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本章只有黄王……

写的甜死我了,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甜的令我羞耻。

人民的好兄弟赤脚医生徐景熙(大雾



第三十二话  飘飘风吹花辞树  皎皎星耀眸含露

 

黄少天那一剑刺得不算浅,即使避开了要害,在这种寒冷的季节,伤也极不容易好,即使如此,王杰希还是坚持和黄少天同时起床,可今日起来却已经到正午,想来是黄少天动静小故意不叫醒他。

他们在村子里住的屋子是个套间,王杰希住里屋,从里屋拨开门帘出来,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沿墙放着的板床,便是黄少天住的外屋。王杰希一出来便觉得凉飕飕的,这外屋的门不严实,又离床太近,看着就觉得冷。

“你昨晚睡得好么?”王杰希走到门边,问屋外正在劈柴的黄少天。

“好呀。”黄少天做这种活算不上熟练,但也是常在伙房帮忙的,并没有太生疏,把柴放进炉子里,将火添旺。

“外屋太冷了,要不今晚你就和我挤一挤?反正床也不是太小。”王杰希凑到火炉边坐下搓搓手。

若是放在以前,黄少天一定会开心地接受王杰希与他同寝的邀请,但现在他却拒绝了:“怕夜里不安全,我就在外面守着。”说完拉着王杰希的手捂在手心里,黄少天望着炉子里的火,没有看王杰希:“外面不比阁里,这儿又是乡野之地,万事都要小心。”

“你生炉子是要做什么?做东西吃吗?”王杰希问。

“你饿了?”黄少天点点头,扬下巴指了指地上的菜筐,“昨晚找隔壁大叔买的小菜还算新鲜,米也有些,就是没有肉吃。”

“没关系呀,我又不是无肉不欢。”

“我无肉不欢啊。”

王杰希觉着自己的手被黄少天捂太久了,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抽了回来,低头择菜:“那我们什么时候走?总不能一直呆在这儿吧?”

“杰希想去哪儿?”黄少天把水桶提过来洗菜,随口问。

王杰希轻咬嘴唇,才缓缓开口:“少天没看过雪,我就带你去看雪吧。”

“好啊。”黄少天眼里冒光,“去哪儿看雪?”

“往北走几个城,应该就能看到雪。”王杰希回答,“去哪个地方都行。”

手在凉水里来回拨弄青菜,黄少天仿佛一点都不怕冷,还很享受这水声:“那就去微草堂,你说你以前看的很美的雪,就是那里吧?”

手里的动作顿住,王杰希良久没有讲话,刚刚说去看雪的时候,他还没想到回微草堂,黄少天这么一说,他竟觉得惶惶无措。现在应该回去么?自己倒是有对策,可要怎么解释黄少天……

“微草堂的雪的确很美,但是那里冬日长,我们可以一路慢慢地逛回去。”王杰希说,“而且那里不止有雪,还能把我的藏酒挖出来给你尝尝。”

“那可好。”黄少天不顾手上湿漉漉地,猛一拍大腿,“有好酒自然要去的。”

王杰希忽然觉得这几日过的很轻松,他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也不隐瞒地和人交谈了,而黄少天本来就有让人轻松快乐的力量。

“这个韭菜炒鸡蛋好了。”黄少天把水桶里的菜捞起,抖掉水。

“欸?有鸡蛋吗?”

“之前买的还没吃完呢。白菜直接炒就挺好吃。”

“放点蒜。”

“杰希是行家啊!”

原本炒白菜放点蒜这事王杰希是从不在意的,只是现下突然想起黄少天以前这么炒过,特意给他讲了,有点蒜会更好吃。王杰希这才猛然发现,即使以前在蓝雨阁里,或是去蓝雨阁的旅途中,与黄少天讲话心不在焉,对方说的话,讲的许多小事,也被他不经意地记在心里,回想起来,每一个细节都很有趣。比如什么样的萝卜适合煲汤,肉要烧多久才能入味,清晨听到的鸟鸣出自哪一种鸟……

“想啥呢?笑得这么开心。”黄少天问。

王杰希原要说没想什么,话到嘴边改口道:“想你以前说的话。”

“哪一句呀?”黄少天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凑过来。

“好多句。”冬日的阳光并不足够暖和,却让王杰希眼里的黄少天更加帅气好看。

“我还有很多很多话,以后慢慢给你说。”黄少天骄傲地叉着腰,“你想听什么?我可以扮演说书先生,也可以扮演教书先生。”

“什么都想听。”王杰希坦诚地说,“就从白菜怎么炒开始吧。”

黄少天把袖子重新捋了捋,放好锅:“看着哈,首先把锅擦干,油倒进去热一热。”

蒜末在油锅里溢出的香气,丢入白菜之后腾起的白雾,翻炒时的声响,说着笑着的黄少天……王杰希觉得肚子很饿,心里却很满足。原来有时候做杂事也并非无趣,世界上没有真正有趣的事情,但有足够有趣的人,用最微不足道的事情,调动起埋在心里的他对生活与快乐的全部渴望。

活着可以很开心,爱一个人可以是幸福的事。以前也许把很多事都想复杂了,才走了不少弯路,王杰希看着黄少天,自嘲地想。

如果余生会痴爱某人,那应该就是眼前人。

冬日正午的阳光,明媚耀眼,给人温暖的错觉。黄少天转头看王杰希,无意间和他的目光相遇,见人眼里含着闪烁的光,如碧叶上朝露轻晃结成的水珠,又似冬夜流动在天际的星,好像转眼就会消逝,又可能是永恒。

黄少天半张着嘴,话卡在咽喉说不出,平生第一次遇见不愿意打破的沉默。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爱王杰希,没想到这份感情还能更深,能在任何微不足道的时候猛然爆发,像汹涌的洪水淹没他,像最紧的拥抱牢牢把他锁住,而他坦然地张开双臂回以同样的拥抱。

“好了,你闻闻香不香。”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出锅端菜的动作的,脑子发热,满满的都是王杰希。

“你心不在焉。”王杰希接过黄少天手里的盘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角有一抹不可察的甜意,像含苞的桃花最初的细微香味。

胡思乱想被发现,黄少天竟一时哑口无言。

一阵突来的疾风扫过院外的林,常青树未落的叶奏出沙沙声,埋没了王杰希轻声说的后一句话。

但黄少天分明地看清他嘴上细微的开合——

“你在想我。”

 

午饭后闲坐一会,两人练剑比划几下,黄少天又催着王杰希去休息,想来是闲,即便有许多要着急的事情,也不在此一时非做不可,王杰希便听话又去休息。

天气冷,被子又给黄少天用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手炉捂热,王杰希原本觉得自己不困,却躺下没多久便睡着了,醒来瞧瞧纸窗,只见天色稍暗,理着衣服起来正要叫黄少天,却听到屋外有人说话。

“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声音是黄少天的,王杰希正猜他等着的人是谁,听了那人的回话,便猜到答案。

“黄少你没良心啊,我也不容易好吗!”是徐景熙,“你们这一走,山上乱套了,我也得有空出来啊。”

“药带了吗?杰希这几日恢复了些,但冬日拖着伤病实在不妥。”黄少天问。

“带了,等会他醒了,我再给他把脉。”徐景熙叹了口气,“你们走了之后,大师兄就把蓝雨阁封山了,连粮车都不能出入,正值年前,杂事一大堆,这么一搞实在多了许多麻烦。”

“封山?为什么?”黄少天诧异。

“你不知道也正常……欸不过大师兄没和你说过么?关门打狗清理叛徒,与轮回有密谋的,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甚至与其他门派有私交的弟子都要被一一盘查……其实我现在也不应该和你讨论这件事。”徐景熙突然停住了,又叹了口气,有些激动地问:“你说你怎么那天就脑子一热说要从蓝雨阁除名呢?大师兄居然还同意了,我真的搞不懂你们两个!”

王杰希努力消化这句话的意思——黄少天主动退出蓝雨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为了把自己平安带出来?这怎么可能……

“现在讨论这个也没有意义啦,那时候我要是不出山,杰希一个人怎么可能逃走,就算文州手下留情,阁里也一定有不容他的人。”黄少天说的很轻松。

“可是废去五成内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徐景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是不是不知道,外面想跟剑圣一教高下的人多的可以把蓝雨阁围三圈,你这种行为就等于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信文州说的会废掉我一半内力啊?”黄少天大笑。

“难道不是?”徐景熙反问,“你这脉象分明是少了内力。”

黄少天沉默不语,隔墙听着的王杰希忍不住压低了呼吸声。黄少天少了内力是怎么回事?王杰希忽然想起之前听说的蓝雨阁逐出叛徒时废去武功的事情,不觉心凉半截。

“没有废掉,但确实少了,”黄少天再次开口说,“我给杰希用了安眠香,他睡着的时候我传给他一部分内力。”

手指攥紧被单,指节捏的发白,王杰希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这几日他信任黄少天,睡觉意外地很安稳,没有多想,不知道事情居然如此。黄少天传内力给自己,却又不让自己知道,这不是为了他着想又能是为什么呢?

“这……”徐景熙一时哑口无言,“所以现在他伤势未愈,身体不适,所以还没发现?”

“对。”黄少天肯定了徐景熙的猜测,“你之前给他把脉以后跟我说过,他并非内力浅薄,而是有意收敛,而且明显是失去过一部分内力。”

“对,打比方说,小卢现在的内力和你失去一部分内力之后的内力相平,普通人看不出区别,只道你的确内力如此,可是特别的切脉手法可以发现细微的差异。”徐景熙解释道,“虽然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王杰希一定比我们目前看到的要强得多。只是失去内力,多半都是因为极为痛苦的事情,或是无可奈何的情况,他若是不说,你估计也没法问。”

“不问就不问啦,”黄少天话语里带着笑意,“话说回来,这把脉的技术真是神奇,你们习医的都这么厉害么?”

“怎么可能!我还差得远呢。”徐景熙不常谦虚,“这办法,最早是以前微草的方士谦用的,你可能不记得了,前几年的一次武林大会,不是有个刀客在擂台上晕倒了吗?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是对手暗器带毒,方士谦前辈上去给那刀客把脉,说是比赛之前受了多人传输内功,体不能担才倒下。”

“这事我有些印象,但也记不太清了。”黄少天说,“方士谦当真是厉害,不过这些年都没听说过他的传闻。”

“现在世人都称霸图张新杰为神医,可要说神,恐怕还是方士谦更神一些,但方士谦有一个弱点是致命的,传闻他不会武功,一丁点都不会。”

“这算什么?林敬言不也不会武功么?”黄少天表示不解。

“不一样,江湖郎中不会武功比游侠不会武功更致命,你能救别人的命,自然会有人想要你的命,让你不能去救他的仇人。”徐景熙说,“传闻说他退隐山林避世不出,我要是他我也跑路,溜得越远越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世事难测啊。”

“你倒替人家感慨起来了。”黄少天嘲笑道,说着起身进屋喊王杰希起床,却不想门帘一掀,真看到王杰希坐在床边,直直地看着他,眼睛似乎红了。

“你……怎么醒了……”黄少天缓缓走到王杰希身边,“你都听到了?我……我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就是怕你不接受……那一剑不是小伤,天气不好,你心里又难过着,我真的怕你吃不消……我不是想要瞒你……杰希……”

黄少天越说声音越小,低着头,不敢看王杰希的表情。强加的爱和强加的厌恶一样,是令人感到负担的,黄少天知道这一点,所以不敢说,他希望王杰希能无忧无虑地和他在一起,而不是因为被爱着而有负担。明明是这么打算的,可每一次想要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都克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几乎要掏空自己去守护对方。

杰希会因此为难吗?黄少天苦恼地想,后悔刚才怕徐景熙冻着了让人进屋说话,要是走远点在吹风的院子里聊,王杰希不就听不到了吗?

“谢谢你。”王杰希拉住黄少天的手,“我以前,也曾经给一个人传自己的功力,失去了很多修为。那个孩子很努力,也很有天赋,每天都勤奋地练习,渴望早日能够像我一样强,渴望成为门派的支柱,想要保护大家,可是力不从心,走火入魔。我不愿他伤心难过,也害怕他因为修炼不成,心灰意冷,所以帮他一把。”

“你的徒弟吗?”黄少天猜。

“对。”王杰希点头,“所以我不怪你瞒着我,反而忽然觉得其实我们是很像的人,但我的确很难过。”

“难过什么?”黄少天望着王杰希的脸。

“我这几天明明过得很开心,你却看不出来,还说我心里难过。”王杰希轻笑。

“欸,这种事情不用逞强,你和文州分开了,心里会难过也很正常啊……”黄少天说着却被王杰希捂住嘴。

“坐床上呢,不能提别人的名字。”

黄少天很不争气的脸红了,总觉得王杰希这句话话里有话,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头,只好怔怔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王杰希被看得心里酥软,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错没错!”黄少天趁王杰希松了手赶紧说,“你说的都对,只是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你也要加油赶紧好起来,本剑圣勤学苦练,几个月以后带你去武林大会拳打脚踢!”

“牙都要酸倒了!你们两个快出来,把脉吃药,你侬我侬地还有外人在呢!”徐景熙在一旁听着,感觉自己快要被两罐蜜糖齁死了,隔着墙吼道。

“要你听我们讲话了吗?”黄少天从床上站起,不客气地回敬,“我们把甜蜜故事分享给你,你还不领情,你说你是不是不厚道啊,徐大夫?还是单身狗怨念十足,受不了别人好的场景?”

“黄少天我今天不揍你我把徐字倒着写!”徐景熙冲进来作势要揍人。

“杰希救我。”黄少天装作怕的样子往王杰希身后躲,顺手搂了人的腰。这举动太过亲昵,王杰希不禁心跳更快了些。

“不救,你自找的。”王杰希笑说。

“得,更齁得慌,我就不该进来……不对,我就不该来!”徐景熙翻了个白眼,“亏我还给黄少带了红烧肉,没良心的……”

“你怎么不早说,”黄少天立刻溜出来,“我狗鼻子都没闻到味儿。”

“哪有自己说自己是狗的。”王杰希哭笑不得,“景熙老远带来,也该凉了,闻不到很正常。”

事不细表,三人唠嗑着把脉服药云云,夜深徐景熙才走,马车透出的光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了,王杰希才开口对黄少天说话。

“你的兄弟对你真好。你就这么离开蓝雨阁,以后会后悔的。你师承蓝雨阁,在那里长大,它让你成为剑圣,成为在这个武林顶端的人,你不该说走就走。”

黄少天笑着摇摇头:“我又何尝舍得,脑子里已经想得出魏老大骂我的样子了。可对我而言,在哪里长大不如和你去哪里重要,成为剑圣不如成为你的爱人重要,站到武林顶端不如走进你心里重要。我的确不该说走就走,但如果你留不下去了,我会愿意为你去任何地方。”

王杰希抬头看天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你看星星好亮。”

“是啊。”黄少天也抬起头。

“你听,有风声。”王杰希又说。

“有,呜呜呜的。”黄少天回答,一时不懂王杰希要说什么。

“如果有酒喝,一定会很香。”王杰希又说。

“一定会的。”黄少天赞同道。

“所以,”黄少天神经绷紧认真地听王杰希这句话,“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了,你不在我身边,在蓝雨阁或者其他任何地方,你也可以看星星,可以听风的声音,去闻花的香气,喝最好的酒。因为我也会在做同样的事盼着和你重逢。”

黄少天呼吸一滞,这好像是他有生以来离王杰希最近的一次,可恋人看上去却随时可能消失一般,在星光下笼着或许会分离的悲伤。

王杰希接着说:“在那之前,我们要开心地过每一天。”

 






黄王比谁更会说情话系列hhh

男主剧本正式交到黄少天手里(?)

后面应该会有各种有趣的事情,黄王去雷霆玩,路上遇到楷楷他们一起玩,去微草玩,去皓哥的赌场玩hhh想想就很开心呢(?)

下一话写叶视角和乐视角,对外的宣称是王杰希死了,我有点不敢写叶,乐的部分了,基本这段没有糖……

小别那边杰希有传信……

可是根据我文传信多半传不到的套路……

嘻嘻,下章再说。

谢谢你们等了这么久并看到了这里,31的热度少得可怜,是不是因为外链你们就不爱他了hhhh

最后预警一个,后期会出现伞哥,活蹦乱跳的,伞哥,估计伞王会走友情向,也可能友达以上,这拉郎有点远,但是剧情需要……

介意的话就说一声……但我还是会搞hhhh【怎么就管不住这手


评论(3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