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头像和背景是K

lof网页出了点问题不能输入,就手机发了。将就看啦~
本章完成了乐王的一百八十度旋转,从虐乐成功反转为虐王……当然都没有太虐了,我还是很甜的。
心疼一下黄少天。
黄王糖加一发小虐,大家吃好喝好……
42找回了写文的手感,果然写虐的顺手一些……(你什么毛病)
人民的好医生张新杰,治病还治心病,一次给两个cp送助攻_(:3」∠❀)_(你又什么毛病)


第四十二话   永耀星照无缘尘 如初笑赠陌生人

“哎呀,这位爷您可回来了,您留屋里的那个人吐了一床的血,晕过去,可吓人了。”客栈小二一见张新杰回来,赶忙迎上去,“我已经请了大夫,正在屋里给他看呢。”
“什么?!”张新杰推开店小二就往楼上跑,顾不上身上还背了个昏迷不醒的刘小别。
店小二见状也慌:“这位爷你咋又带个半死不活的人来啊?”
“闭嘴,银子不会少给你,少说些废话。”张新杰一直是个一丝不苟的人,小到发型着装,大到治病救人,但他这次疏忽了。原本让张佳乐数豆子,是因为这种豆子有特殊的香味,能够调整张佳乐的心脉气运,没有预料到张佳乐会吐血。而张佳乐的身体状况,要是被什么庸医喂了药,可就麻烦大了。
张新杰推门进来,就看见一个山羊胡子着装有些夸张脸上还贴着膏药的“郎中”。“你回来了,我刚给你兄弟吃了我祖传的灵丹妙药,现在已无大碍,既然是有缘人,我就只收五十两银子。”
预感怎么这么对?张新杰不知道要从哪个词开始骂起:“这人是你能碰的吗?滚!”
“哎哟,还有一个,”山羊胡子又看了看刚被张新杰背回来的刘小别,“给你个优惠,两颗药八十两。”
张新杰把银票往桌上一拍,懒得和人多费口舌:“就要一个,还不快滚。”
山羊胡子摇摇头,嘴里嘀咕着张新杰听不清的话,识相地出去了。
毫不夸张,真的是血吐了一床,张佳乐脸色惨白,唇上都没有颜色。张新杰给他把脉,遂皱起眉来——张佳乐之前的打斗,似乎已经耗尽他的气力,之前勉强维持清醒,已属不易,现在天气冷,伤势重,就更吃不消。别说根治顽疾,就说熬过这一阵,张新杰都没有把握。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搞懂拈花谱是怎样的武功,张佳乐的打斗路数并没有显而易见的套路,张佳乐自己也不愿意把拈花谱的心法透露给张新杰。目前只知是个功法很强的双生心法之一。
传闻说微草堂的王不留行,也和人练过双生心法,所以会不会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如若实在无法可解,张新杰会建议张佳乐去一趟微草堂。目前看来,张佳乐和刘小别可能认识,到时求人帮忙,也有些希望。
张新杰的心是很高傲的,至少在以前他都死这么认为,“既然想找别的医生,就别找我医”,“世上没有什么我医不好的病”。但是一个人真的在他眼前命悬一线,他又用尽所有办法也医不好的时候,张新杰才发现,他真正的愿望是他的病人可以活下去,即便不是被他治好的也没关系。
“这是哪儿?”刘小别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身上还裹着棉被,“是你救了我?”他问张新杰。
“对,你醒了就快把药喝了,伤口有点严重,不要做大动作。”张新杰给刘小别倒了药,又坐回床边给张佳乐扎针。
“多谢恩人。”刘小别行礼,“这是江上遇见的白衣人?他怎么样了?”
“你不认识他?”张新杰挑眉,“他叫张佳乐,如你所见,麻烦大着呢。”
“那可如何是好?”刘小别皱着眉头问张新杰。
后者心说我也想知道如何是好,琢磨了一下,张佳乐的病情,一时半刻也对刘小别解释不清,便不详说,只问:“你是不给他传功了?”
“是,我看前辈昏迷不醒状况堪忧,就自作主张……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还要多谢你,要是你没有给他传功,只怕此刻他已经死了。”张新杰说,“只是张佳乐内功反噬凶险,你为他传功肯定吃了不少苦头,等伤好以后,务必多加调息。”
“谢恩人指教,还未请教恩人尊姓?”刘小别看起来礼貌乖巧,没有拿着飞刀剑的时候,尤其如此。
“姓张,张新杰。”
刘小别以前应该见过张新杰,但是长相是记不住的,今日一见,只叹意外巧遇。“原来是神医前辈,失敬。在下择日托人去府上拜谢,现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说完刘小别就要走,张新杰一个健步拦住他的去路:“你现在的状况也就比张佳乐好上一点,内息不稳,伤口还在发疼,你要去做什么?”
“在下确有要事在身。”刘小别重复。
“飞刀剑也没了,你又孤身一人,你想回去杀周宅的人?”张新杰或许是操心张佳乐操心惯了,竟不由自主地也管起刘小别来。
“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刘小别向张新杰颔首行礼,目光清淡却坚定。张新杰一时觉得熟悉,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神情。
刘小别走了,去做他要做的事情,张新杰看得出,这位剑客并不是张佳乐那般浪漫而痴情的人,但是他们有相似的执着。飞刀剑不是剑,飞刀剑就是刘小别。

“哎,刚才那碗热干面真好吃,下次可以再多放点醋。”黄少天意犹未尽地和王杰希分享他的小幸福。出门前没有易容,就简单披了斗篷,外面天寒地冻穿成这样的人不少,正好可以隐匿于人群。适逢除夕前,原本就热闹的江城变得更加活泼,天气有时是冷的,但是这座城一直是热的。
“你就喜欢吃醋。”王杰希调侃他。
“是啊,我有一大缸醋,你多看别人一眼,我就舀一碗喝。”黄少天自然听得出王杰希的一语双关。
“那你可不得酸死?”王杰希笑道。
“你要是不爱我,我可不得心酸致死?”黄少天挽着王杰希的胳膊,亲昵地说。
“你又来这套。”王杰希责怪道,心说这黄少天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对他这种没啥用的花言巧语最招架不住了么。而让王杰希招架不住的,可不止有黄少天的花言巧语,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让他感到被吸引。“别贫了,一会儿在别人面前,你可不能这样。”
“别人?”黄少天有一瞬间的疑惑,两个字蹦出口便已猜到大概,“张新杰和张佳乐熟识,你怕在他面前和我太亲近,他回头跟你的乐乐说。”
“我……”方才原本是随口一句,王杰希哪里知道黄少天会跟他上纲上线,被人这么指出,竟是无话反驳。
“你果然和张佳乐有点什么。”黄少天看着王杰希,笑的意味深长。
“……”王杰希说不出他们只是兄弟或者朋友的谎话,他知道张佳乐喜欢自己,却把这事瞒着黄少天,虽说不是故意要一直瞒下去,但是做不出决断,也是他的过错。
“杰希,”黄少天轻唤王杰希的名字,像每一次说情话之前,“这天下是很美好的,美好的人被人喜爱,爱上美好的人,都是正常的,这没有什么过错。你在乎谁,牵挂谁,思念谁,即使不说出来,我也看得出。我想陪你面对所有的事情,不仅仅是坎坷与灾难,无法选择的纠结,担忧他人的痛苦,我也想与你一同承担。”
“是我不好。”王杰希握紧黄少天的手,“我最近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就是和周宅的人打架的那会,我去见过他。乐乐从小就是很敏感的人,又很浪漫,他美丽而强大,我小时候很喜欢他的,但是他那时候好像不太亲近我,亲亲抱抱都会被他躲开的那种。后来他因为练功一直身有恶疾,之前路过花城去他家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的病我有责任。他现在因病不能用武功,但是功夫使出来的时候应该还是很厉害的。张新杰说没有把握能治好他,他喜欢我的事情,也是张新杰告诉我的……我很怕他出个什么事,很想多见见他,又担心自己的事情会不会连累他,但我也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因为什么,多年的友谊,亲情?抑或我也爱他?”
良久,黄少天没有回话,王杰希忐忑,心觉自己一定说错话了,却又一句哄人的话都讲不出。他原本不想给黄少天讲张佳乐的事情,说出来黄少天一定要吃醋,可是黄少天问他的时候,他又觉得瞒着黄少天不让他知道是不公平的。黄少天是他的恋人,这种事情他应该知道。
“少天……”满心纠结快要从眼里溢出,王杰希并没想好要说什么就忍不住打破沉默叫了黄少天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却莫名地笑了,顺好气看到王杰希不理解的眼神,赶紧解释道,“你说那些话的时候,一直时不时偷偷看我,讲完了以后还一脸忐忑不安……很有趣,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杰希。”
王杰希没有像往常那样责怪他故意打趣自己,却是眼底忧色愈发深:“让你不高兴了么?”
“有人喜欢你,这是好事情啊,世界这么大,即使没有我,你也不会孤独,我怎么会不高兴。”黄少天爽朗地笑了,出自真心,“但是啊,王杰希……”
他的语气郑重,王杰希听清楚了后面的每一个字。
“不论对方是谁,我都想不顾一切地争抢你。”

脉搏比一炷香的时间之前更微弱一些,别的医生可能把不清这脉象极细微的差别,但是张新杰的手绝对不会错。可他宁愿自己错了,也好过看着以不可忽视的速度往可怕的方向衰弱的张佳乐。张佳乐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现在回想起来他刚才和自己说话就仿佛是回光返照一般。张新杰心里不解,按照他的常识,他刚救回张佳乐时,这人不至于衰弱至此,这期间也不可能再度受伤……难道是想起了或者听说了什么事情,导致情绪激动?
张新杰下定决心,等张佳乐稍微稳定,就带人去微草堂找王不留行。张佳乐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留给他想办法了。
“什么人?”正坐在桌边一脸愁容,他忽然听见敲门声。
“听闻神医在此,冒昧来求医,望神医能许一见。”
声音有点熟悉,张新杰一时没想起是谁,前去推门一看,只见两个用兜帽遮了半张脸的人,其中一个往后放下兜帽,赫然是王杰希。
“你没有死?”张新杰惊讶道,担心人多眼杂,赶紧把两人带进屋。
“这位是黄少天。”王杰希向张新杰介绍。
既然都见到王杰希了,再见到黄少天也不觉得奇怪,可王杰希后一句话让张新杰立刻无名火起。
“他是我的恋人,请张兄念在你我相识之缘,为他疗伤,感激不尽。”
“救不救人我心里自有定夺,只是你王杰希,的确有趣的很。”张新杰毫不掩饰自己的冷眼,“我前些日才听说你和喻文州成亲了,这么一转眼,就有了新人。”
王杰希知道张新杰话里有话,是在为张佳乐鸣不平,遂不在此事上做争论,问道:“乐乐怎么样了?他还好么?”
“他死了。”张新杰冷冰冰地说谎。他原是盼着王杰希活着,让张佳乐有些念想,可一见王杰希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换了新欢,心里只为张佳乐道不平。
王杰希愣住,他反复确认自己是否听错,几次颤抖着微微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仿佛被扼住了喉咙。“你说什么?”他终于发出声音。
“我说他死了。”重复,像扎在王杰希心口的第二把刀。
“有你在,他怎么会死?”王杰希质问。
“你不在,他怎么活得下去?”张新杰反问,这个问题当然不求王杰希的回答,他便继续说,“他听说你死了,去蓝雨阁找喻文州确认,喻阁主给他看了你的墓,告诉他是江波涛的天链毒死了你。然后这个傻瓜就去江上拦杀江波涛,而周泽楷与孙翔也在,三打一。应该是很精彩的战斗吧,但我没有看到。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昏迷,没来得及救他,他就死了。”
“这不可能,我早就跟他说过,听到什么传闻都不要相信。”王杰希努力平息自己的气息,“而且喻文州虽然与我有怨,却没道理骗乐乐啊,他知道我并没有死。”
“张佳乐都死了,你还信喻文州。”张新杰冷笑,“张佳乐为什么会喜欢你?”
“你说话注意一下措辞啊。”黄少天听不下去了,横在张新杰和王杰希之间,“他已经很难过了,你能不能有点善心啊?”他不顾自己要是惹张新杰生气就得不到救治,也不能看着王杰希让人这么说。
“他难过?”张新杰露出好奇的表情,“你难过吗,王公子?你没有张佳乐一半难过。”
王杰希点点头:“是,他一定比我难过得多。”沉默片刻,又道:“我能看看他吗?”
“好呀。”张新杰爽快地答应了,却加上了条件,“我会治好黄少天,但是作为救黄少天和让你见张佳乐的交换,你从现在开始必须一直陪在张佳乐身边,他入土了也陪在他的墓旁边,以后都不要见黄少天,其他人最好也别见了。乐乐活着的时候你不愿意陪着他,他现在不在了,你不会不愿意满足他的愿望吧?”
“你欺人太甚。”黄少天当然第一个不同意,怎么能让他的王杰希以后都陪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即使张佳乐生前与王杰希关系很好,也没道理让王杰希背负痛苦一辈子,说着就要拔剑,却被王杰希按住。
“我答应你。”王杰希说。
如蝶翅翻飞,黄少天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幕幕和王杰希相处时的场景,他预想过王杰希选择离开他的各种场景,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王杰希做选择会如此轻松,仿佛黄少天就是王杰希手中随时可以放弃的那个人。
“等会治了伤,你就回去找喻文州吧。”王杰希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眼神冷漠,仿佛是另一个人。
“为什么?”黄少天像搁浅的鱼,挣扎再问,“人死不能复生,而你却要为他离开我?”
“我意已决,多言无益。”王杰希向前两步,与黄少天擦肩而过,站在张新杰身边,“请吧。”
“按照条件,我为你医治,伸手,把脉吧。”张新杰对黄少天说。
“我宁可死。”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这句话里是否有赌气的成分,可这话结结实实伤害了身边人的心。
张新杰摇摇头:“我劝你还是接受医治,虽然这是顺便换来的,但也这也算是王公子最后送你的东西。不要的话,以后也不会有了。”
黄少天坐下,垂着头闭上眼睛,似乎这样就可以暂时不用面对现实,他伸出手却不是张新杰的方向,而是向着王杰希。轻轻地牵住他的手,指尖摸索王杰希的掌纹,仿佛想把这份触碰永远记在心里。
可能只有一小会,也可能过了很长时间。王杰希没有动,没有会握他的手。不久前,黄少天难得地见到雪,而现在,是不是又下雪了?如果没下雪,为什么会这么冷?为什么连王杰希都没有温度?
把脉,脱衣检查伤口,等张新杰开方子,直到药煎好了,黄少天都背对着王杰希,没敢往他的方向再看一眼。那愈见愈开心的人,总能让你愈见愈伤心,王杰希之于黄少天,从来如此。先是喻文州,后是张佳乐,黄少天突然自嘲,原来自己从来没有赢过,王杰希是他心里的星,他是王杰希心头的尘。一个永远亮着,一个轻轻拂过。
可黄少天不知道的是,就在两步之外,王杰希一直看着他,一刻也舍不得挪开眼,清泪淌落像早春雨,像蝶落在花上,没有声音。
直到黄少天夺门而出,王杰希情不自禁地追到门口,门却在他的眼前嘭地关上。
“你是为了让我救黄少天才答应我的?”张新杰问,“可惜他似乎不够了解你。”
“是呀。”王杰希仍愣愣地看着紧闭的门,“他还没来得及更了解我。”
王杰希擦掉眼泪,转过身,自欺地露出勉强的表情,正要开口却听见里屋传来无比熟悉的声音。
“张新杰?你在吗?渴死了,你有没有烧水啊?”
是张佳乐,他没有死!
王杰希激动地掀开幕帘冲了进去。
是他的乐乐,看上去很是憔悴,却依旧英俊美丽,张佳乐散着柔顺的头发坐在床上,对王杰希的出现有些惊诧,却说——
“你是谁呀?”
王杰希的表情僵住。
张佳乐伸出手摸了摸王杰希哭红的眼眶和脸上的泪痕:“你怎么哭了呀?”


预订写一个乐王番外,热度每满十写一千,比如40热度就是4000,反正我想了很多梗,不知道写哪段……
上一话的谜题,前男友是方士谦,江南秋是伞哥,送锦囊的是神秘人,不是这两只,破案了。
下一话虐刘小别,别王正式买股。
叶修会在下一话或者下下话出场,好久没写他了,想念,满脑子都是叶王黏黏糊糊的场景……(你快住脑)
投票!霸图王已经确定会发展的是乐,林,韩。问你们要不要发展一下张新杰?脑洞我都想好了!!!你们想吃吗_(:3」∠❀)_想看现在diss老王的新杰说真香233

评论(2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