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孙翔有一万分可爱!!!

矛盾记恨误会上建立的爱,究竟能开出怎样的花呢?

黄少特别好!!!越来越有正宫的感觉了(用词有误)

没管住我拉cp的魔抓,把小别拉下水了,但是这对不会有什么正果,所以买股慎重吧。

本章有cue到老叶,一丢丢糖渣。

单人tag带黄王和翔王 




第四十五话  怨有几时恋几时  叹息无声品君辞

 

火光耀眼,王杰希被热浪和浓烟熏出泪来,见孙翔如此焦急,想必着火的屋里是周泽楷江波涛……奇怪?谁会在此下手,而且还是用放火的方式,他们武功杰出,普通一把火不可能把人困住。王杰希匆匆寻了一只桶去井里挑水救火,忽然想起张新杰说张佳乐之前和周宅的人打了一架,会不会那时候他们已经受伤,倘若行动不便,这场火的确可以要命。

那么是谁干的呢?张佳乐失忆了,不会是他……难道是黄少天?可黄少天自己伤势未愈,何苦这时候招惹周宅……王杰希越想心越虚,别人不知道张佳乐和周泽楷他们打架的事情,张新杰又不可能来放火,怎么想都应该是黄少天……孙翔怒气冲冲地回去,要是与黄少天撞上,后果不堪设想。

王杰希提着桶疾跑到门前,没有黄少天的身影,火还在烧,江波涛和周泽楷已经逃出来了,看上去不太好一直在短促地咳,火光和烟让孙翔的背影看上去有些模糊。“我提了水来,先救火。”

话音未落,孙翔骤然转身,矛尖挑翻王杰希手里的水桶,冰凉的井水浇了人一身。王杰希没有防备,冻得一哆嗦,原本单手抱着的酒壶也失手掉下来,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冬风凛冽,王杰希觉得眼前更模糊了。

“你假惺惺地做什么呢!”孙翔怒吼,“你和那喻文州一样,要我们都死是不是?”

王杰希正不解,目光越过孙翔看到他身后有个熟悉的人歪躺在地上。

居然是刘小别。

他为什么会在那里?他受了多重的伤?王杰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刘小别,手里没有剑,身上各处都有血污,脸色发青嘴唇泛白,闭着眼睛,眉头蹙着,似乎非常痛苦。

火是刘小别放的?孙翔把矛头转向自己,难道是知道了自己与刘小别的关联,王杰希心里发慌,他想赶紧看看刘小别怎么样了,又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身份被他们知道,就免不了打一场恶战。

“怎么,王杰希,你认识那个人?”孙翔似乎冷静下来,又似乎在酝酿更大的风暴,扬扬下巴指地上躺着的刘小别。

“烟迷了眼,看不清。”王杰希小声说。

“哦?”孙翔略微歪头看着王杰希,仿佛听到什么有趣的话,“那你去看看清楚,是不是你的什么熟人。这人放火烧我们的屋子,想杀我的兄弟,要是你的熟人,我们就算了,要不是,就要了他的命。”孙翔是真的生气,他原以为王杰希和喻文州是不同的,刘小别来杀他们,也不是王杰希的指使,他以为王杰希是可以结交的,他们本能更亲近一些,可是在这儿见到王杰希,紧接着刘小别就烧了屋子,要不是命硬,周泽楷和江波涛就死在火里了,孙翔没有办法把这件事简单地当做巧合。他想听王杰希的解释,却口不对心地对王杰希说话。

王杰希跑过去,顾不上湿冷,跪在地上看刘小别,忽然手被抓住,对方的手更冷,冷得王杰希心里发抖。王杰希看到刘小别身上扎着周泽楷的短箭还有好多处不明的伤,刘小别睫毛颤动,睁开了眼睛,目光先是有些迷蒙,接着便看清了王杰希,黯然的眼里霎时有了光,也有了浓烈地悲伤。

“差一点……”刘小别气息不稳,王杰希勉强听清。

“差一点什么?”

“差一点就能杀了他们……他们伤你……我以为至少能帮到你。”刘小别努力把话说清楚。

“你做的很好,我很开心。”王杰希把刘小别搂在怀里,想把他扶起来,“我带你去找郎中,你这伤少不了要养一个月。”看刘小别现在的样子,王杰希顾不了那么多,什么身份被识破,他都无暇在意,这么冷的天,这么重的伤,万一刘小别落下顽疾,王杰希光是想到这种可能,就担心的不行。

“飞刀剑……断了。”

“没事,我再找人给你打一柄剑。”王杰希安慰道。

刘小别却微微摇头:“那柄剑是我剑法初成之时,你送给我的,我发誓要剑在人在。”

“人在就好。”王杰希把刘小别打横抱起,站起身便相遇孙翔冰冷的目光。

“他的确与我熟识,”王杰希说,“他以为你们杀了我,所以要杀了你们报仇,可我没有死,你们也没有,要不要这次就算了?”

这话听着耳熟,孙翔琢磨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前不久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刘小别,不是你指使的?”

“我怎么能‘指使’他,他在微草堂居高位,而我不过是蓝雨阁的弃子。”王杰希自嘲地笑了,“不过是有过几面之缘,而刘少侠刚好是仗义之人。”

“狡辩,你以为我傻么,王杰希?”孙翔抡起长矛却邪,刚刚救周泽楷江波涛的时候,之前的伤口似乎扯开了,疼痛无法忽视,但他管不了这么多。王杰希敷衍地欺骗,彻底激怒他,他一退再退有什么用,在心里努力把王杰希和喻文州划清界限有什么用,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愿意和他交心,嘴里说出的话,没有几句是真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

王杰希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孙翔,可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活力满满的声音打断。

“杰希,你在这儿啊!”

王杰希不用转头看,单听声音就知道是黄少天。见到黄少天是很开心,可现在已经够乱,带刘小别脱身已经不太容易,他忽然出来干什么?王杰希心里又喜又气,又骂他又忍不住让眼睛里浮上笑意。

“哇,我生气了,你居然抱着别人,你昨晚抱的还是我!”黄少天夸张地说,不管其他人的眼神和紧张的气氛,晃到王杰希的身边,“说好了跟了我以后就不能勾搭别人呢。”

“我哪有!”王杰希刚反驳三个字就噎住,不知道该反驳“我哪有跟你说好”还是“我哪有勾搭别人”,脸上憋出一抹红色,眼睛责怪地看着黄少天。

“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你是来救小别啦,他怎么样了?”也不等王杰希回答,黄少天继续说,“诶呀,我就是让他来和这几个小孩打个招呼,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少天,你在说什么?”王杰希不理解,什么叫做“你让他来”?

“诶呀,忘记告诉你啦,本剑圣非常令人敬佩,特别有威信,小别他就背着那啥王不留行有时候帮我做些事,我就指点指点他的剑法。也没让他做什么大事,就是他们这几个小子,觊觎我的心上人,我要给个小教训。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抽不开身,就只能麻烦他了。”

王杰希用脚想都知道黄少天在说谎,为了减少孙翔对王杰希身份的怀疑,还能顺手把锅全部背到黄少天自己身上,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明白这些的王杰希只想骂黄少天是个笨蛋。周宅一众的实力,不单单是他们几个的武功,如今显现出的人力财力,很有可能只是周宅的冰山一角,当年叶修混得最好的时候都不会和他们正面硬刚。蓝雨阁出来的都是鬼才,喻文州一个人不怕死,要设计周宅就算了,黄少天都不属于蓝雨阁了,孤立流浪,身受重伤,还要明面和他们作对,真是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

“原来你现在是黄少天的人。”孙翔的语气比刚才更冷些,“江波涛说的不错,你为救黄少天愿意涉险,你看黄少天的眼神是不同的……”

“给你两条路走,”孙翔有一次抬起了却邪,“跟我走,我不会伤害你在乎的人,要么就选择从我面前消失,以后你和你爱的人全都是我矛尖所指的敌人。”

王杰希略微一怔,心道这小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接着人。”说着把刘小别交给黄少天,王杰希轻步一踏,嗖的上前,贴近孙翔,没用多少力气在孙翔的胳膊上捏了两下。

孙翔手臂一麻,手松开了却邪,被王杰希一掌挥开,接着孙翔的腰腹被王杰希又摸了两下,也不知道是碰了什么穴道经脉,孙翔竟整个身子都失了力气软下来,正要往后摔倒,刚好被王杰希一手搂住。

脸和脸也离得太近了……孙翔不由得想,心跳也加快,一时忘记自己刚刚对王杰希放的所有狠话。

“你真的,还是和小孩子。”孙翔表情的变化全被王杰希看在眼里,后者不禁笑了,殊不知自己笑得太过甜,有一次击中了对方的心。“以后想怎么样,以后再说,现在我打败你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话出口的时候,还是要多想想。”

王杰希把孙翔扶正,松开手。孙翔一个趔趄,勉强站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王杰希,又努力装出凶狠的表情。

王杰希望着孙翔,觉得多说无益,欲言又止,转身刚要走回黄少天身边,只听耳边利器破空之声,一支短箭斜刺近身,王杰希抬手,两指夹住,偏头用询问的眼神回望周泽楷。

周泽楷已不是刚才那般狼狈虚弱的样子,他站起来,眼神也恢复坚定。

“正月十五,我去给你拜年。”周泽楷说得平静,仿佛刚才并没有什么你死我活剑拔弩张。

王杰希正想说正月十五还拜什么年,年都过完了,但看周泽楷一脸认真,便咽回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是死是活,身在何处。”

周泽楷看着王杰希,轻轻点头,却没有说话。反而是江波涛接着说:“愿你活着,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们都会去找你。”

“祝你新年快乐。”

 

王杰希把刘小别背在背上,原本要拿给黄少天的披风也因为对方的推辞,盖在刘小别身上。似乎瘦了不少,背起来很轻,王杰希隐约记得,他最后一天在微草堂和刘小别吃饭的时候,这人脸上还有一点点肉。

“听得见我说话么,小别?”王杰希轻轻喊刘小别。

“嗯。”

“你现在可不能睡着了,坚持一会,张新杰就在这座城里,我带你去向他求医。”一而再,再而三地有求于张新杰,王杰希心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冰天雪地的,要回微草堂的话,且不论自己现在状况特殊,不一定进得了微草堂的门,单说这么长的路,刘小别说不定都要吃不消。

“不求他了,他不会再医我。”刘小别说,知道王杰希会问缘由,便主动补充说了之前已经受张新杰医治,却不顾伤势跑出来的事情。

“所以你是为了我去杀周泽楷他们,还遇见了张佳乐?”王杰希听了个大概,“只是皮肉伤的话,一般的郎中也能治。你打起精神来。”王杰希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忐忑,如果只是皮肉伤,刘小别不至于虚弱成这样。

“黄少天知道多少?”刘小别差不多猜出王杰希给黄少天交了底。

王杰希看了眼黄少天:“他什么都知道。”

黄少天找到了插话的机会怎么会放过:“是啊是啊,不是我逼你们堂主说的,是杰希自己告诉我的。小刘大侠可不要误会。”

“要不是他自己愿意说,你怎么逼他,他都不会告诉你的。”刘小别说。

黄少天不说话还好,一开口,王杰希立刻把重点转了过来:“少天,你刚刚乱说话想过后果吗?以为你颠锅的本领不错,没想到背锅才能也是一流。什么坏事往你自己身上揽,要是孙翔心一横就对着你下手怎么办?”

黄少天知道王杰希说的是刚刚他出面打断的事情,表情无奈:“我有什么办法,孙翔已经在怀疑你的身份了。你想过这件事情被他们知道的后果吗?再说了,我还能怕他?”

“不会的,他怎么可能知道?就算偶然猜到一二,也没有办法证实。”王杰希不知道是在安慰黄少天,还是在自欺。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办法证实?”黄少天说,“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知道我身份的人就你们几个,你们不说,他们就没法证实。”王杰希说。

“对了,堂主,你最近有看到叶大侠么?”刘小别忽然问。

“你说叶修?没有遇上。”王杰希记起叶修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奇怪的是,他完全想不到叶修是怎么怀疑的。又猛然想到,之前在蓝雨阁山下的城里见到周泽楷与叶修疑似有些交集,不由得冒了身冷汗。“不会的,叶修也不可能和周泽楷他们说我的事情。”

“你果然和叶修说了么?”刘小别叹了口气,“看得出他并非恶人,但你从以前开始,就太过信任他了。”

“没这回事……”这种慌忙的否认,王杰希自己都不信。

早就好奇叶修与王杰希的关系,黄少天闭上嘴在旁边走着,竖着耳朵听他们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本来知道堂主和王杰希是同一个人之前,我还猜你会不会有一天就和叶大侠在一起了。”刘小别说着,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怎么可能?瞎猜什么呢?”

“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猜,柳非姐,柏清他们都这么觉得。”刘小别仍旧虚弱疲惫,精神却好了不少,“据说叶大侠很少去花柳巷之类的地方,也不和他自家的妹子徒弟之外的女孩子亲近,关系暧昧不清的哥们,好像也不多。他平时有事没事,就往我们堂里跑,你要正好得闲,你们两就能从白天聊到深夜,你要没事,他就跟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话,时不时还要打一打。你不在的时候,有一回大雪天,他还去梨树林路口坐着,一个人喝酒。”

“他一个人喝酒?”这在王杰希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叶修那酒量,一个人在外头喝,是不怕被狼叼走吗?

“他还向我打听过你的近况,可是我也不知道,就没有详说,当然他问的是你作为堂主的身份。”刘小别说,“兴欣的人也猜他喜欢你呢。”

“你可别说了,再说黄少天就生气了。”王杰希看了眼显然变成醋坛子的黄少天。

黄少天憋着嘴还没说什么,刘小别却说:“你单知道他会吃醋,却不知道我也会。”

王杰希一愣:“小别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堂主好容易上当,随便说什么你都信。”刘小别低声笑了,“我开玩笑的。”

“你胆子大了,学会耍我了。”王杰希背着刘小别,故而看不到他的表情,可黄少天却看得明明白白。刘小别眼睛红红的,虽然笑出声,脸上却全然没有笑意,反而藏不住的是苦涩与悲伤,像是忍受剧痛一般微微蹙眉。

“杰希你累了,换我背一会儿吧。”黄少天提议。

“可你有伤。”

“不要紧,你累了走的慢,刘小别这伤却是拖不得。”黄少天说着捞过王杰希背上的刘小别,刚背稳,王杰希突然凑近,指尖抚上刘小别的手腕。刘小别知道王杰希是要把脉,赶忙抽手想躲,可哪里有余地?

“怎么回事?为何内息如此单薄?”

刘小别这才补充了自己见到张佳乐,又扛着一身重伤给张佳乐传功的事情,他原是觉得这些事不必一一让王杰希知道,又转而一想,张佳乐对王杰希情深若此,不让王杰希知道,似乎说不过去。

“你要是有空多陪陪他,或者至少让他知道你平安无事,张佳乐前辈一定会很开心。”刘小别说。然,心里所想却是,你要是有空,多陪陪我,至少让我知道你平安无事,那我就不会痛苦了。

压在心底最想说的话,全是不能说的话,刘小别看得到王杰希所背负的使命之重,要执行的计划之复杂,陷入多个爱人中的纠结,他不要给王杰希的这些压力再添一笔。

无论是王杰希也好,王不留行也好,刘小别想帮到他,想成为他的信心,他的安心,他的可依靠之人。

“你呀,以前就这样,让你做好九成就行了,你总想完成十二分好,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多。小别的性格,真的很可爱,又让人拿你没办法。”

刘小别听到这话,愣愣地转头看着王杰希,而王杰希恰好也在看他,带着他见过的,令人安心的笑。他猛然感受到,不管他之于王杰希是什么样的人,而王杰希,或者说王不留行,早就是他最牢固的信心,最温暖的安心,是不可分割的家人,可以交心的朋友,万分感激的前辈,可以为之赴死的重要之人。

“哇,你两当我是死的吗?我会吃醋诶!能不能稍微顾忌一下王杰希第一追求者本黄少的心情啊?刘小别少侠你很有趣,一来就跟我抢男人吗?”黄少天按捺不住,快速地说着,抒发自己的情绪。

“你跟他不一样啦。”王杰希伸手轻轻掐了一下黄少天的脸,笑得更甜,“小心看路,别贫了。”

见状,黄少天也笑了,三人从下雪的街道走过,留下两行浅浅的足迹。

 

刘小别再怎么不愿意听见,也听清了那句——“你跟他不一样啦”。







之前并没有到五十热度,不过想更新还是更啦,感觉看热度更文还是很幼稚的事情,所以以后不说这种话了,但是能让你们看得开心我也很高兴。想要互动啊,求红蓝评,也可以聊聊天的~~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