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我终于更新了,感动自己!

希望有人看,希望不要再被限流。

本章主要是轮回组的事情,算是轮回王的预热,杰希在末尾才出现。

写的我好爽啊,翔翔在我心里就是非常聪明机智的,我不接受任何反驳!

这章带翔王tag,算是里程碑式的见面了。



第四十四话  重重迷迷不得法  杂杂错错祸偏生

 

江波涛靠在碳炉边的椅子上,捂着伤口,这样或许能好受些,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一个坚定的声音打断。

“你闭嘴,不想听你解释。”说话的是方明华,同为周宅的一员,他比江波涛他们三个稍微年长,也没有那么冲动,这次是真生气了。要是你回家发现自家三个兄弟都去送死了,你也会生气。

“江……”

“你也闭嘴。”这次呵斥的对象是周泽楷。“这样吧,我们把话说开,我们每个人手里都不干净,也不跟你们说什么生命可贵大道理,某一天在外头给人杀了那也是活该。但是这次你们是找死。带那么多人,还有微草堂的人搅和的时候你们都杀不了黄少天和喻文州,这次人都不带就这么出去,是有多膨胀啊?武功高低我且不论,就说心机你们能跟那狐狸比?这回好了,什么都没有探查到,还惹了个更厉害的。”

“方哥,你是我哥不是我爸,别训了。这也是不得已啊。”孙翔迎风顶嘴,毫无惧色。

方明华脸一冷,拿起杯子就泼到孙翔的伤口上。

“啊,痛,杀人啊你。”孙翔痛得嘶声。

“少鬼叫,酒而已,就是让你疼。”方明华显然没那么容易消气。

“我们这次出去,也不是一无所获,”孙翔一副要说正事的样子,方明华便没有再训他。“你们觉得今天与我们交手的白衣人是谁?”

“你说。”江波涛知道孙翔这么问的时候,心里多半已是有了想法。

“他的武功超绝,远在我等之上,我们上次与喻文州交手过,这人的武功多半也在喻文州之上,没有道理他为喻文州麾下,却籍籍无名。如果是喻文州的一部暗棋,上次林间战与围攻蓝雨阁为何他都没有出现,甚至让我们可以得手伤害黄少天?所以我猜想,这人和喻文州乃至整个蓝雨阁,没有什么关系。反而是单单为了王杰希而来。”孙翔分析说,“他与王杰希必然关系匪浅。”

“目前能想到与王杰希有所联系的人,除了蓝雨阁,还有叶修……”江波涛说,“但我觉得这人也不像叶修的人。”

“他当然不是,”孙翔继续说,“林间战之前我就在空积城附近,让人尾行了王杰希一行,他们从兴欣客栈出来以后到花城没有住客栈而是去了一个私宅,因为眼线说喻文州和黄少天去医馆,王杰希一个人先去拜访这座私宅,所以我猜私宅的主人与王杰希是旧识。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这个人,甚至没有太在意王杰希。但是眼线回报,那段时间霸图镖局的张新杰也在花城,当时他的行踪并不隐蔽,所以我们的人能看到那个私宅的主人和张新杰一同离开花城,再后来就没能跟紧,另一队眼线的回信说他们的确回了霸图镖局的总部。”

“也就是说,王杰希认识的人也认识张新杰。”

“对,这事我之前稍微在意,但是没有细想。”孙翔看向周泽楷,“你记不记得你去偷王杰希的发带的那天?”

听孙翔这么问,方明华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看周泽楷。

后者不好意思地笑了:“记得,王杰希的那个朋友当时也在客栈,但是为了避免麻烦,我没有看到他。”想到那天晚上,周泽楷还是觉得很有趣,王杰希要是还活着,周泽楷还想像之前说的那样去给他拜个年,说不定能拿到一个红包。

“问题就是这个,周泽楷你还偷拿了王杰希留给喻文州的纸条。”孙翔说。

方明华看周泽楷的眼神更嫌弃了。

周泽楷不以为意:“对啊,纸条上写着‘吾兄乐恐有不安,去去便回。望君千万小心。数日既归,勿念。’我还留着呢。”

“不是吧?周泽楷,你还会背啊。”孙翔笑说,“先不说你。你告诉我们信的内容以后,眼线没能追上王杰希,这人的轻功不俗,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围攻蓝雨阁以后,王杰希去而复返。守在霸图那边的眼线回报,王杰希回去以后,便没有再送任何信件给霸图镖局,可能就没再联系那个朋友。甚至江湖所有人都知道王杰希要与喻文州成亲,这个旧友都没收到请柬。所以我猜想,喻文州的阴谋,或者说,喻文州和王杰希共同的阴谋,在那时候,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像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那样,成亲是假的,只是喻文州想加重王杰希在蓝雨阁的地位,然后再杀了王杰希,或者制造他的假死,把锅扣在我们头上,他就有个杀妻之仇的名头,甚至把我们逼成众矢之的。”

“而王杰希的旧友,与王杰希情谊匪浅,王杰希对他也不错,是一根发带都不舍被抢走的关系。那个旧友肯定不会允许王杰希遭遇这种危险和委屈。虽然眼线没有查到蛛丝马迹,但王杰希死了的消息传遍江湖,那个人早晚会知道,一定会上蓝雨阁问喻文州。”

孙翔呼一口气:“我猜那个人就是和我们交手的白衣人。要验证并不难,我可以画一张画像,调来那时的眼线问。我们这次最大的失误是没有带着手下人,否则早就清楚了。”

“这你不用查了,眼线回报,张新杰一个人在江城。”方明华说。“与你们交手的白衣人武功高超,追踪不上,但追踪张新杰一个郎中并不难。但是这又怎么样?我们只是知道王杰希有个很厉害的朋友,或者说情人,这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

“情人”这个词显然是说出来揶揄周泽楷的,可方明华不知道江波涛的心理也梗了一下。

“谁说的?王杰希会认识武功这么高的人,而且还如此低调,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刨除和喻文州的关系,王杰希在江湖人看来不过是比较好看的小倌而已,可叶修很在乎他,还有这么个武功高超的朋友,所谓物以类聚,王杰希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轻功,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比我高太多了。你们想到了什么?”

“救走柳非的人。”不需要孙翔问,周泽楷和江波涛已经想到。

“我们以前猜救走柳非的是叶修的同伙,后来这个猜测无法被证实,轻功高超的神秘人,低调不为人知,这样的人会有两个么?或者那么巧,是同一个人。这一点太不确定了,我先不瞎猜。我们还有另一个疑点。”

“刘小别。”江波涛接上孙翔的话。

“刘小别并非和白衣人一起来的,看得出来刘小别不认识白衣人,而白衣人应该认识刘小别。”孙翔点头,“刘小别不认识这个白衣人,却能很快与白衣人联手对付我们,想必他知道白衣人冲我们来的目的,甚至可以推测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为了王杰希。”

“不通。”周泽楷说。

“的确不通,”孙翔继续解释,“刘小别不知道白衣人会来,如果他一个人对付我们,绝对是不可能脱身的,行为无异于送死。王杰希就算与微草堂有联系,看上去也不过是微草堂的一枚棋子,刘小别为何会即使拼命也要为他来打我们?世人皆知刘小别的剑只为王不留行而出,他的忠诚令人尊敬,如此让他拼命的王杰希会不会与王不留行有密切关联?”

“兄弟或者是私生子?”方明华猜。

“别吧,你会让你兄弟当小馆还卖身给对头吗?”孙翔反对,“江湖有王不留行为徒弟单骑夺药,舍身传功的传闻,他恐怕不是会让自己重要之人受委屈的人,刘小别也不会为了一枚棋子而赌上性命。”

“你是说……”即使很惊讶,周泽楷也觉得孙翔的猜测是有依据的。王杰希过人的胆识,高超的轻功,甚至锁骨术,都暗示此人并非普通。

“叶修在意的人,身边有白衣人这么强的高手,刘小别可以为他而死……”孙翔不再卖关子,“王杰希说不定就是王不留行。”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他们都知道这是多么大的秘密,以稳妥的时机抖出去,足以摧毁微草堂所有的威信和声誉。

但孙翔似乎并不打算以此事做文章:“如果王杰希真的是王不留行,那他费尽心思甘愿折辱自己也要接近喻文州进入蓝雨阁,肯定是因为蓝雨阁有什么东西,或者秘密。既然蓝雨阁想搞我们,我们也不妨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说不定还能挖出一些宝藏来。”

江波涛点点头,之前他和孙翔或多或少都有听周泽楷谈到过十五年前红树林的事情,蓝雨阁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早有人怀疑,这次大家都被动到这种地步,反击蓝雨阁不失为打破迷局的选择。“但是把柄是王杰希的,要怎么用他来对付喻文州?”

“每次江波涛你问这种问题的时候,心里都已经有了结果吧。”孙翔笑着,显然已是有了打算。

“目前看来,白衣人和刘小别是蒙在鼓里,我们的推测是王杰希应当未死,那么假死之谋很有可能是喻文州与王杰希一起谋算的,那么喻文州十有八九知道王杰希的真实身份,恐怕蓝雨阁和微草堂不是我们看上去的那样水火不容。喻文州给锅我们背,我们也给他锅。试想要是江湖人知道王不留行和王杰希是同一个人,王杰希首先怀疑的就是他告知过身份的人。信任破裂,单飞的鸟总是好打一些。更何况黄少天现在似乎已经不在蓝雨阁,他伤势多半没有痊愈,如果我们能先干掉他,对蓝雨阁也是一记重拳。”

“先除掉黄少天似乎可行,但是抖出王杰希的身份我以为不妥。由我们抖出,王杰希首先怀疑的是叶修才对。”周泽楷否认。

“那顺便对付叶修,一石二鸟,未尝不可。”江波涛坚持。此时此刻,对付蓝雨阁,对付叶修,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要紧事了,他只迫切地想确认王杰希是不是就是王不留行,想了解他更多,想把他逼到绝路,然后圈进自己的牢。认识王杰希以前,江波涛早已不再奢求所谓“愿得一人心”的幸福,见过他以后,就仿佛不知哪儿来的信心,妄图一试,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不幸,但是想要得到幸福,得到王杰希。

“你要与整个江湖为敌吗?”周泽楷质问。

“和我们现在的处境,又有什么不同?”江波涛反问。

周泽楷不说话,在说话上他是说不过江波涛的。他不想江波涛说出王杰希的秘密,当然不是为了叶修,他眼里的王杰希,很干净很明亮,就像光一样,他见过王杰希的笑,即使并非处于友善,他见过王杰希为爱的人拼命,即使所爱之人不是他,他见过王杰希在乎一个人时的执着和忘我,即使他一直站在彼岸,他也见过那个明亮的人。周泽楷已经不想再伤害他了。

“你们两吵个头啊。”此时方明华也看出了两人暴露无遗的心思,“都是为了王杰希是吗?”

两人皆不再言。

“这样吧,我去城里再转转。王杰希恐怕找不着,但是找找张新杰说不定可以。看看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情况,至少要先判断我们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方明华说着拿着药箱出门。

“我也出去走走。”孙翔坐不住,方明华刚走不就,他便也拿了却邪也往外跑。

 

方明华找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没多久就摸到张新杰住的客栈,甚至见到了孙翔他们口中的白衣人。哄哄店小二,假装成江湖郎中去给白衣人切脉,这种小伎俩对方明华来说可不算什么。一把脉吓了一跳,这人身体已经虚到有生命危险,却还有浑厚的内力,只是内力一直外冲,导致气脉不稳,是习武之人最最危险的状况。按照方明华的经验,普通的气脉不稳习武之人都可以自己调节,即使是严重的,张新杰这种神医也不至于无法可解,但是显然白衣人的病,不是一天两天。那就只可能是心疾,心里放不下执念,多年郁结,以至于内气会如此令人堪忧。

忽然方明华新生一计,前不久做出来的药,找人试药的时候偶然发现这药有让人短时间失忆的副作用,如果能失忆,说不定这人会趁此机会卸下心结。而同时如果白衣人失忆了,张新杰和他免不了会有一些问来问去的对话,到时候自己在屋顶偷听,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事情。想到就做,绝不含糊,方明华直接给白衣人喂了药,只不想前脚刚喂下去,紧接着张新杰就回来了,还带着受伤的刘小别。

接着便就是听到刘小别和张新杰说还要去找周泽楷江波涛云云,方明华也不在意,反正他们三个人都在一起,就算受伤也不至于要对付不了一个重伤还没有武器的刘小别,便继续待在屋顶偷听,没想到的是意外之喜——王杰希竟然带着黄少天出现了。张新杰气走黄少天,而王杰希又遇见因为药物失忆的白衣人,对话间种种细节,都在佐证他们之前的推测。顺便方明华也知道了白衣人叫张佳乐。

正事听了,八卦也不虚,正在方明华对王杰希的感情生活和私人作风啧啧称奇的时候,竟然被张佳乐发现。宜早不宜迟,稳妥些还是走为上,便不继续听下去。

他只默默感慨,江波涛和周泽楷对王杰希的那些小心思,恐怕要徒增痛苦了,对手可不止喻文州和叶修。

 

时新年将至,城中区很是热闹,糖果年画烟花爆竹,你想有的,一概不缺。

“老板,来两串炮竹,哦不,三串。再要一捆红纸,一个火折子。”刘小别说着掏银两给老板,领了货便寻一僻静角落把炮竹捆在一起用红纸包好,牵出引线。基本完成,便裹好斗篷走回街上,目光搜寻周泽楷等人的踪迹,好巧不巧正看到拿着长矛从街上走过的孙翔。

刘小别连忙问附近的大婶:“这人身上不错的酒味,大婶可知道他是哪边来的。”

“就那边,我今天第二次见到他了,之前还带着伤呢。”大婶说。

刘小别匆匆道谢,便往孙翔来的地方走去,路越走越冷清,附近有几处暂租的私宅,他只好一家一家悄悄查探,以找到江波涛和周泽楷。微草堂弟子的轻功自然不普通,刘小别更是如此,只是宅院略多,不免花些时间。

 

王杰希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张望,把准备给黄少天的温酒壶捂在给黄少天带的披风里。雪越来越大,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逐渐走到僻静的地方,周围都是私宅,没有店铺,也不知道黄少天会不会来这种地方,王杰希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正要转身往回走,却感触到一阵比雪还要冰冷的杀意从背后刺来。

说时迟那时快,王杰希转身加侧步一气呵成,轻松躲过这一击,而显然对方也没有用全力。

长矛直刺,少年英气,正是孙翔。

如果孙翔不是总对付王杰希,王杰希不会讨厌孙翔,即使现在如此,他也并不厌恶这个人,勇敢又稚气未退,任性的样子像王杰希想要做又不得已不能那样做的模样。

“是你?”孙翔在街上来回逛,街口大婶说有个捂得严严实实抱着包裹的人问他从哪边来,心说不好便赶来一看,没想到是王杰希。“王杰希,你果然没死。”

“让你失望了。”王杰希浅笑。

“我也不是唯愿你死啊。”孙翔赶忙解释,说完又自恼为何要辩解这些,“你抱着什么?”

“酒。”

“给我喝一口?”

“不是给你的。”

“这冰天雪地,异乡寒径,还有你要去送酒的人?”孙翔好奇。

“是,他在等我找到他。”

“喻文州?他下山了?”孙翔猜测。

王杰希脸色一冷:“我与喻文州已经没什么关系。”

“哦~原来你死是假,被喻阁主‘休’了是真。”孙翔半开玩笑说。

王杰希心中不快,可孙翔所言也没差多远。“反正江湖人都知道我死了,即使你今天在这儿见到我,说出去别人也只会认为是周宅众人的推脱之辞。”

孙翔也不生气:“我们都蛮喜欢你的,喻文州不要你了,到我们这儿来玩玩呗,酒菜不会少,还能没事打打架。喻文州是不是还给了你钱,周泽楷也很有钱,你到我们那边去,多少钱他都给得起。”孙翔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似乎措辞不对。

王杰希知道这人说话直快,也不往心里去:“我还找人呢,后会有期吧。”

“周泽楷说他想找你拜年,你还会给他红包。”孙翔说,“那也有我的份吗?”

这话听着耳熟,王杰希想了想才记起是好久之前自己对周泽楷随口说的。“他不是有钱吗?我能给他什么?”

“你给的不一样。”这种时候孙翔倒是突然会说话了。

“我走了。”王杰希急着找黄少天,不想再无聊地说下去,却又被孙翔叫住。

“王杰希,我们以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现在也活得好好的,要不以后找机会请你吃饭,弥补弥补,我们这茬就算揭过了。”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就是单纯地不想再与王杰希为敌。

“随便你,反正我该做的事,还是得做。”王杰希说。

“你与喻文州已无瓜葛,我们对付喻文州,你就别管了。”孙翔接着说。

“随便你。”王杰希回答,周宅要对蓝雨阁动手,原本就是计划以内的事情。

“后会有期。”孙翔说,似乎还有一点点不舍。

王杰希正要回答,却听不远处的屋子里传出轰地一响紧接着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原以为是有人放烟花,可没想到闻声望去竟是房子冒出火光。

“这就是你说的该做的事还得做?”孙翔突然对他怒吼,然后发疯一样冲进火光燃起的方向。







本话虽然是轮回王的预热,但是也从另一个角度写了乐王和喻王的感觉,乐王就是见过的都觉得是真爱,但到底是不是,本人说了算,喻王是见过的人都觉得是阴谋,但到底爱没爱过,也是本人说了算。王杰希你说呢?

王杰希:呵呵。

江和周都萌生对王的喜欢,这种喜欢的缘来以后会更详细的描述,也会逐层加深,目前已经看得出,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很难说谁是真爱谁爱的多一些,就是立场问题。突然失去家庭,甚至报仇无门的江波涛,觉得自己一生都是灰暗的,王杰希是或许能照亮他的月光,想得到,又不自信能得到,甚至不择手段想要获取。有沉重使命感的周泽楷,也把王杰希当做光,更像是阳光,不仅亮,还温暖,不自觉地看过去,向往接近他。

翔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在乎王杰希了,但是他从第一次安排眼线追踪王杰希开始,就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个人,这一次难得地正常说上话,却是非常短暂的和平。

如果之前喻王之间的仇敌指数打八分的话,轮回就是十二分了,仇恨和隔阂还会继续增加,攻略难度max,,,

目前相对来说比较稳的是黄王股和乐王股,接下来会有一段“愉快”的三人行。

已经舒服很久的老叶又要被cue到了,好日子到头出来被虐吧!

谢谢你看到这里,欢迎红蓝评,50热度周更,真的需要陪伴啊同志们,一个人好孤单啊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