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第二章迟更抱歉~

Chapter2

 

太阳花沐太阳光,绽放的是自己的彩色。

 

起初喻文州不相信网络上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但是一查寝发现黄少天确实不在住处,又反复看了网传的视频,虽然清晰度不高,但是身形与黄少天太过相似,不由得担心起来。短信不回,电话不接,直到喻文州跑到新闻里传说的医院,无意间看到叶修,心里便已猜出一二,不由得捏了一把汗。喻文州不敢再问了。说不定叶修买了宵夜回家找黄少天,和医院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他多问两句也没关系。可是万一黄少天真的受伤,问多了岂不是要更伤人?想到这儿,喻文州撤回刚刚发的消息。

过了一小会,黄少天回了一个熊猫头表情——

“撤回有什么用,我已经看到了。”

喻文州看笑了,又觉得笑不出来,过了这么久,只发一个表情,此时此刻,不话痨的黄少天……喻文州不愿意去想那个糟糕的情况。如果受伤的真的是黄少天,该面对的事情,迟早还是要面对。

“叶神。”

叶修从火锅店拎着打包带往外小跑,刚出门就被人叫住。

“喻文州?”

“少天说他和你在一起呢?”喻文州故意问。

叶修也不傻,这事迟早要给喻文州知道,那还不如等黄少天准备好了再说,也不急这一会,于是笑说:“在家呢。难得他过来H市,逮个机会偷情,给我们保密咯。”

喻文州懒得吐槽,也不在意真假,转而问:“你怎么突然退役?”

“你这么聪明,会猜不出来?”叶修轻描淡写地说。

“你放手的东西,可能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喻文州微笑着说。

“我也不是放手……”叶修话音未落,听喻文州补充说。

“这话说给他听,如果事情是真的话。”

以喻文州的智商,把事情猜个七七八八再正常不过,叶修不纠结于此:“不错,一语双关。要上去一起吃火锅吗?”

喻文州自然知道这就是句玩笑话:“不要,健身呢,不向你们这肥宅做派看齐。”

才不是肥宅呢,就是肚子上有一点点肉而已……叶修心里吐槽。“过夜生活去了,改天和少天收拾你。”说完,伞也不打,冲进夜色里匆匆离去。

喻文州掏出手机,蓝雨的大家还在群里灌水,聊着之前和嘉世的比赛,还有“被受伤”的黄少天。喻文州点开对话框,发出一条消息。

“少天的绯闻:似乎在与叶神共度良宵。锤不锤自品。”

不用想也知道群里会怎么炸,过了一会,黄少天的消息从屏幕里弹上来。

“谢谢队长。”

喻文州没有回复这一条,继续在炸锅的群里发消息,“明天中午请大家吃火锅”“H市的火锅好吃吗?”之类没有营养的闲聊。闲聊之下是或许会到来的惊涛骇浪,和哥们之间不必多言的“没事就好”。

 

“火锅买回来了。”叶修推开病房门,和他一起进来的是浓郁的菜香,“打包没办法,你就当不麻不辣烫凑合吃吧。”

“哈?”黄少天假装悲伤,“你就不能给我点好的嘛?这还不如泡面呢。”

“别挑啊,野菌菇鸡汤做的锅底,关键时期,清淡点咯。”叶修把病床桌推到黄少天面前,打开打包盒,抽出一次性筷子和勺,讲究地用饮用水烫了烫。

“优秀的讲究人!”黄少天夸赞道。

“也就是为了你,我自己才懒得搞这些。”叶修倒了一点汤在空碗里,荡了荡让它不至于太烫,舀一勺在自己嘴边吹了吹,用唇碰了碰,确定不烫,再送到黄少天嘴边。

“好喝。”黄少天坏笑说,“这算不算间接接吻?”

“你都把勺子舔了这是间接舌吻吧?”荣耀还是说骚话,叶修都不会轻易认输。

“那你要直接的吗?”黄少天继续“炫技”。

叶修觉得脸上有点发烫,明明自己主动亲黄少天都不会害羞,一定是因为空调温度太高了。“吃你的饭。”

半块鱼豆腐利落地被塞进黄少天的嘴里。

“队长活吾发了消……”黄少天被烫地呼嘴,还不放弃说话。

“吃完再说。”

黄少天嚼鱼豆腐的时间大概只有几秒钟,叶修思考的时间,也只有这几秒——喻文州似乎猜出来了,黄少天和他已经沟通过了么?黄少天受伤,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最坏的结果,失去王牌的战力,对整个蓝雨都是不小的打击。别看黄少天平时很随意,叶修知道他对蓝雨的感情,剑圣肩上背着的,不是一个人的荣耀。

“队长和我发了消息,发了一张你的照片给我。”黄少天把鱼豆腐咽下去,继续说。

叶修拿起黄少天的手机。“密码是你生日。”黄少天说。

解开屏锁,黄少天示意他看聊天记录,叶修便不再说什么了,似乎黄少天和自己的队友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这照片是偷拍的啊,下次收拾喻文州。”叶修说。

“其实我经常偷拍你。”黄少天说,叶修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拍照,所以我难得见到你也只能偷拍,偷拍就很难拍到正脸,所以就拍了很多背影照。你外套上的褶子,你有点反翘的发尾,你可能会突然回头的可能性……我总说要和你pk,但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是的确存在的,我从没想过也不可能轻易打赢你,我一直想追上你,想要和你一样三连冠,想成为完美的剑圣,想更强。”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被绷带包裹的双手,缓缓道:“所以我还想再试一试,就算复建很辛苦也好,豁出去打荣耀,以后手都不能用了也好,我都想再试一试。”

叶修不反对黄少天坚持下去,原本他也是支持黄少天只要有条件就继续打荣耀的,但听到这句“以后手都不能用了也好”,心里忽然抽痛一下。“就算不打荣耀也可以做很多事,你才二十出头,人生还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不要轻易做断绝自己后路的选择。”

“那你呢?你退役了就意味着放弃吗?你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为什么觉得我可以放下呢?我还……我还不想放弃啊。”黄少天低下头,额前的碎发挡住眼睛,叶修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语气里并没有克制爆发的情绪。叶修把手伸过去,轻轻覆在黄少天的手上手心感触着纱布粗糙的触感,手背上感到滴落的湿润。

“你也觉得我应该放弃吗?”

叶修想把几秒钟前口不择言的自己打一顿,黄少天思考之后的决定,克服心理障碍和自己说,为什么要这么直接地反对他?道理谁不懂,但是不想放弃,就是不想放弃啊。

“不应该,你不应该放弃荣耀,但是更不应该放弃生活,‘以后手都不能用了也好’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这个……真的说不定。”发麻发痛,仿佛不是自己的双手,黄少天没法多说几句有底气的话来。

“既然你想好了,这么办吧,不过手肯定不会不能用,就算点不了烟,拿不了筷子,”叶修小心翼翼地握住黄少天的一只手,“至少还可以牵着手。”

叶修今天在感情表达上突然变得非常直白,黄少天跑题地想。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隐约还能记得,那是阳光明媚的八月,湿热的G市雨后初晴,时值夏休蓝雨训练营的几个小孩,趁着暑假来打荣耀。当时电竞的职业化并没有像如今这样足够成熟和普及,对于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就算有什么远大梦想,目前也只能算是兴趣爱好,搞不好还要被说是“网瘾少年”。蓝雨训练营不是黑网吧,在训练上很专业,对于刚从网游阶段过渡到训练阶段的黄少天而言,多少都有些枯燥。

“啊,这个跳山训练还要做多久啊?我的最快纪录是9秒,不可能更高了吧?”黄少天话音一出,周围的同伴都一阵唏嘘,昨天中午才开始接触的训练题,目前20秒内就已经算快的了,黄少天竟然只需要9秒吗?

嘴上这么说,黄少天的手却没有停,他不是因为训练枯燥而抱怨,而是苦于不能找到更快的方式。9.03,8.87,9.11,8.93……

到底要怎么……

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黄少天转头一看是个陌生的脸孔。“我来教你。”这人较自己稍年长,带着自信的笑容,穿着随意的T恤和短裤,看着却很清爽,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这人是谁啊?长得帅就了不起,可以随便说大话了吗?黄少天将信将疑地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对方,站在对方身后。

“坐旁边,能看到手势。”

待黄少天刚坐定,这人的手就迅捷地动起来。要说速度,黄少天也不比这人慢多少,心里的怀疑又加一层,他真的能更快吗?思考只是片刻,身边人的操作就戛然而止。

5.29s

“看清楚了吗?”说着,男人顺手掏了烟盒抽了一根出来,看了眼墙上的禁烟标志,撇嘴笑了笑,只把烟夹在手里,没有点燃。

“怎么做到的?居然快了这么多,好厉害啊,快告诉我。”黄少天一下子燃起了兴致,这个训练题里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容,想必这人抓住了自己忽视的机制,所以能快三四秒之多。

“打荣耀光快是不够的,人的手再快都会有极限,要注意观察游戏本身。跳跃的时候在最高点接二段跳会跳得更高,这时候反而不应该按快了,而需要等。还有就是,你观察这个地方的地形,捕捉可以利用高度的地方。你的技能在跳山时也可以用,小于80度的坡面,只要操作得当,用三段斩都可以加速冲上去,断桥悬崖之类的地方,可以用逆风刺,但是逆风刺不是三段斩,不注意的话可能冲不过去,会掉下来。我看这些你都有用,就是发技能的时机不够准确,有时候你以为只差一瞬间,但其实是差的是一个机会。还有,升龙斩可以把怪斩至半空,那反作用力可不可以让你的角色弹起来?”

“可是可以,但是很短暂,而且不高。”黄少天回答。

“抓住这一点就够了。”这人说着,又打了一次。

5.03s

居然更快了。

“除了这些以外,你放键盘和鼠标的位置也不对。”男人站起身,示意黄少天坐回来,一边帮他摆键盘鼠标的位置,一边说,“这样会比较顺手,键盘又没有钉在桌子上,可以动一动。你们训练营的教练应该有说过这些吧,至少老魏那家伙肯定说过,平时小训练也要注意,否则打不了多久就腱鞘炎肩周炎要退役了。”

黄少天平时在家打荣耀用的是笔记本电脑,撇手的姿势习惯了,打起来就忘了这些看似不足道的小细节。这人俯身轻轻推摆他的肩膀和手臂,继续说:“身体不要太前倾,那样会压迫手臂和内脏,看屏幕不能太用力,会伤眼睛,把观察当成习惯,不需要用力看,也能注意到。”

“谢谢你!你又厉害,人又好,是新来的教练吗?你叫什么名字呀?可以加个qq吗?”黄少天又兴奋又感激,连珠炮一般地说。

这人先是一愣,接着轻笑出声,黄少天还以为他不愿意,正要继续说服,却见他拿起桌上的笔。“写哪儿?”

“你直接报号码就行呀。诶呀我这儿也正好有带本子。”黄少天说着从挎包里翻出一个纸边有一点点磨黄的线圈本,摊开翻到空白的一页,推到对方面前。

男人写下了名字就停住,尴尬地笑了笑:“qq号不记得了,回头让老魏告诉你。”

“噢,好啊,回头一起打游戏呗,我在几个区都有号,玩的就是剑客。”黄少天看了眼笔记本,只见上面多了两个字——“叶秋”。原来这人也是叶秋大神的粉丝啊,网名都起人家真名。黄少天想吐槽,一抬头,却已经没有人影。

“怎么样,叶秋?这小孩不错吧?”魏琛见叶修从训练营机房出来,迎上去拉着人到吸烟室抽烟。

“我说我带到嘉世去,你愿意吗?”隐瞒名字多年,叶修早就习惯被以弟弟的名字称呼。

“呵,”魏琛翻了个白眼,“你想的美。”

“可惜咯,一个好苗子,不跟着我。”叶修语气夸张,也不知道是真可惜还是说说而已。

“你这么想带他玩,来蓝雨啊。你要来了包吃包住。”魏琛调侃道。

“我要是来蓝雨,你干什么?去嘉世吗?”嘲讽技能已经点满。

魏琛当然听得出叶修不说脏字骂人。“闭嘴吧,你个脸T。”

待烟抽完,叶修推开门一看,只见黄少天就杵在门口,直直地看着自己。隔音效果堪忧,应该是全被听去了,不过反正也不重要。

“你真是叶秋大神?”黄少天看着叶修,眼里有叶修的倒影,就好像有光一样。

“要保密啊,小子。”叶修比了个嘘声的手势,看黄少天认真的样子,又乐了,说,“怎么?你要跟我去嘉世吗?”

原本以为会听到“是真的吗”“好呀好呀”之类的答复,能呛魏琛半死,叶修却没想到黄少天的答案是否定的。

“不去,据我所知嘉世不需要多一个剑客。”黄少天开心地笑着,像屋外的阳光,“我想成为你这样的王牌,大神,想要荣耀。”

“好呀,那你多加油。”

叶修正要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又听他说。

“然后早日赢过你!”

不是“我一定会赢你”,也不是“我要赢你”,黄少天说“早日赢过你”,就好像是赢叶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早晚都会赢,黄少天只是要缩短这个时间。

黄少天讲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有一点嘴比脑快的因素,讲完了才心里发虚,眼前是三连冠队伍的队长和王牌,荣耀这个大舞台上公认的斗神,像八月的太阳,明亮炽热。而叶修的明亮不会灼痛黄少天的眼,反而让他更向往叶修的光。少年茁壮生长的祈愿,遇到更明亮的光而开花,他笑得自信、快乐,仿佛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没有什么心愿是完不成的。那朵花盛开的时候,不为蜂碟的来访,不为结果,只为他的太阳——

和成为太阳。

黄少天走了以后,叶修还在愣神,要不是魏琛讲话,指不定要回味到什么时候。

“你别看他现在信心满满要投身电竞事业的样子……”

“怎么?”魏琛话没说完,叶修就赶紧追问。

“天赋是有天赋,勤奋也够勤奋,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把他培养成王牌。”魏琛说。

“那不是挺好吗?”叶修不解。

“他家里不一定允许。”魏琛坐回吸烟室,又点了一根,“他现在高二,要是成绩一般般,倒还好说服家里让他走电竞这条路,可是黄少天这小子学习也蛮优秀的。那个叫什么……G市二中……就是连着两年,一次省状元一次市状元的那个高中,他在快班,成绩能稳宰年级前六十,反正就是正常学习的话考个好学校基本没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的?”叶修也跟着抽第二根。

“以前和他家里人谈过,他妈妈来过我们这儿,虽说明面上讲话不太强硬,但是态度基本上就是打荣耀对黄少天只能算一爱好。”魏琛深抽一口,“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就算是厉害的选手,也打不了一辈子。还有很多,季后赛进不了甚至挑战赛进不了,职业生涯都在底层摸爬滚打的选手。而且对手眼的身体条件也要求高,意外什么的,谁说得准?运气好就是阳关道,运气差就是独木桥。”

“那你为什么打荣耀?”叶修问。

“我打过很多别的游戏,都没怎么想过要当职业选手。但是荣耀不一样。”魏琛看着玻璃外橘色的夕阳。

“对。荣耀不一样。”叶修把没抽完的小半根烟摁进烟灰缸里,“我们比黄少天那小子年长,都想拼一拼,小孩子为什么不能拼一拼?”

“那你是为什么来打荣耀?”魏琛想起了这茬,突然问。

叶修摇摇头没回答,找魏琛要来手机,抄下自己的QQ号,随便找了个电脑,加了黄少天好友。

这个问题黄少天也问过,那次叶修回答了。

“我十五岁从家里跑出来,发现这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就想为他拼一把。”

 

黄少天轻轻回握叶修的手,直视他的眼睛,像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一样,目光炯炯。

“我会和你牵着手。”

叶修回望着他,黄少天继续说。

“我知道,你热爱荣耀,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我也热爱,一点都不输给你。”

“我要再拼一把,为我自己去战斗。”

声音不大,却如雷贯耳,叶修觉得眼前有明亮的光芒,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也成了他的阳光,他一把抱住黄少天,郑重地回答:“也是为了我。”

 

我们都是不想放弃的人。




我真的好喜欢黄叶啊啊啊啊啊啊,呐喊!

谢谢你看我的文,欢迎红蓝评。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