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没看正篇先看正篇,本文为青草蝴蝶后续剧情线的江王剧情片段,可能可以融入主线,也可能因为作者魔改大纲而发展不到。

江波涛x王杰希

极度我流,文笔小学生,ooc有,严重剧透

迟祝YAMI妹纸生日快乐,不知道为啥艾特不了,勉强算我赶上了吧hhh

即使立场不同,曾经互相伤害过,命运把两个人引得分道扬镳,他们也未必不可相爱,因为两个有趣的灵魂,会在一个特定的时机互相吸引,他们都值得最好的爱。

明月曾照我

 

有的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有的人从呱呱坠地开始就注定不幸。江波涛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种,二者皆是,抑或皆非。

的确是出生富贵,尽管幼年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但是江波涛知道自己的家世。江家原本是武林世家,因为出了个皇妃,成为皇亲。这种事情对大多数无甚野心的武林家族并不是什么好事,所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明眼人都懂。

而江波涛并不知道,那天他的家人因何而死。

雷雨夜,父亲让他早点上床睡觉,还再三嘱咐,一定要熄了油灯和蜡烛。黑漆漆地一片,无论睁眼还是闭眼,都什么也看不到,而耳边的雨声和雷声却越发清晰。

江波涛不怕打雷,也不怕黑,小孩子白日里玩累了,到晚上自然容易睡着,睡前他还想着,明天是不是要去找小皇子——他的表哥周泽楷玩。

次日醒来,隐约闻到血腥气,江波涛本没在意,下床去推门,发现门被什么东西堵住打不开,才意识到恐惧。

“爹?娘?”

没有人回答,只是屋外有几声鸟叫,好像与平时的清晨并无不同。

拼命地推开门,江波涛强烈地意识到屋外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心里怕极了,却还是想出去看看。只要见到父亲母亲,就一定不会害怕。

终于把门推开的一瞬间,江波涛没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血腥味扑鼻而来,比刚才闻到的真实百倍。他好像听到了雷声,而雨水滴在他的手背上。挪开视角往远处看,院子里洒着晨间的阳光,积水和血液混在一起结成水洼,却平静地没有一丝波纹。

没有下雨啊?哪儿来得水?

好一会儿,江波涛才意识到自己在哭,那雷声是脑子里嗡嗡作响。

从那一日开始,他讨厌雷雨夜,讨厌每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却不再为任何事而哭。

而能看见月亮的时候,无论是月牙还是满月,只要有空,江波涛都喜欢去看月亮,有时候那一壶酒,有时候带着天链,甚至有时候两手空空什么也不拿,一个人毫无防备地躺在屋顶上,望着好像唾手可得,又的确不可触及的月亮。

 

“诶呀这雨好大,我都湿透了。”孙翔从外头匆匆跑进屋,回来就看到江波涛看着天链出神,“想什么呢?”

“没有。”江波涛回过神来,“你快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别着凉了。”

江波涛对孙翔说完,才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随手拿了把伞出门。

“你干啥去啊?”孙翔大声问,却没听到回答。

白天和王杰希说晚上一起去湖边走走,结果发愣竟发忘了,也不知这雨是几时开始下的,王杰希或许已经回屋了吧。

这么想着,江波涛还是踏着雨水往约定的地方跑,伞算是白打了,一跑起来雨便胡乱地淋在身上。

远远地,雨雾里小湖边,站着一个人,王杰希竟还在等他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江波涛喘韵气,撑好伞,慢慢向王杰希走过去。

“所以你是约我来做什么的?”王杰希笑着问,“听荷?还是看雨?”

江波涛莞尔:“原本是要赏月的,可天公不作美。”

“这夏日的雨,一会儿便停了,等云雾散了,就能看到月亮。”

“罢了,改日……”

“不,就今日。”王杰希拿起手帕,手从一个伞下伸到另一把伞下,擦了擦江波涛不知是汗还是雨的水,“你着急跑过来,不也是想看吗?”

“我担心你明明下雨却还在这儿等。”

“你怕我走了,又觉得我可能在等,所以过来瞧瞧。”王杰希笑道,“那你以为今日见不到月亮,也不妨瞧瞧雨过之后它会不会出现。”

“好。”

江波涛讨厌雷雨夜,雷雨声令他不安,瓢泼大雨似乎要把他淹没,泥泞的地面好像要生生把他拽入泥潭。

“你没事吧?”王杰希突然问。

江波涛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王杰希握住许久,对方半只袖子都湿的皱巴巴,一时怔住,良久才说:“没事。”

“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我看你今天很不高兴。”王杰希问。

“没有,我没有不高兴,就是天气不好,影响情绪。”江波涛含糊其辞地回答。

“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王杰希望着江波涛,眼里晕开忧思,“可是有什么事情能帮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我除了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之外,身上的伤都好了,陪你们想事情也好,出去打打杀杀也好,都可以做。”

“所以你不要把事情埋在心里。”王杰希又补充说。

江波涛很高兴,仿佛雷雨也不那么令人讨厌,王杰希的话让他开心,尤其是“家里”这个词,即便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王杰希若有一日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一定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江波涛也想趁现在,幸福一小会儿。

幸运和不幸,都不会是永恒的,迟早都会过去。如果在一切都过去之前,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某样宝物,那就已经足够幸运。

“你真好。”我爱你。后一句却没说出口。江波涛移开眼,没去看王杰希,却也不知自己在这黑漆漆的雨夜里看什么,回握牵住王杰希的手,对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说话。光阴似乎停止流淌,这片刻的执手像是真的能成为永恒。

也知情浓如酒,也知爱如朝露。

“你看,雨停了。”王杰希忽然说。

嘈杂的蝉声替了雨声,圆月皎皎,从云雾里探出身影。

“月色虽好,却也只能看而得不到。”江波涛望着月亮,手指轻轻松开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竟带了一小壶酒,随便用袖子擦了擦水,又掏出两只小碗,让江波涛拿着一只,给他倒满酒。酒香四溢,一下便冲开雨后的潮味。

“你看,现在这碗里,也有月亮。”王杰希解释,“你尽饮此杯,不也算是得到月色了吗?”

江波涛低头看着碗里的月亮,一滴水滴进碗里,荡开月色。

原来哭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越来开心的眼泪会如此不同。

“不论以后发生什么,都别忘记这碗酒好吗?”江波涛问,一幕幕谋略编排从脑子里晃过,最后移不开的竟是王杰希笼着星星的眼睛。

“好。”王杰希说完,一饮而尽,手指微微有些颤抖,江波涛却没有看到。

 

明月就算不是为了我而明亮,却也曾经照亮过我。江波涛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如此满意自己的人生。那份曾以为永远不会得到的感情,实实在在地得到过,就已经足够。

活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哪怕得不到你,但能常见到你,哪怕不能见你,但能时时想你。

回想当时,即使江波涛知道王杰希给他的碗是涂毒的,他也还是会喝下去。那轮明月下,他做了绝不会后悔的选择。

因为那当真是一碗好酒,只需一碗,便可醉了余生。

 


这段番外里江王彼此是真的有爱,是双箭头,但是爱的方式是不同的,具体丢到以后写到这儿再说吧。

剧透了一点就是王杰希失忆,真失忆,但是后来恢复了。

毒药是喻文州给的。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