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cp:韩文清x孙翔

大学生+职业选手韩文清x初中生荣耀入门孙翔

【大概是原作时间线以前很短的一个甜饼】

如果你看出来有别的cp,请对自己说那都是友谊。

社会你七期,同桌楷楷,都是好朋友啦

这篇文原本是有前文的,但是很遗憾我找不到存档了,看过的最好没看过就见不到了233

赶上生贺的尾巴,拉低平均水平OTZ

翔翔生日快乐!!!!



“翔哥,你这次不会有事吧?”袁柏清开了一罐可乐放在孙翔的桌上,也不知道是真担心还是假担心。

孙翔知道是真的,他自己心里也很忐忑,这段时间上课走神,作业没交,月考成绩下滑,甚至还和人打了一架,以至于班主任忍无可忍,终于叫来了他的家长。

可来的不是那个特别好说话的母亲大人,而是自己现在的代理家长,表哥韩文清。

别人都说韩文清的面相很严肃,但真要说发火之类的,孙翔确实一次都没见过,往常韩文清即便不习惯笑着,也不会凶他,像每一个合格的老哥一样,是体贴的兄长。这多半是因为韩文清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而正因如此,孙翔觉得自己要被好好教育了。

“我不知道,以后翔哥不能照顾你了,你自己要坚强。”孙翔拿起可乐喝了一口,被袁柏清一下子抓住肩膀,差点没呛到。

“别啊,你哥不是对你挺好的吗?”袁柏清安慰到。

孙翔没说话。韩文清确实对他很好,教他做作业,带他打游戏,做饭给他吃,拎着他去跑步,所以自己闯了祸的时候,更加觉得没脸见他。

“放轻松。”说话的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沉默着的同桌周泽楷,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打写满了的活页纸。

“这是什么?”孙翔拿过来翻了翻。

“笔记。”周泽楷把书本收进包里,“你可能用得上。”

的确,孙翔已经走神了几节课,老师讲什么他都没往心里去。“谢了,”孙翔回以微笑,把活页纸一卷就插进兜里。

“喂……”周泽楷有点心疼自己的笔记,被揉了以后再装进本子里就不好看啦。

“嗯?”孙翔看着周泽楷,眼神疲惫得很,等着听他要说什么。

周泽楷这下也没法说要把纸收好的话了,抿抿嘴酝酿了一下才说:“加油,明天见。”

周泽楷把双肩包背好,板凳收进课桌下面,和大家简单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离开,刘小别还一点儿没有走的意思,戴着耳机趴在桌上,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我们等会要去看看唐昊。”袁柏清就着孙翔喝过的可乐来了一口。

“我也去。”孙翔连忙说。

“算了吧,你还要迎接暴风骤雨呢。”袁柏清摆摆手,“你放心,他小子应该没事的。”

“买点零食给他。”孙翔掏出钱包,里面还有五张十块钱纸钞,抽了四张给袁柏清,“我留十块钱,万一文清哥赶我,我就坐车回家里去。”

“不至于吧。”袁柏清被孙翔这样子吓到了。

“谁说要赶你了?”

孙翔听到这个声音,猛地抬头,韩文清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

“老师和你说完了?”孙翔拘谨地站起来问。

韩文清点点头:“刚从办公室出来。”

孙翔不知道说什么好,低下了头,等着“暴风雨”。

“大哥,翔翔他挺好的,你别凶他吧。”袁柏清硬着头皮帮孙翔说话,刘小别站起来揪过他的后领把他拖走。“明天见啊,孙翔。”顺便甩下了这么一句。

“你拉我干啥啊?”袁柏清被一路拖出教室,挣开刘小别的手抖了抖衣服。

“他要被他哥骂了,你在那里他不尴尬吗?”刘小别解释说。

“也对。”袁柏清刚刚没想那么多。

“走吧,先去看唐昊。”刘小别一个肩膀挂着背包,勾着袁柏清的脖子走了。

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孙翔和韩文清。憋了半天,孙翔终于挤出一句话来:“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韩文清拍拍他的背让他坐下,自己坐到他的前座,侧着身看他。

“让你不高兴了……我也不是有意想闯祸的……”孙翔回答。

“我哪有生气?”韩文清伸手揉了揉孙翔的脑袋,“老师说你在班上人缘很好,平时学习也不错,但是最近状态不好,和人打了一架,要我问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孙翔摇摇头。

“为什么打架?”韩文清决定一个一个问。

“隔壁班那个小子说,一叶之秋比你强,霸图……就是四强的水平……然后就吵起来了……就打架了……”

“就为这?”韩文清有点意外。

“他说你坏话,我生气了就打他。结果他们几个人一起来打,唐昊帮我,结果伤重了,我还没去看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孙翔低着头,声音有点儿哽。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好不好?”韩文清哭笑不得,本想教育一下这小子,现在反而变成安慰了。

“你不骂我了?”

“我骂你干啥?”韩文清愣了愣,这才想起还有别的事情,于是接着说,“边走边说吧,为什么上课不注意听,作业为啥没有交?”

“我上课一直在听,就是听不进去,总是莫名其妙想着你的事情,想你训练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打赢,作业的话是因为那天收书包的时候忘记带回去了,早上没补完,就没交。”孙翔老老实实地说。

“想我的事情?”韩文清一手帮孙翔背着包,一手牵着孙翔的手,“怎么没和我说过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孙翔话音未落,就被韩文清打断:“怎么不是大事了?你看这不都影响学习了吗?”

“嗯……”孙翔紧紧握住牵着韩文清的手,一下子想起职业选手很注意保护手,就又放松了些。

“所以,你平时经常想到我,有人说我不好的话,你就要和他打架?”韩文清难得地笑了,“还真是小孩子。”

“我不是小孩子!”孙翔急了,“只是你对我很重要!”

韩文清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谢谢。翔翔啊,我一直很担心,我有没有当好一个哥哥,有没有照顾好你。老师给我打电话叫我来,我还怕你出什么事了。见到你我才放心。”

“你之前就见到我了?”孙翔诧异。

“是啊,去办公室以前,我在窗户这儿看了看你。”韩文清说,“不好好听课,趴在桌子上。”

孙翔脸红,支支吾吾说了句对不起。

“你是不是说过以后想当职业选手?”韩文清突然转移了话题。

“对,像你一样。”孙翔说。

“那以后就不能随便打架,”韩文清认真地告诉孙翔,“万一伤到手或者眼睛,就没办法打职业了。”

“那唐昊怎么办?”孙翔不安地问。

“刚刚问了下老师,伤的不重,等会看到他你也要和他说这件事。”韩文清接着说,“还有,打架是没用的,联盟战队从不缺极端的粉丝,但是我们不是为了粉丝比赛,他们说什么,没那么重要。”

“是为了胜利?”

“对,为了胜利。”韩文清点头,“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孙翔听得很认真。

“我也经常会想你,想你有没有好好上课,中午食堂的饭好不好吃,晚上想吃什么,打游戏打输了会不会哭鼻子。”

“我才不会哭,我又不是小孩子!”孙翔争辩道,“而且我也不会那么容易输啊!”

“好好好。”韩文清不和他争,“唐昊家怎么走啊?”

“就往这边,一会就到了。”孙翔往前面一指,拉着韩文清的手大步往前走。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