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文前说明与预警:

Cp:黄少天x叶修,不拆不逆,目测没有副cp,若后文出现,会在章节前预警。

背景:原作if,基于原作的充满私设的改动,和一些作者以为合理的外延想象。开头是叶修退役的冬天黄少天帮打副本之后。

憋了好久的脑洞终于写了,目测有点长,写文奇慢无比,尽量维持周更,但一定不会坑。

预警:剧情需要的虐身,剧情需要的虐心。自带极厚cp滤镜。发生在原作时间线上,但是对事件有很大改动。

HE,结尾怎么甜都想好了的那种。过程会有一点虐,但主要想写的是燃。

请看清楚cp再继续,作者是杂食但是文是only,评论里请不要提及其他cp,催更其他文请只说文名不说cp(你们想干什么我都想好了233)

有任何不适请点叉。

文名是西班牙语绽放的太阳花的意思,取自叶月阳的角色歌歌名。

擅自打了黄叶only的tag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打,有不妥的请告诉我。

 

Chapter1

 

你的鲜血在冰原开花,每一个脚印都走向太阳。


“快快快,小心点抬,没关系的人都让开,别挡在这里。”

冬夜的H市街头一角冒着与冰冷的气候截然不同的刺目灯光,周围警车和救护车已经围了半圈,鸣笛声的喊声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涌入寂静的夜里。

“坚持住啊,小伙子。”放担架,关门,救护车在深夜的马路上疾驰而出。

“请问这……什么情况啊?”路过的青年随便拉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这个店里爆炸了,大晚上的可吓人了,应该是煤气或者电器之类的东西吧。”路人还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刚才被抬上去的人是在这儿受伤的?”青年问。

“对啊,他原本路过的时候已经爆炸了,绕开就行,大家都围在远一点的地方往那边瞅,这小伙子心肠好要去救人,哪想到会又炸一次。”

青年看了看浓烟和碎玻璃里的凌乱现场,火势很小,已经被扑灭,看上去受伤的人并不多,应该已经被救护车送走。他并不是一个好凑热闹的人,只是替人跑腿到这边的店来买东西,现在看来只能空手而归了。

“你们看见刚才那个蓝衣服的人没有?”

“你说那个伤得很重被抬走的?”

青年刚准备返回,听到围观人讲话。

“对,你觉不觉得他长得有点眼熟?”

“不会吧?你熟人?”

“不是,我觉得他是不是长得有点像黄少天?”

“你说剑圣?不会吧?我看你就是想见到偶像想太多了,虽然蓝雨战队现在是在H市,可黄少天没事大晚上的在街上干啥?”

“说的也是。”

“而且职业选手多爱惜自己的手啊,这么危险的事情,应该不会做的。你看那人伤成这样,要是黄少天以后可说不定都没戏唱了。”

“呸呸呸!”

“呸我干啥,是你先说像的。”

青年听着心里一阵慌乱,匆匆过马路找个投币的电话亭。现在用手机的人太多了,连座机都逐步被淘汰,电话亭也就更是做摆设的,按键不灵,摁了半天才把号码拨出去。青年不用手机,但是把某些人的电话号码背的很熟。

等待音令青年有些焦急。“喂?黄少天,你没事吧?”

“老叶……”声音是黄少天的,可是并不能让他安心,“抱歉啊,刚刚才跟你说有什么要帮忙的找我,我就要找你帮忙了。”

青年叫叶修,虽然一般在外面大家会叫他叶秋。在短时间前还是一名优秀电竞职业选手,现在是位夜班网管,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收入和生活状况都有不小的落差,但对于叶修而言,这些都不如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令他的情绪陷入低谷。

“好,我马上来。”听完黄少天的话,叶修哐地一声挂掉电话,出了电话亭。

刚才还在和黄少天在网吧里刷副本记录,这人怎么走出不久就出事了,要不是苏沐橙和唐柔想吃的泡面口味没有了,叶修估计都不会知道。

黄少天应该是在救护车上接的电话,叶修只能惟愿他至少精神还好,伤的不那么严重。

 

“请问刚才送来的炸伤急救在哪个房间?”叶修冲进门诊部,气都没喘匀。

“已经在手术了。请问您是家属吗?”

“额,朋友。”叶修更正。

“请在外面等着吧。”

 

几个小时是很长的时间吗?如果是在打荣耀的话肯定不是,几场副本,世界boss,竞技场N轮游,小号升级,时间一下就过去,然后让人发出“怎么这就天亮了”的感慨。可是等待是煎熬的,尤其对于现在的叶修而言。

直至门终于开了,叶修连忙走上前。

“手术很成功,右手的伤有点严重,但是恢复好了以后吃饭写字应该都没问题。”

右手?

“他是电竞选手……”

主刀医生想了想:“那右手的话,就是操作鼠标对吧,筷子和笔都能拿,这也应该问题不大。要注意保暖和复健,一定不要心急,这种伤到神经和肌肉的情况必须要慢慢来,以前很多类似的伤患康复以后都能正常生活。最近一段时间还是避免用手。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叶修心里拔凉,这位医生显然在电竞方面是个外行,鼓励的话听上去就是泼一盆冰冷刺骨的井水。

 

“老叶。”黄少天躺在床上扭头看叶修。

“嗯?”

“你看我头发烧焦没?还帅不帅?”

“噗,”叶修忍不住笑了,“偶像包袱还挺重。”

“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黄少天争辩,“诶,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

顾左右而言他,黄少天不想主动提自己的伤势,叶修也对此闭口不谈。仿佛这个话题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开启,便会放出无尽的痛苦。职业选手的职业寿命有多久呢?今年黄少天多大了?叶修心算了一下,23岁吧,怎么看都不是大神级选手应该退役的年纪,更何况他原本还有无限可能。叶修不喜欢太早绝望,但也不是一个盲目乐观的人,前有孙哲平,圈内的人无论是选手,粉丝,工作人员,都知道手重伤意味着什么。轻度的腱鞘炎就足够给一个职业选手的提升空间盖上坚固的天花板,或者棺材板。

“你好像不高兴。”黄少天的声音把叶修从思绪里拉回。

“你看这儿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叶修话一出口就立刻后悔了,本来应该他安慰黄少天的,居然说出这种蠢话来。

“有啊,难得我们两单独待在一个温暖的小房间里,这时候再有火锅就完美了。”黄少天笑着说。

放在平时,叶修肯定要吐槽黄少天嘴贫,吐槽这么晚哪有火锅吃,可现在只觉得鼻子酸:“是呀,挺好的。”

黄少天看上去除了嘴唇起皮脸上有些皮肉伤,并没有多么狼狈,表情也是笑着的,仿佛事故重伤的不是他一样。只是叶修太了解这个人了,他知道他有多么会装,隐藏在痞气下的热血,隐藏在活泼下的冷酷,隐藏在随性下的执着,隐藏在微笑下的难过。

他现在怎么可能完全开心?而伤痛藏在铠甲之下,饶是叶修也安慰不到。

“所以你去帮我买个火锅回来吧。”黄少天突发奇想。

“少天大大,火有,锅明天成吗?”叶修来的时候附近的店都差不多打烊了,现在上哪儿买。

“海底捞24小时营业你值得拥有,开玩笑的实在不行麻辣烫也OK啊,我好饿啊,刚刚给你打副本就吃了一包榨菜,良心呢?”黄少天话痨发功,“你也饿了吧,我刚刚都听见你肚子叫啦。”

“叫外卖?”叶修不放心黄少天一个人呆在病房里,消炎吊针还挂着,喝水上洗手间都不方便。

“你又没手机怎么点啊?”

“你有啊。”

“不给。”

叶修无语了,这家伙铁了心要他出去,也许是想一个人静静,这么想也不继续纠结,带上屋门快步往外走。心里有事,人也冒冒失失,走到住院部一楼的大厅,被冷风吹得一哆嗦,叶修才发现自己没有拿外套和伞,钱包也在外套口袋里,不得已只好又回去拿。

刚出电梯门没走两步,叶修就看到黄少天的病房门开着,下意识地往走廊尽头的阳台看,果然看到熟悉的后脑勺在风里被吹乱头发。走过去,却没能立刻开口和他说话,叶修像是被什么定住,隔着两步远的距离,默默看着黄少天。

两只手都绑着绷带,甚至有固定板,看上去可能比医生的安慰说的那样更严重,黄少天叼了根烟在嘴里,他很少抽,烟是叶修刚才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的。裹着绷带的右手像穿了不合适的厚毛手套,笨拙地试图按下打火机,手带着轻微的颤抖,大拇指动了一下,两下,三下,使不上劲,也没有准头可言。似乎是放弃了,黄少天把打火机换到左手,一下,两下。

还是没有点着。

“这个打火机不太好用,该换了。”叶修向前跨了两步,拿过黄少天手里的打火机,用近得接近拥抱的姿势,伸手探近他的外套从内口袋里掏出半包烟,自己也叼了一根,点燃,抬起手挡住风,用烟卷前端的火星凑近黄少天,点燃他的那根。

“我忘了拿钱包……怎么跑出来抽烟?”叶修问,“腿上身上也有伤吧,傻瓜,怎么下床了?吊针呢?”

“打针手臂酸,按护士铃来拔了,剩下的等会接着打,我就出来一下下,马上就进去。”黄少天把嘴里的烟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再回答叶修,叼着烟说话的技能他可没有学,“扶着墙慢慢就走过来了。”

“外面冷,抽半根就灭了,回屋里去。”叶修挪挪脚步为黄少天挡住风。

“我其实不爱抽,看你抽那么多,就想抽一根会不会能好受一些。”黄少天自嘲的笑了。

“老实说,不会。”叶修答的很干脆,“我抽的凶的时候一天两包,没有一件事情是靠抽烟能解决的。”

“也对。”黄少天点头。

也许是风声太响,显得沉默太静,叶修被这种低压弄得喘不上气,刚要开口,却听黄少天优先打破了沉默。

“局麻,手术的时候很清楚地感觉到,刀子什么的在手上割。现在麻药过去,感觉到疼,也就没法继续骗自己了。”黄少天看了看叶修,又看向吐出后在混沌夜色里逐渐散去的烟,“你能不能多陪我几天?”短促地停顿又马上补充:“我没想好怎么和家里人说,蓝雨那边,也没想好怎么说。”

“好,你慢慢想。”叶修答应,“我网管是晚班,白天过来陪你,晚上你睡了我再回去,出院了以后也可以住网吧去,小仓库,住两个人也凑合,我回头和陈果说一下。”

“那你什么时候睡觉?”

“趴你床边就这么睡。”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笑说:“那我会忍不住揉你的头。”

“我一个星期不洗头。”叶修开玩笑说。

“过分了哈。”黄少天想捶叶修一下,抬起手才发现现在不方便做到,一时尴尬,叶修却忽然轻轻握住黄少天抬起的手。

“你干嘛?”手曾经是他战斗的武器,是他缔造属于他的荣耀的兵刃,寄托每一个光辉的,闪耀的理想,而今伤痕累累,平常的事情也做不到。叶修握住这样的手要做什么?黄少天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不能沮丧不能难过,一个说没办法了。手被叶修握住的一瞬间,“打斗”顿时停止,明明叶修没使劲,隔着纱布根本感觉不到他的触碰,只有麻药后的痛楚,黄少天却莫名感到了暖流。

“我还问你干嘛呢?”叶修反问,“也不用猜了,你这么样把手伸给我,不就是想让我拉着吗?”

“啊?”黄少天感觉心脏被击中。

“不放开了。”叶修炫耀般地说。

“你你你你这个发言也太有问题了,是直男会说的话吗?”黄少天脸上发热,不用看就知道十有八九脸红了,意外地是个面子薄的人。

“直男个啥哦。”叶修脑子发热,一冲动把心里话给交底,不过也没准备瞒多久就是了,“我喜欢少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是傻吗?看不出来?”

“哪里有能看出来的地方吗?”黄少天惊喜交加不敢相信,“我找你pk你都拒绝我。”

“因为被拒绝以后气得乱叫的少天很搞笑啊。”叶修诚实地回答。

“什么鬼啊?我有时候跟你讲话你也不理我。”

“因为我在打荣耀啊。”

“你在野外发现我的小号十有八九都会打我。”

“不打白不打。”

“……”黄少天沉默了,他在受到肉体重伤以后心灵也突然被暴击,不得不说,叶修突如其来的告白,杀伤力太大了。黄少天只觉得脑子在天上飘,什么冷静啊,分析啊,判别真假啊,去他娘的,谁有时间想那么多啊。

“那老叶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等我伤好了以后,带你飞呀。”黄少天迷之黑道大少气息外泄。

“好啊,我等着。”烟抽完了,火星被按熄,周围却暖和起来。

“一码事归一码事,”黄少天突然冷静下来,“我的火锅呢?”

“我现在去买。”

黄少天看了眼外面的雪,全然没有要停的样子:“算了吧,贩卖机买个面包啃好了,反正也拿不了筷子。”

“没事啊,我喂你吃。”叶修随口这么一说,却把黄少天吓了一跳。

“喂我吃……这不好吧?”黄少天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撇开眼神不看叶修。

“没什么不好,喂你和喂小狗狗差不多的。”叶修一定是故意气他。

“靠,我不要面子得嘛?要不是我现在条件限制,一定跟你丫真人pk。”黄少天身体里躁动的灵魂已经象征性地举起了柴刀,“真不去买了,雪太大了,外面冷。”

“百米冲刺,去去就来。”

“夜猫子游戏宅泡面精,你百米冲刺个鬼啊。”黄少天忍不住吐槽。

话音未落就被叶修带着烟味的唇突然吻上。

“你小子再骂我,听你骂一次强吻你一次。”说完叶修自己也觉得臊得慌,顺道去房里拿了外套,一溜烟地跑进电梯里没了影。

黄少天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嘴,纱布粗糙的质感非常鲜明,而还是抵不过叶修刚才那一吻的余力。“老叶这么大胆得嘛?要比喜欢对方和撩人,我也不会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从奇怪的地方开始较劲,但黄少天总算暂时忘记了受伤面临职业生涯要过早结束的绝望,觉得充满力量,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败他一样,恢复和往常一样有些傻乎乎的信心满满。笑得阳光开朗,肚子里开始酝酿企图搞事的“坏水”,青年英气,不损不消,俨然一副剑圣应有的样子。

在暖气充足的病房里昏昏欲睡,突然手机传来短促的震动,应该是qq消息之类,闲着也是闲着,黄少天艰难地把手机从衣服口袋里扒出来,又用纱布外短短露出一点的指头解开锁频。

之前队友们的夺命连环call,还有刚发来的喻文州的消息。出什么事了么,就一晚上不在小伙伴们这么想你黄少啊,黄少天心想。

“你晚上去找叶秋了?”

“没什么事吧?”

不是吧,队长再怎么厉害这也太能算了,黄少天用手指在屏幕上戳戳戳,还手癌了几次,好不容易发出消息,手又是一阵猛疼,他有点害怕了,这么下去怕不是真的要废。

“队长队长,我今晚不回去了明天没有比赛也请假,怎么啦?”

喻文州没有打字回复,只发了个链接给他。

“荣耀速报早知道——

H市街头意外爆炸,两人受伤,据目击者报,其中一人疑似黄少天?

惊!疑似黄少天的爆炸意外伤患?真相到底如何?

小道消息席卷网络,为何蓝雨无人公关?

求辟谣!我的剑圣不可能那么惨!”

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里可能有个蜜蜂,否则为什么嗡嗡响。

“不是真的吧?”喻文州又发了消息来,“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网吧,和老叶在一起呢,没有的事。”缓兵之计,没想好怎么说也只能先这样。

“你和叶神在一起,那这是谁?”

紧接着是一张照片,叶修在火锅店打包结账的背影。




谢谢你看我的文还看我的碎碎念,以下是碎碎念

原作黄少天的职业人生可以说是非常光明了,但是顺利的道路中作为黄粉我依旧可以看到他坚强强大的地方,于是萌生想法,在一个不那么顺利的环境下,表现黄少天的强大,责任感,成长,和对荣耀不输给任何人的执着。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写黄少都要给他加个热爱生活阳光开朗的人设233

叶修本人的强大在原作里体现的非常丰富,一些细节也表现出他关照他人和别人合作的令人鼓掌的情商【表达有问题】所以这文试图给叶修一个“一边努力进取一边守护伙伴”的定位,不知道是否太我流,希望得到你的喜欢。叶修在原作里给我一种信心满满,不以己悲的感觉,那他担心关心别人,为挚爱焦虑,就非常可爱了【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

对于cp,我身边真的少有对于黄叶非常狂热的伙伴,但是出于友谊谢谢伙伴们愿意听我碎碎念黄叶的事情,也谢谢tag里的大佬们让我不至于因为没有粮而饿死,我本人不是纯食,但黄叶是入坑初恋,初恋嘛,就是看到就会哭,想到就会笑的感觉。所以想试试为初恋写个像样的东西出来,不能说会写的有多少,但是能为他们增加一个作为恋人在一起的平行空间,我就非常开心了。

第一章写完,我也明白我自己的尿性了,一直虐是不可能的,写黄叶就忍不住往里面加糖,然后一加糖就手抖了233,这篇文的大略就是黄叶互撩,一起克服逆境走向更美好的人生的故事,希望能写出来。

提前祝黄叶酱【就是黄叶女孩的意思233】十一假快乐啦。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