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本章打了两个迷,很好猜,两个人名。

依旧是虐乐王甜黄王,之后会一波反杀?(你冷静


第四十一话 生悲不悲还琼杯 撷风拾花随雪飞

 

张新杰不知道自己放弃追上张佳乐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他知道,张佳乐这个人平时很懂事,唯独遇到王杰希的事情,拦都拦不住。而这一次,张佳乐甚至不愿意带他同行,张新杰心里充满了担忧,但他也清楚,不论张佳乐报仇成功,还是死在外面,他都管不着,他只是个救人命的大夫,而张佳乐是个不要命的人。张佳乐为了王杰希,心有很强的求生欲,也是因为王杰希,他求死的心也会有如此坚定。张佳乐的旧疾能不能根治张新杰心里也没有谱,如果因为养病,拦着张佳乐做他最想要做的事情,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张新杰救活过很多人,故而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类人并不是为了活着才活着的,他们渴望活下去是因为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有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人。

离张佳乐离开已有两天多,张新杰等不下去,收拾药箱牵了马准备出去找人,刚要跨上马背,想了想又回屋拿了件厚实的外袍,准备带给张佳乐。正准备扬鞭,瞅见不远处一只蓝绿色的鹦鹉扑腾着翅膀飞过来,张新杰一眼就认出是张佳乐的鹦鹉,赶忙接住,鸟冻得有些抖,羽毛摸起来略湿冷,估计是淋了雨雪。

“救命!救命!”鹦鹉不带语气地重复这两字,却叫得张新杰心惊,无暇多想,立刻扬鞭驾马,飞驰而去。他没想到张佳乐会找他求救,这或许是件好事,至少说明张佳乐还想活下去。那王杰希呢?那位被张佳乐牵挂的男人是否因为被祝福而平安呢?倘若王杰希真的有什么不测,张佳乐该有多难过。张新杰一直认为医者最难的事情是医心病,张佳乐的心病恰恰就太深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张佳乐深爱王杰希,却不愿意直说,憋在心里就会比说出来好吗?如果见到张佳乐的时候那人还有命在,张新杰决心一定要鼓励他去亲口说出来。

可他真正看见张佳乐的时候,已经完全顾不上想这些。

张佳乐躺在雪地里,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雪,透过白色的雪能看到他衣服上浸满的血污,哪是溅上去的血,哪是流出来的血,张新杰一眼就能看出来。张佳乐身边还有一个人,这人张新杰认识,是微草堂的刘小别。那个可以与黄少天一争,美名天下的快剑,可他的飞刀剑却并不在手里。

来的时候,张新杰没有想过需要救治的除了张佳乐还有别人,没有准备,这儿冰天雪地不便疗伤,张新杰也无法一次带走两个人,便给刘小别把了脉,喂了点药,处理好伤口,给他生了团火,看样子一时半刻不会有什么大事,便赶紧驾马带走张佳乐。张佳乐还活着,张新杰能见到还活着的张佳乐,就一定不会让他死,医者仁心,也是医者决心。信念如此,往实际说,张新杰也不能确定自己这次是来收尸的还是来救命的,张佳乐的情况不容客观,外伤严重就算了,因为使用了武功,内伤也非常不容乐观。

“张新杰?”忽然听见张佳乐的喊声,张新杰赶紧停马,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让你救的人呢?”张佳乐没回答他的话,猛咳一口血。

“你不是让我来救你的吗?”张新杰有些茫然,忽然想起来了,才道,“你说你旁边那个人,那是刘小别吧,你怎么会和微草堂的人在一起?”

“他怎么样了?”张佳乐追问。

“他比你好多了,我处理了一下他的伤,暂时就把他放在那儿了,现在应该还昏迷着,等我把你送到客栈,就转回去接他。”

张佳乐一愣,喃喃道:“我旁边……昏迷……这不对啊,他的伤……不至于昏迷,而且我让鹦鹉报信以后走远了,没和他在一处,怎么会……”

“也许他给你传功?这先不提,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你走远了,你不想活了吗?”张新杰对张佳乐话里的用词十分敏感。

这回张佳乐不说话了,张新杰见赶时间,也不继续停着逼问,赶紧驾马往前跑,走了没几步,就听张佳乐轻轻地说:“王杰希死了。”

张新杰觉得脑袋里打了声雷。

“我看到他的墓,看到他死前最后住的地方。”

张新杰感到马蹄声异常地刺耳,他心里有些乱,翻了半天想不出一句安慰张佳乐的话,有些痛苦是没法被安慰的,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节哀顺变之类的话,这些字眼此时此刻变得非常残忍。

“谢谢你救我,但我真的好想去见他。”

一路无话,直到张佳乐在客房的床边坐下,才再度开口。“你多次救我性命,但我已经命不久矣,无力报答于你,说来惭愧,无论如何请帮我最后一个忙。”

“去救刘小别是吧?你不说我也会去的。”张新杰不再问他为什么会和微草堂的人在一起,张佳乐要是愿意说,自然会说。“我这就去,药给小二去煎着了,等会他会给你送来。”说着,张新杰从包袱里拿了一只鼓鼓囊囊的布袋子。“你别说什么无力报答之类的话了,现在就帮我个忙,这袋子里的豆子有的是黑色有的是黄色,你帮我分一下吧,我晚些有用。”

张佳乐点点头,随口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说了你也听不懂,你就帮我筛一下就成。”张新杰说。

“好,我把解药喝了就帮你。”张佳乐铺平床铺,把豆子都倒出来。

“说什么呢?给你吃的那个可不是解药。”

“不是解药?”张佳乐皱眉,“我不是被天链刺中吗?我还以为你会帮我解毒呢。”

“你身上是有些毒,但是不严重,只是限制了内力循环而已,对你现在这个情况反而是好事,那些毒要是中在别人身上,问题就大了,你这工夫并不用怕它。”张新杰解释说,忽然觉得哪儿不对,连忙问,“你说你身上这点毒是天链?”

“对。”张佳乐看着张新杰的眼神,明白对方和他想的是同一件事,“如果天链的毒是这样的话,杰希不可能是被天链毒死的,喻阁主也不可能无药可解。”

“没错,你说过你家王杰希和你修的是相辅相生的心法,那毒对你们的作用应该是相同的。”张新杰猜测说,“那到底是江波涛故弄玄虚,还是喻文州对你说谎。”

张佳乐摇摇头,这么一来他也糊涂了,照理说,王杰希信任喻文州,喻文州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可是江波涛也没有理由把致命剧毒换成不怎么伤人的小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不定王杰希根本就没有死。”张新杰说,“你想想,你见到他的墓,却并没有亲眼见到尸体,现在死因也变得扑朔迷离,我觉得王杰希的死,就是个局。”

“他没死……传言不会是空穴来风,如果他没死,此时也一定处境艰难或是身上有伤,我得去找他。”张佳乐脸上的颓态一扫而空,眼睛仿佛发着光一般,重新燃起活着的渴望——“要活下去,要见到王杰希,如果他没有死,那我也不能死。”

“你先别激动,把豆子分了,我去带刘小别回来,你要是累了就睡一下,千万不要着凉。”张新杰稍作交代便匆匆离去。刚才对张佳乐说的话,只是没有依据的猜测,就从天链的毒不致死就判断王杰希还活着,未免太草率了,但是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不如说给张佳乐听,让他还有些撑下去的动力。要是王杰希真的还活着,张佳乐却撑不住了,那可是人间悲剧。

张佳乐坐在床上,一颗一颗地分豆子,豆子有一股不太浓却好闻的香气,回头再问问张新杰这是什么东西。刚才自己也许有点自欺欺人了,张佳乐想,王杰希有可能还活着,但也只是可能而已,自己见不到他,就无法得知他是否真的平安。与此同时,张佳乐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传言说王杰希中天链之毒,无法可解,剑圣黄少天也中毒了,矛头所指都是周宅和江波涛,而蓝雨阁在这次混战中,理所当然地被说成是一个不幸的受害者。喻文州用毒的能力出神入化,解毒功夫自然也不可能差。而周泽楷江波涛面对匕首上普通的使人麻痹的毒都慌神逼问他要解药,怎么看都不是精于制毒的。如果传言是假的,杰希并不是死于天链之毒,或者杰希根本未死,那么这个谣言的目的就显而易见,是为了针对周宅,是蓝雨阁与周宅不死不休的战书。答案已经浮出水面,这极有可能就是喻文州的圈套。

那王杰希呢?他有参与这个谋划中去吗?张佳乐不敢往下想了,无论是王杰希也中圈套被迷惑此时可能九死一生,还是王杰希是谋划者之一,但却一个字都从未向自己透露过,张佳乐都觉得无法接受。突然没来由地心口一紧,一口血涌出喉咙,不可抑制地咳出来吐了一床,张佳乐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昏倒在一片没分好的豆子里。

 

黄少天记不清自己昨晚是几时睡着的,醒来天已大亮,而王杰希却不在身边,心里一急赶紧坐起来要去找人,起身太快,拉扯到伤口,忍不住“嘶”声。

“着什么急。”王杰希从虚掩的门外端着铜盆进来。

被王杰希正好撞见自己狼狈的样子,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也说不出为什么会这么苦心维护自己在王杰希心里的“强大”形象。在这个他看来完美的人面前,可能是不想被比下去,有可能是患得患失,害怕被抛下。“我一醒来不见你人,就想去找你。”

“我要是出远门,肯定会跟你说的呀。”即使黄少天有意控制自己的神情,王杰希还是看出了他的心绪,心头有些酸疼,“抱歉,我只是想让你多睡会,就没喊你。”

“那我现在睡够了。”黄少天利落地穿好衣服,用王杰希给他端的水洗漱,一面问,“有什么安排吗?”

“昨晚说好的,要去看郎中。这几天又是躲难又是赶路,伤口只是胡乱处理,大意不得。早晨出门买豆浆,听人说张新杰来这边了,不如找他看看。”王杰希口中的买豆浆当然不是真的,一大早就出去接了许斌给的东西,顺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江畔似有异动,但我走的匆忙,没有细探,路上偶然见到张新杰来了,好像就是昨晚上的事情。”许斌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接着给了东西便走了。此人是王杰希一步暗器,事事为求隐蔽稳妥,要不是东西关乎要事,王杰希不会让许斌亲自走这一趟。

“好呀,我要先喝豆浆。”黄少天应了,瞟见王杰希手里的锦袋,看人不偷不藏,觉着是能问的事情,便说,“这是什么东西?买豆浆送的?”

“就你机灵些。”王杰希倒了豆浆给黄少天,坐到他旁边打开锦袋。

这是来自那个人的新提示。王杰希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知道那人与自己的师父林杰相识,之前也有收到过类似的锦袋。“那个人”给东西的方式古怪,每次放在破庙或者偏僻处的小屋里,还说最好不要王杰希亲自去取。

锦袋里是一串铜钱,和一张字条。

“这什么意思?买豆浆的找零啊?”黄少天开玩笑道。说完就注意到不对,这铜钱并不一般,黄少天说不上来是哪一代的铜币,但肯定不是近两代的。

“一串铜钱你会想到什么?”王杰希问。

“这不是普通的钱币,难道是古董吗?或者还能想到那个用铜币打人的舒姑娘?或者是某种占卜的道具?”黄少天说出自己的各种猜测,“要不你看看字条上写着什么?”

“东西看不懂,字条说不定也看不懂,”王杰希说着展开薄纸,纸上没有字,黄少天立刻会意,把纸轻轻放进铜盆的洗脸水里,立刻便显出字迹来。

“我还以为你真好心给我装水洗脸呢,哪知道是为了它。”黄少天不知是有意假装不高兴这么说,还是真的心里不舒服。

“你连一张纸的醋都吃。”王杰希往纸上看去,和以前一样,每个字的字迹都有意为之的不同。

纸上写道:江南寻秋取星辰

“呵,”黄少天道,“还真被你说对了,这还真看不懂。王杰希大公子,解释解释呗。”

王杰希莞尔,似是已经看穿谜题:“我觉得字条和铜钱,暗示的是两件事。铜钱不好猜,字条倒是可以。我们继续往前走,就会到那个人所谓的江南一带,现在冬末春初,在江南肯定只有那一个秋。星辰恐怕是那件传说之物。”

黄少天机灵得很,立刻就明白了王杰希的意思,猜王杰希没有挑明说是顾及这儿是雷霆山庄,字条所说自然是少被别人知道更好。于是对着王杰希做了个口型——是一个人名。

收拾好衣装便出门去寻传说中的神医张新杰,肖时钦和戴妍琦都不在家,想着去去就回,两人没留字条就走了。说实话,王杰希不喜欢去见郎中,尤其是医术高明的郎中,不久前和张新杰这人聊过两句,又结识了徐景熙这样性格好的,才对郎中有了些改观。

对郎中的坏印象起源于一个现在已经隐退医神。神医还是医,但医神就是神。那位仁兄确实有出神入化的本领,但是留给王杰希的全是糟糕的回忆。

“想什么呢?突然叹气?”黄少天见王杰希神情不寻常,关心地问道。

“想到我的……”王杰希似乎是在寻找措辞,“前情人?”

“你想师兄啊……”黄少天心里又堵着了。

“喻文州?”王杰希哭笑不得,“不不不,更前一点。”

“哦,张公子,张佳乐,对吗?”黄少天接着猜。

“不不不,我和乐乐还不是那种关系。”王杰希否认。

“那我接着猜……等等,什么叫还不是,以后准备‘是’吗?”黄少天生气道,“我这一大活人站在你旁边呢,你居然说这种话,装作一副关心我的样子,其实就喜欢打击我。”

“我哪有,实话实说而已。”王杰希耸耸肩,“提前情人你都不生气,说一个‘还’字你就生气了?”

“前情人没什么好气的,反正是以前的事了,以后的都不行,只能是我。”黄少天拉着王杰希的手一边走一边晃。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怎么这么霸道啊?”王杰希扭头看黄少天略带憔悴却依旧精神的脸和仿佛藏着整个天空的眼睛。

“因为我以前不知道你也喜欢我,现在知道了。”黄少天仿佛呼吸一样随口说出这句话。清清淡淡如晴空薄云,绵绵细细似初春好雨,像击中心脏的箭,全都投注到王杰希的心里,王杰希忽然明白了以前听过的某句话——“当你被某人拥有的时候,你也拥有了他。”

“然后你们会走遍整个江湖,拥有天下。”




结尾无脑吹黄王233,这里杰希没有和黄少天说张佳乐喜欢自己的事情,不是因为想坐收齐人之福啊,只是没想好怎么回复乐乐的感情所以说不出口,后面会有抉择的。

其实黄少还猜了老叶,但是言语连贯的问题删了那两句。

心疼乐乐,矛盾快要转移到喻文州头上了所以也心疼一下鱼鱼。

猜出来谜底了吗233

关于这位前男友和江南某秋,后面会写到。但是我流的这个cp和这个冷cp可能和正常的不太一样,希望到时候你们还吃得下。

关于乐王,乐乐的喜欢是非常洁癖的,不要感激不要同情不要好像爱情本质亲情,他想要的是王杰希真正的纯粹的喜欢,但是越是纯粹就越是难以得到。关于黄王,黄少就相反,只要杰希喜欢他,最喜欢他,他就很开心,虽然有点患得患失,但是及其容易满足,每一个看上去是故意夸张的吃醋,都是真的醋坛子翻了,他本人也很享受在王杰希旁边吃别人的醋的感觉(黄少:我不是我没有)这就是我流的“只想要他”张佳乐,“抓住一切机会”黄少天。

对于杰希,他变得温柔可爱像个小甜心……我的幻想,我内心沉睡的渴望233,请珍惜现在的天使王杰希。我很努力地想表现出他的通透灵活,聪明机敏,重情重义,但是……你懂的,笔力有限。

下章乐王见面,180度反转,我会尽快更新。

谢谢大家对我的不抛弃不放弃,最近现实过的非常悲惨,还有你们给我快乐。

评论(2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