没忘记给梁妈妈带点小礼物,拜托她一定别委屈了蔡居诚。

且不说少侠给梁妈妈的礼物,在梁妈妈看来,不如王猛一个西瓜,但说那蔡居诚待在点香阁,做什么都是委屈的紧。也是,在点香阁里卖笑,和在武当修行可不能相提并论。

“你做什么?”

那是元宵节,少侠带着食盒来点香阁看蔡居诚。

“汤圆。”程霜把食盒打开,接连端出五碗,“我听闻蔡道长喜欢吃黑芝麻馅的,可我觉得各种味道都尝尝也好,所以都给你带来了。”

“欸,你这人还有点良心。”蔡居诚摸了摸碗竟还是热的,动勺前狐疑地问,“你不会给我下毒吧?”

“不会不会!”程霜连忙回答,“你要是不信,就随便捡一个喂我吃,看我会不会中毒。”

蔡居诚抬眉看了程霜一眼:“好。”可把汤圆喂到对方嘴边才觉得不对头,蔡居诚后知后觉地骂道:“你想让我喂你吃东西?你把我当什么了?”

“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有想。”程霜赶紧凑上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蔡居诚喂来的汤圆吃进口里,含糊不清地说,“你就当我是伤员,拿勺子拿不稳。”

蔡居诚蹙眉:“你受伤了?”

“小伤,打发丘铁锤的时候失手了,本来没事,这伤是齐师兄帮我医的,不知道用了什么药,现在还痛着呢。”程霜用没伤的手撑着头,看蔡居诚,“你快吃啊,我带热的来可不容易。汤圆吃多了不消化,你就一种尝一两个,不饱的话,等会我们去看花灯的时候我再给你买东西吃。”

蔡居诚虽然身处点香阁,却也不至于吃不饱饭,本想反驳少侠两句,嘴里汤圆的甜味晕开,竟讲不出口了。“为什么总是和那些无名小辈打架?”

“我就是无名小辈呀,和无名小辈打架不是正常么?”少侠笑嘻嘻地说,“而且啊,他们可有钱了,我来这儿见你不容易,钱都是劫他们来的。”

蔡居诚这回不说话了,低头吃汤圆,吃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没注意味道,还在想少侠说的话。

少侠见蔡居诚不理他,自顾自地说:“那个炸汤圆,我家师姐喜欢吃,但我是吃不惯的,怎么都觉得腻,你尝尝?”

“你们华山……”蔡居诚抬头看少侠,“不是很穷吗?你怎么还经常来这儿?”

程霜一拍大腿:“你说到重点了,我就是因为穷才经常来看你,我要是有钱,早就把你买回去了。”

“我才不要你可怜!”蔡居诚听少侠这话,只道是取笑他,心里气结,汤圆也不吃了。

那日之后,程霜便鲜少来点香阁,只是每日依旧托人送来礼物,飞鹰传书也不少,说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蔡居诚原先懒得回信,次数多了,也偶尔回几封。

“已阅,你真无聊。”

“你这个小菜鸟别把自己玩死了。”

如此等等。

 

老实说,程霜收到回信时很开心,拆开信一看就哭笑不得,好几次想去点香阁看看蔡居诚,数数自己攒的银钱,眼看或许快够了,便忍着到可以为他赎身的那天。打小贼显然已经不足以凑够这笔大数目,前些日子劫了几家大户,受了一身伤,回山之后被师兄师姐好一顿骂,程霜也不解释,只在疗伤之后,赶紧数钱。

少侠此番下山就是为了给蔡居诚赎身,就算他出来以后不领情,不愿意和他去华山也罢,那都是后话,点香阁这种花柳地呆久了早晚得出事。

可不巧,这会儿就出事了,要是那两个路人说的是真的,蔡居诚可谓凶多吉少,以他的性子绝不可能就范,如果他反抗,受了软骨散,和玲珑坊那些个个会武艺的舞女守卫打起来,肯定要吃苦头。

最最令程霜不敢细想的是,万一蔡居诚真的被人破身,会不会想不开……

马跑得更快,程霜远远便能看到金陵城的影子,而夜幕也悄然降临,把整个金陵城一步步笼入黑暗。

 




估计不会很长,今天好累了先写到这里。

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