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这一章杰希只有一丢丢回忆杀,主要是在写用复仇悼亡希希的乐乐。

tag带乐王。

以及心疼涛涛和楷楷,你们的春天什么时候会到来啊?



第三十八话  且着新装见故人  玉笛葬雪花作尘

 

“老板,这块布怎么卖呀?”张佳乐在裁缝店里踱来踱去,终于看见了一块合心意的料子。

“客官好眼光,这是早先周宅运进的一批上好的料子,现在已经不多啦,就是有点贵,不过一分钱一分货嘛……”老板笑着介绍道。

“那就他了。”张佳乐轻轻把布取下来,“给我制一件袍子,样式就和我身上这件差不多便行,要快。”

“好嘞。”老板麻利地开始给张佳乐量尺寸,没磨蹭就裁布去了。

这块布是真的好看,张佳乐心想,要是做成漂亮的衣服穿给王杰希看,他也一定会觉得好看。雪白的布,质感轻柔,细看上面还有精致的花卉暗纹,像冬日负雪的百花舍,又像许多年以前,和杰希住过的百花谷。

多好看的布啊,如果染上仇人的血,岂不是更漂亮?

张佳乐要让这洁白的衣开出红花,像雪地里的红梅,然后穿着这件最漂亮的衣裳,去见他最爱的王杰希。以前张佳乐从不相信人死后会有灵魂,但他现在惟愿有,这样生前无法相拥的人,在死后或许有机会相爱。可这无法给他安慰,悲伤的感觉并不纯粹,重要之物被抽离的痛苦、没亲口对杰希表白心意的后悔、没保护好他的自责,全都混杂在一起,像利刃一刀一刀地把全身的皮肤割裂,使他不得不下意识地抑制痛苦导致的颤抖,又想干脆投入到痛苦之中,让悲伤淹没他,直至窒息而亡。

但他还不能被悲痛溺死。没过多久,张佳乐穿上新制的袍子,放下银两,大步走入店铺外阴沉的黄昏。倘若喻文州的消息不错,过不了多久,周宅的船就会从江上经过。张佳乐轻步跃起,踏过屋檐从灰暗的天空飘过,像风里飘落的花,又像刺出不回头的刃。

“江波涛在哪儿?”张佳乐落在船头,冷着脸问船上的人。

不速之客一般都得不到什么好脸色,何况张佳乐气势汹汹,船上的伙计立刻喝道:“你是什么人?找江公子有什么事?”

“没找错船就好。”张佳乐说话的功夫从船头的三个伙计身边迅速绕过,衣袂被江风吹得作响,发丝和飞溅的血花一同飘出迷人的弧线。没有哀嚎,也没有反击,话音落下时,伙计们就已经没气,周宅帮众的身手并不差,可在不顾及身体状况,用开全部功力的张佳乐面前,他们确实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血腥气和淡淡的花香与江上的水味混合,张佳乐再次站回船头时,船上除了他已没有一个活人。衣服还是雪白的,没有染上一点血污,仿佛他不曾杀人,只是在此路过。

江波涛不在此处,看来走水路只是幌子,说不定他走的是陆路,避开了观察他的眼线。或者,还有另一条载着仇人的船。

正凝望江面,张佳乐忽然闪身跃起,只见一支短箭砰地扎在自己刚刚站着的木板上,紧接着,一道银光从眼前晃过,张佳乐迎上拍出掌风,顷刻间已看清——这是条细银链,刚刚的短箭也不寻常,这人多半就是周泽楷。

原本是想除掉江波涛就了结,可这事说起来周泽楷也的确脱不了干系,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在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区别,张佳乐决绝至此,没有多想便手执笛子迎上。

 

数日前。

以前周泽楷和江波涛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分歧,可是这一次似乎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意见相左。不如说从蓝雨阁回来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冷,一直以来支持前行的目的也被动摇。但兄弟怎么说都还是兄弟,周泽楷并不是有意要让江波涛不愉快,而是在他看来,这人要做的事情,实在太过冒险。

“这件事情不能坐视不理。”江波涛向周泽楷再次解释他的看法,“天链确实有毒,可以喻文州的功力,绝不是无法可解。王杰希怎么可能突然就死了?”

“所以不能去。”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心里清楚这些道理江波涛都明白——如果王杰希确实没死,蓝雨阁传出这个流言就有非常明确的目的。喻文州要把江波涛推向这件事情的风口浪尖,要让王杰希背后可能存在的势力以周宅为敌。同时,还能让江波涛对这件事情心有疑虑,以至于像现在这样无论怎么阻止他,他都要去一探究竟。极有可能,出了周宅的门,江波涛就会掉入喻文州的陷阱。

“你觉得我玩不过喻文州,所以我应该不闻不问,即使王杰希真的死了,我也应该不在乎,我连真相都不需要知道。”江波涛努力控制自己的语气。他不想对周泽楷发火,可他现在实在平静不下来。

周泽楷好一会儿没说话,终于下定决心才开口:“非要去的话,我有一个计划。”

“你说。”江波涛点头。

周泽楷不是话多的人,但该说清楚的话还是必须讲清楚。“如果这件事情是喻文州的圈套,那么喻文州多半是没有正面攻下我们的把握,极有可能,在他的计划里,他不会随便亲自动手。我们可以兵分两路。我走水路,不露面,让部下的说辞装作是你在船上的样子,把这个消息稍微透露一点给喻文州的眼线。而你走陆路,越隐蔽越好,尽可能不要被任何人发现,也别带太多手下,探知情况立刻回来,然后再做定夺。”

“那岂不是你会很危险?”江波涛问。

“我带上孙翔。”周泽楷回答,“人多了越容易被喻文州设计,也不好去探听消息,要是你一个人隐蔽前行,也容易受到详细的探查,我这边做靶子,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便好趁机行事。”

“那你们一定要小心。”江波涛神色里忧虑不减,“我的决定确实有些任性,可是真的没法不在乎这件事。”

伴着温和地微笑,周泽楷反倒没有刚才那么担心:“我们做的事情都是安排好的,这一次终于是自己想做的事了。”

江波涛轻不可见地点点头,却又叹了口气:“要是王杰希真的死了呢?我还不知道他是否认识我,也还没来得及好好认识他。”

这次周泽楷没有再回答。

 

此前周泽楷不曾见过这个拿着笛子的白衣人,对方冲上时的第一招竟险些没有防住。身法太快了,不是黄少天的那种有规律可循,目的明确,速度上的快,而更像王不留行的快,不是迅速的步伐而是变换得看不清的动作。难道这人就是王不留行本人?

对方没给周泽楷思考的空闲,笛子在空中转起,掌风呼出,是直夺命门的杀招。这是掌法?距离太近,目标又快,周泽楷没法用出荒火碎霜。他的招数在江面船上这种地方本来就有诸多限制,刚才本想在白衣人发现之前先伤到他,奈何对方敏锐异常,直到交手数十招,周泽楷也找不到伤他的机会。

要论内力,周泽楷自觉与此人相比并不逊色,可问题就是轻功,他忽然想到那日在林间与王杰希的交手,还有在周宅时,莫名其妙突然被带走的柳非。眼前这人与他们有联系吗?武功如此高超,他要是蓝雨阁的人,不会在之前从没出手过,他不是蓝雨阁的人,来杀江波涛就只可能是为了给王杰希报仇。

那究竟是王杰希真的死了,还是面前这个白衣人被喻文州骗了呢?

周泽楷一边想一边对付着白衣人如鬼魅一般难以招架的招数,又是一阵掌风迎面呼出,气势却没有刚才那么凶,周泽楷看见了机会,便不躲闪,拍出一掌迎上,却立刻感受到钻心刺痛。

竟然是暗器!

这个掌法步伐流畅无比的白衣人,真正出手的杀招居然是暗器。

周泽楷不是第一次和人打架,与一年前的自己不同,他现在应该更有经验才对,却居然如此轻易上这么没谋算的当,简直是耻辱。可这也不能怪他,白衣人纯熟超绝的武艺,仿佛用尽十分力量的战斗,决绝的杀意,有谁能想到这是假动作?

鲜红的血从掌心涌出,在指缝间淌下,滴在船板上,周泽楷再次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飞身晃出,用全力打出一发荒火。

然而没有打中白衣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碰到,短箭被对方随手用掌风挥开,仿佛只是一片落叶,毫无杀伤力。周泽楷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眼前人的内力说不定远在自己之上。他曾与王不留行交过手,也不见得有如此之大的差距。既然王杰希有如此强大的帮手,为何此前从没见他出现过?

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那日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救走柳非的人,会不会就是眼前的白衣人?

什么人会有与王不留行相媲美的轻功,如此令人惊叹的武艺,却常年不在江湖?周泽楷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乐乐武功特别好,但是招数太容易被人看穿了。”很多年前,张佳乐与王杰希刚开始学拈花谱和折草诀的时候,王杰希这么跟张佳乐说。

张佳乐点点头,并不否认,王杰希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没有必要因为莫须有的傲气而不服:“我喜欢又好看又厉害的招数,可是既好看又厉害,还要让人看不穿,就不太容易。”

王杰希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乐乐你不用兵器,只使拳脚,就已经足够融汇拈花谱的心法,那不如配一个不寻常的武器误导敌人,比如扇子呀笛子呀之类,好看的东西,然后再试试用暗器,一来可以出其不意多更多变换,二来可以加长攻击距离,少受到徒手打斗的局限。”

张佳乐一琢磨,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你说的轻巧,可知道这练起来有多麻烦?”

“别人可能一辈子也练不好,但是乐乐练起来应该不难。”王杰希说着笑眯眯地看向张佳乐。

“为何?”张佳乐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信心。

“因为你有我啊,双生心法,绝对是最强的。”王杰希肯定地回答。

 

我有你呀,王杰希。

张佳乐向周泽楷送上最后的致命一击,活着杀死周泽楷,然后再杀江波涛复仇,他的目的还是那么明确,心也不会动摇,在他做完这些,他就可以去找他心爱的王杰希。张佳乐忽然感到幸福和安心,以前一直担心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会不会妨碍他,因为无法鼓起勇气去他身边而苦恼,可这一次,他没有那种顾虑了。

砰的一声,长矛击碎了张佳乐手里的玉笛,一个人影跃上船沿,腾腾杀气如火燃烧,拦在张佳乐与周泽楷之间。

孙翔姗姗来迟,窝了一肚子火。周泽楷这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说好了一起行船,跑得比飞的还快,他刚远远追上,便看到这人被打的如此狼狈。“周泽楷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啊?”

“快跑!”周泽楷喊。临走前不叫上孙翔就是怕这种遇上高手的情况,孙翔性格横,却邪太长又不适合在船上打斗,遇见身法奇诡的高手,势必要吃亏。哪想到孙翔还是追上来了。

“跑什么跑,揍他。”孙翔眼里永远没有退字,抓紧却邪,重重地踏在船板上,向张佳乐的方向捅去,这一招鲁莽直接,绝不可能打中张佳乐。

也的确没有打中,却邪的矛尖深深扎入了船板,孙翔抽回长矛,几个乱刺,把木船捅坏,拉起周泽楷便跳进水里。

“那个人身法虽好,却有所顾虑,应该是不善水性,就算他会游,也游不过我们这长期在水边的。”孙翔拉着周泽楷,信心满满地往前游。

周泽楷刚要点头说好,却觉背后一阵猛痛,身边的孙翔也不自禁发出惨叫。原来白衣人根本不需要靠游泳追上他们,足尖轻点,踩着水面便乘风而来,像飞鸟一般轻巧的轻功,再度向他们发起攻击时也毫不犹豫。他没有因为周泽楷忽然多了个帮手而选择迂回,也没因为他们的撤退而轻敌,也不因为周泽楷已经负伤而怠慢。

张佳乐还是那么认真,是真正的杀心。

身体已经在叫嚣着痛苦和吃不消,可他还不准备停下,在成功报仇之前,张佳乐不会松气。再这么和周泽楷孙翔打下去,他极有可能无法活着去杀江波涛,可要是给他们逃了,他们在自己找到江波涛之前与江波涛汇合,事情会变得更棘手。再咬咬牙,再坚持一下,张佳乐为自己加油。尽管脚下踩着的浮木有些不稳,眼睛也有点发晕,但在张佳乐看来,这还不是收手的时候。

“你要杀的人,应当是我。”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只见江波涛站在一艘小木筏上,乘着摇晃的浪,向他们漂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去走陆路,而是悄悄跟在周泽楷的船后面,他估摸着极有可能会遇到因为王杰希而找他麻烦的人。如果王杰希真的死了,和这样的人接触,可能就是他了解王杰希最后的机会。更何况眼前的局面实在不容乐观,这个白衣人的武功似乎远在他们之上,周泽楷已经负伤,他没有时间继续等待必杀的时机。“你来找我的麻烦,说明王杰希当真死了?”

“天链之毒。”张佳乐认出来人就是江波涛。

“天链虽然有毒,但与毒君子蓝雨阁主相比,天链算得了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喻文州会无法可解?你怎么不觉得是他见死不救?”江波涛说。

“是你伤他在先。”张佳乐说。

“那日我们针对的是蓝雨阁,我出手要杀的是黄少天而非王杰希,王杰希就算真的死了也是为救黄少天而死,何况天链之毒本是可以解的。”江波涛说。他不知道和这个突然出现的白衣人说这么多有没有用,但是他看得出这人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如果再动摇他的意志,打败他就并非难事。至于为自己解释开脱,根本不必要。

“多说无用。”张佳乐不想再听下去。比起江波涛他情愿相信喻文州,毕竟喻文州是王杰希认可的人,张佳乐相信王杰希的判断。再度出招,悲伤涌入脑海,痛苦冲击身体,张佳乐运功也丝毫不乱。平生所学的武艺,全身的力气,全都总在此时此刻。他用尽他所有的力量,为王杰希做这最后一件事。

可出招的手却悬在半空,倒不是因为张佳乐受到阻止,而是面前的江波涛,突然被一柄细长的剑捅穿腹部。

“拼了!”孙翔见状,哪里还待的住,嗖的从水中跃起,举起却邪猛地向江波涛身后的不速之客刺去。

那人也穿着白衣,却有青绿色作点缀,像是今年迟迟不来的春光,从积雪里透出。细剑泛着银光,那人的眼里也闪烁着光芒。

他的剑可能不是最快的,却永远为王不留行出鞘。这第二把复仇的刀,赫然是飞刀剑刘小别。



好喜欢乐乐,我觉得他自带一种悲剧色彩,却同时足够光彩照人。这章对乐乐武功的定位,侧面反应十成功力的王不留行有多强。

乐王的感情浪漫而决绝,我私心把乐乐处理成非常重感情又特别坚强的类型,这一点从原作里嚼出来的,不知道和大众的理解一不一样。之前有人跟我说乐在攻君中显得不够攻,但是我恰恰觉得他非常适合攻位。后续里我会尽我所能继续表达乐乐的男友力233严格来说,乐王在青草蝴蝶里的感情进展对比其他几个攻比较缓慢,这几章为后面感情的深化做铺垫。张佳乐会怎么样把藏在心里的恋情完全表达出来,王杰希要怎么正面回应不同于亲情的恋情?他们之间没有不能说的秘密,没有利益冲突,没有误会,有足够的感情基础。后面会发生什么呢?

关于刘小别,我私心是非常喜欢别王的,本来给小别的定位是娘家人,后来忍不住了,加入主攻之一。原作中就觉得这两人关系特别有趣,不是特别像师徒,说兄弟又好像资历差很明显,蜜汁亲,又说不上来具体,写的时候也是这种暧昧的感觉。本文里的希希应该是非常看重和在乎小别的,相比对徒弟的那种师徒感,对刘小别更像是对自己的手一样信任而且放心交付。最开头的月下杀人,两人就很有默契了,后面有机会也尽量多加他们的互动。

这几章可以看出江波涛对王杰希越来越在意,江王正在发芽。楷楷对希希的态度并不明确,在抢发带的那一段里,他的确对杰希有些看法,但是这种有一点苗头的感情被暂时压制了。楷楷劝涛涛不要因为在意王杰希落入圈套,其实心里早就想了对策,潜意识里他也是非常在意的,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

黄王两人还没去雷霆,还在甜点铺前淋雪……

谢谢你看到这里,期待你的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2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