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一半黄王,一半喻王,插入少年回忆,插入回忆的衔接有点生硬,我先检讨,但是再不写这个情节,我担心喻王股就跌没了……


第二十一话  莫吹竹叶城南曲  休忆年少往事多

 

和黄少天一起练剑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王杰希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有些意外。

“少天,你不是已经是剑圣了吗?”王杰希练了快两个时辰才有歇息的功夫,“你每天这么辛苦的练,难道是要争擂台第一?兵器谱榜首?”

黄少天剑势依旧行云流水,可嘴巴却开始讲着不停:“这就是杰希你不懂了,剑法永远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就算没有什么擂台比赛、天下第一,剑也是要练的。剑可不光是用来杀人的,像你手里的冰雨,他几乎就是我的一部分,事情想不通的时候练剑,遇到开心的事情也练剑。而且啊,杰希,说了你别不信,早上练剑和夜里练剑感觉非常不同,晴天练剑和雨天练剑也有不同的趣味,诗人写诗,厨师做菜,剑客也一样,练剑的时候仿佛什么有意境有味道的东西被创造出来了。”

“什么都不想,醉心剑法,确实是一种享受。”王杰希对黄少天的话很有同感。

“才不是什么都没有想呢。”黄少天仰身一晃,往竹林轻探,又嗖地快步移回,把木剑剑尖递到王杰希眼前,上面竟稳稳地乘着一片竹叶,没有丝毫晃动,看上去似乎从来没有动过,连风都不曾吹过它一般,“以前想着高山流水,碧草红花,现在练剑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

王杰希拈起竹叶,对折放在唇间吹响。

“有的人能吹出曲子来,我呀,顶多吹响。”

“这还能吹出曲子?”黄少天拿过王杰希手里的竹叶就往唇边放。

“欸……”王杰希还没来得及说那上面有自己的口水。

黄少天吹了一下,没有响,又摘了几片叶子吹,也还是没有响。“看来我是吹都吹不响的那种人。不过这竹叶,真的能吹响吗?你听过这能吹什么曲子?”

“也不是什么精妙的曲子。”王杰希回忆道,“就是以前在星草园的时候听过的空积城城南的童谣。”说着,王杰希便哼起来:

“城南花满落长街,

街上草不言,

笑把衣衫减两件,

又取果糕钱,

蝶披彩衣影翩跹,

不在花丛间,

来往人行茶百碗,

一年又一年……”

“好听。”黄少天鼓掌,又连忙问,“那时我去空积城也听到了这首歌,好多小孩子在街上边跑边唱,可今天仔细听你多唱几句,才发现竟然是有点悲伤的歌。”

“你怎么会觉得是悲伤的歌?”王杰希饶有兴趣地问。

“你想啊,前四个字,刚说城南花满,第五个字就说花都落了,落得满地,街上的草也是安静的,没有声音。笑把衣衫减两件应该是天气热了,脱下厚衣服,后面说拿买果糕的钱,谁知是不是因为没钱了想吃果糕,当掉了衣服呢?彩蝶飞舞,可是看不清它,只能见清影子在动,而一转眼,飞到花丛里,蝴蝶也不见了。行人来来往往路过喝茶,是不是有人守在那里一年年看人来人往,没有离开,又或是在等什么人,却等不到呢?”黄少天说。

“花落就是快要结果,听不到草的声音,就是人声嘈杂,街市太热闹了,脱了外披正好凉爽,就去吃果糕,看到一只蝴蝶,忍不住去追它,却被带到一片花丛里,就发现树上的花落了,地上的却还开着,行人有来有往,而花每年都开。”王杰希莞尔,“这么想就一点儿也不伤感。”

“还是杰希想的妙,这首歌确实有趣,不知道是哪位高人作的。”黄少天感慨道。

“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王杰希认真地说,“我听说这歌很有些年头了,是一对开茶楼的姐妹作的,姐姐聋哑,妹妹看不见,姐姐写词,妹妹就把歌唱出来了,很多人喜欢,就在空积城里传开。”

“现在呢?这对姐妹,还住在空积城里吗?”黄少天对这种故事很感兴趣。

“不在了。”王杰希遗憾地摇摇头,“十五年前的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她们进了树林,却没有回来。”

“你是说红树林?”黄少天不解,“两个开茶楼的姑娘,为什么要在大雪的天气里去树林呢?而且我听师父说,那时候很多武林人士都去了那里,应该是很混乱而且危险的啊……”

“可惜啊,她们要是不去,现在说不定还在城南开茶楼呢。我听说是因为她们有个年纪很小的弟弟,跟着师父去了树林,她们怕弟弟穿少了在雪里冷,就去送衣服。”王杰希低头玩着手里的叶子。

“你觉得惋惜,所以才介意红树林的事情?”黄少天虽是问话,却也不等王杰希回答,“文州和我说你和他提过红树林的事情。其实当年文州和老鬼师父去了红树林,本来我也要去的,但是被罚扫地,不能下山。他们回来的时候特别吓人,浑身都是血,我当时也小嘛,才几岁,说了你别笑,看到我师父背着文州,浑身是血地回来,吓得都哭了。后来,师父闭关很久,文州病了很久,我记不清是多长时间了,总之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阁里没人敢提这事。”

“那……”王杰希整理措辞,“文州有没有和你说,他遇到了什么?”

“他发热了好几天,等他好了些,我再好奇去问他,他却想不起来了。”黄少天摇摇头,“你很想知道红树林的事情?”

“嗯……也不是很想,就是好奇。”王杰希掩饰情绪,轻松地说。

“嗨,别说你了,所有没经历那件事的人,都觉得是个大谜团,恨不得是江湖上每个不知道的人多少都有点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有人为了报仇,有人是要探宝,还有的纯粹好奇,我甚至听说有人结伴去红树林猎鬼,这不是搞笑吗?但是对于经历那件事的人来说,就好像一场噩梦,提都不想提。这么说来,就更好奇了。”黄少天挠挠头,仿佛是陷入无法解谜的困扰。

“等等……你说探宝?”王杰希问,“红树林那么偏僻的地方,难道还有什么宝不成?”

“你不知道啊?亏杰希你还在空积城住那么久,我听说有件东西,比三大奇宝,和我的冰雨宝剑更加神秘珍贵,就在白塔之中。”

——他们那边恐怕比我们更严重,东西在他手里。

难道……白塔里的东西,已经被魏琛带回了蓝雨?王杰希觉得黄少天的话证实了自己的某种猜想。

“欸,光闲聊去了,再练会吧。”王杰希活动活动手腕,又拿起了剑,这次他却拿了黄少天刚才拿着的木剑。

“行啊,不仅学得快,还很勤快。”黄少天捞起冰雨,便毫无征兆地一剑刺出,“打架最重要的就是要对付防不胜防的情况啊。”

“对打吗?那就请剑圣赐教。”王杰希笑答。

 

午饭之后,王杰希因为早起练剑困得厉害,便回屋睡觉,可没睡多久就醒了,便听到屋外喻文州在喊他:“杰希,想不想出去啊?”

“去哪儿?”王杰希随手捋了捋头发就赶紧开门。

“下山,我要给烟雨楼的人传信,还有些东西,得在晚市上买。”喻文州说。

“我们现在下山,是不是晚上回不来?”王杰希说着去屋子里拿了件厚披风。

“估计是,晚上就在城里的酒楼住一宿,明日再回来。”

“好呀,正好我想去转转。”王杰希很快就收拾好。出去转转正合他心意,而且说不定能趁这个机会和山下微草堂的耳目接上线。

王杰希原以为他们是要步行下山去,没想到喻文州今天是心情大好还是脑子里搭错根筋,居然说要飞下去。

“飞下去是什么意思?轻功吗?”王杰希问。

“不是。”喻文州拉着王杰希的手往前走,“快到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什么呀?”王杰希很好奇。

真到喻文州说的地方,王杰希的确有些惊讶,山崖边有个很大的风筝,上面还有许多自己不清楚的零件,看上去精巧又很扎实。

“这是肖时钦的作品?”王杰希猜测道。肖时钦这个人,他见过一两回,没什么深交,对于他的了解基本来源于江湖传言。传言大多会有些夸张,世人对肖时钦有个绰号叫“生灵灭”,不是说他杀人不眨眼,而是说此人做的机械道具,宛如活物一般,把真正有生命的活物都比下去了。王杰希见过肖时钦的作品,那是一年花朝节,戴姑娘送柳非一只小手臂高的人偶,会撑伞会走路。柳丫头跟个宝贝似的小心护着,又忍不住拿出来玩,结果刘小别走路不小心,被玩偶绊了一跤,柳非还和他吵了很久。那玩偶究竟是不是跌坏了,王杰希当时也没注意。

“对,是租的,原则上以后他什么时候不开心了,还得还给他,可不要弄坏了。”喻文州好像是在开玩笑地说。

“那要是坏了,是不是得赔啊?”王杰希接着喻文州的话随口问道。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会赔多少,反正当时戴姑娘指着少天说,把剑圣卖了都赔不起。”喻文州这句话就觉着不像是玩笑了。

“那还是走下山去吧,”王杰希笑道,“免得坏掉以后,要卖了少天去赔。”

“不会真把少天卖掉的。”喻文州走过去摆弄风筝上的零件,“这个一定要绑紧,否则就掉下去了,这个是控制方向的。来,我帮你绑上。”

“欸,有点紧,感觉中午吃的要被挤出来了……哈哈哈……喻文州你别乱摸,痒死了。”王杰希像个任人摆布的羊,被喻文州绑在大风筝上。

“那你怎么办,我这样可没法帮你绑。”王杰希晃了晃唯一还能动的双手。

“没事,我不绑,”喻文州温柔地笑着,每次喻文州这么笑的时候,他说什么王杰希都会忍不住答应,“你抱紧我,别让我掉下去了。”话音方落,喻文州便拉开绳结,一手搂着王杰希,用力蹬开坡面,往深不见底的悬崖坠去。

“喂!”王杰希连忙紧紧抱住喻文州,“太突然了,而且这样很危险啊,万一我失手,或者没力气,抓不住你了呢?文州,我发觉你有的时候特别傻。”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用你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着我,否则我就会死。”喻文州也同样抱紧王杰希,王杰希的头发被风吹在他脸上,有股温和的香气。

“你这样就看不到风景了,风很大吹的眼睛疼,不过还是可以看到山和树林的风光,你看那边有个红顶的小房子,那是做什么的?”王杰希问。

“哪个小房子?”喻文州撇过头要去看,却被王杰希搂得更紧。“算了算了,别看了,别乱动,我要抱不住你就糟糕了。好快啊,这会儿就能看到城边的屋子,估计马上就到了。”

“那你准备拉绳子,红线调方向,黄线是降落。找块空地。”喻文州说着,还不忘鼓励王杰希,“别怕,我会抱紧你,不会掉下去的。”

“我可不怕,现在下面是湖,而且也不高,你掉下去可以自己游上岸。”王杰希一边操作绳子,一边说喻文州,看来刚刚突然“起飞”是吓着他了,现在还不放过,“要不你试一试吧。”

“别啊,其实我不会游泳。”喻文州假装害怕地把王杰希抱得更紧。

“试试吧,呛几口水就会了。实在不行,我会救你的。”王杰希笑得很开心。

“不行,银票……银票会打湿的,等下买东西多不方便。”喻文州找借口。

“不逗你了,已经到地上了。”王杰希说话的功夫,喻文州脚已沾地,“快帮我解绳子,还有啊,这么大的风筝,我们要怎么拿?”

“就放在这儿,我叫人来收回去。”

“万一被别人动坏了呢?”王杰希不放心。

喻文州看着他一愣,突然忍不住地笑了:“放心放心,不会把少天买了的。”

那时之后,卖掉黄少天这五个字成为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某种不会和别人说,尤其是对黄少天不能说的谜语。

和喻文州相处的日子不算短,可像这样在街上逛还是头一次,王杰希莫名有种“很难得要珍惜”的情绪。这种情绪不陌生,以前也有过。

王杰希少年时候,刚刚学会易容术时就喜欢扮成不同人的样子。红树林和喻文州一别,久未相见,一面是好奇这家伙怎么样了,一面是想着好玩,就在武林大会期间,扮成各种奇怪的路人在喻文州身边观察。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有趣。

那时候王杰希还不是微草堂的堂主,来武林大会是和张佳乐一起过来逛逛,凑凑热闹。那日张佳乐是要上擂台的,对手正好是叶修。

“你带个面具做什么?长得很难看?”叶修一上台就开始调侃张佳乐,后者不在意,折扇在手里一抖,展开的瞬间暗器突然发出。那时候王杰希看到叶修在笑,心里琢磨着他会不会中张佳乐的招。却听到身边的喻文州对他的师弟讲话:“你看这百花公子,明明擅长的是拳脚功夫,出手却用暗器,这是不是在误导叶修?”

“我不知道。”接话的应该是喻文州的师弟黄少天,那时候的黄少天还不是剑圣,手里也没有拿着冰雨,而是一把小木剑,“但是百花公子的那一招暗器,不是随便发的,若换了别人,不是叶修,这招一出说不准什么拳脚功夫都不需要了。”

“说的有道理,叶修侧身躲开,要是我的话,更愿意趁着他发暗器手收不回的空当偷半招,我也用暗器,直接夺喉下的位置,不细看差点没注意,那里竟然有个破绽。”喻文州分析道。

“这样太冒险啦,你怎么能抢到这一招?你怎么知道乐……那百花公子不是故意给叶修露破绽?”王杰希听到别人议论自己的伙伴,忍不住插嘴道。

“故意的也没关系,他接暗器或是躲暗器,一定会多一个动作,那时候就有时机想后招,会稍占优势。”喻文州回答。

王杰希心里很清楚张佳乐的武功路数,喻文州这么说并不是不对,可未免有点牵强。

“要是我的话,在他抖扇子的那一刻,就已经出剑了。”一旁被晾了一小会的黄少天抢道,“这种用不寻常的武器之人,多少利用了对手对自己武学路数,手里兵器的好奇心,可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手里的剑够快,对方根本出不了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话说得好,我就喜欢看快招,越快越有意思。”王杰希来了兴致。

“我不这么认为,武学路数庞杂多变,快是其中一门,一定有破解快的办法。”喻文州表示异议。

“那就只有更快了。”王杰希耸耸肩。

“我是说比如慢之类的。”喻文州进一步解释。

“嘴说无用,要不我们比比。”王杰希说着,比赛也不看了,就想和喻文州打一架。

“看你这模样,我还以为是哪位贵人家的小公子,原来你也会打架的吗?”黄少天惊讶地问。

王杰希那天打扮地的的确确像个小公子哥,易容的装束也是细皮嫩肉看着就不经打的那种。“别小瞧人,比,我要是输了,请你们吃肉夹馍!”王杰希非常有信心地宣战。

可结果却与他想的完全不同。

的确喻文州没有他快,甚至刻意放慢了速度,可他却输了,在比这一场之前,王杰希觉得输给比自己出手慢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愿赌服输,我请你们吃肉夹馍。”说着,王杰希一个人跑到路边的小摊买了两个就塞进喻文州怀里,没有再和他说话。

那以后,王杰希比之前对喻文州更有兴趣了,仿佛比赛赢了自己比就自己一命还要令他印象深刻,第二天,他就打扮成一个老头子,去了城里最大的赌坊,因为很巧,喻文州也在这里。

 




这章写的很开心,有很多地方都是一直想写的,也为后文的发展做了个有用的铺垫。

黄王一起练剑读歌,这里开始是一直没什么大动作的黄少天一次有力的攻击,他们的灵魂从细小的事情上开始交流,创造共同语言,对彼此感兴趣,这是个很好的开始。黄少天从一味的迁就,保护王杰希,小心地让王杰希开心,转变成向王杰希介绍真正的自己——一个剑客的内心。【我不仅仅只有爱你,所以请不要误以为我单调,我的心足够丰富多彩,可你出现,我就想与你分享。】这种转变是无意识的,是我流黄少天开朗活泼个人魅力强大所自然决定的。【一本正经地吹】

喻王的这段,继续保持我流喻文州淡淡的悲观主义气息和浓烈占有欲的混合。一语双关不知道杰希听懂没,我觉得应该是听懂了,这段没有详细写杰希的心理活动,大家就猜吧。

回忆的这段是张佳乐的擂台首秀,和叶修比武,但是我几乎没写他们打了什么,全在三个宝宝的对话上,这段是关联原作的番外剧情,不同的是,王杰希没挑明身份。小小少年,没有什么心思城府,说说话,打一架,因为对方有意思而向往,因为对喻文州感兴趣而接触他,王杰希易容去接触喻文州的方式和现在的他用的办法大同小异,但是心境却截然不同,王对喻的感情,也曾经是一种非常单纯的憧憬,现在变得复杂,也会越来越沉重。

不知不觉二十一章了……评论区投一次票吧,两个问题,一个是目前进展到这个地方,你最期望成事的cp,第二个问题,如果你是王杰希,今年过年要送徒弟什么新年礼物……

前一个问题我尽量出个番外,后一个插在正文里。

谢谢你看到这里,如果给我红心蓝手评论我会很开心。

ps·我不介意大家催更……因为我这几天不忙,没快点更新,纯粹是因为天气冷懒得动以及在看肥皂剧……我已经把小楼又东风,新萧十一郎,花飞花谢花满天都看完了OTZ

评论(2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