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救命,矫情死我了,希望不要腻到你们,写的我好羞耻

开头一千多字黄王,2k6的某王,某是谁自己往下看,然后1k5的叶王。

写糖好开心,老王有那————————么好~~~

继续心疼老叶,不过也没啥好心疼的,糖马上就发到你了2333


第三十四话  风潇月下卿双影  梦回心惊马独行

黄少天的声音越说越小,直到王杰希的呼吸变得安稳平和。他吞了吞口水翻身躺平,手指悄悄地在被子里往王杰希的方向挪了点,勾住对方的手。但愿别弄醒他,黄少天心想。夜足够暗,被子里也足够温暖,但黄少天完全睡不着。自从离开蓝雨阁,每天晚上黄少天都睡不好。离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辞别常年相伴的兄弟,也拒绝了所有的后盾,这都不是轻松的事情。平日自认强大的黄少天,在此时也不禁心生怀疑,自己是否足够强大到对得起剑圣之名?还是说剑圣是蓝雨阁的剑圣,刨去师门的强大和喻文州的支撑,自己又有几分称得上剑圣?现在的黄少天,有没有足够的力量和王杰希并肩同行?是否配得上这个“微草堂堂主”王不留行呢?

心悦之人就在身畔安眠,黄少天却连环抱住他都没法做到。黄少天相信王杰希看他的眼神是不会说谎的,可害怕自己错解王杰希的感情。如果说之前在空积城,在蓝雨阁,王杰希的很多态度是处于目的的伪装,那他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呢?“我喜欢你,我会从现在开始,只爱你一个人。”这句话是安慰?是真心话?还是王杰希想要努力做到的事情呢?

一到晚上睡不着,人就开始胡思乱想,也不知想到了几更天,黄少天终于感觉到困意,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屋外有些不寻常的声音。

不对,不能说是不寻常的声音,黄少天猛地清醒过来,才发现根本没听到任何声音,而是感到屋外有什么动静的直觉。他立刻坐起身,手扶上冰雨的剑柄,想出门探探究竟,却又怕王杰希一个人在屋里落单,转身摇醒他。

“嗯?少天怎么了?”王杰希坐起来问,看上去还没清醒。

“外面好像有人。”黄少天说。四周黑漆漆一片,他只能勉强看清王杰希笼在黑暗里的脸。

因为没清醒摇摇晃晃,王杰希把下巴靠在黄少天肩头,双手环到对方背后。“好像没什么动静,是不是听错了?”未醒的声音听上去糯糯的,黄少天微觉心头发软。

“可能吧,我也困得不太清醒。”环到身后的手并没有紧抱住黄少天,但王杰希身体上的温暖切切实实地包裹了他,抵消了冬夜侵身的寒意,感到安心和满足。良久,黄少天没再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或是听到什么声音,仿佛刚才的意外真的只是错觉。

“没什么动静。你快躺下吧,别凉着了。”王杰希说着把黄少天搂进被子里,宛如温泉水一般的暖意迅速包裹了两人。

“我能不能抱着你睡?”黄少天困得头晕,久不来的困意,一爬上后脑勺就不可收拾,心里不经推敲的话就直接说了出来。他一琢磨觉着不对,赶紧又加了句:“就一会儿也行。”

好像更不对了。

“好。”王杰希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抱住黄少天,脚无意挪了挪碰到黄少天的趾尖,“快睡吧。”

黄少天的心思,王杰希又怎会毫无察觉。饶是这几日他再怎么被烦心事所扰,也没能忽视黄少天的异常,也不知道是黄少天太不善隐藏,还是王杰希对他太过敏感。不明为何,带着计谋目的接近他们的时候,表露爱慕之情的话并不难说出口,现在两人独处,坦白身份,反而憋了半天才能说句像样的情话来。明明是真话,却比谎言还难得讲出口,王杰希也不懂这是为什么。

王杰希方才睡得沉,被黄少天叫醒才发现那个人来了。黄少天似乎没有察觉到那个人是谁,甚至根本不确定是否有人接近。王杰希不禁心里感慨,此人的轻功竟已出神入化到这种地步。刚才把手伸到黄少天背后向那人打手势,对方也能看清楚,看来极好的夜视能力也多时未减。他果然是令人安心的人。

手摸到黄少天背后,点了他的睡穴,王杰希轻手轻脚地爬起来,越过黄少天下床,披上外搭,走出门去,随意踢了脚院子里的小石子,一个黑影就从房顶翻了下来。

“你不知道你刚刚抱着剑圣和我打手势的样子看上去有多暧昧,就像偷情似的。”黑衣人褪下连衣的兜帽抖了抖衣裳,撩开略遮眼睛穗发,冲王杰希展开久别重逢的微笑。

“胡闹。”王杰希轻声斥责,“你来干什么?不是说除非万一,千万别随便现身吗?”

“你说的万一是什么万一啊?”黑衣人不管地上凉不凉,随便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外面都传言你死了,我还不来看看究竟?万一连收尸……呸,不说这不吉利的。还有啊,我这也不算现身吧,也就你看到我了。”

“我说的万一是微草堂有个万一……又不是说我。”王杰希强调,“刚才少……黄少天不就差点发现你了么?”

“你就说少天呗。”黑衣人故意用深情地有些刻意的语气说黄少天的名字,“在我面前藏啥?我也是看着你们这么亲,所以还以为他知道我的事也没关系呢。”

“他也不是不能知道……罢了,这事以后再说。”王杰希沉默片刻,忽然问,“你怎么穿这么一点?不冷吗?”

“冷?不冷啊。你是不是忘了,我刚去堂里不久的时候,你把我摁到那个寒冰床上练功,那时候你怎么不问我冷不冷?”黑衣人说着不冷,倒把手往袖子里揣了揣。

“你这是……记仇?”王杰希轻笑,“这么记仇以后没出息的。”

“跟着你混,还能没出息?”黑衣人反驳。

“诶,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没忘记。你刚来的时候已经有一身好功夫,但是练不了微草的心法,你就立刻决定废掉全身武功,然后被我恶狠狠地要求练习……现在才过没几年,轻功已经到这个地步。”王杰希说着,自己感慨起来。

“你轻功那么好,我也不能差啊。”黑衣人从袖子里掏出几片不知是叶子还是草的东西放在嘴里嚼。

“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王杰希拉过他的手看,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但这淡淡的气味倒是熟悉。

“晒干的雾里香叶子,有点苦还有点酸,反正不好吃。”这么说着,他还好不嫌弃地又往嘴里放了两片。

“谁告诉你这玩意能吃的?”王杰希哭笑不得。

黑衣人一愣:“不能吃的吗?袁柏清说能啊。”

“雾里香没有毒,但是也不能拿来吃,味道真的太糟糕了。”喝苦酒的王杰希,也有说“味道糟糕”的时候。

“娘的,等我下次回家就揍袁柏清一顿,他敢耍我……”黑衣人正生气,却又像放弃了似的,叹口气说,“算了,没事的时候拿出来嚼嚼也行,反正也没有毒。”

王杰希听他这么说,心里似有某根弦被拨了一下,轻声问:“许斌,你是不是想家了?”

被问到的人没有立刻回答,在混沌不清的夜里,看了王杰希好一会儿才说:“好久没听你叫我的名字了,有点不习惯。”许斌伸出微凉的手指,把王杰希鬓侧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他的夜视能力很好,即使是黑暗里也能看清王杰希的脸,可他突然想在明媚的阳光下,仔细地看看王杰希。最近一次这么做是什么时候呢?好像完全想不起来。

“快要过年了,要不你回家休息几天,小别他们应该准备了年货……”王杰希提议。

“你也会回去吗?”许斌问。

“不能确定。”王杰希笑着拍拍许斌的肩,“说正事吧。我把我的身份透露给了刘小别,除了他以外,喻文州,黄少天,叶修,还有之前就知道的张佳乐,也知道我和王不留行是同一个人。”

“你……”许斌张目结舌,“我说你什么好,你这是给自己挖坑吗?你干脆昭告天下算了,被这么多人知道要怎么瞒住?”

王杰希没说话,捏紧自己的手指。

“别不高兴啊,我也不是怪你。”许斌摸了摸王杰希的手,“要怎么办?灭口?”

“醒醒,这几个人那么容易杀掉,我还做这么多闲事干啥?”王杰希气极反笑,“他们不会说出去,我也不太担心这个,目前为止,事情还算可控,我就是告诉你一声。”

“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许斌假装生气,绷不住脸色又转移话题问,“我也有一些发现。根据之前林前辈留下的线索,你需要去一趟江南苏宅。蓝雨阁在江湖里的暗线营生,我都安排调查,有什么需要的可以随时找给你,这叠锦帕上记了主要的,你可以看看。至于周泽楷,目前形势不明,但我怀疑,他似乎和皇族有关……”

“皇族?”王杰希皱眉。

“对,我跟踪过周宅后山隐蔽入口出入的人,其中有往官驿送信的。一路跟去,正是到宫城之内。”许斌说。

王杰希沉思片刻:“我觉得不准确,如果是皇族隐秘的使者,不会走官驿。你再多探探。”

“好。”许斌点头,“还有你让我留意适合练拈花谱的少年,这个实在不容易。你还不如直接问问张佳乐有没有传人呢。”

“他此前一直形单影只,现在跟张新杰去了霸图,也没听闻收徒的事情。”王杰希回答,“这事情以后再考虑吧。”嘴上说以后再考虑,可想想高英杰现在练功的进度,也不能一直拖下去。

“行,说完了。”许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该走了。”他突然听到自己肚子咕咕叫了声:“不好意思,后半夜,饿了。”

“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王杰希问。

许斌赶紧摇头:“可别,我用脚趾想都知道你和黄少天在一起绝对是他下厨。我完全想象不出你干活的样子。”

“我有那么懒?”王杰希问话间,许斌已经跃上院墙。

“你有。”回答斩钉截铁。

素白的月色下,如墨的衣摆在凛冽的冬风里飘动,投下变幻的影。借着不明朗的光,王杰希看到许斌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

“之前忘记说了,好久不见。”

许斌抬手对他挥一挥:“后会有期。”

久别重逢,宛如初识的时候那般欣喜。王杰希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许斌其人,就像相信雾里香每年都会开花,相信窖里的苦酒会一直香醇那样,对此深信不疑。可心里忽有不舍,仿佛看见每年初春,微草堂融化的雪一般,想到很久之后才能再见,不自禁想要留住他。也不知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变得有些善感,王杰希苦笑,又赶紧换上开心的表情,对许斌挥挥手。

“后会有期。”

许斌有那么一瞬间假想王杰希会说“我现在有事情要你做”,“有需要你做的事情,这几天先留下来”之类的话,听到这句回应他的“后会有期”,有点失落,又突然安心了。王不留行还是那个能撑起微草的天,能独当一面的王不留行。王杰希还是那个重情重义,就算分别许久和他的感情也不会变淡的王杰希。这个偌大的江湖,每天都有很多事会变,但有些事情始终不会改变。就算一人远行,就算肩负重任,只身赴险,只要想到可回的家,想见的人,许斌就感到高兴和温暖。

此身飘尘世,幸不为独活。

“我今天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出去的。”方锐把长凳横在兴欣客栈门口,张开腿稳稳当当地坐在上面,坚决地说。

“让开,废物点心,真以为我不会揍你?”叶修抬起千机伞指着方锐的喉咙,离插入他的皮肤不足一寸。

“那你就从我身上踏过去,找害死你家王杰希的江波涛还是喻文州或者黄少天报仇,反正你现在这副头脑发热不冷静的样子出了这个门就是送死,还不如你揍死我再走,咱哥俩在黄泉路上也有个伴。”方锐也生气了,抓着叶修的千机伞就往自己身上怼,反被叶修往反向拉。

“乌鸦嘴,王杰希多半没死,我出门也不是去报仇的。”叶修苦笑,“那种江湖传言多半是假话,我就出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

“那你应该想得到这有可能是圈套吧?万一你被人来个请君入瓮瓮中捉鳖别鹤离鸾,我们上哪去救你?”方锐第一次发现自己口才这么好。

“去你的别鹤离鸾!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叶修收了伞,皱眉道,“快让开,我真没时间和你贫,万一王杰希真有什么三长……”话到此处又觉得太不吉利,叶修赶紧改口:“我是说真的要赶紧去看看。”

“你在这儿着急,说不定王杰希和黄少是私奔出去谎称死亡,现在躲在什么小林子里你侬我侬,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就你白操心。”方锐继续火上加油,“依我看黄少天的性子可比喻文州讨人喜欢多了。”

“等我回来一定撕你这张嘴。”叶修说着就再次作势要一招打向方锐。

方锐却不紧不慢抬手一档,估摸着叶修也不会真动手:“一般说这种话就真的回不来了,当心点啊叶修。”

话音未落,叶修嗖地撑开千机伞正面推向方锐,一时间把他的视线几乎全部挡满。“你这是什么怪招……”正说着,方锐却惊觉叶修没有后招,待千机伞落地,哪里还有叶修的身影,扭头一看敞开的窗户,竟是大意了让叶修从窗口逃走。这人真是疯了,出门连兵器都不带,方锐在心里骂人。

“这家伙!”正要去追,却遥见唐柔勒马停在院门前,方锐立刻道,“别停,追叶修那厮!”

“追不上,他骑走了店里最快的闪电驹。”唐柔从不在比试里认输,她说追不上就是真的追不上。那闪电驹的速度方锐也亲自体验过,摇头说算了,自己出门驾马,准备边找边追,听唐柔道:“你们这几天看见小乔了么?”

“一帆?”方锐心头一凛,这么说起来,从今早听说王杰希死了的消息之后,就没见乔一帆的人影,难道防不住大的也防不住小的?方锐一想,不对,乔一帆未必知道王不留行与王杰希是同一个人,那么这小孩儿到底去干啥了?

闪电驹飞驰而出,叶修回头望了望见方锐没有追上,便加快马速继续疾驰。方才方锐讲的话,他并不是听不进去,也不是没有想到圈套或者王杰希其实没事之类的可能。可叶修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关心王杰希的安慰,如不能确定王杰希是否真的平安,他没法安稳地坐着。叶修腹诽,这下好了,为了躲方锐,千机伞也没有拿,等会万一和人打起来,免不了要多费些功夫。

且不说多费些功夫,就算一去不回,叶修也非去不可。前几日梨花林前,自斟自饮,醉里梦里都是王杰希的影,忽而是与他饮酒笑闹的王不留行,忽而是那夜昏黄烛光里翻着水光的王杰希的眼……终于清醒时,才回转神来确定眼前空无一人,只有负雪的梨树宛如开满花一般在风里泛着晶莹的淡光,没有王不留行,没有王杰希,就连手里的酒也喝得不剩一滴。

叶修易醉,所以很少这样饮酒,以往喝醉时都有王不留行在身边,而那时王不留行不在了,他反倒无论喝几杯都醉不沉,梦不入深处,只能短暂地在依稀的幻觉里见到心上人,却梦不到他的拥抱。

那时的叶修放心的很。王杰希有分寸,也有眼光。虽然不想承认,但叶修也肯定如果王杰希选择了谁,对方一定不会辜负他,也惟愿他余生和选中的人长久相伴,平安喜乐,就算他只能独自等未开的花,也无所谓。

但现在不同,不知道王杰希是否平安,叶修就一定要去找到他。王杰希可能平安无事,可能和他人远走江湖,可能把这一切都打好了算盘。这都不是叶修驻足不前的理由,叶修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万一你需要我呢,王杰希?



本章终于不水了,写了黄王的感情隐患,许斌出场,叶王的推进,emmm感觉自己棒棒哒

下章应该是叶,乐,争取见到雷霆的人。

黄少啊,你开窍啊,你的主动呢????【你姐姐急死了】

写许王的时候真的有种许王 is rio的感觉2333

老叶加油,兴欣王的开篇就靠你了【?】
方锐真可爱,我究竟啥时候才能写到点心王?!

谢谢你看到这里~~~因为好几天没更所以为了追进度最近应该会比周更一次频率高一点……

评论(2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