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第一节

 

华山弟子程霜X蔡居诚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司马相如辞赋·凤求凰。

 

吵得头疼。

连续几日花魁游街,羞耻心已经基本适应,蔡居诚现在仅有的感觉就是头疼。这些人怎么这么大的热情,竟在金陵城里跟着闹了整整一大圈。自从被梁妈妈喂了软骨散,蔡居诚不仅是武功用不出,甚至精力也变差,经常容易困,尤其是这会儿吵闹得越来越狠,头痛就愈甚。

“居诚,快吃了晚膳去梳洗啊,今晚有你忙的呢。”梁妈妈敲敲蔡居诚的门,掐着嗓子说。

“知道啦。”蔡居诚已经懒得问“怎么又是我”之类的话,心想趁这个机会多给梁妈妈赚钱,就能早点离开这鬼地方。

说起来倒是好有些时日不曾见到程霜那个小菜鸟,昨天收到飞鹰说他最近会来,蔡居诚这么想着倒觉得日子并非完全无趣,不觉嘴角勾起笑意。

“哟,居诚兄,这么开心呀。”来人是个红衣少女,点香阁舞技一流的林仙儿。

“你来做甚?”蔡居诚刚来的时候十分不屑与“同僚”为伍,日子久了也发现他们都不是坏人,便也放下了心里的嘀嘀咕咕试着和人相处,只是嘴上这呛人的语气,倒是半分都没有减。

林仙儿撩了撩头发:“当然是恭喜居诚兄啦。今夜过后,你就能还清债务,离开这儿了吧?大家都为看不到你摆臭脸色开心……啊不是,大家都为你能重回自由身开心呢。”

“怎么回事?那个老女人终于良心发现了?”蔡居诚心头大喜,却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说梁妈妈?有人出九十九万两黄金买你,这账再怎么算你欠的钱也该清了。她肯定乐还来不及,不会不放你的。”林仙儿说。

“有人出这么高价买我?”蔡居诚隐约觉得不对劲,“是要我替他杀人放火?还是夷平武当?”

林仙儿这才意识到事态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莫非……莫非你不知道昨晚的事情?”她原本还纳闷,蔡居诚这种心高气傲的原武当弟子,怎么可能同意卖身,原来梁妈妈瞒着蔡居诚办了拍卖。

“什么意思?林姑娘你说清楚!”蔡居诚慌了。他现在无法自保,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仙儿,你怎么在这儿呀?”谁知梁妈妈竟去而复返,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门口。

“没……没事,我先走了。”林仙儿给蔡居诚使了个眼色,匆匆离开了房间。

这眼色蔡居诚自然是看不懂,但也已经意识到事态不妙。“梁妈妈……这……我还没吃完呢,你来干嘛呀?”

“居诚啊,这是坊里新得的好酒,你这几日辛苦,妈妈特意拿来给你尝尝。”梁妈妈说着把酒放在桌上。

“这……不要吧,一会儿不是还要忙么?我就不喝了。”这酒蔡居诚自然是不敢喝,谁知道里面下了什么药?

梁妈妈扯着脸上的横肉咧开嘴角,笑成一大朵皱巴巴的菊花:“来人呀,伺候我们的花魁喝酒。”门外立刻冲进两个人把蔡居诚按住,拿起酒壶就要往蔡居诚嘴里灌。

“老女人,你要发什么疯!”蔡居诚哪里挣扎得了,只能死死地盯着梁妈妈,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屋外吵得厉害,蔡居诚却什么也听不清楚,忽然想到程霜说过这几天会来找他,又觉得这么期待着的自己荒唐至极。

“居诚老实点喝了吧,呛到很难受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媚药,别说一晚上了,指不定明天你还享受着呢。”

“我呸!”蔡居诚努力想要挣脱,可喝下去的酒已经开始发作,身体明显有些发软,本就不能用武功,现在更是没法和点香阁的守卫抗衡,只好被掐着下巴灌完一整壶酒。

“哦对了,”梁妈妈站起来,出去之前又补了一句,“那个华山姓程的穷小子之前说过要赎你呢?他肯定凑不够钱,但过了今晚,说不定他的钱就够了。今晚可是大金主,你可要好好伺候。”

梁妈妈出了门,两个面无表情的守卫也跟在后面出去了,反手拴上门,把蔡居诚锁在了屋里。

 

彻底完蛋了,蔡居诚想,体内的媚药烧的他浑身发燥,一种陌生的感觉从难以启齿的地方蔓延开来,屈辱像潮水在心头泛滥开。过了今晚是不是就能自由了?可是过了今晚自己会成为什么呢?

欲望越来越强,蔡居诚已经没法好好思考,恍惚间想到程霜。

他们没有亲吻过,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坐在桌子的两边,或者并肩躺在床上。最亲密的一次是程霜帮蔡居诚梳头发,还顺势从背后抱了蔡居诚。

“无礼!”说心里不忐忑是假的,蔡居诚虽然对程霜有些好感,却无论如何也不想在点香阁这种地方失身。

“别怕呀,我就抱一小会儿。”程霜嬉皮笑脸地回答。

“谁怕了,快起开,我可是正经人!”蔡居诚把胳膊肘往后捅了捅,却没使什么力。

程霜得寸进尺地把脸埋进蔡居诚的颈窝:“居诚兄以为我要做什么不正经的事情?”

蔡居诚转身想把程霜推开,却因为两人贴得太近,鼻子几乎都碰到一起,呼吸吐在对方脸上,酥酥麻麻,一瞬间蔡居诚想到了吻,心里警觉的弦反而紧绷,期待害羞和恐惧在心里作怪。

“居诚兄脸色好奇怪啊。”倒是程霜先松了搂他的手,两手一起在他脸上胡乱揉捏了一把。

“过分!”蔡居诚被揉得话也说不清,“看窝不打洗你!”

“哈哈哈哈哈哈,居诚兄很可爱啊。”程霜笑得肆无忌惮,更添了蔡居诚的恼火。因为软骨散,蔡居诚肯定打不过程霜,可别的招数还是行得通。

想着蔡居诚就开始挠程霜的身侧和胳肢窝,以前在武当的时候没少这么欺负过萧居棠那小子,手法娴熟得很,加之程霜身形略比他矮小,挠痒这种阴招再趁手不过。

“哈哈哈哈哈别……痒……居诚兄……哈哈哈哈……救命……”程霜被挠得眼里蒙了泪,蔡居诚见他服软也不继续,谁知一停手,对方就整个人倒在他身上,重新搂住他。

“以后居诚兄出去了,有没有什么想和我做的事?”

蔡居诚被抱着,看不到程霜是以什么表情说出这种话的,自己则觉得面上发烧,脑子里浮想联翩,涌现出很多不该想的事情来。

“额……我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杀光以前来点香阁点过我的无耻之徒!”

“……”

 

“居诚兄!”身后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一个熟悉的人影溜了进来。

“你……”蔡居诚眼里一片泪雾,朦朦胧胧看见了一个和自己的脸差不多的人脸,但声音的确是程霜没错。

“对不起我来迟了,你是不是被下药了?”程霜刚从屋外进来,身上比较凉,蔡居诚为了抵抗燥热,无意识地往程霜身上靠,被程霜这么一问,又知羞地往后挪了挪。

“我让蓉蓉姐把我扮成你的样子,这身武当衣服还是找人偷来的,幸好赶上了。”程霜把蔡居诚抱起放到床上用被子藏好,打了个嘘声的手势,自己躺在他身边,把身上的衣物拉开些。

“你要做什么?”蔡居诚小声问。

“帮你对付人,”程霜扭头在蔡居诚额头上吻了一下,悄悄把自己的剑藏在被子下面,“乖,别怕。”

 

“就是这间。”隔着门,少侠听到梁妈妈的声音,“客人好好玩,居诚等你很久了呢。”

“好好好。”客人的回答声之后,程霜便听到细细簌簌的开锁声,手握好剑柄。

待客人走近跟前,程霜嗖地拔出剑,正要把剑架在客人的脖子上却手腕一痛,一看是被飞镖打中,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淌。

“哟,不愧是武当弟子,有两下子啊。”

程霜没想到这客人竟是个练家子,对方早有防备,自己现在负伤又要藏着身后的蔡居诚,横竖都不是眼前人的对手。

可即使如此也不能让蔡居诚被人侮辱,程霜忍着疼握紧剑再度向客人刺去,这一剑快而狠,直接戳入客人的腹部。

“梁……”

不能让他喊人,程霜把剑回抽,一脚将人踢翻在地,跃起狠狠地踩在人脸上。“闭嘴!”程霜撕下人皮面具,露出自己的真脸,“蔡居诚我带走了,你们谁都不能染指。你要敢有什么不轨,我见你一次捅你一次。”

程霜说罢提起脚尖点了人的穴道,收好剑,把蔡居诚抱起,跃出窗户。

“你没事吧?”蔡居诚忍着药效引起的欲望,讲话都带着甜腻的颤音。

“没事,皮肉伤。”程霜笑道,“你把我搂紧些,我现在手伤怕抱不住你。”

“那你还说没事。”蔡居诚责怪说,“你这无名小辈,不自量力,万一被人打死了怎么办?”

“居诚兄担心我啊?真感动!”程霜搂着人驾马,披上黑色的袍子遮挡,一路穿过金陵的大街,往三生树赶去。

 

“红袖姐!”程霜勒马和李红袖打招呼,一手扶蔡居诚下马。

“给你准备的房间在二楼。”李红袖往身后的屋子指了指,“现在公子和蓉蓉姐都不在金陵,你把心上人从点香阁里劫出来,后面的事情要怎么办?”

“我还没打算好,是和万圣阁打交道,还是去麻烦灵芝妹妹……总之眼下当务之急是居诚兄……”程霜没往下说,“还请红袖姐别告诉别人我们在这儿。”

李红袖点点头,帮程霜牵了马。程蔡二人便进了三生树后的屋子。

 

 


救出来了开心!

下一节二师兄要吃醋了哈哈哈哈,你和万圣阁什么关系,你怎么和金灵芝那么亲密,你怎么认识那么多妹子,你是不是和楚留香……

吵得头疼呢,居诚兄,我得让你闭嘴!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