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一丢丢喻王,一丢丢乐王。

爆炸式的黄王糖!

写的时候忘记上次说这一更应该写叶修和乐乐那边的情况……34再写吧233

赶在今天的尾巴写完,我不是狗了开心【?】





第三十三话  梦里雾里心难测  柔肠暖语情可织

 

蓝雨阁的清晨格外舒爽,已到立春,虽然还是有些冷,却能明显地感到阳光比前几日温暖些。

王杰希是闻着花香醒来的,梅花淡淡的香气,穿过虚掩的窗户溜到他的鼻尖,撩人的凉风拂开他的眼睛。

“真是好天气啊。”王杰希心想。

天气好,心情也好,这几日仓促准备,终于迎来喜宴当天。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从今天的仪式以后,就会真的成为喻文州的爱人和家人。

以前一直听闻蓝雨阁主喜好小倌,王杰希以这种身份接近他,并没想过能得到什么上得台面的身份。喻文州的决定让他非常意外,但于情于理,这都不是坏事。

王杰希很清楚自己心里的快乐是因为什么,这份忍不住想笑,又有些忐忑的心情,绝对不会是因为计划顺利之类的事情。只有一种可能——他真心为能和喻文州结合感到快乐。

摸着良心承认这一点对王杰希来说是件害羞的事情。他内心深处从未自欺地否认过喜欢喻文州,可像普通人家新婚小夫妻一样为仪式感到开心,还是有点难为情。

小时候玩过家家,王杰希扮过张佳乐的新郎,没脸没皮地喊着“乐乐小娘子”把人抱起来,却因为张佳乐稍年长那时候比他高,没抱稳,两个人摔在地上滚成一团。

“不知羞,哪有喊这么大声的?”张佳乐红着脸小声嘟囔,却见莫名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王杰希脸色也微微发红。

他倒是不服输:“怎么不能喊啦?”

“等你以后有了心上人,真到大喜的时候,就知道不好意思了。”张佳乐坐到一边,撇过脸,故意不看他。

“那到时候再说……”王杰希若有所思,突然灵机一动,抓到什么把柄似的兴奋地说,“乐乐这么害羞,难道是有心上人?想到了什么以后的场景?”王杰希边说还凑到张佳乐身边,看他的脸。

“去去去!我才没有!”张佳乐没怎么使力地推了王杰希一把。

回想往事,王杰希不觉低低地笑出了声,忽然听闻窗外有些许鸟鸣,这才回神。喜宴的事情,没有和张佳乐讲,王杰希心有愧疚,左右想来,还是觉得不说的好。等张佳乐状态好些,再慢慢和他说自己跟喻文州的事情。这么想着,王杰希又为自己把张佳乐想的脆弱而自责,一时心乱,原本笑着的脸,倒皱起眉头来。

“想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人声,“想的这么入神,我来了你都不知道。”

王杰希回头一看,果然是喻文州。“想到小时候过家家的事情。”

“哦,这事小孩子都玩过吧。以前我和少天也经常玩。”喻文州坐到王杰希身边。

“哦?”王杰希突然好奇。

“我当爸爸,他当儿子,我告诉他要孝顺,有钱要给爸爸用,好东西要让爸爸先吃。”喻文州一脸坏笑地说,“少天玩游戏特别配合。”

“你这人从小就这么坏吗?”王杰希哭笑不得,“你爱欺负人,我不嫁你了。”

“你说什么?”喻文州笑得没停,凑近王杰希,“你知不知道你说嫁我的时候,我心跳都乱了。我都没用这个词,你倒是说的挺顺口。”

“听不听得懂人话,我说的是不……”王杰希笑着要推开喻文州,却被轻轻抓住了手。喻文州把他的手附在自己心口:“摸摸看,是不是跳得乱了?”

无论对于普通人还是习武之人,心口都是命门所在,任由王杰希摸自己的心口,就和让王杰希拿捏自己的性命没有差别。

王杰希点点头:“心脉不稳,你该调息了。”顾左右而言他,脸红扑扑地,王杰希没好意思再提嫁不嫁喻文州的事情。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喻文州拉着王杰希的手,站起来,随便给他裹了件外披,推着人出门。

走了好久才终于到地方,这儿是蓝雨阁山上的一个悬崖,向外望去风景大好,远山笼在雾里,看不真切却有令人心悦的浅青色。悬崖深不见底,不知道是今日雾略浓了些,还是王杰希平日没太注意,竟觉得蓝雨阁的山比往日高了许多。

“来这儿做什么?”王杰希就着向山外看风景的姿势,背对喻文州问。

喻文州贴上他的后背搂住他,轻声道:“从这儿跳下去好不好?”

“就算是有轻功,这也太高了些。”王杰希只道是喻文州在开玩笑。

“不用轻功,就直接跳下去,你说好不好?”喻文州解释清楚,又问了一遍。

王杰希这才觉得不对头,吓得要往后退,却被喻文州牢牢制住身体。“你要干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你呀,杰希。”喻文州在王杰希的耳边轻轻地笑着,“杰希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却不愿意告诉我实话。我真的很想知道,杰希到底要做什么?”

王杰希试着挣扎,竟无法动弹:“你要杀我?”

“对啊,杰希太令我伤心了,我对杰希这么好,杰希还是不坦诚。”喻文州依旧笑着,语气却冰冷刺骨,“什么叶修,张佳乐,好像都比我重要……就连周泽楷,你都想隐瞒和他的关联……”

“我几时和周泽楷……”王杰希正要反驳,喻文州却立刻打断他的话。

“你倒是不否认在你心里,叶修和张佳乐更重要些。”

“我……”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被戳中心事,王杰希竟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没办法,杰希,就算你死了,我也会爱你的。”喻文州这话非常熟悉,王杰希猛地挣脱他的禁锢,转身惊愕地看着他。

“我知道了,这是假的。”眼前人带着苦味的笑脸看上去很不真切,却异常熟悉,此情此景仿佛早就发生过一般。“你已经杀过我了。我原本决定喜宴当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但我还没有说,你就用毒杀我。”

“杰希……”恋人呼唤自己的声音依旧甜蜜地直达心底,却涌出彻骨的寒冷。

“爱着喻文州的王杰希,已经被你杀死了。”也许是因为晨雾,也许是因为泪水,王杰希眼前变得模糊,渐渐看不清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伸出手想拥抱王杰希,对方却后退了一步。

已经意识到这是梦了,曾经令王杰希欢喜的怀抱,如今他只想躲开,哪怕是在梦里,都不想再和喻文州亲近。

而身后即是悬崖,王杰希脚下一滑,后仰着跌落。大概是因为已经知道这是梦境的缘故,他没有一丁点恐惧,轻轻地闭上眼睛,试图回到安稳的沉睡里。

 

“杰希!杰希!”听到焦急的喊声,王杰希努力睁开眼睛,只见黄少天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少天……”

“你做噩梦了吧,冷汗冒了一头,脸色也很难看。”黄少天赶紧拿手帕给王杰希擦脸,“要不要起来透透气?”

“好。”王杰希起身,随便裹着厚衣服,跟黄少天去外屋,生起炉子烤火。待火焰噼里啪啦地烧着,王杰希才缓缓开口:“我梦见喻文州了。”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犹豫小会儿才问:“梦见什么事?”

王杰希拿起火炉边的棍子,随手戳着炉里燃烧的柴,噼里啪啦声比刚才更响。“我梦见立春的早晨,天气很好,花很香,我想到要和喻文州成亲,觉得很开心……然后他就来找我,拉着我的手带我去悬崖边看风景。”

“的确是他会做的事情。”黄少天摸摸王杰希的后背安慰他,“师兄常说蓝雨的风景很好。”

“然后,”王杰希看着炉子里的火,觉得眼睛被照得疼,“他要杀我,他说我什么都不告诉他,他没办法,只能杀我。”

黄少天没有说话,搂过王杰希,把他抱在怀里,感受对方跳得有些急的脉搏。

“是我不好,我心怀不轨想要接近你们,明知被你们喜欢,还要利用你们,瞒着你们不说真话……”王杰希声音很轻,看似平稳的音调下是乱得反常的气息,“可我在梦里却怪他要杀我,明明是我不对,却还怪他。”

“这不是你的错。”黄少天心里五味杂陈,因为王杰希思念喻文州感到酸楚,为王杰希难受而心疼,又为不愿把花毒粉并非致死毒药的真相告诉王杰希的私心感到内疚。

“要不告诉他吧,”黄少天心里挣扎着,“告诉他喻文州真心爱他,并不是想要杀他,告诉他喻文州很在乎他,这么做是有苦衷的。让他别难过……可是倘若说了,王杰希是不是就会回到喻文州身边?或者即便他不回去,也会想念喻文州,爱着喻文州……那样的话,自己还有可能做杰希心里的第一么……”

黄少天抿抿唇,试探地问:“杰希,如果有件事,我瞒着没告诉你,你会不会怪我?”

王杰希扭头看向黄少天一脸严肃地表情,不禁轻笑:“不会呀,我也瞒过你,就当抵消了。”

“我……”黄少天咬咬牙,豁出去了,“我还是说吧。文州给你吃的花毒粉,不是致命的毒药。他不是真的想杀你……我之前怕说了真相以后,你会继续喜欢文州,不会喜欢我了……所以瞒着没告诉你。可你这么难过……我觉得还是得让你知道。”

说完,黄少天忐忑地看着王杰希的脸。王杰希更喜欢喻文州不喜欢自己,难过的是自己罢了,可不知道真相,难过的就是王杰希。黄少天自然宁愿自己难过,也不想王杰希难过。

“你呀,”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谢谢少天,编这么多话哄我开心真是辛苦了。”

“我说的是真的。”黄少天急道,“不是哄你……”

“不论是真是假都谢谢你。”王杰希凑近黄少天脸颊边亲了一下,“少天总是特别体贴,其实我没有很难过,只是做了个梦,你不用担心我。”

“那你能不能,”黄少天鼓起勇气提了个要求,“不要丢下我去见喻文州?”

“怎么会……”

王杰希正要回答,听到黄少天补充说:“梦里也不行。”

“梦里怎么是我说的算?”王杰希反问。

“那也不行,”黄少天佯怒道,“一定是你白天老想他,晚上才会梦见,你也不想想我会不会吃醋……”

真是个醋坛子。王杰希心里忍不住笑话黄少天,却也想让人开心,便说:“我和你在一起,自然心里得装着你多些。”

“那我还要。”黄少天像讨糖吃的小孩一样任性地说,把脸凑近王杰希,闭上眼睛。

王杰希当然知道他还想要什么,刚才亲了一口不够,还要再亲一下,突然心里想使个小坏,不亲脸,而是亲在唇上。

仿佛闻到深巷里最香醇的佳酿,黄少天惊喜地睁开眼睛,又被王杰希亲吻的攻势俘获,安心地闭上,享受对方的柔软和甜美。

黄少天不知道王杰希知不知道自己是鼓足勇气才装生气的样子吃醋给他看,不知道王杰希知不知道他有多么想独享王杰希的爱,心里乱跳的忐忑、担忧,全都在这一吻里溶解。夜深人静,只有柴火的噼啪声和亲吻时细微的水声,甚至连着数日的风声都听不到。很多原本看似重要的事情,都变得可以暂时不必想。而爱人如火的温暖,似乎能给彼此熬过任何一个冬天的力量。

王杰希没说出口的是,他真的爱上了黄少天。不是因相护之情而感动,也不是相处多日的友谊。彼时心里总装着非做不可的事情、来回盘算的谋略、随时可能遇到的危险,忽略了黄少天其人本身的有趣之处。

同为刀口舔血的江湖人,黄少天却没什么血腥气和压迫感,更多的反而是酒菜香和笑谈声。比起一个善使剑的人,黄少天更像是一个懂生活的人。生火做饭没什么意思,可看黄少天做就很有趣,炒白菜没啥好吃的,黄少天做的就比别人做的香一些,练剑挺枯燥,可黄少天练剑却叫王杰希忍不住为他喝彩。细数这些点滴的快乐,全都是生活的小事,但的的确确让王杰希逐渐感到不那么痛苦。

反而越来越开心。

王杰希开始一点点地发现,黄少天这人身上有许多有趣的地方,足够他欣赏很久,足够使他开心起来。

“谢谢你。”吻毕,王杰希突然说。

“谢什么?”黄少天不明所以,“谢本剑圣高超的吻技吗?你最近总爱说谢谢,我们俩谁跟谁啊,不谢不谢。”

王杰希被“高超的吻技”这句说得脸红,原想好要说给黄少天的话竟讲不出口,便道:“没什么,我们去睡觉吧,你明天是不是还要练剑?”

“对啊,练剑不能断,这可是本剑圣的修行之道!”黄少天得意地说,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连忙补充道,“不过你别担心我,景熙说的什么损耗一半修为当然不至于,我只是度一点给你了而已,不会影响我的剑术。”

“你当然最厉害啦。”王杰希夸道。

黄少天突然想到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忍不住问:“那你觉得我比起你家刘小别如何?我和他比过一次,那回你也看到了,你觉得我和他谁更厉害些?”堂堂剑圣一副求夸奖的小弟子的样子,让王杰希玩心大起,忍不住又要欺负他。

“那当然是我们家刘小别厉害啦。”王杰希说。

“为什么呀?明明我打的更帅,攻势更猛,防守更稳,你……你偏心同门吧?”黄少天不服气。

“刘小别是‘我家的’,我自然向着他,你又不是我家的。”王杰希瞥过脸去,不看他。

“那我怎么样才能做你家的人?”黄少天很会抓重点,“你看我从蓝雨阁出来,肯定是回不去了,外面还有仇家,无家可归,多惨啊,杰希要不收了我呗?”

“我才不收你呢。”王杰希故意说。

“那我就只好自立门派了,叫什么好呢?剑圣教?会不会太嚣张了?冰糖葫芦帮?有点蠢欸,一定会被笑话的……最爱杰希帮?不行不行,最爱杰希的只有我,怎么能有一个帮……诶呀,对了,你看这个怎么样,你喜欢青绿色,你家又叫微草,江湖人又都说王不留行的轻功宛如穿花蝴蝶,那我就立个门派叫青草蝴蝶门,你说好不好听?”

“太随便了吧?”王杰希不好意思极了,知道自己的轻功有蝴蝶之类的说法,可黄少天当面讲出来还是让人很不好意思。“你怎么不叫清炒白菜锅呢?”

“你这人!不识好歹!”黄少天吹胡子瞪眼。

“你不是很能讲吗?没别的了?”王杰希觉得捉弄黄少天太有趣了,完全不想停止挑衅他。

“青草蝴蝶门是怪怪的,要不就叫青草蝴蝶,蛮顺口,而且一听,就和你有关。”黄少天一挑眉,“我想到了,你要觉得这个不好,还有一个可以试试。”

“什么?”若早知道黄少天吐不出象牙,王杰希绝不会多问这两个字。

“天操杰希!黄少天的天。”黄少天一脸坏笑地说。

王杰希一时没懂,小声念了一遍,立刻脸色通红,抬手就要揍黄少天:“没脸没皮,打不死你。”

“嘿……我错了,别……杰希……饶命。”黄少天不还手也不挡,甚至左躲右躲连屁股都没从凳子上挪开。

当然王杰希也不是真要揍他,闹了一会便停手:“早说要睡,这又闹了好一会儿。”

“睡觉睡觉。”黄少天听话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灭了炉子,坐到外屋的榻上,“睡吧,盖好被子,晚上别着凉了。”

“外屋凉,要不你和我睡一块儿?”王杰希随口建议,想到黄少天有顾虑,又加了句,“在外屋守夜和直接睡里屋其实差不多,我刚才掐指一算,今晚不会有坏人来。”

“哈哈哈哈,你还掐指一算呢,王半仙?该不会你不是微草堂的堂主,而是哪个道观的小道士?”黄少天说着,从善如流地跟在王杰希身边进屋。

“就你话多,再说下去,今晚就不用睡了,你明天早上也别起来练剑。”王杰希说着脱了衣裳,挥手灭了烛灯,钻进被子里,不再理黄少天。

黄少天的嘴还是停不住。王杰希困极,也不记得黄少天到底说了啥,枕着他碎碎念叨的话语声,放松地进入梦乡。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杰希特别好,大家都来宠爱他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你看到这里,欢迎红蓝评论。

欢迎催更,下一更会尽快写的【我每次都这么说,然而……

评论(2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