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本话一半乐乐的剧情,一半黄王。乐王没见面就不打乐王tag了。

遗憾这话没到雷霆,下一话应该可以到。

两话之内让乐王见面感觉做不到了,乐乐在见到杰希之前还有一堆剧情OTZ






第三十六话  驿站杯酒敬公子  小镇佳肴品郎君

 

夜幕越来越深,张佳乐已经跑出较远,为了节省体力,在城口的驿站换马。要是张新杰他们存心想追,也不是不可能追上,但是追上了又能怎么样,张佳乐肯定还是要去的。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王杰希说的话都还在他的耳边。

“我这边有一些变故,不过都在计划以内,无论你听说了什么,都别轻信,也不必来寻我。”

“等我搞完那些事情,我就去找你,那之后我们就不分开了,好不好?”

“那你要趁早好起来,我到时候想和你饮酒对诗,想去放风筝,还想抓鱼,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在谷里抓鱼。”

“我一定会来找你。”

我一定会来找你,张佳乐在心里说。此时的张佳乐脑子里全是喻文州假意和王杰希成婚然后借轮回的刀杀人的话本,又赶紧反驳自己事情不至于会这么糟糕。在胡乱下结论之前,张佳乐至少想确定王杰希的安危。刚才躲在屋外听张新杰说话,张佳乐除了判断事情的程度之外,还想听听张新杰的办法,果然就听到这人推测喻文州的计谋。张佳乐不知道喻文州这是想请谁入瓮,想溅起哪片湖面的浪,说不定其中就算计了自己。张佳乐琢磨一下,这事不能太过莽撞,无论愿不愿意承认,自己现在的确不能轻易用武功,就连刚才的轻功都使他非常难受,如果可以,尽量不用武力来解决调查的事情,需要交手的时候最好能一击毙命。

“师傅,你这儿可有笔墨?”张佳乐问驿站的伙计。

“有的有的,公子先坐着,我给你拿。”

张佳乐于是在屋子里落座,晚饭中饭都没吃,竟也不觉得太饿,点了一叠酥饼,边吃边等磨墨去的伙计。

“这世界上难料的事情真是太多了。”隔壁桌小姑娘的声音传进张佳乐的耳朵。此时已经不算早,还有小姑娘在外面喝酒聊天,那必然不是普通的姑娘。这个小姑娘看上去瘦小,可气息很稳,手边放了个短棒,应该是兵器。

“你感慨什么?”和她说话的女人年纪稍大一些,看上去是驿站的伙计。

“还不是最近发生的大事。”小姑娘说,“蓝雨阁主喻文州当初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把花魁带回家,结果这才多久,人就没了。我听说花魁和剑圣都中了江波涛的天链之毒,但是只救得了一个,于是喻文州就救了他师弟。你要是喻文州你救谁?”

“这……这可真难得选。”女人说。

“欸,也对,我也选不出。”小姑娘叹了口气,“可惜了王杰希多漂亮的人啊,我跟你讲,我以前在空积城玩的时候还见过他,不过那时候赶着办事,没待多久。他还给我算命呢,说我是个命特别好的姑娘。”

“美得你,算命这事能准吗?”女人不信。

“信则灵,不信不灵,反正我信。”小姑娘说完,发现酒壶空了,“再来一壶。”

“可别,你家里那么穷,在外面喝这么多酒,又要没钱了。”女人拦她。

小姑娘掂了掂自己的钱袋:“还真不能再喝了,结账!等有钱了再喝个够。”

张佳乐走到小姑娘桌边:“在下可否请姑娘喝壶酒?”

“好啊,坐坐坐。”小姑娘完全不推辞。

“她想喝什么,随便来。”张佳乐放了两锭银子在桌上,女伙计识趣地拿着走了,不一会儿便上了一坛光是闻气味就知道肯定不会差的酒来。

“公子可是有事情想问?”小姑娘也不傻,眨眼的功夫就猜到张佳乐的来意。

“姑娘冰雪聪明,在下就直说了。可不可以详述王杰希的事情?”张佳乐正问,方才的伙计给他取来笔墨。

“前些日子周宅和微草堂众人围攻蓝雨阁这事你知道吧?周宅的江波涛用一柄短剑,剑上淬毒,剑圣黄少天和江波涛打斗,王杰希为了救黄少天,两人都中毒了。但可能因为条件有限,只救得了一个。”小姑娘说。

“黄少天剑法惊人,王杰希也不是完全不会武功,何以此二人联手不敌江波涛一人?”张佳乐问出细节。

“这我也不太清楚,在他们打架之前,黄少天似乎以一人一剑杀微草堂众人,最开始是在客栈里与微草堂长老交谈不和,把人一剑刺死,接着便被围攻。也许是那时候失了体力。”小姑娘继续讲。

张佳乐皱眉:“黄少天为何会与微草堂长老不和?”

“原来还要从这里解释啊?”小姑娘有点惊讶这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听说的,微草堂长老说花魁王杰希是他们微草堂派去蓝雨阁的细作,可是背叛了微草堂串通周泽楷,想联手蓝雨阁一起处死王杰希。结果王杰希为救黄少天中毒,这谣言就不攻自破,没人再提了。”

“那为何蓝雨阁没有请郎中,神医张新杰,药圣方士谦?”张佳乐心想从周宅围攻蓝雨阁到王杰希“死”之间有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快马加急,应该能赶上。

“说的容易,这要上哪儿去找方士谦?”小姑娘摇摇头,“他都多年不出江湖了。至于为什么不找张新杰,我也不清楚。”

张佳乐心里有了个大概,这小姑娘讲的传言恐怕真假参半,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还得由他亲自去一趟。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就行了,有些事情非搞清楚不可。突然又想起来件事,张佳乐又问:“周宅围攻蓝雨阁究竟是哪天的事情?”

小姑娘说了个日子。

“你好好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是王杰希去看望自己的那天,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见面时张佳乐睡得晨昏颠倒,不记得时辰,可是记得那时王杰希并没有受伤。王杰希来看自己,明知又危险,又回到蓝雨阁,必然是有些把握的。加之,那日王杰希与张新杰见过面,知道张新杰在哪儿往哪儿去,没道理受伤治不好却不去求医。张佳乐心里得出结论,王杰希中毒不治这事应该是假的。但这不意味着王杰希肯定没事,按照现在谣言传的程度,假如王杰希活着就不会明处现身,至少蓝雨阁的弟子们都见不到他。直接去找也难,指不定这人藏在哪呢,想了一通还是要先找喻文州,张佳乐铺开纸写道:“许久未见,冒昧来访。”又加上自己的名字,吹干墨迹,卷好放在小筒里让伙计传信到蓝雨阁。

“原来你和蓝雨阁又交情啊,那我还白费口舌说这么多。”小姑娘撇撇嘴。

张佳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事情未明,怕寻旧友时失了分寸。还有一事想请教姑娘。”

“请讲。”

“姑娘这些消息是怎么来的呢?”

小姑娘挑眉:“猫有猫道,狗有狗道。”

张佳乐有些意外,这小姑娘若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消息来源,大可说她是听说的之类,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这种话,反而让人感到神秘。好在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张佳乐没有轻易被这种说法迷惑。

“我也有个问题想问公子。”张佳乐示意小姑娘说下去,“你是不是花魁的朋友?”

方才张佳乐一上来便说想问问王杰希的事情,小姑娘会这么认为也正常。张佳乐心中轻笑,朋友吗,不止于此吧。

“我是。”

“那祝你好运。”小姑娘说完这句话,又干了杯酒。

张佳乐正想回“多谢”,却突然灵光一现,这小姑娘说王杰希死了,知道自己是王杰希的朋友,又说祝你好运,而不是节哀顺变。这话是否是一种暗示?他怀疑地看了小姑娘一眼,见人朝他笑了笑,又倒起酒来。

“多谢。”

张佳乐起身准备告辞,便听小姑娘补充道:“雷霆戴妍琦,公子有空不妨来庄上玩。”

“好,后会有期。”张佳乐说完,拿起自己的笛子,没入漆黑的夜色里。

 

下山之后,到了镇上,随意乔装遮掩了一下,王杰希安顿好住宿的客房,便去钱庄开银票。戴妍琦的回信他已经收到,算日子王杰希应该去把钱寄给她了。

“少天想不想陪我串门?”出了钱庄,王杰希问黄少天。

“串门?去谁家啊?”黄少天问,“这还没过年呢,要提前去拜年吗?”

“差不多。”王杰希回答。

“那好呀,我们边走边玩,慢慢晃到雷霆山庄去。”

黄少天眉头一皱:“我现在说不去还来得及吗?一想到雷霆的女魔头我就一个头两个大,你还不知道吧,我上次去他们家被吊在树上半天下不来。而且啊,一整个雷霆山庄全是机关,都是那种捉弄人的。真的不能考虑一下不去吗?”

王杰希耸耸肩表示来不及了。

在开星草园以前,王杰希就以王杰希这个身份与雷霆山庄有些私交,一开始是因为对肖时钦的机关器具很好奇,王不留行的身份又不方便,后来一来二去往来多了便和人沦为酒友,但说是酒友,其实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黄少天看王杰希铁了心要去,也没办法,便随意闲聊:“戴姑娘酒量特别好,相比之下肖时钦反而差一些。”混江湖的多半都会喝点酒,像叶修那样的一杯倒还真不多,王杰希想到此处回忆起叶修的醉态,忍不住笑出来。

“你笑什么?”黄少天问。

王杰希清了清嗓子开口,却忽然想到那夜里与叶修做的越界的事情,觉着不太好在黄少天面前说叶修,便顺着黄少天的话头说雷霆的事。

“我某一次在小酒馆里遇到戴姑娘,她正在喝酒。那儿的老板说,她要是喝十坛不倒,就免她的酒钱,还白送她几坛酒。那酒有些烈,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十坛不倒。可戴姑娘很豪迈地应了,一坛一坛灌下去,居然真的喝满了十坛。人虽然没倒,但看样子晕的不行。最后是肖时钦驾马车把她带回家的。”王杰希说完看着黄少天。

“那丫头还跟我说她千杯不倒呢,看来是夸张啊。”黄少天评价道。

王杰希轻轻摇头:“我想说的是,肖时钦不一定酒量不如戴妍琦,但是为了保护他的弟子,他不会让自己醉。你以为他不能再喝了,其实是留有余力。”

“原来如此,他倒是个心细的人。”黄少天点点头,若有所思,“可是喝酒这事,不就是为了痛快吗?从未尽兴醉一场,未免太遗憾。”

“少天在我身边可以尽情喝醉。”王杰希看着他,眼里含笑闪着宛如冰雪初融的光,“我是真的千杯不醉。”

这回,黄少天当真觉得春天要到了。

两人在街市上买了些杂物,概不细表,回客栈之后,王杰希便匆匆上楼,留黄少天在楼下跟店小二点菜。

“你买这些东西回来做什么?”黄少天上楼进屋,就看见王杰希倒腾着刚才买的杂物。王杰希把蓬松的头发随便绑起来,正低头倒腾不知道是什么的粘稠浆液和浅色染料。“这是……易容?”黄少天猜测。

“真聪明。”王杰希回答,“现在情况不同以往,出门在外得小心些。你坐过来,我给你随便弄弄。”

“要不要很久啊?等吃完饭再弄吧,万一送菜的伙计上来看到可不好。”黄少天嘴上这么说,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王杰希旁边。

“洗脸。”王杰希指了指案上的小盆,“不要紧,你要是不乱动,我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做好。”

听王杰希这么说,黄少天洗好脸,便乖乖不动了,任由王杰希摸他的脸,感觉什么凉凉的东西涂在脸上,又不时感到脸上某处发热。听王杰希说“睁眼”“闭眼”,“抬头”“低头”,“左偏”“右偏”,黄少天都一一照做,甚至屏气凝神,生怕坏了王杰希的事。不一会儿便好,王杰希正要说可以动了,见黄少天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想逗他,就不说了。

“闭眼。”

黄少天乖乖地闭上眼睛。

“睁眼。”王杰希什么也没做,又指挥道。

黄少天便又听话地睁开。

“闭眼。”

王杰希轻轻地笑了,声音很浅,但黄少天还是听到,眼皮微微颤动:“杰希,你是不是在逗我啊?”

“少天的睫毛很长。”王杰希说。

确定是弄完了,黄少天也不顾看镜子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就要争回一口气似的对王杰希说:“不行,你耍我,现在你听我的,也闭上眼睛。”

“你这人睚眦必报,小心眼。”王杰希这么说着,却闭上眼睛,等着看黄少天要干什么好事。忽然绵软的触感贴上他的唇,在触碰到的一瞬间,全身都火热起来。冬日的唇有些干裂,亲吻时能感到些许刺痛,拦不住的舌头侵入他的口中。

黄少天真甜啊,王杰希想,并以更汹涌的气势,回以深情。

“二位爷,菜来……”新来的伙计不守规矩,没敲门便端着菜进屋,正撞见黄王二人亲近,赶忙放下托盘,连声道歉往外撤。

王杰希和黄少天分开,红着脸擦了擦嘴边的水迹:“都怪你,吓着人了。”黄少天心里委屈,这哪能怪我,见王杰希羞得低头不愿看他,全然没了辩驳的心思,赶紧说:“怪我怪我。可是杰希,你离我这么近,我怎么……怎么忍得住?”

“快别说了。”王杰希听这人越说越惹人不好意思,赶紧让他闭嘴,“照照镜子来吃饭。”

黄少天走到铜镜前一看,真差点儿认不出自己,被王杰希贴了些胡子,眼角也被挑高,看上去仿佛城口的说书先生。可他眼里又藏不住锐气,仔细看竟有些武功高超的江湖前辈的味道。

“没我原本好看呀。”黄少天评价道。

听他说这话,王杰希想到从前给柳非易容:“你怎么跟小丫头似的?”

“罢了罢了,美人在骨不在皮,脸怎么样无所谓。”黄少天坐下正要拿筷子,却听王杰希一阵爆笑,“你笑什么呀?”

“哈哈哈哈哈……美人哈哈哈哈哈哈哈……美人在骨不在皮……你怎么好用这话说自己的?”王杰希笑得肚子疼,也不知道为什么和黄少天在一起就特别容易被逗笑,不管黄少天是不是有意要逗他。

“哈?王杰希你笑话我!”黄少天立刻收了拿筷子的手,瘪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你居然嘲笑我。我生气了,这饭没法吃。”

王杰希自顾自地夹菜:“你不吃,我自己吃。”见黄少天没反应,他又加了句:“吃给你看。”

“你就不能跟我夹菜,哄我一下吗?”黄少天给王杰希一点提示,依然扭着头不看他。

“张嘴。”王杰希伸长手臂,筷子上夹着一粒花生,递到黄少天跟前。

“不,我不吃嗟来之食。”黄少天嘴角的笑已经藏不住,嘴上还想再闹一闹。

“你这不叫不吃嗟来之食。”王杰希见他不领情,便吃到自己嘴里,“你这叫敬酒不吃。”

黄少天见王杰希不喂了,感觉自己亏了一大笔巨款,连忙转过来,急道:“不行不行,你再喂一次,我吃我吃。你头一次这么亲地喂我吃东西,我是脑子犯傻才说不吃。”

这次王杰希就没有那么好心了,直接拿汤勺舀了半勺扣在黄少天的饭上:“再不吃就冷了。我还记得那次在星草园吃饭,你为了给我夹一块芙蓉酥差点打起来。”

“你还记得啊?”黄少天说着想起来那时见到的王不留行,觉着眼下这气氛问出来也无妨,“你说你是王不留行,那时候的王不留行是谁?”

见到黄少天一副好奇的眼神,王杰希欲说还休,笑道:“你要是不告诉我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我就不告诉你。”

怎么兜兜转转又转回这个话题了?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说天说地就是不提受伤的事情,就连那时的王不留行是谁也不好奇了。王杰希见状,心中忧思又多一分,看来这伤肯定和自己有关。






刚跟小伙伴聊天,发现前文漏了一段微草的剧情OTZ,有机会补起来吧,主要是一段高王的单相思描写……

后面的剧情,黄王去雷霆玩,开肖王线,友情还是恋情自由心证。没有肖/戴,详见我之前发过的声明,先说一下免得大家吃错了。

然后就是张佳乐打喻文州,刘小别打江波涛,叶神去晚了可能就捡个便宜吧(?)

黄王股股民注意啦,现在是糖最多的时候,要吃赶紧吃,想玩什么梗也可以提一下(虽然我脑子里的梗已经快写不完了……

乐王股将迎来巨大变动OTZ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