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有一个小梦想,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看着我的文哭】
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不仅仅是他到底有多好,还有他究竟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初恋黄叶,热恋黄王,冤家喻王,偷情叶王。
永远喜欢少天,坚定黄攻粉。
永远喜欢杰希,坚定王受粉。
古龙武侠爱好者,陆花陆,叶路傅三个随便乱搞。角色粉,喜欢的一堆。
日漫爱好者,墙头特别多。
我爱N+C!
头像和背景是K

越写越觉得我是混蛋!啊,打死我吧

全文乐王糖刀自鉴。

和乐乐说起黄少天的王杰希坦白自己心里的纠结……【?

tag带乐王


第四十三话   休怪凌风错汝意 岂非自作茧成蝶

 

张佳乐深爱王杰希,这并不是张佳乐所猜想的单恋。于王杰希而言,有张佳乐在的地方,就是可以回去的家,他们一起长大,相互约定,即使久别,重逢时也会坦诚地拥抱对方。王杰希从来没有想过某一天真的会失去张佳乐,以被忘记这种残酷的方式。若是无情,他大可以拂袖而去,追上黄少天——反正张佳乐不记得自己了,张新杰也不至于非要他留下来陪着。

可王杰希不会那么做,甚至没有那么想,他会去追上黄少天,但绝不是现在。为什么张佳乐会忽然失忆?失忆的张佳乐是否依然需要自己?

“我叫王杰希。是和你很亲很亲的人。”

“对不起。”张佳乐干咳了两声,接过张新杰递给他的茶杯,“我记不清楚了。”

“你记得他?”王杰希留了个心眼,“他”自然是指的张新杰。

“当然啦,这段时间我们都在一起。”张佳乐笑了笑。这笑和王杰希以往见到的非常不同,充满了不可忽视的距离感,像是对陌生人的保持距离和礼貌的微笑,是可以对任何人做出的微笑。彼时张佳乐对王杰希笑的时候,眼睛里总有不一样的光,即使王杰希不曾说出来,他也许多次被那份光吸引。

可是那份光,已经不再照亮他了。

“王杰希,”张新杰拍拍王杰希的肩膀,态度已经不似刚才那样强硬,“你先出去一下,我给他把脉看看。”

王杰希站直身体,点点头,想应声好,却发现自己竟哽咽地难以出声。他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也不会轻易悲伤,可珍惜之物消失的痛苦胜过生来二十余年受过的所有的伤。最能伤害人的,从来不是刀剑。

 

“你真的假的?不记得了?”张新杰把脉之后把张佳乐的手臂掖回被子里。

“当然是装的。”张佳乐说着转动眼睛看了看冬日不晴朗的光勉强照亮的屋子,“水没喝两口又要我睡。”后一句则是毫无意义地抱怨。

“也亏你能在他面前装这套。”怪不得脉象上看不出端倪,张新杰又问,“你之前为什么会吐血?有个江湖郎中来找过你,你有印象吗?”

“记不清了。”张佳乐不再想自己的事情,转而问,“刚刚王杰希怎么那么难过?我隐约听见你们在吵架。”

“我骗他说你死了。”张新杰省略了黄少天的事情,回答间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哦。”张佳乐应了声,又说,“我现在不太难受,应该是你的药有效果。”

换作平时,除非张新杰问,张佳乐不会主动说自己的状况。“过会还得吃一副。”

“饿了,还想吃饭。”张佳乐说。

张佳乐此时的状况,有食欲是令人很开心的事情,张新杰琢磨着让店小二做些清淡小菜,一边起身:“我叫王杰希过来陪你。”

张佳乐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刚刚都听见了。”王杰希见张新杰出来便说。

张新杰心里琢磨着王杰希是不是见张佳乐暂时无事又要走了,却听王杰希说:“这家伙学坏了,不会是你教的吧?”

张新杰翻了个白眼,心说关我屁事,懒得理他两,煎药去了。也许让王杰希留下来照顾张佳乐并不是件好事,张新杰自己大概要承担在旁边被齁死的风险。

 

王杰希进屋,看见张佳乐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眨着眼瞧他,忍不住走近揉了揉他的头。

“没有礼貌。”张佳乐抓起他的手,顺势捂进自己的被子里。

“为什么跑去和人打架?”王杰希觉得自己的手慢慢变暖。

“不关你的事。”

“为了我对吧。”王杰希说。

“王杰希你好自恋啊。”张佳乐撇撇嘴。

王杰希微微蹙眉:“以后不要去冒险。你身体还好吗?”

“好呀,不信你去问张新杰。”张佳乐说,“打架受点伤不要紧的,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胃肠的老毛病呢?”王杰希试探道。

“王杰希,你话很多诶,我好多了不要再问了。”张佳乐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

王杰希的脸色凝重,沉默片刻才再次开口:“你装什么?”

“我装什么了?”张佳乐反问,“刚刚装失忆就逗你一下,不至于生气吧?”

“我问你现在在装什么。”王杰希欺身贴近张佳乐的脸,“你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要装?”

张佳乐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不可置信地问王杰希:“怎么这么快被你发现……”

“两次。”王杰希补充说,“你两次叫我的全名,你以前不这么叫的。”

“我……”张佳乐哑口无言。

“你没有胃病,我瞎编的。”

“……”张佳乐试图避开王杰希的眼神。

“你从小就不会撒谎。”王杰希轻叹口气。

“我们从小就认识吗?”张佳乐问。方才刚刚苏醒的时候,张佳乐第一反应就是陌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隐约能听见外面的人说话,声音也是陌生的,好像在哪儿听过,可是完全想不起来。当他试着想的时候,便意识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记得。起初是惶恐,紧接着是放松,仿佛一直背负的重担终于卸下一般,可这种感觉只是片刻,取而代之的是没来由的悲伤,好像忘记了什么绝对不能忘记的东西。

完整听到的名字只有张新杰的,张佳乐试着用平常的语气喊,首先见到的却是王杰希。

亲切,安心,这是看见王杰希时的感觉,可是脑子一片空白,张佳乐完全无法想起来眼前的人到底是谁。试着假装熟悉地聊天,却因对方真的熟悉自己而被很快拆穿。

“对。”王杰希回答,“你虽然不记得了,但是很聪明,失忆装还记得,确实可以作为防卫。但是乐乐,在我面前你不必这样。”

“乐乐?我的名字吗?”

王杰希点点头:“张佳乐。”

“那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人是谁吗?”张佳乐坐起来认真地问王杰希,“我隐约觉得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有个对我而言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要去见,那应该就是喜欢的人吧。可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不用勉强自己想起来。”王杰希说,“等你伤好了,我都说给你听。”

“这不行,他要是知道我忘记他,一定会很难过的。”

王杰希见他认真的样子几乎要笑,却又听张佳乐继续说:“就像忘了他的我,这里,非常非常痛苦。”手指的位置是心脏。

张佳乐的眼神迷茫不安,仿佛在搜寻着什么,直至相遇王杰希凝视他的目光。他不知道王杰希为何这样看着自己,刚要问,却被一把抱进怀里。

“你不用痛苦,不用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王杰希说。换做平时,张佳乐不可能如此直白地和他说这些话,如果自己早能抽点时间多陪伴他,如果详细告诉他自己的计划,如果能果决地接受他或者拒绝他,会不会就不会令他难过。

“那你呢?你刚才为什么哭?”

“有个人对我很好,可我总是让他伤心,刚刚还把他赶走了。”王杰希回答。

“你一定有你的苦衷。”张佳乐说,“我已经记不清了,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每个人都身不由己。”

“至少我没有见过可以完全逍遥快活的人。”王杰希说。

张佳乐再次抱紧他,吐息拂过王杰希的耳侧,弄得他有些痒。“屋顶有人。”

这事王杰希竟没有注意到,和张佳乐讲话太投入,完全没注意环境有什么异常。“我去看看。”

“不必。”张佳乐说着,用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把王杰希一把揽进被子里,在被子下摸索着脱掉他的衣衫,再次把人搂紧,“没有杀气。”

“喂,你这……”王杰希非常意外,自己认识的张佳乐绝不会作出这么大胆的举动。

“睡觉。”张佳乐闭上眼睛,呼吸着王杰希身上淡淡的木香。

王杰希心说大白天的睡什么啊,哪里睡得着,便听见张佳乐轻轻地说:“抱着你的时候我觉得心跳的很快。所以我猜,会不会你就是那个被我忘了的,我爱的人。”

王杰希心里突然想使坏,搂过张佳乐亲亲他的脖子:“若我不是,你现在岂不是很危险。你受伤了,没有力气,我要想欺负你,你根本没法阻止。”

“你这人真有趣,”张佳乐微微撑起身子,看着王杰希,又温柔地吻下,“明明又紧张又期待,还在这儿说大话。”

“我没有。”王杰希的否认因为脸红显得很无力。

“好,你没有,”张佳乐不继续拆穿他,“是我又紧张又期待。”

里衣也被悉数解下,张佳乐的手掌抚过王杰希光滑的躯体。王杰希心跳加速,想起很多年前,比此时更冷的冬天,他和张佳乐上一次也是第一次“亲密相处”的时候。那份期待着会发生什么的忐忑,只是被对方看着就觉得被紧紧拥抱的错觉,想要深陷进对方的温柔的渴望,或酸或甜的心情从王杰希久远的记忆里苏醒。

“我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对吧?”张佳乐分析着,用气声在王杰希耳边说。

心思被戳穿,王杰希觉得脸上更热了,连忙岔开话题:“你当心点,别弄到你的伤。”

“太不投入了,王杰希。”张佳乐批评道,手在王杰希胸口爱抚,“诶,你也有受伤?当胸一刺,真够狠的,是剑伤吗?”

顿时,王杰希心上的某根弦被突然绷紧,轻轻推了推,张佳乐见他脸色,很知趣的挪开。王杰希随便套上衣服,心里乱跳地停不下来。这是黄少天为了救他而刺的一剑,他当然不会忘记。只是刚才,流连一时的温暖,而没有想起。王杰希无法拒绝张佳乐,可心里想着黄少天的时候,也没法继续。

“你在意这个伤了你的人?”张佳乐也不睡了,自顾自穿好衣服。

“对不起。”王杰希没有否认。

“我喜欢的人是你,对吧?”

王杰希惊讶地抬头看张佳乐,以为他恢复了记忆,可张佳乐思考的神情告诉他,不过是猜对了而已。

“不要一副为难的表情。”张佳乐摸了摸王杰希的头,轻轻拥抱他,很快又放开,“虽然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是我相信肯定能全部想起来,既然你是那个我爱的人,想不起来会觉得难过的人,你就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张佳乐看王杰希的眼神依旧不是那么的熟悉亲切,却一反往常地带着新鲜感。王杰希很少在张佳乐的眼里见到这样的神情。或许是认识太久了而疏于注视,又或是眼前蒙蔽泪雾而看不清。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即使失去记忆,给王杰希的感觉还是无比熟悉,而王杰希自觉不能再做以前那个王杰希,曾经令他伤心,曾经制造痛苦,以后不能再如此。

“刺这一剑的人叫黄少天,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剑客,他很聪明话很多,喜欢练剑做菜吃好吃的,也喜欢喝酒,但是不会经常让自己醉。他为救我刺出这一剑,当时的状况很复杂,我自己也没有搞太清楚。我只知道,明明我曾经欺骗过他,他却仍愿意救我,和我一起逃离他的家,他本可以不必流浪。可是现在他一个人在外面……”

“他喜欢你?”张佳乐问。

“对。”王杰希点头,“他说过很多次,我从不怀疑。”

“你也喜欢他?”张佳乐又问。

“对,”王杰希肯定地回答,“这一点也毋庸置疑。”

“可我觉得,你也有点喜欢我。”张佳乐又猜对了。

王杰希点点头,不否认:“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糟糕?左右为难无法抉择,都是我自讨苦吃,还连累你们难过。”

“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没有特别难过。”张佳乐把窗户推开一点,脸迎着冰冷的风,“就是有一点点,只有一点儿失望,我不是你唯一喜欢的人。”

“对不起,乐乐。”王杰希又说了一次。

“王杰希,”张佳乐举个例子,“如果你到一家饭馆,又想吃肉,又想喝酒,怎么办?”

“两个都买呀。”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忽然这么问。

“那为什么喜欢的人不可以呢?”张佳乐继续问。

“人和东西是不一样的,人是有感情的。”王杰希认真地回答,拍拍张佳乐的手背,“这种事情不可能有两全,两个人都和我在一起,肯定会同时伤害两个人。”

“王杰希,你是很温柔的人。”张佳乐笑着说,“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你做的茧,自己给自己画的牢,我和那个厉害的剑客都喜欢你,你却把所有做决定的艰辛都背在自己身上。”

“我不是值得被人喜欢的人,喜欢我的人可能都没能得到足够回报的感情。”王杰希觉得眼睛有点酸,“但是我真的很珍惜和你们相处的时光,很高兴被真心实意地爱过。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我的计划能不能顺利进行,如果以后每个人都能平安幸福就好了。”

抬手揉了揉眼睛,王杰希重新看着张佳乐:“好奇怪,放在以前,我一定没办法这么直接地和你说话。”

“我们不是无话不谈的关系吗?”张佳乐扬扬眉毛。

“我们是,没说给你听是我不对。”

“你这个人很负责,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张佳乐调皮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猜出来你是我喜欢的人吗?”

“心跳。”王杰希回答,“你靠近的时候心跳比较快。”

“你果然很敏感。”张佳乐的问题特别多,“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以前是怎么叫你的?”

“名字最后一个字,念两遍。就像我叫你乐乐这样。”

“希希……希希。”张佳乐轻轻念着,琢磨这两个字,摊开手心给王杰希,“哪个‘希’?”

王杰希一笔一划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张佳乐的手心里。张佳乐把手握紧,拳头举在王杰希面前:“你看,我把你抓紧在手心里了,希希。”

“你快去做你要做的事情,找你要找的人,”张佳乐晃了晃拳头,“这一份的你,已经属于我了,我已经因为你得到幸福。”

“可是……”

王杰希没说出口就被张佳乐伸出的手指封住嘴唇:“嘘,听话,快走吧。你的发带很漂亮,下次见面的时候,我送更好看的给你。”

好巧啊,我的发带差不多都是你送的,这是不是也算“结发”了呢?王杰希悄悄地想。

 

回过神来,黄少天已经走出老远,张新杰给的药被他出于生气不知道丢哪儿去了,随身的包袱和御寒的披风也没有拿,此时也不好意思再回去,手里便只剩一把冰雨。剑圣啊剑圣,竟只剩一把剑了。

蓝雨阁一时半会肯定回不去,且不说回去了会影响喻文州的计划,此时此刻见到喻文州怕是也尴尬。回去雷霆山庄?要怎么解释出门两个人,回来只有一个人?黄少天忽然觉得有点丢人,出门吃个早饭,就把杰希给丢了。

黄少天不甘心,冷静下来以后,他觉得无法相信王杰希会如此轻易地离他而去,而他也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可是留在张佳乐身边,分明是王杰希的选择。黄少天心里很乱,他想立刻回到刚才的客栈里,不顾一切地拉走王杰希,可又怕让王杰希为难。他是否在承担失去朋友的痛苦,他是否也舍不得就此分离,黄少天猜想着王杰希的心思,因为思绪而沉重的脚步走回来时的路。

 

“前情人没什么好气的,反正是以前的事了,以后的都不行,只能是我。”

“因为我以前不知道你也喜欢我,现在知道了。”

“杰希,这天下是很美好的,美好的人被人喜爱,爱上美好的人,都是正常的,这没有什么过错。你在乎谁,牵挂谁,思念谁,即使不说出来,我也看得出。我想陪你面对所有的事情,不仅仅是坎坷与灾难,无法选择的纠结,担忧他人的痛苦,我也想与你一同承担。”

“你说那些话的时候,一直时不时偷偷看我,讲完了以后还一脸忐忑不安……很有趣,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杰希。”

“有人喜欢你,这是好事情啊,世界这么大,即使没有我,你也不会孤独,我怎么会不高兴。但是啊,王杰希……不论对方是谁,我都想不顾一切地争抢你。”

“我宁可死。”

王杰希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张望,脑子里轮番回放黄少天说的话,担心他到底有多难过,会不会在外面遇到危险。王杰希把准备给黄少天的温酒壶捂在给黄少天带的披风里。雪越来越大,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王杰希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正要转身往回走,却感触到一阵比雪还要冰冷的杀意从背后刺来。




犹豫了很久,乐乐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假失忆的话走的是另一条更扭曲的故事线,以后有机会再写出来吧,这个是投骰子占卜的结果。

为爱所困的杰希好可爱啊!!!!

说43虐小别的,结果写乐乐写嗨了emmmm

乐王脱衣服又穿上是因为……我不会开车哈哈哈哈哈

谢谢你看我的文,谢谢你还没有取关这么久不更新的我。

评论(23)
热度(45)