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如果你不记得我先前写的林王番外,先戳tag回去看一眼喔。

本话第一节是接在那个林王后面的。

飙了7000字。

乐王、叶王、喻王、黄王。单cptag要打一排emmmm,希望没人打我。





第三十话  杯酒尽饮初心冷  花香不散夜雨声

 

前几日天一直阴着,今天好不容易放晴,张新杰原说是冬跑的修行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正好有个好天气,让新来的张佳乐也跟着大家去运动一下。

可大家正在包馄饨。

说是大家,其实也就只有张佳乐和韩文清两个人,林敬言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出门去了几天,算着今日也该回了,却还不见人影。

“哎呀,张神医,快来一起包馄饨。”张佳乐见他来了,连忙喊道。

张神医这个称呼听着哪儿哪儿都觉得不对劲,张新杰也不计较,凑过来一看:“能吃吗?大大小小地包的这么丑?尤其这一盘……”

韩文清咳嗽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那是我包的……”

张新杰摇摇头:“你们玩吧,张佳乐你记得一个时辰以后来我这儿吃药。”说完,他便径直回去自己的屋子。

“他生气了?”张佳乐问韩文清。

“没吧,你信不信他现在嫌丑,煮熟了还是会吃的。”韩文清毫不在意地继续手里的活。

张佳乐看了眼韩文清正在包的有点过于大的馄饨,担忧地说:“可是你这个真的能熟吗?”

韩文清手里动作一顿,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再贫信不信你见不到你的小情人了。”这是张佳乐的软肋,不知怎么就闹得全霸图都知道了。多半是张新杰那家伙以汇报身份为由,把自己的八卦全说出来了,张佳乐恨恨地想。

“可闭嘴吧,韩镖头。”

韩文清对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没多大兴趣,于是也不再揶揄张佳乐,专心低头包饺子。

一踏进内院的门,就看见低头认真跟馄饨皮较劲的韩文清和脸色怪怪的张佳乐,林敬言试图找点话说,随口问:“张新杰呢?他不喜欢做这个?”

韩文清叹了口气:“他嫌弃我们包的大小不一。”

林敬言笑了,仔细一看,真的大小不一,而且十有八九下锅就破。

“他……还好吗?”张佳乐看着林敬言,有些担心地问。

林敬言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

“好的不行,你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林敬言在水桶边洗了手,也坐下一起包。

张佳乐低头抿抿嘴,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会才回答:“是个有趣的人。”

“我看也是。”林敬言微笑,不一会儿就包了好几个,手巧得很。

“从刚刚开始你们在说什么呢?”韩文清问道,手里还在和不听话的馄饨皮作斗争。

“秘密。”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说完又笑了。

张佳乐是个自来熟,刚来霸图没过两天,就和林敬言韩文清混熟了,林敬言出城办事,顺便就应张佳乐的请求去见了见王杰希。

“你就帮我看看他过得好不好。”那日张佳乐是这么拜托的,还拿给林敬言两坛子酒。

确实是过得好,除此以外的事情,林敬言有点犹豫应不应该直接和张佳乐说。“明日立春,喻文州和王杰希就要大婚,张佳乐知不知道这个事情?”林敬言憋在心里想,怪难受的,左右犹豫,决定先去找张新杰商量一下。

张新杰听完一直没说话,屋里安静得让林敬言有些不自在,好半天他才打破沉默,问道:“所以乐兄是单相思啊……”

张新杰放下手里的书,摆摆手,示意林敬言别说了:“这事绝对不能告诉张佳乐,你别看他平时有说有笑的,其实心里早就被王杰希挖空了,要是让他知道这个晴天霹雳,我这么多天给他做的药估计都白费了。”

“你见过王杰希吗?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林敬言忽然问。

“浑身都是迷。”张新杰回答。

 

刘小别见到王杰希的时候,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快一个时辰。

“堂……咳咳,王公子,你去哪儿了,我见不到你人还担心出事了。”刘小别差点喊错。

王杰希想到刚才被林敬言捉去的事情还有些气恼:“别提了,我叫你来是有事要说。”

“我听说了,你和喻阁主要成婚?”即使自己亲口问出来,刘小别还是觉得事出突然。

“是的。”王杰希脸有些红,“原本礼服已经做好了,要穿给你看,可是意外耽搁了。不过不要紧,我会告诉喻文州所有关于我的事情,过几日带他去微草堂见你们。我想想,除夕恐怕还不行……最晚初五应该能到。你先别和他们说。”

王杰希见刘小别只是听着不说话,有些不安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刘小别笑着拍了拍王杰希的胳膊,“我很高兴,你以前从来不顾及自己,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为你自己做点什么。我原本还担心你能不能全身而退,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说什么胡话,我一直很会照顾自己的。”王杰希莞尔,“这对堂里也是好事,至少以后和蓝雨阁就能做朋友了。”

“是啊,真好。”刘小别点点头,没有告诉王杰希堂里弟子们因为黄少天杀死微草长老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由于大婚的事,王杰希这个名字也已经把叛徒之名坐实。

“出来得太久了,我得赶快回去。”王杰希说着从衣袖里取出有点沉的布袋子递给刘小别,“这是压岁钱,你点一点替我给他们,要是不够的话,去我屋里取,我回去的那天再给你们带礼物。”

“你这师父当得真好。”刘小别笑说。

王杰希又补充道:“一帆的那一份也要送过去。”

“我知道,不会忘记的。”刘小别回答。

“差点忘了问你。”王杰希走出两步又停下来回头,“春节礼物想要什么呀,我不在堂里这么久,你一定辛苦了,说吧,要什么?”

刘小别听到自家堂主问这个问题,很是开心,要是放在过去,绝对二话不说狠宰一笔,现在却有更想要的东西:“堂里就算立春也还是很冷,如果江南的花开了,就带一株给我吧。”

 

蓝雨阁办喜宴的消息早就在街头巷尾传开,方锐是在兴欣客栈里给客人上菜的时候听说的。“这喻文州,怎么连个喜帖都不发……”心中怪罪,方锐却又想到叶修知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天回来,叶修带着伤,方锐没有问,叶修自然也就什么也没说。陈果原本是要因叶修旷工的事情好好教训他的,一看他的脸色,也说不出话来。

“喂,出来吃饭啊。你不做饭就算了,吃还是要吃的啊。”方锐推开叶修的房门,冲里面的人喊。

“你做的能吃吗?”叶修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

放在平日,方锐少不了和叶修吵一架,可今天似乎叶修的挖苦都觉得无关痛痒,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叶修不明。

“喻文州和王杰希准备大婚。”方锐不打算把这件事瞒着叶修。

叶修好一会儿没说话,仿佛这句话特别难理解,消化了好半天才说:“什么时候?”

“立春,也就是明天。”方锐话音未落,叶修就要往外跑,只得把人拦住。

“听我说,这是喻文州的圈套,他说是和杰希成婚,其实是想把杰希的同党都骗上蓝雨阁,说不定能一口气毒死一堆人。”叶修说自己的怀疑,“可我必须去,万一杰希有危险呢?”

“你这是关心则乱。”方锐抓着叶修的肩膀死死地按住他,“如果这是喻文州的诱敌之计,他为什么不发请帖,为什么今天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明日就是大婚,你就算昼夜不停,也赶不到蓝雨阁。”

“那你说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叶修不自觉地提高音量。

方锐松开手,严肃地问:“你真的从来没想过,他们有可能是真心相爱吗?”

叶修被问住,继而是略微勾起的苦笑。他一直认为,不论王杰希和喻文州看上去多亲密,都一定是为了目的,无论是交欢,亲昵,还是结下同心蛊,都是出于利用。他不愿意去想王杰希真的喜欢喻文州的这种可能,即便他不止一次看到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眼神是多么不同。叶修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回忆里对王杰希的告白,过往每一次欢声笑语,此刻都成了嘲讽。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他呢?究竟喜欢的是哪一个他?叶修问自己,又不再试图回答——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叶修推开方锐往外走,身后的哥们急问:“你还是要去吗?”

“我去看看梨花有没有开。”叶修披上那件猩红色的披风,拿起千机伞,露出久违的爽朗笑容,仿佛不曾为情所困,不曾思念王杰希。

“去吧。”方锐没有阻止。他知道梨花肯定还没有开,但微草堂应该已经落雪。此夜冬风携春来,吹雪似是梨花开。

 

礼服做的非常精致,原本喜宴的衣服要做成红色,但是王杰希喜欢绿色,喻文州则觉得蓝色不错,所以制作虽好,却没有多少喜宴的感觉。

这样也好,喻文州心想,他攥紧手里的药瓶,动作稍滞片刻,便下定决心一般,打开瓶子把药倒进酒里,盖好酒壶,轻轻荡了荡。酒壶工艺精巧,是为喜宴专门准备的,里面的酒是蓝雨阁窖藏多年的佳酿,等下喻文州会亲自为王杰希斟酒。

酒香诱人,喻文州恨不得自己先干一杯。正在此时,传来敲门声,喻文州唤声“请进”,意料之中,来人是徐景熙。

“师兄,你真的准备……”

徐景熙话没说完,喻文州就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示意他别往下说,继而缓缓开口:“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情,把蓝雨阁置于险境,既然他至今都不愿意说更多,思来想去,我没有更好的办法。”

“万一以后你后悔了怎么办?”徐景熙质问,见喻文州闭口不言,放弃似地叹了口气,“王公子这几日吃药的反应都很正常,师兄按照之前的安排继续就行。对了,黄少知道这事吗?”

喻文州轻笑:“怎么能给他知道?我有把握,就算他不知道,也会按照我安排的去做。”

“为什么这么肯定?”徐景熙有些担忧,此事非同小可,怎么能寄希望于巧合呢?

“因为他和我一样,是真的喜欢王杰希。”

 

立春当日,天公不作美,从一大早就开始阴雨绵绵,本是该气候转暖,这下反而更冷了。王杰希昨夜没有睡好,说不上来是因为兴奋还是别的,总觉得事情比想象的似乎要复杂些,却又觉得这种想法只是一种错觉。

自那日黄少天从中阁跑出去,王杰希就没和他说上话了,几次在阁里偶遇,黄少天都一看见他便掉头跑走。不安的感觉也许来源于对黄少天的内疚,王杰希琢磨着,想要去见黄少天一面,却又不知见了他能说什么。也许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必须有取有舍,不可太过贪心。

 

喜宴上只有蓝雨阁自家的弟子,看来并没有发帖请外派的侠客,也没有不请自来的人,加之冷雨,显得过分清净。王杰希没有在意这些,只觉得今天的喻文州比平日更好看。

“怎么一直看着我?”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的眼神。

“因为你好看啊。”王杰希很坦诚地回答。

直到酒宴快散了,黄少天也没有出现。王杰希应付着蓝雨阁弟子的敬酒,一边有意无意地向门口张望。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喻文州的眼睛。

“在等黄少天?”

王杰希点点头:“抱歉。”

“等过了今天,会慢慢好起来的。”喻文州一语双关,王杰希却只道他说的是黄少天,遂嗯了声,没有多想。

“好啦好啦,别灌酒了。”喻文州站起来向弟子们说,“这几日大家就休息休息,今天到这儿就散了吧。”

 

雨淅淅沥沥的,偶又因风吹淘气的几缕落到身上沾湿了衣服,远望依稀看到梅花正盛,香气却被冲淡得几乎闻不到。

闻不到花香,却能闻到酒香。喻文州抬起酒杯,为王杰希斟满。

“请,杰希尝尝味道怎么样。”喻文州说。

“我听景熙说这些日服药不能吃酒,方才在席上都没有吃,你这儿倒给我准备了。”王杰希拿起酒杯。

喻文州突然想放弃自己的计划,阻止王杰希喝下这杯酒。一旦这杯酒咽下去,他和王杰希所有的感情恐怕都无法挽回。喻文州觉得自己太自私了,苛责王杰希的不坦诚,自己又何尝坦诚呢?

“杰希……”名字没喊出来,只见王杰希已经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味道不错……可是怎么喝一杯,就觉得头晕。来,你也喝,我还有事情要告诉你。”王杰希揉揉太阳穴,伸手要去给喻文州倒酒,却被拦住了手。

“杰希知道这是什么吗?”喻文州轻声问。

王杰希皱眉,因为头晕的厉害而没有回答。

“这酒里有我特制的花毒粉,是专门为杰希做的,有没有很感动?”

王杰希不知道花毒粉是什么,可那个毒字他听的很清楚:“为什么……你给我下毒?”

“对啊,蓝雨阁不容叛徒,这件事你早就知道吧?”喻文州纤长的手指抚摸着王杰希的侧脸,“自然卧底也不可能留下。我也不想给杰希下毒,谁叫你非要向我隐瞒呢?”

王杰希感到毒性在身体里流窜,比酒里的毒更烈的是喻文州的声音,令他脑子开始恍惚。“同心蛊呢?你把我毒死了……你怎么办?”

“杰希好聪明,一下子就想到这一点。”喻文州贴近恋人的身边,亲吻他的脸,“我不是给杰希喝了那么多药吗?早在你那天不愿意对我说清楚事情原委的时候,我就决定解除同心蛊了。杰希真是让我伤透心,本来结蛊时,我完全没想过会有需要解蛊的一天。”

“我还以为,真的能与你同生共死。”王杰希冷笑,除了笑,他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动作了。

“杰希放心,你死了我也会继续爱你的。”喻文州温柔地摸摸王杰希的头。

王杰希觉得眼睛快要睁不开了——就这么闭上眼睛,是不是可以解脱呢?他还想告诉喻文州,自己就是王不留行,想带喻文州去见见自己的兄弟和徒儿们,想带喻文州去看微草堂前的梨花阵,和开在草地里的小花雾里香,想让喻文州试一试苦酒,看他喝了会不会皱眉,想给喻文州买一块花糕,和他一起看雪……

可是现在王杰希什么都做不到了,太过天真,以至于相信喻文州是真的接受了自己,喻文州这人原本就是多疑的,他怎么偏偏忘了呢……

“你都要杀我了,为什么还撒谎说爱我呢?”王杰希努力发出声音,毒药并没有给他太多痛苦,可他的确感受到力量快消失殆尽,“我本来就准备告诉你我是谁,现在快被你杀了,说不说都一样。”

喻文州把王杰希抱在怀里,不敢让王杰希看到自己噙着泪的眼。

“我是……微草堂堂主……王不留行……”

心漏跳半拍,喻文州感觉有段儿时的记忆涌出脑海。

“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星草园……是在红树林里,你牵着我的手……拉着我从可怕的地方跑出来……”王杰希尽力说清楚,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好好地把声音发出来。

“杰希!”喻文州大喊恋人的名字,胸口痛的喘不过气,却更用力地抱紧王杰希。他此刻突然后悔了,他不想失去王杰希,想要一直抱着他,明明准备把他推远,却又恨不得绝不分离。

“我没想到,你会真的想杀我……”王杰希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喻文州,“我还以为,真的能与你同生共死。”他把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你既然想杀我,就痛快些吧。”

喻文州紧紧捏着杯子,回过神来时小酒杯已经碎了,瓷片割伤了手心,伤口的痛却不及心头的万分之一。王杰希当真觉得自己会杀他,喻文州伤心地意识到这个事实。按照计划,现在徐景熙应该已经去通知黄少天,说喻文州和王杰希吵起来了,王杰希有危险,黄少天就会像喻文州所预料的那样过来救王杰希,把他带走。

蓝雨阁容不下叛徒,但喻文州又怎么可能下手杀王杰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走,让他离开自己。

喻文州伸出手想拉住王杰希,却被人避开。眼前人眸子里全是他从未见过的悲愤与绝望,仿佛四季温暖的蓝雨阁不曾有的凛冽冬风和冰雪。喻文州自嘲还是不够了解自己,当初制定计划的时候,怎么就那么自信自己能承受失去王杰希的痛苦,能够承受来自王杰希的憎恨。

 

“杰希!”破门而入的黄少天,一把搂住王杰希摇摇欲坠的身体,看了眼喻文州,反常地没有对他说话。

“杰希别怕,我带你走。”黄少天把王杰希打横抱起,跑进冰冷的夜雨,“是什么?我是问他给你吃的是什么?”

“花……毒粉……”王杰希几乎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黄少天一瞬间感到诧异,又立刻明白了喻文州的用意。花毒粉不是什么置人于死地的毒药,只是有催眠效果的化功散。喻文州这么做,多半是蓝雨阁已经容不下王杰希,所以想办法让他走。

回到黄少天的屋里,两个人都被淋了个透湿。几日前的伤本就没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可黄少天无暇顾及,把王杰希安顿在床上,就再次跑入雨中去找徐景熙。

然而再回来的时候,哪里还有王杰希的影子?

床上空空如也,尽留王杰希的湿衣落下的水渍。黄少天初次发现,蓝雨阁的立春也可以如此寒冷彻骨。

“黄少!黄少!”卢瀚文跑得气喘吁吁,冲到黄少天的门前,扶着门框差点没能站稳,“不好了,巡夜队受命,把杰希绑到红顶小楼去了。”

红顶小楼相当于是蓝雨阁的刑场,每次处理叛徒,都在那里。

黄少天拿上冰雨狂奔起来,刚刚还觉得隐隐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痛感,只觉得心跳的更加剧烈,他恨不得立刻飞到王杰希的面前。

还没跑至跟前,黄少天就远远听到喻文州的声音:“蓝雨阁容不下任何有异心的人,无论是谁都不可能逃过制裁。”

周围密密麻麻站着蓝雨阁的弟子,却没人说话,只能听到风雨的声音。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打着不清不楚的算盘,”喻文州厉声道,“城里居民被轮回的人偷梁换柱,江波涛混进山门守卫的地方,疑点重重,别以为我现在不追究,就意味着放过你们中的某些人。”

“王杰希已中了我的花毒粉,现在在这里制裁他,就是为了让你们所有人引以为戒,无论平时谁偏爱你们,无论你是谁,如果你背叛蓝雨阁,就会从这儿被赶出去。”

中午还是喜宴欢乐的气氛,晚上就变成审叛徒的法场,弟子们无不惊异,却少有人敢开口说话。

终于有个弟子站出来说道:“我阁处置叛徒,轻则废除武功,逐出山门,重则就地处死。弟子以为,王杰希招来微草堂与我阁的纷争,使轮回攻我蓝雨山下城,黄师兄受伤,巡夜队死伤不少,如此种种不可轻罚。”

黄少天再也听不下去,一跃而上,冰雨直指说话弟子的脖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没有胡说。”这名弟子武功小有所成,在蓝雨阁就常常不把人放在眼里,自以为能平步青云,成为喻文州看重的人,这种向喻文州显示忠诚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你有什么证据说微草堂与我们的纷争是杰希招来的?”黄少天话如连珠,“又凭什么说轮回攻城是杰希指使?你在这里血口喷人,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少天!”喻文州怒声喝止,见黄少天停下来看他才道,“那少天以为应当如何?”

黄少天紧紧捏着冰雨,迅速地思考如何回答喻文州的话。除非万不得已,或是王杰希确有隐瞒,喻文州不可能真的舍得他受苦,若是黄少天提出的判罚从轻,指不定弄巧成拙,让王杰希受更大的伤害。稍作犹豫,他便拿定主意。

“杰希救过我和师兄的性命,就算再有过错,也罪不至死,更何况如今诸多疑点,并无证据。于是我想,由我用冰雨刺他一剑,再把他逐出蓝雨阁以示惩罚。”

雨越下越大,淋得黄少天满脸是水,把眼泪也悄悄隐藏。黄少天想着要是真刺了这一剑,王杰希会有多疼,天气冷,这伤需要多久才能好……而冰雨还没有刺向王杰希,黄少天的心口却先开始疼。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喻文州应允,冷雨从睫毛落下,不是眼泪,却愈加悲伤。

从无败绩的剑圣,如今拔出剑确实要刺向自己心爱的人。

这一次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他有足够的把握和自信。

黄少天此前不曾想过真的可以拥有王杰希,现在也没这么觉得。但剑向王杰希刺去的瞬间,他感到自己被王杰希拥有,好像这一剑是刺向他自己的心脏。

风雨中依旧美丽的王杰希,纵然狼狈不掩傲骨,他望着黄少天,突然笑了,像黄少天记忆里所有的笑那样甜。

脑海里突然传来回忆里王杰希唱过的歌,黄少天也向眼前人微笑。

“蝶披彩衣影翩跹,

不在花丛间,

来往人行茶百碗,

一年又一年……”








第一部分,1到30话,从夏末秋初一直到冬去春未来的故事,也是蝶死草枯,痴心错付的凄凉故事。

多疑,迟钝,别扭,过度的忍让,他们因为很多的不完美,造成不完美的结局。可是他们依旧坚强,智慧,有情有义,勇敢无畏,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春回大地,幸福自然也会跟着回来。

心疼这里的鱼鱼,他以为杰希不会对他坦白了,把一个危险人物留在蓝雨阁对蓝雨是一种冒险,而他又不可能真的杀死王杰希,前文提过他有同归于尽的想法,但是责任留住了他。亲手把爱人推给自己师弟是什么感觉呢?我们来采访一下喻文州同学。

喻:“滚!我要见虫爹!”不好意思这真不能见蒸煮

OTZ

乐乐被新家庭保护起来,所谓温暖的铁血霸图233而就算乐乐知道杰希的选择,也一定不会放弃爱他。

叶修则是选择了面对现实,他在原作里就是一个勇于克服困难不懈坚持的汉子,失恋算什么,失恋能阻止叶王吗?!

黄少天原本选择回避,他以为喻文州办喜宴是对王杰希的保护,无法提出异议。而在喻文州选择假装制裁王杰希时,蓝雨双核在保护同一个爱人上达成默契,做出对自己和恋人都无比残忍的行为。

但那些伤都会被治愈。

谨以最好的祝福送给最爱的王杰希,也希望看文的你们都能幸福。

我有一个怨念,上一章那么多暗示为什么没人看出来啊!

谢谢你看到这里,下章开始暖男黄少天放下男二剧本拿起男主本了,热烈欢呼!喻要独守空闺(?)了,先心疼一下。我兴奋个什么劲

对了,问问大家,修改前文应该是直接在以前发的文上改还是重新发?我有点拒绝重新发,那样tag刷屏绝对会被打的吧……那txt可以吗?

还是优先更新,修改什么时候搞完什么时候再说(?!)

评论(5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