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乐和喻见面,重点写喻,乐分别对王的思念和深情。

达成成就【你也爱过他·情敌眼里的深情】

解释了喻文州做某些事的目的。

结尾黄王。

tag私心打了




第三十七话  浓浓花魂断肠曲  淡淡雪影织心语

 

今天喻文州起的很早,自王杰希走后,他便天天如此。原本在冬日,又是近年关可以放松的时候,要是往常他肯定愿意多在被子里睡会,可如今被包裹在温暖的棉被里也无法安心。

又在磨墨,他好几次想给王杰希写信,墨磨了几圈,却无法动笔。喻文州不知道王杰希对他是否还有感情,他担心如果有,王杰希会因为自己处置他难过,又害怕王杰希真的不再爱他了。遥想第一次在星草园见到王杰希的时候,自己明知王杰希的目的并不简单,却自信足以征服这个人,论玩计谋,喻文州怎么会输?可现在喻文州知道自己想错了,与王杰希之间的博弈,根本就不是分个胜负的事情,要么共生共赢,要么两败俱伤。

当王杰希说自己是王不留行的时候,喻文州才发现自己错的多么彻底。变幻莫测,江湖上谁都看不透的王不留行,根本就是最大的变数,怎么可能轻易顺着他的谋划?但是喻文州并不后悔那天去空积城见王杰希,即使不得不与叶修交手,即使险些丧命周宅之手。即使现在满心愁思,喻文州也依然觉得,爱上王杰希是值得的。

哪怕不能得到他也是值得的。

至于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这件事,喻文州并不全信。换位想一想,如果喻文州是王不留行,绝对不会轻易说出这件事,这本该是死都不能说出的秘密。说不定这件事并不属实,但至少可以证明,王杰希与王不留行存在密切的关联。

万一是真的呢?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喻文州的心就跳得更快。如果是真的,王杰希应该就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原本就准备告诉喻文州。这是为什么?喻文州只能想到一种可能——王杰希在乎他,原本就想对他坦诚。他怪王杰希不说事情原委,喻文州自己又何尝坦诚?终归你瞒我瞒,错伤所爱。

喻文州突然庆幸自己和王杰希结下同心蛊,就算不能永结同心,倒也能蛊毒相侵。现在身上每一分同心蛊带来的反噬之痛,都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他深爱王杰希,也有幸被爱过。

“我去伙房给你搞了些粥,手艺肯定不如黄少,你就将就吃吧,师兄。”喻文州正对着砚台发愣,徐景熙已经提着食盒进屋,除了食盒还有药箱,他放心不下喻文州,每天都必须给他诊治。

“昨晚休息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听徐景熙问,喻文州停住喝粥的勺子,回想片刻才说:“我梦见杰希了,他说茶壶里的茶没有泡好,用的水太烫。”

徐景熙一听,不再说话,他没和喻文州说起过之前去见黄少天和王杰希的事情,他也知道喻文州或多或少看出来些,却没有问。记得王杰希刚来蓝雨阁的时候,大家伙儿为了和他快点熟络,约着玩行酒令。徐景熙也是在那时初次仔细观察王杰希这个人。他平时没什么表情,喜怒不形于色,可发现你看着他的时候,会礼貌的微笑。熟悉一些以后,也能开开玩笑,话虽然不多,可要比伶牙俐齿,绝不逊色于黄少天。

要说讨人喜欢,王杰希的确是。所以喻文州和黄少天爱得这么痴,徐景熙一点都不奇怪。但他想不通,为何喻文州即使痛苦也依旧爱着王杰希,醒时梦时都会想着他?也许,出了这扇门,喻文州不会提起关于王杰希的一个字,不会把一腔深情流露半分,而他心里会始终有王杰希,可能寂静如天,可能汹涌如海。

蓝雨阁安静了不少,不只是因为黄少天不在,更大的原因是喻文州最近一系列的行动令蓝雨阁弟子不敢轻言妄行。所有与别派有私交的弟子都被一一严格盘查,有不妥当的地方,便会被处置。眼下人心惶惶,就算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担忧,不知道自己的那一点点私交会不会惹怒喻文州,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哪个人就是叛徒。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徐景熙说,“好歹安抚人心的事情是要做的。”

喻文州点点头:“那之前看看能不能钓几条鱼。”

“那只怕已经有一条上钩了。”徐景熙说着掏出一只小竹筒递给喻文州,“今天早上收到的飞鹰。”

喻文州打开一看,轻笑:“有客人要来。”

“谁?”

“杰希的朋友,花城的张佳乐。”

徐景熙这下不懂了,问道:“这就是你钓的鱼啊?你这厢还记挂着王公子呢,怎么要对付他的朋友?”

“我深爱王杰希,所以他不愿意说的事情,我也就不逼他了。”喻文州玩着手里的那张纸条,“我自己亲自去看一看。”王杰希牵挂什么人,王杰希有什么后顾之忧,喻文州都想知道,他想知道关于王杰希所有的事情,即使现在暂时失去了王杰希,喻文州也不会放弃有朝一日拥有他。在那之前,肃清彼此之间的一切阻力就成了必须完成的任务。

忽而微风吹过,送来带着几分甜意的梅花香,喻文州突然觉得心口被撞了一下——倘若此时王杰希在身边共赏此景,该有多好?提起笔沾了墨,喻文州用他清俊有力得笔迹缓缓地在等了好久的宣纸上写下:“情长纸短,百思难书,望卿长安好。”

喻文州放下笔,又多看这纸两眼,小心翼翼地折起,纤长的手指翻折这页薄纸。纸片晃动宛如扇着翅膀即将飞去的蝶,在洒进屋子的阳光里徘徊挣扎。

“要传书吗?”徐景熙问。

喻文州愣了神,一想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这信如何能寄给王杰希呢?他摇摇头,任风把发丝轻轻撩起,好像他的爱人从前做过的那样。

 

以张佳乐的轻功,悄无声息地溜进蓝雨阁并非难事,但为了事情妥当,他还是在山门站着,不贸然进去。

“阁下可是张佳乐公子?”来迎接的不像普通的守门弟子,而是一个看上去挺活泼的男孩子,年纪约莫十四五岁,如果张佳乐没猜错,这应该就是蓝雨阁新生代的嫡传弟子卢瀚文。

“正是。特来拜访贵地阁主,请少侠引路。”

“我是卢瀚文,前辈叫我的名字便好,”卢瀚文带路上山,边走边问,“前辈是杰希的朋友?”

这小孩知道王杰希也没什么奇怪,猜出张佳乐的来意多半是从喻文州那里听来的,让张佳乐不悦的是,这个小孩子怎么直呼王杰希的名字,有这么亲密吗?

“当然,我与王杰希从小就认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已经相识好几年了。”每次张佳乐和旁人说起王杰希,就像说自己的宝物似的,得意想要显摆,又适时住口不愿珍藏的与王杰希的往事,被不相干的人听了去。

卢瀚文哪里知道张佳乐这么多心思,一听张佳乐说他和王杰希认识多年,连忙问:“以前的杰希是什么样人?”

“你怎么会直呼王杰希的名字?”张佳乐终于忍不住质问,话一出口又为自己对一个小孩子这么较真感到不妥,掩藏心事说,“我的意思是,你看着年纪轻轻,比我与王杰希小上好几倍,怎么不叫前辈呢?”

“因为杰希说叫杰希就好。”卢瀚文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没听出张佳乐言辞里的不满,解释着张佳乐并不想听的缘由。

张佳乐神色转暗,低声自言自语:“也罢,这人对谁不都是如此。”

“你说什么?”卢瀚文以为张佳乐在对自己说话,没有听清。

“没事,王杰希以前的事情我以后有空再说。”张佳乐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在山外听传言说王杰希已逝,小兄弟可否告诉我这事是真是假?”

卢瀚文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想到喻文州的吩咐咬住嘴唇,定定神才道:“我当然也惟愿是假的。”

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往山上走,没有再多说一句。

 

进山的路并不长,但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走了三四个时辰之久,走在路上竟觉得浮在梦里,眼前看到的一切,方才听到的话,都觉得不真实。张佳乐不相信卢瀚文所表示的信息,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错会意了戴妍琦的意思。等会他就会见到喻文州,喻文州的话可信吗?如果王杰希死了这件事是故意散布的谎言,那么究竟是什么目的呢?倘若不是,离真相又差几分?

“乐兄。”迎面走来的喻文州和上次在花城见的十分不同。那时候喻文州虽然负伤在身,却不是如此憔悴,眉眼里的愁思和疲惫,没有休息好的脸色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这人还是保持着标准的笑容,蓝雨君子的风度丝毫不减。上次见到喻文州,他穿着浅蓝色的袍子,伤口的血污了衣裳没来及换,看上去一点都不狼狈。可今天,张佳乐看喻文州不似受伤的样子,披着雪白的衣衫,一点花纹也无,身影单薄许多,仿佛受了很重的内伤,或是经历了不可被安慰的悲伤。

“喻阁主。”张佳乐回礼,睫毛轻微煽动,亮晶晶的眼珠不安地闪烁着水光,“请问王杰希……”

“请随我来。”喻文州打断张佳乐的问话,领着他往内院走,虽已立春多日,蓝雨阁的小路还是一副冬日的景象,枯草和晚落的叶子在脚下发出令人心颤的响声。张佳乐跟着喻文州往前走,经过一棵棵正开的梅花树,时浓时淡的香气让他心里更不安宁。

“喻文州要带我去见希希?”张佳乐想,“是伤的很重吗?希希死去的传言是喻文州故意散布的吗?是为了向周宅表示报仇的决心?还是怕人趁虚而入或者威胁?不对不对,这都太牵强了。不过没事就好,这路看样子是去住处的,应该会去希希的屋子。总不能是去……”张佳乐没敢往下想,正收回思绪,便听喻文州说:“乐兄,到了。”

张佳乐原本是略微低着头走路的,边走边想就不自觉会这样,听喻文州喊他,猛然抬头,宛如鲜血一般红艳的一树梅花撞入眼帘,并没开得很盛,也没有白雪映衬,却足够红,足以令人心惊。目光下移就看到一座小土堆,还立了一块石牌。其实是碑,但张佳乐不想那么认为,眼睛忽然变得模糊,怎么也看不清石牌上的字,好一会儿张佳乐才发现泪雾悄无声息地蒙了眼睛。

“喻阁主这是何意?”

“我……”这话很难将出口,仿佛钝刀在受伤的心口上又割一次,“没能保护好他。”

梅花真的很香,气味似乎比刚才浓得多,张佳乐觉得喘不过气来。

“也没能救他。”喻文州继续说。

张佳乐垂手抚摸石碑,仿佛从前抚摸王杰希的头发,可他的手指,再也不能穿过他的发丝,再也不能捧起他的脸,张佳乐的呼唤再也不会有回应。张佳乐再也等不到王杰希去找他,他也找不到王杰希了。

“为什么那天我要急着走不留下来陪他呢?”张佳乐咬着牙不让自己流下眼泪,“明明自己完全可以留下来保护他,却因为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内伤严重这种荒谬的理由,把希希一个人留在危险的地方。”

“天链之毒十分难解,舍弟修为稍稳,幸免于难,杰希……”喻文州有些哽咽,“是我的错。”

张佳乐重新站稳,深吸了口气,有些哑的声音说:“喻阁主不必自责,冤有头债有主。在下有三件事相求,望喻阁主成全。”

“请讲。”喻文州点头。

“我想去杰希曾住的地方看看,想在此地为他吹一曲,想带走一支梅花。”

喻文州再次点头,示意王杰希的住处就是这梅树旁的小院,转身离去没有再说话。

曲子是王杰希从前最喜欢的一曲,潺潺流水从山石见淌下,声音里全透着清澈,如初春消融的雪,如含苞待开的花,已抢先泛开香气,像王杰希曾笑盈盈地看着张佳乐。他会在一曲终了的时候说一句好听。

他再也不会了。

 

“张佳乐公子与王公子感情深厚,师兄你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徐景熙见喻文州回屋,忍不住还是问出口。

喻文州给自己倒了杯茶,却不喝:“的确过分。张佳乐对杰希绝不只是感情深厚,想必他与我相同,对杰希是更深地想法。正因如此,我才激他去对付周宅,他会去找江波涛报仇,甚至还会找上周泽楷。”

“师兄如何知道张佳乐对付得了周宅的人?”徐景熙问。

喻文州对此有把握,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这话多半是真的,那他身边最亲近之人便是传说中与他双修心法的武功高手。刚才交待卢瀚文说,带张佳乐多绕些路,喻文州见到张佳乐时,对方气息平稳,步伐稳健,丝毫不像身体虚弱之人。之前再花城装出的病弱,想来应该是他隐藏身份之举。

如果与王不留行双修心法之人,拈花谱的主人就是张佳乐,那他对付江波涛和周泽楷,不会没有办法。

更何况喻文州之前所收的飞鹰,来自霸图镖局的方向,再加上线报回信,完全能确定张佳乐与霸图镖局有关联。倘若他觉得自己一人不敌周宅数人,为了报仇会叫上帮手。

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的事情,喻文州不准备再对任何人说起,自然也不方便告诉徐景熙,便挑捡了些回答他。

徐景熙琢磨着有道理。眼下喻文州身体被同心蛊影响得无比煎熬,如果周泽楷江波涛等再找麻烦,后果不堪设想。想要对付这些危险,只能委托外力。而现在,张佳乐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张佳乐不去呢?”徐景熙的设想不是没可能。

抿一口茶,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迅速蔓开,捏着杯子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发白。“要不是同心蛊令我缚手缚脚,这原本就该是我去做的事情。如果张佳乐没去,我就亲自去。尽管杰希不是真的死了,周泽楷他们也是不容怠慢的威胁,就像架在我脖子上的刀。虽然杰希否认和周泽楷有关联,可万一他们有,或者周泽楷多知道些什么,这把刀就会立刻要了我的命。”瓷杯在指尖粉碎,余留的茶水和杯子的粉末一起泄在桌上。

徐景熙看着喻文州,长叹口气:“关起门说话就不必自欺欺人了,你分明是怕周宅会伤害王杰希,到底还是为了他。”

“为了他就是为了我,杰希若真的死了,我也活不成。”喻文州张开手掌,看着手心狰狞的伤痕,已经不痛,却还是炽热的。“传出谣言说杰希不在了,是怕有人猜测同心蛊的事情,借杀他而杀我。可纸是包不住火的,无论是王杰希还活着,还是我与他结下同心蛊,都有可能被外人知道。眼下能做的,就是铲除危机。”

“所以周泽楷必须被除掉?”徐景熙问,“你指望张佳乐一击必杀除掉周泽楷,未免太乐观,张佳乐孤身前来,就算武艺高强,也难以一敌众。”

喻文州摇摇头:“我当然不是指望周宅的威胁能这么快被消灭,但可以让他们四面树敌。自红树林之事以后,武林各派明争暗斗,武林联盟也不复存在,如果敌对目标可以统一,除掉他们就不难。眼下,烟雨楼,微草堂已经和周宅结下梁子,叶修态度不明,一旦张佳乐与周宅结仇,他所结交的霸图镖局也会站在周泽楷的对立面。”

“惟愿事情如你所愿。”徐景熙消化喻文州的话,回答道。

“我所愿?”似乎被这三个字戳中心底某块隐痛的伤,喻文州好久没有讲话。茶壶里的茶几乎凉透,桌布上的水迹完全变干。喻文州闭上眼睛想抑制某种感情的喷薄。

“我所愿的只有杰希。”

 

这次易容不为扮作什么人,只用路上不被人认出来即可,王杰希给黄少天打理好以后自己便懒得仔细收拾,随便搞了一张脸,黄少天直呼暴敛天物。王杰希笑他,难道你喜欢的只是脸?剑圣这可不依,连说一达通拗口的情话,也不知是从哪儿学来的。

轻车快马,又走的大路,很快便到了江城。

“我之前没想起来此地多水,要不走水路可快多了。”黄少天一入城便兴奋地蹦跶,完全不像是之前说不想来的样子。

“这季节江上冷。”王杰希说,心里还有另一个理由——周宅此时,说不定已经有人往蓝雨阁去了,走水路指不定要狭路相逢,王杰希可不想打起来。不知道那次打斗之后,周宅有多少折损,但黄少天伤势未愈,不可冒险。“戴姑娘喜欢话本,书舍新印的新本她恐怕还没有买,我们买几本带给她。肖兄喜欢机巧玩意,这在外面可寻不见,就带些果点什么的吧。”王杰希说着便拉上黄少天在街市上逛起来。

“杰希可知道我喜欢什么?”黄少天冷不丁地问出这么一句。

这可难住王杰希,他知道黄少天喜欢练剑,喜欢烹饪,喜欢好酒好菜,喜欢玩……可黄少天认真如斯的眼神,分明告诉王杰希他问的不是这些。暮色昏沉,轻柔的光照进王杰希思索的眼,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凉,他也未在意,仍旧望着黄少天想——这人到底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王杰希现在不是自己原本的模样,但是这眼神并无太多不同,黄少天望着这双眼,相信如论这人以后把自己扮成什么样子,他都肯定能认出来。

王杰希脸上微微发红,由着黄少天的手指擦过他的脸。

“杰希你看,下雪了。”








写黄王糖想呼吸一样顺手233

心疼乐乐,人活着就是为了张佳乐(?)乐乐的爱真的是非常长情深情了,爱杰希如痴如狂,又让他飞翔……

一直心思缜密的鱼鱼在推测张佳乐上出现了失误,乐乐不能轻易用武功的事情喻文州毫不知情。是刀子的前奏,一虐要虐两个了。

下章应该写乐王比较多,但是应该还是见不到面OTZ

涛涛要出场啦。

36热度明显降了很多,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提,虽然我不一定会改(那你说个毛)看的人变少的话,就会越来越放飞自己233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